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周春芽:刚刚开始

  • RobbReport


上海龙美术馆  

10月末的上海,有暖阳,有和风,有气温二十几度的怡人舒爽。正如此时坐在我对面接受采访的艺术家周春芽,在他十年来最重要的个人大展即将正式开幕、采访拍摄安排得密密匝匝的当下,仍不疾不徐,措置裕如。


这份从容其实与艺术家素来在创作中的坚持一以贯之。“最重要的是画自己真诚的情感”,这一原则贯穿于他艺术生涯的每个阶段,不论是落拓不羁时,或是功成名就后,均未改变。


或许正因如此,周春芽跨越了“伤痕美术”、“乡土绘画”、“85 美术新潮”等几个艺术史进程,却又似游离在这些时代之外,对直觉和情感的遵从与坚持让他的作品没有了时间的局限,反而历久弥新。


周春芽,摄影:吴建勋 ©周春芽 图片提供:艺术家及龙美术馆  

Zhou Chunya,Photo:Wu Jianxun©Zhou Chunya,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ongMuseum


2019年10月26日,“周春芽:东南形胜”大型个展在龙美术馆(西岸馆)隆重开幕,周春芽的近期新作、手稿、纪录影像,以及由刘益谦、王薇夫妇收藏的艺术家1978年至2013年间创作的多个系列代表作一一亮相。龙美术馆馆长王薇担任此次展览的策展人,漆澜担任学术顾问。


请将手机反转90°欣赏

周春芽《太白山图》,布面油画(四联画),250×1200cm,2019年   


最受关注的无疑是一步入展厅便映入眼帘的新作。这三组新作,《太白山图》(四联画)、《具区林屋图》(组画))、《丹山瀛海图》(组画)皆以“元四家”之一王蒙原作的衍生地点的实景为造境蓝本,在语言上与王蒙形成微妙的互文关系。


周春芽,《太白山图》局部,布面油画(四联画) 

250×1200 cm,2019。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 Mount Taibai (details),Oil on canvas (quadriptych), overall: 250×1200 cm, 2019. ©Zhou Chunya,Long Museum


多年来,周春芽一直致力于传统绘画的研究和转化,尤其钟爱元代艺术家的表现力。而此次为什么选王蒙,而非黄公望、吴镇、赵孟頫呢?


“因为王蒙画这三幅画都是有真实地点的,很写实、很具体,比如他画的《太白山图》,就是宁波的太白山天同寺,《具区林屋图》在苏州的具区林屋洞,《丹山瀛海图》则是宁波的丹山赤水那个地方,那里的每一块石头、一棵树,还有房子,都是很真实的。我是借用了他这个画的真实的地址,但并不是复制他的画作,而是去找他曾经画过的地方,加上我自己的艺术语言和内容、我的思考,像是有点儿跟王蒙对话的意思。”周春芽如是对罗博说道。


周春芽,《太白山图》局部,布面油画(四联画) 

250×1200 cm,2019。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 Mount Taibai (details), Oil on canvas (quadriptych), overall: 250×1200 cm, 2019. ©Zhou Chunya,Long Museum


周春芽,《具区林屋图-乙》,纸本丙烯,180 × 110 cm,2019。 

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The Forest Grotto at Juqu - B,Acrylic on paper,180 × 110 cm,2019. ©Zhou Chunya,Long Museum


在周春芽创作的《具区林屋图》(组画)中,他借用了王蒙《具区林屋图》拍塞满密的经典范式,强化了形感和结构秩序。他颠覆了文人内向、矜持的语感,笔触显得率真、任性甚至顽皮。而《太白山图》则是艺术家关于自我身世的自传性质的作品,更是他关于自身文脉和艺术旨趣的巧妙托喻。此次展览中还同步呈献了艺术家关于这组作品的创作手稿和纪录影像,让我们更加清楚创作背后的脉络和初衷。


周春芽,《太白山图》局部,布面油画(四联画) 

250×1200 cm,2019。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Mount Taibai (details), Oil on canvas (quadriptych),overall:250×1200 cm, 2019. ©Zhou Chunya, Long Museum


