AdTech Ad

如懿在帝王家找不到的情感桃花源,我们去艺术中找寻

  • RobbReport


如懿与夫君乾隆青梅竹马情投意合,最终却只能斩断情丝此生不见,错就错在如懿执念于情感的理想桃花源,今时今日都未必可得,更别提是在封建帝王家。


桃花源,从1500多年前陶渊明大作诞生伊始,便成为人们心中对理想世界的渴望。这种渴望,缠绕在千百年来中国人对于精神出路的探寻中,仿佛永远可望而不可及,渴求而不可得。


在观唐艺术区举办的艺术季,以“桃花源”为主题,探讨人类内心世界的隐蔽与渴求,超越“桃花源”词义的表象,以艺术的超现实手法梳理出这一脉络和现实意义。


这倒是引发我对于现实世界何处寻觅桃花源的思考。在浮躁纷杂的当下,离心中那片“芳草鲜美”、“ 落英缤纷”的恬淡静谧最近的,恐怕也只有艺术了吧。


展望《假山石117#》



“桃花源”艺术季


观唐艺术区的“桃花源”艺术季,由户外公共艺术、多种实验科技新媒体作品、沉浸式跨界戏剧三个篇章组成,此外,蔡志松和青山周平的两个独立单元将更深入地以进行时的方式,在三个月的时间里逐步构建和展示新东方美学以及空间、自然、艺术的交融和互通。


田禾《水》


观唐艺术区经过数年的筹备,在创始人李保刚先生和一众观唐人的筹划中,逐渐把一片荒芜之地堆砌成园,而今初露芳华,它隐密在都市的一处静谧之所,它的精神承载与“桃花源”里所追寻的心灵归处不谋而合。


夏航《守望者》


叶锦添为观唐艺术区精心打造的《桃花源》舞台剧,是他在“东方美学”意识形态下与当代艺术结合的一次尝试。叶锦添认为,东方美学讲求虚实互动,互相影响,世界的运作在乎物与物之间的流动与接触的机会而产生无尽变化”,他将这种“虚”与“实”、“形”与“影”,放置在一个被架空的世界里去讲述。


《桃花源》舞台剧


由艺术家张锰策展的观唐新媒体艺术展《时空和谐》,旨在认知处于无所不在的电脑科技影响下的诸多当代体验。展览向我们提出了以下若干问题:在技术的空间和时间架构下,人与其所延伸的自我之间的关系;人与数码器械以及环境之间的关系,人对经验世界的感知;人与社会之间的总体关系。《时空和谐》将展示来自近几个国家的艺术家作品,囊括国际新媒体艺术领域著名以及新生代艺术家,近30多件媒体艺术装置作品将呈现给观众。


GeeksArt《觅象》


王成普《洞见》


由艺术家卢征远所策划的户外公共雕塑展汇集了中国当代艺术重要雕塑艺术家的作品20余件。在此呈现的“桃花源”公共艺术展,将呈现各位怀梦不缀的艺术家对桃花源的不同理解与演绎。展览的空间安排与动线设计隐含着对文本的再现,从“寻迹”到“芳泽”再到“迷踪”,勾勒出文中武陵人由邂逅到寻梦的路线。


傅中望《人体改良计划》


陈文令《港湾Harbor》


由姜江策划的四段式沉浸式演出《呼吸》、《游园》、《幻乐》、《持剑之心》在观唐艺术区艺术季首演。参与的艺术家来自不同的演出领域——大提琴音乐家宋昭、现代舞蹈家李倩、昆曲艺术家潘晓佳、台湾优人神鼓,以点位式、沉浸式演出构建出一个神秘的桃花源。


朱剑非《隐匿之境》


观唐一号馆的蔡志松展,作为艺术季的独立单元,从“宅艺术”的角度诠释了雕塑与环境的关系,从《故国》系列、《玫瑰》系列、《浮云》系列、《家园》系列衍生到他最新的作品《孔雀》系列,既是一个艺术家作品的回顾,更是艺术家讨论从艺术到空间美学的一次尝试。


观塘一号馆-蔡志松展览现场


青山周平,是中国当下备受瞩目的日本建筑师。本次桃花源艺术季的衍生独立单元《岛屿项目—青山周平》中,青山周平从建筑本体的思考,延伸出对艺术在空间概念里的应用。在青山周平的故乡,“桃花源”又名“桃园乡”,亦是人类对理想世界的向往和描述,从一个异国建筑师的角度,如何诠释“理想世界”,这本身就是一个让人充满了期待的作品。


