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百年玛莎 礼赞千年中华

  • RobbReport

 


“礼赞中华之旅”是今年玛莎拉蒂的重头戏,既是这个105年历史的意大利豪华品牌入华15周年的特别献礼,更是对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的崇高礼敬——透过隐秀山海、平洛古韵、丝绸之路和天路秘境四个主题,将从东到西中华大地上一个个文化珍珠串珠成链。


河出崑仑虚,色白。
——尔雅




丝绸之路第二段的起点是青海西宁,作为黄河、长江和澜沧江的源头荟聚之地,将青海三江源视为中华文明之源也未尝不可。第一站虽然是位于黄南藏族自冶州尖扎县的坎布拉国家森林公园,但还没进入景区,黄河就先送给大家一份惊喜:并不是刘禹锡笔下“九曲黄河万里沙,浪淘风簸自天涯”,展现在我们眼前的黄河清澈透、亮波光粼粼,刷新了团队大部分成员对黄河的固有印象,毕竟我们更熟悉那条每年产生16亿吨泥沙的黄河——黄,其实那是中下游黄河的色号,黄河在青海呼应的应该正是《尔雅·释水》中的“河出崑仑虚,色白”或是另外一句更广为人知的 “天下黄河贵德清”。



上距黄河源头1796公里的李家峡水库就位于坎布拉景区内,是黄河上游水电梯级开发中的第三级大型水电站,当车队刚进入坎布拉景区,就已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因为上游降雨量较大的缘故,所以水库正在开闸放水,水龙一泻千里奔腾而下,即便开车在半山腰,打开车窗依然可以触手可及弥散的水雾,气势恢宏与中下游的壶口瀑布堪有一拼。一边是喧腾的开闸放水,一边是平库容16.5亿立方米的安静水面——高峡平湖的壮美秀丽背后,何尝不是人类认识自然、改造自然的艰辛和用心,自1988年开工建设到1997年第一台机组发电,1999年完成四台机组发电,李家峡水电站建设历时整整11年,现年均发电59亿kW·h,并网主供陕、甘、宁、青四省,是西北电网的主要电源之一,这也绝对可以算是黄河母亲造福人类的功绩之一。据统计目前5464公里的黄河干流上类似李家峡这样的水电枢纽至少有12座,赫赫有名的比如李家峡上游的龙羊峡和下游的刘家峡。




严关百尺界天西,万里征人驻马蹄。

——林则徐




过门源,宿祁连,车队一路驶离青海进入甘肃。唯一一段比较考验车辆的行程就发生在去往门源的途中:海拔将近3700多米的隧道在车队到达前突然关闭了,只好翻越早已荒废很久的碎石盘山路,车队中唯一的SUV车型Levante自然不在话下,倒是多少都有点为Ghibli和Quattroporte两款轿车担心,一是担心轴距长重心低会不会刮伤底盘(Ghibli轴距2998mm,Quattroporte轴距3171mm),二是担心高扁平比的跑车轮胎能不能经受住各种碎石的蹂躏,最终结果非常理想,车队全部顺利通过无一受伤——因为这一路都是与祁连山脉打交道,越走越无感的时候突然在青甘交界处看到一块“焉支山”的路牌,顿时心里有被重重一击的感觉,那首著名的匈奴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脱口而出:汉武帝元狩二年,一代名将霍去病正是在此大破浑邪王、休屠王部匈奴大军,歼敌4万余人,重新夺回河西走廊,也奠定了打通西域道路的基础,无此一役,大概也就没有后来“丝绸之路”的故事了。公元609年隋炀帝西行也是在此召集西域27个国家领袖举行大会,促进了中原与西域的经济文化交流,堪称中西贸易历史上最重要的里程碑之一也是在此发生,同样是眼前的这片草原山脉,脑补画面一会儿是数万大军大战的雄壮,一会儿又是民族交融的歌舞升平。




正式进入甘肃后途径的几乎每个路牌都和丝绸之路有莫大关系,“张国臂掖,以通西域”的张掖,“武功军威”的武威,“河西锁钥、五郡咽喉”的高台,“城下有泉、其水若酒”的酒泉……无一不是在历史书中响当当的地方。