周春芽,《具区林屋图-墨池》,布面油画,250 × 380 cm,  

2019。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Zhou Chunya, The Forest Grotto at Juqu - Ink Pond,

Oil on canvas, 250 × 380 cm, 2019. ©Zhou Chunya,Long Museum


于我而言,观看过去大众最熟悉的周春芽“桃花”系列等作品,有种仿若误入了唐寅的桃花庵,只愿酒醒花前坐,酒后花下眠的不羁与狂放。而这几组新作,则多了几分烟柳画桥,风帘翠幕的婉约气质,倒是贴合了《望海潮·东南形胜》作者柳永那清劲奇丽的风格与意境。


突破与冒险对周春芽来说显然是件乐事,他说:“艺术家不能总是画自己习惯的东西,要不断探索,哪怕失败也无所谓,继续尝试。”他从未被昨日所缚,此次展览中呈现的四十余年来他不同阶段的创作就是最好的证明。


周春芽,《太白山图》局部,布面油画(四联画) 

250×1200 cm,2019。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 Mount Taibai (details), Oil on canvas (quadriptych),overall:250×1200 cm, 2019. ©Zhou Chunya,Long Museum


周春芽,《剪羊毛》,布面油画,167.5×234 cm,1981。 

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 Shearing Wool,Oil on canvas,167.5×234 cm, 1981. ©Zhou Chunya,Long Museum


重庆系列(《重庆》、《码头》)、藏族题材系列(《剪羊毛》、《十二月》、《若尔盖草原》)、山石系列(《红石》、《山石图-红石》、《石头与杂草》、《石头系列》)、太湖石系列(《太湖石》)、桃花系列(《桃花》、《大乔小乔》、《春桃》)等诸多代表作品,从1978年跨越至2013年,主题广泛,手法丰富。


周春芽,《石头与杂草》,布面油画,161×130 cm,1993。 

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 Stone and Weeds, Oil on canvas, 161×130 cm, 1993. ©Zhou Chunya, Long Museum


1990年代初开始的“石头系列”,将中国传统文人山石元素赋予新表现主义色彩,形成个人艺术风格。2005年前后开始的“桃花系列”是艺术家最著名的系列作品之一,抒发艺术家崭新的心境和对生活与艺术的憧憬。近年来的新作反映艺术家对中国传统艺术文化的持续研究与新的感悟。


周春芽,《豫园一景》,布面油画(双联画),280×360 cm, 

2012。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Zhou Chunya, Scenes of Yu Garden, Oil on canvas (diptych),overall:280×360 cm, 2012. ©Zhou Chunya, Long Museum


唯一不变的是,所有创作只围绕艺术家自己及身边人亲历之事,观其画作,如同阅读其人生长卷。周春芽所有的自我突破,始终围绕生命这一根基展开。他并不着力于时代、社会与政治,却作为身处其中的一分子,成为时代最细微、最真实的投影。


周春芽,《太湖石》,布面油画,149×119 cm,2000。 

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Zhou Chunya, Taihu Stone,Oil on canvas, 149×119 cm,2000. ©Zhou Chunya, Long Museum


艺术对于时代的表达,从来都有多种形式并行不悖,无论哪个年代。有以残酷和苦难振聋发聩者,以扭曲和悲痛令人深省者,也有如周春芽一般,“通过艺术隐晦地传递人类美好的愿望”,提醒我们,不要忘记,“获得幸福”才是所有斗争的最终目的。


周春芽,《大乔小乔》,布面油画,254×360 cm,2010。 

图片版权©周春芽,龙美术馆

Zhou Chunya, Da Qiao and Xiao Qiao,Oil on canvas,

254×360 cm, 2010. ©Zhou Chunya, Long Museum


值得一提的是,由龙美术馆创始人刘益谦、王薇夫妇收藏的这16组周春芽不同阶段的作品,通过这个展览,也是首次集中呈献给观众。当我问周春芽,此次展览对他是不是一次总结与回顾,艺术家毫不犹豫地否定道:“没有,这才刚刚开始!”