冀川《跃迁于坍缩之境》


“桃花源”艺术季

展览时间:2018年9月15日-2019年1月15日

地点:观唐艺术区



色彩中的能量与思考

作为世界最重要的女性抽象艺术家之一,英国著名艺术家吉莲·艾尔斯因其抽象绘画和版画中丰富强烈的色彩而著称,1989 年获特纳奖提名。2017 年她曾在中国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了大型展览。这一次,吉莲·艾尔斯在亚洲的首次画廊个展在偏锋新艺术空间呈现,是我们在北京探寻色彩“桃花源”的大好时机。


Gillian Ayres 吉莲·艾尔斯

Foreign Ground 异乡之地_1998

Oil on canvas, Diptych 布面油画(双联画)

213.5 x 367 cm


作为“斑点派”(发展于战后欧洲的非几何抽象风格)的先驱,艾尔斯受美国抽象表现主义影响,以抒情多变的行动绘画风格创作。长而厚的笔触,斑驳、虬结的色彩,在一次次的躁动、狂喜、震撼与回归中,挥洒着自己深沉而崇高的内在体验,蕴藏着不息的能量和无尽的想象与思考。


Gillian Ayres 吉莲·艾尔斯

Furrina 芙瑞娜_1994

Oil on canvas 布面油画

198 x 198 cm


艾尔斯的艺术创作受到提香、透纳、莫奈、塞尚、梵高等西方艺术大师的影响,并以一种开放的姿态,从世界各地文化传统中汲取营养,对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传统绘画与日本浮世绘有一定的偏爱。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艾尔斯创作了一系列被称作“色情的崇高”绘画,在色彩的狂想中演绎女性身体与大自然和颜料邂逅时的体验。而九十年代的作品有一种贯穿画面的形式感,清晰的形式与色彩符号构成的视觉形式时而跃动时而静止,却始终保持着天然与生动。艾尔斯还尝试在多种维度上创作,从未刻板拘泥,用毕生创作展示了一位艺术家是如何通过反复实践,探索着颜料和绘画的可能性。


Gillian Ayres 吉莲·艾尔斯

Get Back 回归_2006

Oil on canvas 布面油画

213 x 213 cm


偏锋新艺术空间作为艾尔斯在亚洲唯一的代理画廊,此次展览精选了艾尔斯毕生绘画中极具代表性的珍稀画作,将展出艾尔斯二十余件大尺幅“厚涂”油画及纸本丙烯作品。涵盖了其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直至2000 年以后的晚期绘画风格演变的实践探索,全面回顾了艾尔斯创作中“从提香直至葛饰北斋的丰富的艺术史文脉”的艺术史印记。



吉莲·艾尔斯

展期:2018年9月13日-11月15日 10:00-18:00(周一闭馆)

地点:偏锋新艺术空间(北京市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2号)




关于“美学邪恶”的反思


艺术家杨诘苍个展《六二禅》,呈现杨诘苍的循环录像作品《六二禅》及过去十五年中创作的三组迥异的作品:《阴功轴》 (2004) 、《花环》(2004)和《还是花》系列(2012-2018)以及《十一日谈》和《比天堂奇妙》系列 (2010-2018)。


杨诘苍,花环-艺术等于资本,

绢本重彩,双联,每张143 x 111cm,

2004_Yang Jiecang, Garland Series - Kunst ist Kapital,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Each 143 x 111cm, 2004


在《六二禅》录像作品中,艺术家如中国神话里的雷公一般,显出诡谲狰狞的面容。杨诘苍的许多作品中都呈现出超越二元的立场:无古今之分,亦无东西之隔,政治正确和颠覆共存,美丑和好坏并立。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或许雷公的狰狞之相在艺术家的眼里正是祥瑞之兆。这种对于中间态的认知和超越常规辩证法的世界观,是杨诘苍自创作初期以来的思考和工作方式,也是他以更深邃、更即时地介入人生与现实的核心思想。


杨诘苍,阴功轴,纸本水墨,

226 x 560 cm,

2004_Yang Jiecang, Scroll of Secret Merit,

 Ink on paper, 

 226 x 560 cm, 2004


《阴功轴》是一件四联画,描绘了一堆在虚空中纷飞飘游的骨骸。看似靜物的骨骸隐隐绰绰地暗喻着灾难和过去,似曾相识又仿似不朽的纪念。在《花环》系列中,一组称作《地下花》的等大尺寸的彩瓷骨骼上绘满了典雅的花蔓。这并非对生命之转瞬即逝和愉悦徒劳的巴洛克虚空静物画的呈现,而是生动描绘了在时间中勇往顽抗的幽灵,它们接受死亡却不为之倒下,这也是艺术家作品中至关重要的主题。


