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新世界美酒风貌

  • RobbReport

       

变化多端的天气和不断上涨的财富,使得很多富有潜力的葡萄酒庄园在完全令人意想不到的地方诞生了。哪里会是下一个享誉全球的葡萄酒的来源地呢?《罗博报告》预测了如下可能的区域。





红酒行业总是按照自己的计划运行着——伟大是需要时间来完成的。葡萄酒庄园中的葡萄需要经过很长时间的沉淀才能成熟到可以酿酒的阶段。回溯历史,一些欧洲地区至少花费了一千年的时间来改进他们葡萄酒的口感。


然而,受到科技快速发展、国际经济兴起和气候持续变化等多重因素的影响,原有的葡萄酒庄园地理格局被打破, 也加速了葡萄酒产业变化的进程。现在优质葡萄酒主要来自弗吉尼亚、以色列和巴西,一些我们熟知和喜爱的葡萄酒大国,比如南非和澳大利亚,这些曾经盛产优质葡萄酒的地区,因为炎热、干旱和易发火灾等原因无法继续酿造优质葡萄酒。


在这样的变革中,惊喜也将在未来几年出现,这些惊喜的神秘面纱将在未来几年被揭开。






01



 Georgia

  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的葡萄酒可能会将过去的传奇延续到令人期待的未来当中。“这是一个古老的传统,至今至少有 8000 年了”。美国负责格鲁吉亚葡萄管理的少年葡萄酒大师约翰·沃尔得曼说道。但是传奇的历史已经不能够吸引如今美国年轻的葡萄酒爱好者们了。“美国的潮流酒吧中主要供应的是陶罐装盛的橙子酒,年轻人们以此来反抗,波尔多葡萄酒和纳帕葡萄酒现在难喝的现状。”而后者却会出现在诸如纽约下东区的 Ten Bells酒吧和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米其林餐厅——Maydan 餐厅这类场所。


沃尔得曼与人合作创立了 Pheasant’s Tears 葡萄酒庄,这是一家天然精酿葡萄酒厂,每年生产 15 到 16 种不同口味的葡萄酒。格鲁吉亚葡萄酒厂或许是美国最吸引名流的酿酒厂了,但它不是唯一的。从格鲁吉亚进口到美国的葡萄酒数量几乎是 2018 年的两倍。沃尔得曼采用了格鲁吉亚最独特的酿酒方式,他把所有的葡萄酒都放入传统的陶罐中,埋在地下。



古老的酿造方式是格鲁吉亚葡萄酒享誉世界的重要原因之一。格鲁吉亚曾在苏联的统治下长达 70 年之久,现代酿酒技术在这期间停滞不前,尽管曾经一段时间内, 现代酿酒技术有一定的发展,但是这并没有对整个葡萄酒产业有什么实质性的帮助。“这段时期很艰难”。沃尔得曼描述道。丽莎·格拉尼克,著名的葡萄酒大师, 写了一本关于格鲁吉亚葡萄酒的书,而且经常到格鲁吉亚参观,她说道:“格鲁吉亚正在进入现代世界。”


格鲁吉亚拥有约 500 种不同品种的葡萄,你可以放弃购买格鲁吉亚的全部商品,但是不能错过它的葡萄。格鲁吉亚的白葡萄有 Mtsvane、Kisi、Rkatsiteli 这三个品种;而红葡萄中则有 Saperavi,这个品种被丽莎·格拉尼克誉为“格鲁吉亚的西拉葡萄”。但是, 沃尔得曼又说道,“如果人们想要品尝格鲁吉亚葡萄酒,他们会发现它通常呈橙色,因为多种葡萄共同酿制形成了这个颜色。” 2018 年,沃尔得曼的 Pheasant’s Tears 酒庄出产的穆茨瓦涅琥珀葡萄酒,就是这种古怪但极富吸引力的风格的代表作品,吸引了很多人。难怪丽莎·格拉尼克说,“在我们这代,我们还会看到更丰富的品种和更好的品质,最好的格鲁吉亚葡萄酒还未生产出来。”






02



 Valle de Guadalupe , Mexico

  墨西哥瓜达卢佩山谷

在过去的 5 年间,墨西哥的葡萄酒从被人嫌弃到万人追捧。在下加利福尼亚半岛,距离美国 - 墨西哥边境线只有 70 英里车程的瓜达卢佩山谷,那里有大约 150 家酿酒厂,大部分都是小型的。这得利于适宜葡萄生长的自然环境,这个区域承包了墨西哥将近90%的葡萄酒生产。


