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王赫:藏梦之所

  • RobbReport

艺术家王赫,早在2014年,已凭借一组蓝胖子系列穿越画,在网络世界中收获大量粉丝。淡墨丹青之间,他将80后的集体回忆蓝胖子、大雄精巧地置于宋元山水、亭台之中,为观者进入古画的欣赏打开了一道任意门。


《2018草堂漫游》


艺术家王赫


2019年7月28日至8月11日,艺术家王赫的首个个人展览——《时光机》在位于鼓楼东大街及地安门外大街交汇处的时间博物馆举办。一个以传统为路径,以“慢”为态度,以童话为注脚,带领观者于时间和空间的交叠之间来回穿梭的展览,就这样从艺术家精心铺陈的34件作品中缓缓展开。王赫的作品中“最为人熟悉的就是穿越到唐宋、明清古画中历险的‘蓝胖子’系列作品。可以说,他用‘蓝胖子’这个广为流传的童年记忆符号,给观者进入古画的欣赏打开了一道任意门。”


《蓝胖纸之营建图》



无处可藏的藏身之所


王赫身上的标签有很多,年轻的80后艺术家、在红墙黄瓦中奔跑长大的北京人、本科与研究生阶段接受清华美院产品设计教育的专业学院派,从业超过十年的故宫博物院古书画复制师......这些一个又一个闪闪发光的标签成为造就艺术家王赫如今艺术探索之路的特殊印记。可这是王赫之所以成为王赫的全部吗?那些在互联网的世界中大放异彩引起广泛共鸣的图像背后,到底是什么在紧紧攥住我们的目光呢?


《蓝胖子之竹院复古》


当我们将王赫身上这些特殊化的标签与印记剥离,一个寄托着当代成年人情感、记忆、梦与现实的世界逐渐展露,在王赫的画卷中,蓝胖子、圣斗士、七龙珠里绘出的是一代人共同的记忆,王赫正是从这里开始自己别有意味的创作——那是一个大雄拥有蓝胖子的情感空间,一个“大雄有觉睡,蓝胖子有饼吃”的懒洋洋的童年时光,一个无数烦恼尽可在道具中破解的收纳想象力的心灵花园,这是当代成年人之间无需言说的情绪底片,更是这个懒洋洋的记忆与梦被生活碾压之后无处可藏的藏身之所。


《蓝胖子之缩小灯》


可当我们随着蓝胖子的脚步走入这个由淡墨、远山、亭台楼阁所建构的世界之中,我们还会发现一个更静谧、更迂回曲折,让人心向往之的世外桃源。而这份独属于王赫的“绘画编码”,就像是投入成年人焦虑世界中的一片清凉之境,在每一段崎岖不堪的疲惫之旅中,总会有人想要开个小差,悄悄拿出一本珍藏“漫画”,独自沉浸、独自开怀。


《蓝胖子之松林六逸》


艺术家徐累在文章《王赫的时光机》中如此描述这个令人神往的清凉之境:“当下,对世界的认识不仅是现实的,还是文本的,甚至是虚拟的,年轻人更乐意在这个失重的、多层次的、无序的’世界’里漂移,按照他们的逻辑,既然对生活无力招架,最好的自由便是’穿越’,借以妥协和抵抗。不谋而合的是,古人差不多也是这样的意思。中国古代绘画就在描绘一个不断被重复宣示的虚幻世界,是假定画家’在场’的理想国,笔墨天地比现实更优越、更可信,可观而可游。”


《蓝胖子之纸鸢》


而更有趣的是,徐累作为王赫在艺术界的前行者,对于这位年轻一代的造梦人为何执着于创造出一个独属于他自己的藏梦之所,有着这样的理解:“对年轻一代来说,传统是一个复杂的场域,因为害怕迷路,大多数人以未来的理由绕道而行。王赫返身走了进去,一方面因为他的职业,摹临古画是他的工作,另一方面,他索性把古画当成创作的藏宝图。置身刘松年或仇英的画意,突然植入卡通片中的“蓝胖子”和“大雄”,这些动漫神人帮助王赫找到了艺术上的通关秘钥。”


