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那个曾以“小红人”轰动厦门海滩的艺术家“回家”了

  • RobbReport

“一切远行都是为了更好的回归。”陈文令在自述中这样写道。17年前,厦门海滩一场轰轰烈烈的“小红人”雕塑展让陈文令名声大振。17年后,他带着迄今为止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一次综合性艺术个展热闹“回家”——10月4日,“有限与无限——陈文令当代艺术展”在厦门翔安澳头超旷美术馆、科考码头盛大启幕,展览将持续至2019年1月3日。


厦门,应该算是陈文令的第二故乡。自32年前满怀艺术梦想从泉州安溪赴厦门求学以来,陈文令在这里生活了整整18年。他在此经历过挫折与苦难,甚至曾遭劫匪刀砍,身负重伤,险些丧命。他也在此享受过幸福与荣光,良师益友成群,梦想之锚起航。


艺术家陈文令.jpg

艺术家陈文令


“艺术家的艺术史实际上就是一部人生史,而我们从小到大的成长史实际上又何尝不是一部不断远离故土的历史?我们不断地成长、不断地向前,其实就是在渐渐地远离母亲、母土、母校、母国……一个志在远方而懂得感恩的游子走得再远、再艰难,最后都要慢慢回家,在我眼里,不懂回家的远行终究只是一段没有归属的流浪。”所以,陈文令执意要“回家”。


精心筹备一年多时间,“有限与无限——陈文令当代艺术展”于今年十一假期间,在厦门与观众见面。


《共同体》2.jpg

《共同体》1800x1000x500cm  综合材料  2014-2018年


展区分为两大部分,一是在厦门科考码头,以宛如巨型门状的雕塑《共同体》为始,十几件不同体量的雕塑在码头长堤两边分列排开,仿若神道。沿“神道”行至尽头,一樽背手矗立的标志性小红人雕塑《领队》面朝台湾海峡,远眺金门。


10 领队400x163x135cm    综合材料   2018年.jpg

《领队》400x163x135cm    综合材料   2018年


另一展区位于厦门翔安澳头超旷美术馆,除多件代表性雕塑作品之外,还展出了艺术家200余件纸上手稿及摄影、30多件重要文献资料,以及首次亮相的油画作品“雨中都市”系列。在这次展览中,手稿以绘画装置的方式呈现,构成新的展览语言。


45 雨中都市400x210  油画  2018年.jpg

《雨中都市》400x210cm 油画  2018年


有人说,陈文令擅长以作品和空间对话,批评家管郁达则认为,陈文令是改造空间和控制空间。“这种控制和改造空间的能力是一种主动的介入,非常霸蛮的方式这一点在陈文令所有的作品中都看得出来。比如对不同符号的重置和拿来主义拿来直接用,很简单的手段,但是又非常的细心,组合各种关系和叙事的这种能力。我觉得他是没有什么框框条条,没有现实主义归条也没有当代艺术的归条,更没有学派的那些东西。”


多位艺术评论家和学者谈到闽南文化基因对陈文令的影响。对福建的在地性文化有着认真研究的批评家李豫闽就谈到:“陈文令身上具有福建人典型的文化特质的两面性,既有守城又有开放拼搏的精神。福建文化性格的两面性,一方面就是耕读传家,守城,强调过安稳日子;另外一方面靠海,一定要往外拓展。陈文令从这个地方看文化主流始终保持一种间离的态度,他后来生活在北京,保持一种非常清醒的意识,是由福建而中国,由中国而世界的感觉。”


8游戏少年  235x85x85cm 综合材料  2018年.jpg

《游戏少年》235x85x85cm 综合材料  2018年


通过这一次内容空前丰富的展览,我们得以从作品中更为清晰地了解陈文令的艺术创作思维和脉络,了解福建山海文化对他艺术性格的影响。


首先从高9米、长18米的巨型雕塑《共同体》说起。这件作品被安置在澳头科考码头,面朝厦门、金门之间的海峡而立,海天一色背景下,雕塑和自然碰撞、应和,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共同体》以模拟古代赵州桥的方式,集成中西方诸多经典符号,以借景方式,建构了一座跨越海面、海峡的景观之桥。陈文令以海明威《丧钟为谁而鸣》中的经典句子一语道破这件作品的创作寓意——“所有人是一个整体,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永远不要对别人的不幸和苦难无动于衷,一个人的不幸就是全体人的不幸。”


作品中,自由女神、大卫、汉代的龟、算盘、小红人、熊猫等诸多元素的结合映射了整个人类的历史、文明和经济,也与科考码头的地理、历史、人文环境交相辉映,将“有限与无限”的主题发挥到极致。


《共同体》局部.jpg

《共同体》1800x1000x500cm  综合材料  2014-2018年


《万物皆牛》、《中国风景》等雕塑作品呈现出一种流动、熔化之感。对此,陈文令解释说,中国社会有些像“流沙”,在快速发展变化过程中,很多东西在快速流动,很多东西被迅速覆盖,一层又一层。


2 万物皆牛1305x258x406 cm     不锈钢2012.jpg

《万物皆牛》1305x258x406cm     不锈钢2012


3《中国风景》.jpg

《中国风景NO.1 480x665x313cm 不锈钢  2007


以猪的形象为创作主体的作品被认为是陈文令对消费主义现实反映和批判的典型。批评家皮道坚认为这是“艺术家企图在我们这个极度喧嚣的时代之后,或者说在我们的物质欲望得到一定程度的满足之后,通过他的艺术让我们恢复人的感觉能力和想象能力,这是一个艺术家的天职”。在他看来,陈文令很好地做到了这一点。