杨诘苍,比天堂还奇妙-双峰,绢本重彩,

95.5 x 121.5 cm,

2009_Yang Jiecang, Stranger than Paradise -Twinpeaks,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95.5 x 121.5 cm, 2009


杨诘苍,十一日谈(局部)

Yang Jiecang, Tale of the Eleventh Day(detail)


《比天堂还奇妙》和《十一日谈》系列是以传统的绢本工笔重彩绘制的多联全景画,描绘了某种让人将信将疑的天堂图景。作品援引中国山水画经典中关于某种普世性风光的暗示,从人到兽的世间万物呈现出纷繁的交流,以寓言的手法呈现了—个乌托邦。作品提醒人们,尽管所有的生命因共同生存于这个世界上并不可分割,归根结底和谐还是取决于权力游戏。


杨诘苍,芥子园-少年和豹 ,绢本重彩,

150 x 140cm,

2014-2016_Mustard Seed Garden - Yang Jiecang, 

Young Man with Leopard, 

Ink and mineral colours on silk, 

150 x 140cm, 2014-2016


在杨诘苍的作品中,邪恶不仅是某种美学建构,也作为一种研究领域存在。在此或许可以援引卡尔•黑泽尔•波赫(Karl heinz Bohrer) 关于“美学邪恶”的反思:“美学邪恶象征了某种必须被逾越的乌托邦式的疆界。”


杨诘苍,还是花 - 三色堇,

绢本重彩、水彩、彩瓷,1913-2013

Yang Jiecang, These are still Flowers-Stiefmütterchern,

Ink and mineral colors on silk,

water color, faience, 1913 -2013


杨诘苍个展:六二禅

策展人:杨天娜

展期:2018年9月1日 - 10月18日

地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第二空间




在静物与风景的背后

艺术家杨振中的个展《静物与风景》,聚焦于政治图像的传播与视觉感知的渠道,并与权力的支配机制一道,建构了一个同样基于监控结构的政治剧场。

杨振中,静物与风景 #20,

油画,109.2×150 cm,2018

Yang Zhenzhong, Still life and landscape #20, 

Oil painting,

109.2×150 cm, 2018


展览由三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位于展场中心的环形旋转装置,装置中心安装着一个圆柱状镜面栅栏背景,反射着周边发生的一切。其周围均匀地安装了六个依照官方会客厅标准仿制的沙发,观众可以随意坐在沙发上,随着机械的缓缓转动,远观和欣赏展厅四周墙面的绘画和录像作品。第二部分是围绕环形装置周围的墙上绘画作品。画面描绘的内容是下载自网上的官方新闻,杨振中从中撷取了部分室内场景,多是标准的会客厅、会议室,或裁其一角。由于图像中没有人,或是被有意抽掉了人,看上去更像是一般意义上的静物画。艺术家保留了下载时的低像素特征,并在放大绘制的过程中,凸显了图像的颗粒质感,外框及背景的设计也让图像如同处在Photoshop的过程中。第三部分是在展厅的两个隐秘的角落及其中两个沙发背后,杨振中安装了四个无线摄像头,并在展厅另一相对独立的墙面,通过LED屏自动交替、同步传播摄像头传递的现场视频。

杨振中,静物与风景 #31,油画,

200×142.5 cm,2018

Yang Zhenzhong, Still life and landscape #31, 

Oil painting, 

200×142.5 cm, 2018


展览以“静物与风景”为题,起因于静物与风景本身的日常感和“弱普遍性”,以及静物与风景的历史源起。历史上,静物和风景都是从宗教中获得解放,从权力的压制系统中获得了主体性。而这一点也逆向暗合了杨振中的观念和话语,即隐藏在静物与风景背后的世俗权力的“光照”。在他看来,渗透在日常经验的意识形态本身即是一个巨大的话语空间和能量汇聚处,他希望通过视觉(图像)与政治的感性交织和辩证的混合,释放出更多的权力维度和生命的动能。

杨振中,静物与风景#3,油画,

67.2×150 cm,2018

Yang Zhenzhong, Still life and landscape #3,

Oil painting,

67.2×150 cm, 2018


杨振中:静物与风景

策展人:鲁明军

展期:2018年9月1日 - 10月18日

地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第一空间



The End


 

欢迎微信搜索:Number57 

添加罗博小助手进入罗博读者群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