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这些展览不“网红”,却值得细细品味

  • RobbReport

著名的文艺理论家、美学家、作家什克洛夫斯基曾说:“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使人恢复对生活的感觉,就是为了使人感受事物,使石头显出石头的质感。”但在网络资讯爆棚的时代,观看一场艺术展的意义似乎渐渐被“网红照”、“打卡”等噱头消解了。我们相信,好的展览依然能够让人静下心来,在观看与思考中,感受作品带来的情感共鸣和冲击。燥热的6月,罗博特别精选了几个值得细细品味的艺术展,这些艺术家们都有着丰富的艺术与人生阅历,并在作品中凝练了深度的思考。不妨和罗博一起,尝试从不同的角度和方式去解读作品背后的含义。


秦玉芬:珊瑚

2019年4月3日至7月2日,艺术家秦玉芬个展“珊瑚”在元典美术馆举办。


“秦玉芬用30万个铁蒺藜在元典美术馆建造出悬浮、飘渺的“珊瑚岛群”。隐喻着血腥、暴力的铁丝网,被剪成10公分长的蒺藜,用鱼线串连成蕾丝状蒺藜网;简洁的钢管架构舞者般各自站位、顾盼相望。当数十万蒺藜疏密有致自架构顶部错落而下时,远处一片绵长的蒺藜网,弧线优雅地从高空落于一隅。安置现场,秦玉芬整理蒺藜如抚珊瑚,星星点点层叠地面……冰冷的蒺藜幻化为丝绸般的轻柔、温润,诗意的美隐含丝丝刺痛。” 元典美术馆创始人谷燕在展览前言中介绍道。


《珊瑚》,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2017年在柏林汉堡火车站美术馆看展览,我亦有同样的震撼。秦玉芬的《制造天堂》与博伊斯史诗般的作品《20世纪的终结》及《制造动物油脂》相邻并置,产生出强烈的共鸣。如果说博伊斯的观念艺术需要理性阐述才能真正感受到作品内涵,那么秦玉芬的装置艺术则使用了沁人心脾的材料语言,传达出伤感的回忆,制造了一个不可进入的理想王国,唤醒人们对家园和美好未来的渴望。”


秦玉芬在工作中


“《珊瑚》是一个难以具体化、充满诗意的作品命名,铁蒺藜营造出的朦胧观念与淡淡忧伤,亦是《制造天堂》材料语言与内涵张力的延续。秦玉芬用工业美学的理性与冷静,将一个个不安的铁蒺藜转化成清透的诗性与静谧,如同象征主义音乐,将一个个和弦作为独立的色彩,以体现创作中转瞬即逝的细腻与微妙。”



《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然而,轻盈的诗意背后铁蒺藜的彻骨寒冷,是纷扰混乱世界的沉重意象,是沉重的思想,亦是无尽的思考。”


《珊瑚》局部,秦玉芬,空间装置(铁蒺藜、尼龙线、钢架结构),2019


艺术家秦玉芬早在1990年代即以其装置作品享誉国际,这一时期她的作品经常出现于国际重要的美术馆及艺术机构。1994年在斯图加特国家美术馆展示的大型声响装置“玉堂春”尤被视为超诗意的作品典范。作为中国声响装置的创始者,秦玉芬把京剧、古典器乐、生活和自然环境中的录音做为元素,应用数码技术进行分解、变异、由此构成多声道的数码声响,数码声响通过与晾衣架、中山装、竹子、丝绸、宣纸、铁丝网、气球、扬声器、电线等不同材料的组合,形成视觉与听觉的空间装置艺术。


展览:秦玉芬:珊瑚

展期:2019年4月3日-7月2日

地点:元典美术馆 北京市朝阳区望京利泽西园112号

城市:北京

图片来源:杨超摄影工作室、秦玉芬


挑战的灵魂:

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


《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展览现场


2019年4月,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推出特展“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展览通过百余件文献、绘画和装置作品,让观众感受三位来自不同时代不同文化的艺术家对实验、创新和发现的不懈追求;体会他们如何以个人之力或群体之力发明崭新的艺术语言、媒介和形式,挑战约定俗成和流行。本次展览亦是在中国境内第一次大规模展出伊夫•克莱因和李禹焕的作品。


34岁英年早逝的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是法国上世纪50至60年代前卫艺术的代表人物;李禹焕(Lee Ufan)是上世纪60年代日本“物派”运动的理论支持者,也是上世纪70年代韩国“单色画”运动的代表人物。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以“十字”作画的丁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及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他标志性的“+”诞生于中国当代艺术的萌芽期, 犹如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当代考古坐标。


伊夫·克莱因,《无题蓝色海绵雕塑》(海绵雕塑33号),1961,色粉和人造树脂、天然海绵和石膏底座,42 × 37 × 20 cm。图片 © 伊夫·克莱因遗产;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巴黎  SACK,首尔,2019


伊夫·克莱因,《乔纳森·斯威夫特》(人体测量125号), 约1960,色粉和人造树脂、纸面背裱帆布,180 × 270 cm。图片 © 伊夫·克莱因遗产;平面和造型艺术著作人协会,巴黎  SACK,首尔,2019


三位艺术家跨时空的相遇,让我们得以批判性地审视发生于上世纪中叶亚欧两地并仍在进行的实验艺术运动。在亚欧两大洲之间,他们平行或间歇开展的美学实践,皆可被视为一种“变化”的新精神,为东方与西方前卫艺术的比较研究提供了全新的视野,也赋予了当前艺术与社会、与公众新的解读关系。因此,“挑战的灵魂”不仅是一次对艺术史的回溯,更是一项超越展览的特别计划。


