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从设计师的火箭到未来驾乘的预言书

  • RobbReport

       

        


从强劲动力到环境友好,概念车在转变,不变的是汽车制造商们集体智慧的结晶。



这辆PB-18电动概念车是奥迪在全电动超跑车领域的新作

2018年在圆石滩首次亮相





概念车的历史从 20 世纪 50 年代才算得上真正开始,不过要了解它的背景,我们还得再往前追溯一段时间。随着美国渐渐走出大萧条(1929 ~ 1933 年发端于美国的全球经济危机) 的阴影,中产阶级阶层逐渐产生了。他们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对汽车的需求也越来越大。车的外形很快成了最大的卖点:受人欢迎的外形会使新车大卖,因此汽车制造商们都热衷于频繁给他们制造的移动金属更新外观。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全球的汽车制造业陷入停滞, 但在 1946 年出现了报复性的增长。到 1950 年,争夺具有品牌忠诚度的客户的大戏拉开了帷幕。


各式各样的国际车展吸引着成千上万访客, 他们前来欣赏最新款的汽车、了解未来的趋势, 这使得各种梦幻车型都有了自己的舞台。自然, 汽车生产商们都迫不及待地竞相推出各种概念车型,而这些概念车则在新的审美和技术趋势方面做出了尝试,并且对其未来的走向产生影响。诸如通用汽车这样的品牌通过大胆的概念引领了潮流,同时也测试出了人们愿意把什么样的创新产品开回自家的车库。不过,早期的概念车通常是在工作室中凭空想象出来的作品, 而现在的概念车则需要多方考量,包括对工程数据的细致分析、各种细分专业小组的意见、股东利润以及各种全球排放和安全标准。






造车如火箭的时代



法拉利512S Modulo由Pininfarina’s Paolo Martin设计, 它让1970年来到日内瓦车展的人们眼前一亮。它应该可以被视为那个年代最重要也最具创新力的概念车。


对于那些负责创新的汽车设计师们而言, 高效的气动性能(不管是实际的还是隐含的) 一直都是最高原则(这也是航空业最开始要解决的难题)。他们知道瘦长的车身可以减少风阻、减少能耗,甚至从观感上,即使在静止状态下也给人一种速度感。1933 年至 1934 年在芝加哥世博会上,Polymath Buckminster Fuller 展 示 了 他 的 Dymaxion, 这 是 在 汽车领域最早做出的极限气动性能测试之一。Dymaxion(“动态、最大、张力”三个英文单词合起来造的词)探索了这样一种可能性:一种既能开又能飞的车。这个概念并不是为了商业市场而开发的,但它表达了 Fuller 乌托邦式的想象:网格型的穹顶、太阳能发电和对传统交通方式的叛逆。


通用汽车的首席设计师 Harley Earl 的设计理念,对于这家公司在战后成长为全球领先的汽车制造商至关重要。他 1938 年设计的Buick Y-Job(由 George Snyder 绘制蓝图) 被认为是车展历史上的第一款造型概念车, 其设计的目的就是用惊艳的外形使观众受到震撼。车身长、高度低,还有很多铬制成的部件, 这辆车给未来的几十年定下了基调,而这几十年则是美国汽车工业称霸全球的时代。


有些概念车型的创新点则完全引领了时尚潮流。比如通用汽车 1951 年的 LeSabre, 它的灵感源于喷气式飞机,其特点是设计了尾翼,而这一设计很快成为了美国的豪华汽车(比如凯迪拉克)的标配。另外,诸如通用汽车的火鸟 1、2、3(1954 ~ 1958 年陆续推出)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机翼的喷气式飞机,由涡轮发动机提供动力,看起来非常梦幻。而且,火鸟2 在当时就设想将来有一天会成为自动驾驶汽车。而这辆车 1956 年的宣传册上是这样说的:在所谓的“未来公路上”,“把驾驶者从轮子上解放出来”。




流线型进化史


Virgil Exner 于1962年推出的 Plymouth 是一种不对称设计的尝试


美国人不是唯一拥有水晶球的汽车设计者。尤其是意大利人,他们在对未来的世界需要什么这方面的想象中花了不少工夫。法拉利、阿尔法·罗密欧和蓝旗亚(Lancia)这些意大利汽车品牌经常在其设计中将新颖的造型与一次性或限量版的车款结合起来。而 Zagato 这家车体设计公司(他的创始人在设计飞机时磕掉了牙),把飞机设计中的铝合金材料技术用来设计了外表光滑的跑车。


同时,车身设计公司 Bertone 在蝙蝠 5、7、9 系列(20 世纪 50 年代意大利最具影响力的概念车,均由该公司的设计师 Franco Scaglione 设计),在气动性能方面做到了极致。Pininfarina 也不甘落后,该公司在 1960 年推出的X 概念车和 Fiat-Abarth Monoposto 的灵感源自火箭。而在外太空探索刚刚起步的那个年代,这一设计无疑抓住了大众的想象力。也许 1960 年至 1970 年这 10 年比其他任何一个年代都见证了更多的激进设计,而在这个时期结束的时候,概念车一般都车身低、有楔形折痕,而这一造型也恰恰预示了在下一个 10 年中对棱角分明的线形设计方式的偏爱。