周春芽,《桃花》,布面油画,200×150 cm,2010。图片版权©  

周春芽,龙美术馆Zhou Chunya,PeachBlossom,Oil on canvas,200×150 cm,2010. ©Zhou Chunya,Long Museum






《罗博报告》(RR对话 周春芽(Z)


我的艺术是私密化的


RR:这次大展涵盖了您四十余年来的探索,对于这次展览,您的构想是怎样的,和策展人做了哪些沟通?


Z:龙美术馆最早确定我的个展时,因为这是个很大的展览馆,如果全部是新画,需要很多幅才能覆盖整个展厅,所以当时我在想,“新画”这个概念,其实主要是针对专业人士,针对那些以前对周春芽的画比较了解的人。但是作为老百姓来讲,其实对我的创作历史也不是特别了解,幸好龙美术馆收藏了我这么多作品,从1978年到现在各个时段的都有,正好以此为基础,加上最新的六件,也就是三组作品,把我四十多年的创作历史做一个丰富地呈现。


策展人为什么是龙美术馆的馆长呢?因为这里大多数的画都是她的藏品,所以她对我整个历史比较了解。作为我个人来讲,这次应该算是我在这么多年来,公开亮相国内的第一次展览,一定要画一些新作品出来。

 

RR:刚刚在纪录影像中看您提到,在新作《太白山图》中第一次把人像和风景画在一起,为什么会想到这样画?


Z:这个也是一个巧合,因为太白山刚好是在宁波的鄞县,我妈妈就出生在鄞县,她是宁波人,出生以后大概在鄞县生活了七八年,后来跟我外婆到了上海,读到大学,后来参军又去了重庆。当时的部队在上海招收了四千多个大学生,都是年轻的知识分子,对我妈妈来讲,也是她人生的一个转折点,在重庆她有了新的家庭,有了我出生。所以我在画《太白山图》的时候,刚好就把这段历史顺便地带进去,增加了一些内容。王蒙当时画的也是风景,但是有一些小人物,而我呢,是把这些人文的历史加在里面了。

 

RR:从1978至今,回顾每一个创作阶段,您在创作方式和思考体系上是否有一条明确的方向或线索?


Z:没有,每一次都不一样,因为我画画,我的艺术都是比较私密化的,基本上是跟我的经历或者我身边的人有关系,这个是我的一个创作的特点。我的创作不是着眼于一些社会的大的问题,我觉得那个是有政治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去管,当然有很多艺术家也要去管,但我觉得个是每个艺术家的不一样,我是属于那种更关注自己发生的事情,因为我也是社会中的一个分子,所以我所关心的周围发生的一些事情,其实也是跟社会的变化紧密相关的。

 

RR:不同的阶段,您在色彩还有创作手法上,都不停地在变化。


Z:这和我自身的经历相关。比如画绿狗的时候,和我的狗在一起,那时心情不一样;画桃花是遇上家庭的一些变化;现在画园林,画风景,画一些回顾性的东西,可能跟生活方式关系比较密切。生活方式影响着我作画的风格,比如色彩,现在的色彩稍微淡一点、灰一点,以前要强烈一点;现在用笔要小一些、细腻一些,以前要粗犷一些。这也是个过程,跟经历有关系,跟情感也有关系的。


“周春芽:东南形胜展厅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19,摄影:洪晓乐  



商品社会是对艺术家的一种考验



RR:您也一直是备受艺术市场喜爱的艺术家,作品屡屡拍出高价。您认为自己被市场认可的原因是什么?


Z:其实我们画画的时候没有过多地去思考市场的变化,特别是我之前也说过,我前半辈子画画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画可以卖钱,完全就是出于对艺术的一种很质朴的热爱。现在市场变得很大了,一个商品化的社会里,所有的东西都可能变成商品,但是商品也有好和不好的质量,商品本身没有对错,你在这个商品社会里怎么保持自己对艺术的热爱,这是对艺术家的考验。一个好的艺术家是能经得住考验的,他能去正确对待这个关系。


RR:您也提到市场变化很大,这些变化对您没有产生过影响吗?