《林中芭蕾》


至于王赫自己的解释则显得朴素简单,充满了一个理想主义的坚持:“很多人觉得中国传统工笔让人难以接近,会说这个样式太老了,或是青绿色太怯,而我恰恰要扭转的正是这种刻板的印象本身。这些片面的、刻板的印象可能来自于很多糟糕的作品。中国古书画的流传和传播本身是一个特别缓慢的过程,我希望可以通过我的作品,通过当代化的表达,让我们今天的人有机会走入传统。”


《四景山水春》


《四景山水夏》


《四景山水秋》


《四景山水冬》



穿越时间与空间的任意门


翻看王赫的作品,就像是阅读一幅逐渐打开的中国画长卷,在细细品读中浏览艺术家的每一处巧思,体会艺术家施予薄薄绢丝之上的情感与阅历。这是中国古书画的魅力所在,也是王赫作为故宫博物院古书画复制师,沉浸于十年时光之中静心晕染的那份耐心所致。


《盥手观花新解》


艺术家王赫这样说起他创作时的投入与专注:“绢本绘画有它的特殊之处,绢丝是半透明的,没有办法提前起稿,不可能像我们理解的素描或者是油画那样,画得不对了直接擦掉重画。每一处落在绢丝上的痕迹都不允许改动,可以说,每落下的一笔就必须是那一笔。”落下的一笔即是那确定的一笔,这是唯有长时间与笔墨心手交汇的艺术家才能做到,也是王赫从中国古书画中收集的养分。与此同时,这份严谨与细致更被王赫赋予在作品的创造过程之中,在他对画面的经营与构建下,无处不渗透着反复推敲与打磨的痕迹。王赫说道:“即便最后呈现的画面是一个历史上不存在的场景或者说是我想象出的一个幻境,但是所有在画面中支撑起这个幻境的每一处细节,都是真实的、合理的、可推敲的。所以我总说我的每一幅作品,都像是一本文献的汇集。画面中的每一处,我都在追求它的严谨与合理。”


《拼装白马驮经》


而另一方面,在这种文献式的创作态度中,又包含有一种独属于现代人的思维与视角。王赫说道:“我的作品从手法上来讲是非常传统的,但是从内容、从创作的思路上来说,其实和传统的中国古书画并不一样。”


对于这种与中国古书画截然不同的现代性思维,徐累这样说:“王赫巧妙引入图像’拼接’的方法,将两组画面装潢在一起,有点类似电影中的’蒙太奇’,绘画术语称’并置’,电影术语叫’剪辑’。虽然画分两头,但彼此之间存在关联,有逻辑上的因果关系。《盥手观花新解》以牵线木偶的概念,反映了一种超越时空的控制力,是高与低、大与小、隐与现的图像修辞;《窗中景之秋上山红树》借助运动式的镜头,层层定格内与外,将中国古代绘画中的“画中画”,强化为纵深式的推演;在《望》中,绿柳轻拂,莲萍点翠,闲来无事,白衣高士把玩一架无人机,并置的另一幅则描绘了无人机俯视下的同一场景,左“平远”,右“高远”,遥相呼应,调控有度,形成“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卞之琳)的观看关系。”


《拼装惠山茶会》


跟随王赫的绘画,行路至此,我们又收获了新的观感:这不仅仅是“蓝胖子”的视角,不仅仅是观者在“蓝胖子”的带领下走入中国古代山水园林中的畅游与嬉戏,而是艺术家对一个更为复杂的观看维度的塑造。在镜头的切换与视角的重新组合中,在绘画宇宙的编织与排演下,王赫笔下的绘画世界于浓浓的古意中生长出另一个全新的平行世界,一个属于他自己,也属于当代人的思维空间。如果说蓝胖子轻轻推开的那扇神奇任意门,带我们进入的是一个超越时间的梦,一个不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走向过去通向未来的梦。今天在王赫的带领下,我们或许获得了一个在中国千年文化中穿梭的机会,一份“足亦未到,而心神如遊其地”的真实梦境。


《窗中景之江山秋色》



罗博报告对话王赫


Q:罗博报告

A:王赫


Q:您作品的古意透露出一种自然、清澈的感觉,这和你的个人经历有关系吗?