大多数成熟的葡萄酒产区对于葡萄酒的管理都有自己的规则和习惯,但是瓜达卢佩山谷的位置可以让葡萄酒厂尽情地试验,然后采取最有效的方式。“这让我想起了 15 年前的帕索·罗布尔斯。”葡萄酒的主要进口商,进口公司 La Competencia 的创始人, 托马斯·布拉卡蒙特斯说,“没有规则,你就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有些人在种植黑比诺葡萄,有些人则在生产罗纳河混合酒。”布拉卡蒙特斯正把钱都投资到白诗南白葡萄的生产上, “不过丹魄干红葡萄酒在西班牙的出口也很不错”。他补充道。



瓜达卢佩山谷尽管很小,但它们已经成功引起了葡萄酒产业巨头们的注意。卢尔德·马丁内斯·奥耶达(Lourdes Martinez Ojeda) 是一名在亨利· 露桐酒庄工作的热门酿酒师。露桐酒庄,是波尔多的著名家族——露桐家族在瓜达卢佩山谷开办的一家酒庄(他们拥有包括布朗康田酒庄在内的许多酒庄)。“瓜达卢佩山谷拥有了露桐酒庄,这起了大作用。”纽约韦弗利酒店的酒水总监杰夫·哈丁(Jeff Harding)说。


哈丁去年参观了瓜达卢佩山谷,很快就被它吸引了,随即把瓜达卢佩葡萄酒列入了他的酒单。他把这里的气候与人们熟悉的加利福尼亚地区相比, “白天虽然很热,但由于它位于两个山脉之间,所以晚上气温就会降下来,它可与纳帕谷相媲美了。(也有人说西班牙普里奥拉特地区的炎热气候更接近这里。)


哈丁的首要推荐是口感,“更饱满和更成熟的水果”是这里与其他地区相比,留给人们的总体印象。“这款酒极易入口,非常适合饮用,而且与墨西哥的食物搭配起来也非常和谐。毫无疑问,20 年后我们会看到更多这样的葡萄酒。”如果你想尝试一下在其他地方遇不到的东西,那就试试拉卡萨维耶亚的天然葡萄酒吧,它由一些独一无二的葡萄酿制而成,这些葡萄生长在一些已经拥有 120 年历史的葡萄藤蔓上。






03



 Okanagan Valley, British Columbia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欧垦那根山谷

另一个新兴的地区是加拿大, 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欧垦那根山谷出产的葡萄酒给全球葡萄酒爱好者留下了最深刻的印象。山谷的南部与华盛顿州接壤,它在未来几年将变成最具影响力的葡萄种植山谷。


它是一个狭长地带,位于一条南北走向的轴线上:在北部,气候凉爽,黑比诺和雷司令葡萄生长茂盛;在南部,气候相对更热,盛产波尔多红葡萄,如梅洛和赤霞珠。“有很多地方都可以种植出品质优良的赤霞珠葡萄,但我更爱Martin’s Lane 酒庄里的雷司令葡萄,”Texsom 国际葡萄酒比赛的创始人、侍酒大师詹姆斯·蒂德威尔说。“我从旅行中带了一些回来——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


这个地区的先锋者是安东尼· 冯· 曼德尔 —— Martin’s Lane、Mission Hill 酒厂和其他三处他称之为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标志性的酒庄的拥有者。“它们都是独立管理的,”曼德尔在谈到自己的酒庄时说,“就像LVMH 拥有75 个时装品牌一样。”



冯·曼德尔是一位酒商和酿酒师,他创立了一家价值 20 亿美元的公司,积累了大量财富。他极力向外界宣传欧垦那根山谷的独特特点:其中一个特点是雨量少(相对干旱的条件降低了葡萄栽培的难度)。“这种水果是纯天然的,”他说,“在这种环境下, 生产无公害葡萄酒非常容易。” 古老的火山活动史和几次冰川作用造就了丰富多样的土壤,非常适合葡萄培植。尽管气候变化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但它也有积极的一面。“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转变,”冯·曼德尔说,“与以前相比,现在夏天的温度已经大有不同了,西拉葡萄和赤霞珠葡萄正在以一种我们以前从未见过的方式快速成熟。”


Mission Hill 酒庄的最佳葡萄酒之一是 2012 款 Oculus 波尔多葡萄酒,口感柔滑,回味无穷。冯·曼德尔的另一款酒是 2015 年的 Little Pawn 霞多丽葡萄酒,加拿大著名评论家约翰·施莱纳给了它 100 分,同时它也收获了前副总统戈尔的青睐(戈尔,国际上著名的环境学家,由于在全球气候变化与环境问题上的贡献受到国际的肯定,致力于治理气候变化),略显讽刺的是,戈尔所青睐的葡萄酒正是全球气候变化下的产物。