1960年的 Pininfarina X 的四个轮子被安排成钻石状排列


Bertone 公司 1968 年推出的 Alfa Romeo Carabo 和 1970 年推出的 Lancia Stratos HF Zero 均由 Marcello Gandini 设 计, 它们的现代感让人感到惊讶。Carabo 的特征是剪刀式的车门,而在 Gandini 为兰博基尼设计 Countach 时,最终也采用了这一设计。1970 年最具创意的则是 Pininfarina 的法拉利 512S Modulo。这款车由 Paolo Martin 设计,它的滑动玻璃顶篷从前至后呈流线拱形。


1978 年, 一位野心勃勃的名叫 Gerald Wiegert 的洛杉矶年轻设计师推出了他设计的 Vector W2 原型车,这辆楔形的突击武器式的车让当时来自法拉利、兰博基尼和保时捷的最有个性的设计都相形见绌。1993 年在董事会一次争执之后,他的公司就一蹶不振了。但巧合的是, Gordon Murray 的麦克拉伦 F1 在同一年占据了舞台的中心,成为了全球性能最强的超级跑车。


通用汽车1958年的火鸟 3 是涡轮驱动的


如果今天的概念车看起来不如它们更极端的先行者那样让人震撼,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之前无法想象的材料和科技——比如奇异的复合材料和高超的冶金技术,甚至包括能耐受300 英里时速的轮胎——现在已经成为了现实。从一开始就是前卫设计的基本特征的气动学解决方案,现在已经成为了大多数量产车的功能。马力则经常突破原来不可想象的 1000 马力的门槛,而对于如今的高超跑车而言,甚至 1500 马力也是可以企及的。


如此强大的动力是诸如布加迪的 La Voiture Noire(黑色车)之类的成本不是问题且仅产一辆的超级豪车的招牌,这辆车获得了 2019 年 Villa d’Este 概念车设计大奖。它是基于 Chiron 的一款概念车,接近 1500 马力, 近期以 1350 万美元(税后 1890 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位私人买家。


Marcello Gandini 于 1970 年在 Bertone 公司时

打造了Lancia Stratos HF Zero


尽管酷帅的外形和高性能永远都会是衡量概念车的重要标准,但面对过于拥挤的公路以及内燃机带来的进一步全球变暖,设计师、工程师以及雇佣他们的汽车制造商们必须为未来全球在交通方面将会面临的切实挑战寻求解决方案。SF90 Stradale——法拉利迄今为止动力最强的量产系列车型,已经捆绑使用了 V8 引擎和 3 个电力发动机,总输出功率接近 1000 马力。


1938年别克 Y-Job 是底特律的首辆概念车


说实在的,加油站的墙上已经写上了众所周知的标语,告诫我们最好让埋藏在地下已经6500 万年的恐龙化石燃料再埋个 6500 万年。因此,除了单纯强调动力,油气混合、燃料电池混合特别是电动车等概念正在迅速地取代单纯的内燃机。2018 年的奥迪 PB18 电动车向人们展示了纯电动车的未来。Genesis Essentia EV 以及 Italdesign 的鸥翼 DaVinci 都是为电动汽车打造的,它们分别是一家韩国制造商和意大利定制设计工作室对未来的展望。保时捷的 Taycan 从 2015 年的 Mission E 概念车到今年投入生产,也证明了这家公司投入了电动车市场的竞争。


1962年福特公司的 Seattle-ite XXI 是西雅图世博会上的明星




下一代座驾的预言书



劳斯莱斯 2016 年推出的103EX概念车


当然,所有这些设计的前提都是未来的汽车仍然需要人亲自驾驶。上亿的人们每天都在经历着高峰期的堵车,谁不愿意拥抱自动驾驶带来的快捷通行?更何况,自动驾驶还有可能让人们不用在停停走走的交通中焦急等待,甚至可以减少交通事故和人身伤害。汽车制造业的整个产业链都不得不面对“自动驾驶”这一课题。劳斯莱斯 2016 年推出的 103EX 概念车向人们展示了奢饰品与自动驾驶这一美妙的天然组合。跑车制造商们可能更受伤:很难想象任何一辆保时捷、法拉利或者科尔维特(雪佛兰品牌的高端跑车,译注)跑车的驾驶者会主动放弃方向盘,除非有人把他们固执倔强的手指从那里撬下来。


宾利2019年推出的EXP 100 GT

对电动力豪车的未来以及2035年的人工智能做出了展望


宾利 EXP 100 GT 对自动驾驶的美好未来做了一次踮起脚尖的展望。这是今年推出的一辆具有 1100 英尺磅扭矩的电动概念车,其所设想的是在这家公司百年庆典那一年的汽车。想象一台 2035 年的宾利吧。它采用人工智能来使车内空间达到最优,使用生物识别技术来监测车内人员的心情、血压和体温。座椅的大小翻了一倍,而且是按摩椅。可以将海风或者森林中的松树等美妙的味道过滤到车内, 而不好闻的气味会被屏蔽。当你可以享受这些美好的事物——也许你甚至可以读本不错的小说——的时候,大概让计算机来掌控车轮也不算是个太坏的交易吧。


宾利2019年推出的EXP 100 GT

对电动力豪车的未来以及2035年的人工智能做出了展望





E N D



文 | ROBERT ROSS

译 | 于亮

编辑 | 庄晓

图 | 品牌提供、SHUTTERSTOCK

新媒体执行 | Carl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