A:我小学是在育才学校。这所创办于1937年的学校,直到现在的位置还在明清两代皇家园林——先农坛的院子里。在我读小学的时候,那些古迹都还没有被拦着,我们日常上课下课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跑啊、玩啊。可以说我就是在古代的园林环境里边长大的。后来学画画又是在景山后边的北京市少年宫,也是红墙黄瓦的那种样子。或多或少的,从小我就有这样的情结,对“古意”有一种很自然的亲近感。再之后就是我从清华美院毕业进入故宫从事古画复制的工作。其实一切都挺自然的。当然这可能和性格有关系,如今围绕我艺术展开的一切,好像都不是刻意为之,多少有点儿随波逐流的感觉,走到哪儿是哪儿。


《蓝胖子之贵妃晓妆》


Q:蓝胖子是怎样出现在你的创作中的?又经历了哪些变化?


A:《蓝胖子》这个系列最初是从14年开始,最开始就是一个很直白的表达。但是越往后走,随着创作的深入,他就像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样,他会自己发展、自己成长、自己迭代。而我自己在创作中,也会随着这样的成长,收获很多新的体会,会随着这样的节奏调整我的作品。比方说在最近这个阶段,我会让我的作品拥有更多元化的解读方式,会相对淡化一些符号性的语言,而是选择在一张作品里边采用多画面的创作方式赋予一件平面绘画作品以更多不同的心理与观看角度。可以说,我的创作都是这样一点点发展过来的,这是创作中一个很自然的过程。


《蓝胖子之黄色潜水艇》


Q:一点点翻看你的画,就像是一个逐步发现的过程,像是电影的蒙太奇,在不同的场景间切换、跳跃。作为观者,我会期待之后能发现一些什么。怎么理解您作品中的“镜头感”与“叙事性”呢?


A:传统中国绘画和西方绘画相比最大的一个特点是,中国绘画中独特的线性叙事的方式。比如说手卷,以《清明上河图》为例子的话,我们会发现慢慢展开这幅画,就像是随着主人公的视角走入一个世界,从初进城,到在商铺、酒肆之间游玩闲逛,再到上桥作为整个画面的高峰,接着又慢慢地落下来,最后出城。这个故事中包含有一个完整的线性的叙事链条。可以说这样的叙事性是中国传统绘画里边一直有的一个东西。


《蓝胖子之松林六逸》


但是我们今天的现代人其实已经不满足于线性叙事了。甚至可以说比咱们更早的父母那一代人他们就已经习惯于电视、影视等等多角度的讲述方式,更不用说新的网络一代。平铺直叙的线性叙事相对来说已经比较难满足于当代人的心理体验。所以我会在我的作品里边设置这些非线性的节奏,让大家在“镜头”的跳进与跳出之中,去获得更多、更丰富的的体验。而对我自己来说,我的工作就是在这样一个静态的画面里面,去增加信息的含量,你的感受正好是我最近一个阶段有关创作的重要工作。


《蓝胖子之缩小灯》


文/霍雨佳 

图/艺术家本人提供 

编辑/石薇薇


The End

《罗博报告》“2019优质生活报告”专项调研

我们试图寻找高净值人群对高端产品以及品牌的信任度。信任从何而来,又在消费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我们期待与每一位感兴趣的消费者、业内人士或是旁观者共同探讨这一问题。扫描下方的二维码, 赶快参与我们的“2019优质生活报告”的专项调研吧!





欢迎微信搜索:Number57

添加罗博小助手进入罗博读者群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