当我们车队最终到达嘉峪关时,其实时间已经悄悄切换至大明模式:始建于明洪武五年的嘉峪关,在它建立之后成为明长城最西端的关口,嘉峪关的特别之处是与附近的长城、城壕、烽燧甚至远方的黑山和祁连山,构成了一套地势天成的严密军事防守体系。当年林则徐贬黜伊犁途径嘉峪关,怀古伤今写下四首《出嘉峪关感赋》,尤其前两首的最后一句:“谁道崤函千古险?回看只见一丸泥”,“除是卢龙山海险,东南谁比此关雄”简直是对“天下第一雄关”最生动的背书。



当然,也是由于嘉峪雄关的建立确定了大明最西的关隘,从此在嘉峪关以西的敦煌莫高窟明朝以后就没有营造新窟,这些都是后话。








敦煌定若远,一信动经年。

——刘孝先


丝绸之路段的高潮当然是最后一天到敦煌,参访莫高窟。



敦煌之于丝绸之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自汉代设郡以来就是中西交通的‘咽喉之地’”,“正是由于这种特殊地位,使它在欧亚文明互动、中原民族与少数民族文化交融的历史进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樊锦诗先生总结),而莫高窟正是诞生在这个大背景下,自前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乐僔和尚在鸣沙山东边山壁上凿出第一个窟迄今,历经十六国、北朝五代西夏等历代的营建,现共有洞窟735个,壁画4.5万平方米、泥质彩塑2415尊,是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殿堂,加上之前两条线路已经到访的云冈石窟龙门石窟麦积山石窟,一次“礼赞中华之旅”打卡中国四大石窟,也可见玛莎拉蒂在设计线路时的用心,不过顿时有点羡慕跟完全程的工作人员。



莫高窟的魅力是每个人都可以用各自的维度来探索都会有收获,可以探索佛教传承兴衰、探讨不同朝代的画法演变、寻找中外文化交融影响的细节……宗教、文学、历史、音乐、美术,无一不包。




当然还有陈寅恪笔下“吾国学术之伤心史”的早已散布全球的藏经洞文献,关于王道士、斯坦因、伯希和、吉川小一郎的故事已经演绎出各种版本,不同出发点的不同解读不必互相说服,倒是历史的偶然也有历史的必然,放到100多年前的时代大背景下看,对王道士也不必过分苛责,现阶段做好“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世界”的大文章才是正道,好的开始是2015年开始敦煌研究院已经与法国国家图书馆达成协议,后者向敦煌研究院赠送馆藏敦煌遗书的高清数字复制件,授权敦煌研究院专家学者在非商业用途上无偿使用这些数字化副本。想象下虽然实物也许再也没有机会齐聚莫高窟17窟,但是不是有一天可以将散布在全球的敦煌文献再次以数字化方式齐聚一堂,再现1900年王道士打开藏经洞时的初貌呢?




从莫高窟带给团员的集体震撼中回到这次活动本身,其实我一路都特别好奇,一个意大利豪华品牌为什么不选择更常规的方式来与车主和媒体沟通,比如租个赛道体验,那样反而更有机会展现Levante TROFEO这种输出功率高达590马力的高性能SUV的技术实力啊,而且好像也很符合玛莎拉蒂的调性,何苦安排一场全程40天里程8790公里的辛苦行程呢?没有人给出最准确的答案,但回顾近几年玛莎拉蒂的活动:2018年 “五感体验之旅”、2017年 “畅叙之旅”……无一都是少了一点硬广的功利,多了一份对文化的坚持,细品今年“礼赞之旅”主题中的“礼赞”二字,多少能体会出这一系列活动的深度与用心——也许一如玛莎拉蒂本身对产品细节的坚持,也许不好理解但又特立独行,举个不引人注意的细节:从Ghibli、Quattroporte到Levante,玛莎拉蒂全系都采用无框车门,即便SUV也不例外,大概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品牌了。




The End

《罗博报告》“2019优质生活报告”专项调研

我们试图寻找高净值人群对高端产品以及品牌的信任度。信任从何而来,又在消费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我们期待与每一位感兴趣的消费者、业内人士或是旁观者共同探讨这一问题。扫描下方的二维码, 赶快参与我们的“2019优质生活报告”的专项调研吧!





欢迎微信搜索:Number57

添加罗博小助手进入罗博读者群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