丁乙,《十示2018-B3》,2018, 多层宣纸上丙烯、粉笔、铅笔,450x936cm。“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展览新委托作品。艺术家供图


丁乙,《十示2018-8》,2018, 椴木板上综合媒介,366x488cm。艺术家供图


“挑战的灵魂”对当代艺术提出几个基本问题。首先,什么是激励着艺术家的真正的前卫精神,为什么艺术家能够通过实验和反叛,对如何走在时代之先并取得个人自足的问题提供具有启发性的意义和解答?再者,艺术仅仅是自我表达的审美工具,还是建立社会意识的媒介?本次展览为艺术史和艺术评论提供了不同社会情境与文化脉络下前卫艺术比较的基础。前卫精神不仅是流变,也是时代平台,在其上我们提出陌生而全新的社会价值和准则,并不断延展体验。


丁乙,《十示1993-B22》,1993, 纸上彩色马克笔,38x53cm。艺术家供图


撼动艺术圈的为何往往是市场和艺术权力,而非关于艺术本质问题的探索?当“前卫”一词已然成为市场和品牌标签之时,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三位艺术家的严肃研究和实践或许对艺术正面临的扭曲的外部环境具有启示意义。


展览:挑战的灵魂:伊夫•克莱因、李禹焕、丁乙

展期:2019年4月28日—7月28日

地点: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 1-2楼

城市:上海


倪军:一个棘手的个案


2019年5月16日,“倪军:一个棘手的个案”在偏锋新艺术空间拉开帷幕。展览由艺术史学者于渺策划,展出了艺术家倪军63件不同时期的艺术作品。


《豹纹围巾》40 × 50 cm 布面油画 2010


倪军长达四十年的绘画生涯是一个无法被简单归类的当代艺术个案。通过呈现不同时期的重要作品,展览试图将倪军丰富的艺术实践放置到多重艺术史的框架中比照思考,在重新认识其创作语境和价值的同时,也质疑、反思本土与全球多元阐释框架的交叠和错位。“倪军:一个棘手的个案”既是系列问题的提出,也是研究的开始。

生于1963年的倪军于1979年考入中央美院附中,毕业后,倪军进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壁画系学习,师从袁运甫先生。多年的学院训练给倪军打下了坚实的写实绘画的基础。1989年,倪军以一副抽象作品参加了“中国现代艺术大展”。之后,他远赴美国新泽西州罗格斯大学学习,师从Leon Golub等美国重要艺术家。


《寒冷的画室》 20 × 20 cm  布面油画 2018


90年代初期,纽约聚集了陈丹青、徐冰、马可鲁和陈逸飞等众多中国艺术精英,倪军是这一艺术生态中最活跃的一员。他在纽约为中国艺术家策划了多个展览,还创办了《中国艺术家国际促进组织导报》,并拍摄了多部以艺术家为主体的影像作品。之后,倪军在全球各地游走,遍览西方现当代艺术的同时也强烈地体察到中西方艺术评判体系之间种种的不兼容和不对等关系。


《久久平安》50 × 40 cm 布面油画 2019


2001年回国后,倪军转向研究董希文、吴作人、朱屹瞻、汤小铭、袁运甫等中国现代美术家的创作,并且持续从马奈、柯罗、库尔贝等19世纪写实主义和自然主义绘画中汲取营养,同时也努力内化宋代绘画的精髓。


《马鲛三文》60 × 50 cm 布面油画 2019


2019年,是倪军学习并从事艺术的第40年,这也巧合地与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时间点重合。这次展览是倪军回国后最重要的一次个展,是对艺术家创作进行了一次阶段性的总结。“一个艺术家总是要挑战自己,这个展览加大了我对于后面工作的信心。我希望将我对于历史、人类的思考浓缩在我的画面上。”倪军说。


《五饼》25.4 × 35.5 cm 布面油画 2012


策展人于渺评价道:“倪军以其复杂的艺术生涯勾连起中国现当代美术史和全球美术史之间的种种矛盾。倪军的个人轨迹与中国当代艺术的历程相平行,却错过了其中最重要的历史转折;倪军是多位重要艺术家和策展人的密友,却几乎没有参加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展;倪军向美国最前沿的画家学习,以此摆脱中国学院教育的落后,之后却又自觉地重返中国现代美术的历史深处;倪军遍览西方当代艺术,却依然执迷于绘画这一‘过时’的媒介,并有意识地与当代艺术的潮流保持刻意的距离。种种貌似逆流而行、错位环生的自持状态使倪军成为一个棘手却极具历史价值的个案。倪军成长于一个充满断裂的20世纪的尾声。带有社会主义特色的写实主义绘画是学院教育赋予给他的基因,也是中国20世纪美术进程在他身上凝结的历史遗产。作为冷战瓦解后第一批进入全球流动的中国艺术家,倪军没有急于抛弃这一不被西方艺术价值体系接纳的遗产,而是将其作为一种深度自觉的错位。沿着这一错位的线索,倪军有意识地承接并转化中国近现代绘画独特的品质,并内化19世纪法国写实绘画和宋画的精髓。倪军丰厚的创作在本土和全球多重现代性的纠缠之处展开,其复杂性敦促我们通过他的个案去反思仅仅将欧美艺术史作为评判全球当代艺术的单一参照。从这种意义上,倪军的‘棘手’是一种珍贵并有待被正视的价值。”


展览:倪军:一个棘手的个案

展期:2019年5月16日-6月26日

地点:偏锋新艺术空间(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798艺术区2号院B-11)

城市:北京


The End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