Z:所有的这些变化,跟我有关系,也没有关系,一旦我进了画室,我会把所有这些都忘掉的。


RR:都屏蔽了?


Z:对,都屏蔽了,我只面对我要画的东西,我觉得这是要表现我的思想,我对艺术的一种看法,表现我的语言。但画完以后,它怎么进入市场,怎么去变为一个商品,不是我能控制的。


RR:所以艺术家还是要关起门来做创作。


Z:对,艺术家你管不了这么多的事情。但是艺术市场的好坏跟经济发展有关系。艺术家也需要市场的支撑,他需要生活,需要钱去租或者去修他的工作室,需要钱去国外看展览,还有买画册、买颜料、买画布,画布现在很贵的。所以说收藏家收藏艺术,除了他对文化的喜欢以外,其实对艺术家也是一个支持,特别是对年轻的艺术家尤其重要。


RR:您提到了收藏,其实这次展览中也包含刘益谦夫妇收藏的您的作品,您平时与藏家之间会有哪些接触,会有怎样一些交流? 


Z:昨天还说到这个事情,之前他们收到我第十幅画的时候我们都还不认识,后来有一次做一个展览,我看到他们收藏了我那么多作品,我找人去借作品展出大家才认识了,然后才有这个机会来做这次这个展览。所以我其实内心很感谢他们两夫妇的,我的艺术在他们的收藏里面是很小的一部分,他们收藏了中国非常多好的古典艺术和当代艺术,而且他们又花钱做了一个美术馆,把艺术品呈现给老百姓看。这不仅仅是鼓励了艺术,鼓励了艺术家,更重要的是把艺术的思想和理念,传播到社会,让老百姓来分享,这是值得敬佩的。

“周春芽:东南形胜”展厅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19,摄影:洪晓乐  



时代给了我机会



RR:您的创作跨越“伤痕”时期、“乡土绘画”、“85新潮”等几个中国当代艺术史时期,并继续在当下进行创作。您觉得个人的创作与时代的关系是怎样?


Z:时代给我了一个机会,让我去自由地发挥我的这些想法,让我自由地成为一个艺术家。我的身份是个艺术家,我所有的力量就在一支笔上,我就思考怎么去把画画好,把我的感受、我的思想表现出来。每一个人画的画,其实都跟时代,跟个社会是有关系的,有些人是直接的关系,有些人是间接的,有些人画的是过去,有些人画的是未来,有些人画的是现实,有些人画的是理想,每个人都不一样。全世界这么多艺术家,每个艺术家都有他的特点,但是所有艺术家的发展跟这个时代都是紧密相关的。


RR:您喜欢比较间接的方式。


Z:我喜欢间接的、隐晦的方式。我希望把人去斗争以后想获得的一些东西展示出来,也就是把什么是幸福生活提前给人们看一下,让大家不要忘了我们斗争的目的是什么。打架、战争,其实都是为了过幸福生活。


RR:您的很多朋友都认为您的生活和创作状态很好,那么您每天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是怎样的?从早上睁眼开始,您的一天是怎样度过的?


Z:我现在很单纯,上午一般画不了画,一般都是下午画画,如果是时间紧了,我就把晚上加上去,这次展览我到后来时间来不及了,赶紧晚上也加班。画完画回到家里就是陪老婆、孩子,两个孩子很乖的,一直想跟爸爸在一起,我更多的机会就是跟小孩在一起,如果是你没有更多的时间陪小孩,他长大了会很遗憾的。父母给他多少爱,会影响他将来对工作、对老人的态度,以及对社会的贡献。


RR:也许正是因为跟孩子在一起多,所以我从您的新作品里面看到一些特别明亮的,特别天真的东西。


Z:对,跟孩子在一起,至少显得你自己很年轻,其实我年龄也比较大了,但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你的思想都很单纯。其实艺术家需要单纯的思想,不要想得太复杂。所以说我的运气好,这么大的岁数还有这么小的孩子,这个是上天给我的一个福利。


RR:张晓刚老师说过,您的人和画很统一。您同意他这个说法吗?