11幸福生活NO.21  175X110X63cm 铜着色  2008年.jpg

《幸福生活No.21》175X110X63cm 铜着色  2008年


而说到最具代表性的小红人,罗圈腿、瘦弱到略显病态是它们共同的特征。中央美术学院的殷双喜教授评论说:“陈文令的起家作品是《小红人》,这个小红人非常柔弱,它的形态是站在球上的孩子,感觉非常寒冷,但是又浑身散发着红颜色,是追求生命的价值和理想,这跟陈文令的生活轨迹是非常相似的,作为一个艺术边缘人,他不在艺术的中心城市和艺术圈的主流,他的起步是非常独特,几乎是大家很意外发现这个田边犄角长出一棵大树。”


17港湾205x215x660cm  铜 烤漆 2011年.jpg

《港湾》205x215x660cm  铜 烤漆 2011年


26 岸--Shore (HxLxW)210x215x68cm 铜Bronze 烤漆 Car Paint 2010年.jpg

《岸》210x215x68cm 铜 烤漆 2010年


9笑傲江湖  500X334X343cm 综合材料 2008-2018年.jpg

《笑傲江湖》500X334X343cm 综合材料 2008-2018年


如今,小红人的形象已经成为陈文令具有高度辨识性的作品符号,他又不断在此符号上变化和衍生。比如在《共同体》中呈现的是不锈钢的银色,在《超常规》中则是铜黄色,置于灯塔之上的《抱鲨鱼的小孩》则使用了青绿色。但不论如何变化,小红人所代表的精神和力量却是不变的,正如殷双喜所言:“小红人代表一种弱者的理想,就是弱者不是可以任意蹂躏的,哪怕对着高墙我就是一颗鸡蛋,也要砸过去。所以在世态炎凉这个冷热之间,陈文令其实保持了一颗很质朴很纯真的原生态的心态。这是一个艺术家非常好的品质,无论他在北京或者是在哪里,无论他是成功还是挫折,他都不改初心。”


1 共同体  1800x1000x500cm  综合材料  2014-2018年.jpg

《共同体》1800x1000x500cm  综合材料  2014-2018年


18超常规  720x250180cm  铜着色  2018年.jpg

《超常规 》720x250180cm  铜着色  2018年


15 抱鲨鱼的小孩  380x218x133cm 铜烤漆 2018年.jpg

《抱鲨鱼的小孩》380x218x133cm 铜烤漆 2018年


本次展览展出的大型作品还包括《超验的方舟》(2012)、《行走的人》(2012、2017)、《随处可坐禅》(2017)、《别开异境》(2017)、《在远方》(2017-2018)等。


4别开异境 386x250x330cm 综合材料2017.jpg

《别开异境》386x250x330cm 综合材料2017


4 别开异境 386x250x330cm 综合材料2017.jpg

《别开异境》386x250x330cm 综合材料2017


19 在远方  420X225X300CM  铜着色  2017-2018年.jpg

《在远方》420X225X300CM  铜着色  2017-2018年


23行走的人 Walking Man 390x150x260cm 综合材质Mixed Materials 2017.jpg

《行走的人》390x150x260cm 综合材质 2017


手稿也是本次展览中非常重要的部分,200余件纸上手稿铺满了整整一面墙,但这些只是陈文令全部创作的冰山一角。20多年间,艺术家将手稿作为一种图像日记的方式持续坚持下来,至今已创作5000余张。批评家陈孝信认为,陈文令大量的作品都与他的线描艺术有关,本科中国画的基础对陈文令艺术创作的思维方式的训练十分有益,“因为中国画的线描是天人合一、打破时空、固定点、固定时间、循环往复、不拘一格、无拘无束的一种创作思维,所以这种创作思维为他提供了极大的方便。”与此同时,陈孝信还认为陈文令的线描作品“打开一个新的想象世界和想象空间。所以他为中国画的现代进程提供了很好的范本。”


于陈文令而言,手稿除了为自己累积创作灵感和素材之外,更重要的是以此为“脑部体操”,通过锻炼保持大脑的活跃。


49 天下一家 尺寸可变  绘画装置  2001-2018.jpg

《天下一家》 尺寸可变  绘画装置  2001-2018


826758537644073387.jpg

《史蒂芬写生》


此外,在超旷美术馆的馆外草地上,艺术家还借助网络APP软件设计、传播的数字化、智能化技术手段,发起了名为“万人塑龟”的公众性艺术参与活动,将当代艺术的大众性、流行性、在地性内涵深入到当地社区公众和网络公众,加以广泛的推广与分享,强化儿童、老者等不同年龄段参与者的创造力潜质开发和美育功能。


万人塑龟.jpg

《万人塑龟》


如策展人顾振清所言:“在此次展览中,有限与无限、现实与超现实,雕塑家塑造的才华和艺术语言无止境的实验和创新,在陈文令身上都有体现,也使展览平添了很多魅力。”


12 流动的风景  500x500x600cm  综合材料  2018年.jpg

《流动的风景》 500x500x600cm  综合材料  2018年


13 超旷的风景  900x1000x550cm  综合材料  2018.jpg

《超旷的风景》900x1000x550cm  综合材料  2018


远行是为了更好的回归,回归后才能派生出更大能量的远行。这次“回归”于陈文令而言,不仅是肉身的回归,还有情感、人文精神以及生活方式的回归。他用“艺术家应该努力把自己打造成一个人性更建全、文化更包容、创作更自由的艺术从业者”勉励自己,坚持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下去,永不抗拒生命交予的重负,要做一个真正的勇者。


海报.jpg


文/Vivian

图片摄影/徐磊



The End


 

欢迎微信搜索:Number57 

添加罗博小助手进入罗博读者群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