04


 England

     英格兰

“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一类酒能像英国起泡酒那样迅速地吸引进口商。”蒂德威尔说,“它反映了葡萄酒的质量。”在过去的30 年里, 起泡酒出现在英格兰南部的许多地方,那里的气候变化为起泡酒的生产创造了完美的条件。酒商们仿照香槟酒产业,在该地区种植了三种葡萄:霞多丽、黑皮诺和莫尼耶比诺。“这种方式与二三十年前的香槟差不多,” 蒂德维尔说,“精益、清晰和专注。”汉普郡的汉布尔登葡萄园建立于 1952 年,1999 年被前投资银行家伊恩·凯莱特收购,2014 年开始销售起泡酒。“他看到了起泡酒的潜力,就像香槟一样。”汉布尔登的教育经理卡特里娜·史密斯说。除此之外,她补充道,与相似的英国酒庄相比,该酒庄的起泡酒具有“更广泛、更丰富的口感”,而且所有的葡萄都来自汉布尔登拥有的附近葡萄园,这让酒庄对葡萄酒拥有了更大的掌控权。


另一家起泡酒酒庄的首席酿酒师尼丁博警告说,不要把全球变暖过于简单化。“这真的是气候灾害,”切丽·斯普里格斯说, “2012 年,我们颗粒无收,这是有史以来最冷的天气。”一般来说,人们之所以喜欢起泡酒,是因为它们喝起来比大多数葡萄酒都要感觉凉爽。“不要在葡萄里放太多的糖”,斯普里格斯说,“当你在酿制起泡酒时,这些糖都会转化为酒精——这是高温的结果。” 这也解释了尼丁博的起泡酒广受好评的原因(他的白中白香槟口感极佳)。他们甚至在盲品比赛中打败了香槟,这让斯普里格斯非常满:“这只是我们的起点,未来的几十年里,你会看到更多来自英格兰南部的顶级葡萄酒酿造大师。”






05



India

  印度

印度是有着古老的葡萄酒酿造传统的国家,但如今它的葡萄酒产量只是沧海一粟。在印度,人们可以啤酒加烈酒混合饮用,而且这种饮酒方式已经流传了几个世纪。高档葡萄酒的生产还处于起步阶段。由于一些富商的投资, 印度的高档葡萄酒生产快速发展。


制药大亨克里希纳·普拉萨德和他的妻子 Uma Chigurupati,两人制造了全世界大部分的布洛芬。2008 年,他们在炎热干燥的内陆地区——亨比丘陵,建立了Krsma 葡萄酒庄园,普拉萨德断言“这里不适宜葡萄酒生产”。但在旅途中,他偶然发现了一个在那里种植酿酒葡萄的农民,随即他意识到这里的条件非常适宜葡萄种植。如今,Krsma 酒庄每年生产 3 款葡萄酒,赤霞珠是 Krsma酒庄中相当经典的葡萄品种,有着诱人的樱桃果味,在国际葡萄酒比赛中屡受称赞。



“17 岁时,我爱上了一家酒吧,”普拉萨德说,他现在住在海得拉巴。后来,生意上的成功教会了他开拓全新商业领域的方法,他决定酿造葡萄酒。“我们在欧洲和美国旅行,考虑退休后去托斯卡纳或法国,但后来我们决定, 在印度酿造优质葡萄酒”。现在,他每年生产5000 箱葡萄酒,酿造葡萄酒让他体会到了自我价值感,在自我价值感的推动下,普拉萨德还要将他的葡萄酒出口到美国。“对我来说, 这是一种激情和喜好,”他说,“不是生意。”


卡皮尔·塞赫里受到其家族建立蒂娜工业集团的启发,创立了弗拉特里葡萄园的塞特酒标。他采取了一种清晰明了的合作方式:在印度,他采用了距离孟买不远的马哈拉施特拉邦的葡萄进行酿造,同时与托斯卡纳的酿酒师皮耶罗马西和塞西家族合作,共同制成了弗拉特里葡萄酒。这些酒受到了英国著名评论家扬西斯·罗宾逊的赞扬。


尽管这些葡萄酒还未出口到美国,但是塞赫里表示他正朝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着。他还与法国出生、以纳帕葡萄为原料的酿酒师和葡萄酒商 Jean-Charles Boisset 合作,在 J 'noon 品牌旗下,创造了 3 款印度葡萄酒。(这个品牌最受欢迎的是白葡萄酒,霞多丽和长相思的混合), 这款酒非常符合美国人的口味。”“我们要从顶级葡萄酒做起”,塞赫里对他的员工说,和全球其他酿酒师一样, 他也不想只生产普通口味的葡萄酒,“我们用葡萄园来说话,等着瞧吧。”






E N D


文 | Ted Loos

编辑 | 张紫薇

译 | 余京菁

新媒体执行 | Carl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