Z:说得很准,你看我的画就能感觉我这个人。其实艺术家都是这样的,通过看画你会看得出来,这个艺术家他想的是什么,平常的生活方式是什么。


“周春芽:东南形胜”展厅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19,摄影:洪晓乐  



中国当代艺术的“义工”



RR:您一直是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义工”,成都的艺术氛围也在您的推动下变得活跃。您能谈谈您作这些的初衷,以及这些事对您个人的影响和意义吗?


Z:没有,我是只做了一点小事。我去出国留学的时候,中国在经济、文化、艺术上比较落后,甚至没有美术馆。后来我回国,来到成都。成都算是比较边远的城市,我在成都做了一些展览,让更多的年轻艺术家参加展览,为艺术家提供了一些机会,在一个比较好的条件环境里相互交流。其实我的能量就只有这么大,在一个地区里面我做一些小事情。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像我这样,大家都做一些小事情,慢慢地去做,加起来其实是很大的。


RR:您还做了五彩基金,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当初为什么做这个项目吗?


Z:五彩基金,当时因为四川遇上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大灾难,每天看着受伤的这些小孩,觉得很无辜,我就自发地想帮助他们一下。我就找了一些艺术家,一起帮助他们学画画,培养他们将来掌握生活的一些技能,或者是在精神上对他们有一种安抚。


RR: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那会儿的小孩其实很多受伤是在心灵,不光是身体上的。

Z:对,这些小孩画了画以后,变得乐观,虽然残疾了,但是他们后来过得很幸福。他们有的上了大学,后来又找到工作,能养家糊口。有些残疾程度很高的,也结了婚,生了小孩。


RR:所以说通过艺术,让他们建立自信,重建了对生活的信心。


Z:对,我觉得这更有意义。



“周春芽:东南形胜”展厅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19,摄影:洪晓乐  



理想不是那么容易就实现的


RR:李小山评价您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文气和一种雍容的儒雅气”,您认为自己跟传统意义上的“文人”艺术家的异同是什么? 


Z:精神上其实很多很相像的。元代其实是被少数民族统治的一个年代,但是他们的皇帝喜欢汉文化,他们重用宋代时汉文化的一些艺术家、文人。我其实很佩服这些元代的艺术家,他们很顽强,在外来民族统治下,把艺术创作出了一个高峰。后来的明代、清代,包括民国的很多艺术家,他们也是在学习这些高峰。宋代也算是高峰,但宋代很快灭亡了,就有了元代。历史其实有很多轮回,有些东西是相通的,你感觉六百多年历史,但其实你现在看起来很近的。


RR:那如果我问您,您在艺术上的追求是什么,您会怎么说?


Z:艺术它已经成为一个你的生活方式,我的追求就是一些理想的东西,你觉得什么东西能使你的心灵得到安抚,同时想办法把一些美好的东西传播给别人,这是我的理想。但理想不是那么容易就实现的,慢慢来,大家慢慢去做一些努力。有些东西也许不一定已经做对了,但还是一定要去做。


<img class="raw-image" data-ratio="1.1553398058252426" data-type="jpeg" data-w="721" src="http://robbreport.cn/res/public/upload/images/201911/19/242255925.pngisrc="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xyKiadd2Nv2JL8ZAibuxdibBvEa8YWiccKlfzR7f9Ju8kg4eic2gLEtCX28TIRXTBCTuhGzHpm8qEBIGpZMhMxJ3Phg/0?wx_fmt=jpeg" data-cropx1="0" data-cropx2="721" data-cropy1="0" data-cropy2="833.4139784946237" style="width: 558px;height: 645px;vertical-align: middle;box-sizing: border-box;"  />
“周春芽:东南形胜”展厅现场,龙美术馆(西岸馆),2019,摄影:洪晓乐  

展览

周春芽:东南形胜

策展人

王薇

学术顾问

漆澜

展期

2019.10.26 - 2020.01.05

地点

龙美术馆(西岸馆)第一展厅

(上海市徐汇区龙腾大道3398号)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