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有趣灵魂 or 感性大脑?缺一不可

  • RobbReport



       

         


THE NEW ICONS



从建筑、家居到汽车以及更多延伸的空间。优良的设计在时间的考验之后成为代表一个时代的传奇与杰作。它们所呈现的不仅仅是视觉上的美感,而是沉浸在其中的情感,成为你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丝绸之路上的波浪


阿塞拜疆,为了让这个古老丝绸之路上的国家面貌焕然一新,政府聘用了建筑师Zaha Hadid 来设计位于首都巴库市中心的一座新文化中心,成为这位传奇女设计师留下的众多杰作之一。这座建筑于 2012 年完工,其曲线型的外观设计是向阿塞拜疆传统的流线形建筑风格致敬。建筑内部也多呈曲线设计,可举办各种展览,用来纪念这个国家的历史,并展望它的未来。“该中心象征着阿塞拜疆这个国家的欣欣向荣,它把一座建筑所能实现的成就推向了新的高度。建筑的内部、外观和地理位置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这着实让人惊叹。它是现代建筑中的经典——也充分体现了 Zaha 独一无二的设计理念。”FRANCIS SULTANA,内饰和家具设计师。



用建筑纪念一座城市



Oculus 就像一个闪闪发光的白色肋腔,世界贸易中心的交通枢纽和 Westfield 购物中心入驻其中。它由西班牙建筑师 Santiago Calatrava 设计,花费了令人咋舌的 39 亿美元,于 2016 年完工。雕塑般的柱子的排列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以便让光线照进来。如果天气情况允许,每年的 9 月 11 日,“眼”的天窗都会在上午10 点 28 分打开,是 2001 年世贸中心双子塔中的北塔倒塌的那个时刻。从室外看,这个建筑则像是一只张开双翅的和平鸽,又像是打开的书本,记录着这座城市曾经的悲伤与不应忘却的记忆。“我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就被 Calatrava 设计的世贸中心站建筑震撼了,就像我第一眼看到 Frank Gehry 设计的古根海姆博物馆时一样:感觉像触了电。” ALEXA HAMPTON,室内设计师。




01

”持镜前行“

汪昶行

“玩”是汪昶行对生活及工作的一种态度,不想被任何的标签以及框架所桎梏, 在生活的海洋之中不断地探索积累,沉淀出属于自己的设计风格, 畅游在历史的瑰宝之中不断前行创新,才是对其玩酷人生最好的定义。


Nong Studio 创始人汪昶行,一向被认为是一个不拘一格的设计人,在他的作品之中,你不仅能看到一个多彩神奇的世界,传统经典的美学也并蓄其中。聊起此间的种种,他总会说这一切和他这三十几年的生活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从小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的艺术世家,接受传统的中国教育,之后在国外有过一段时间的工作与生活经历,这种一中一西的碰撞对我的生活有过很大的冲击。父亲对我说,你年轻的时候就是要去走,去看,去做各种尝试。有痛苦的、有开心的、有刻骨铭心的……这些会为你带来更完整的人生经历。”


回看过去的 2019 年,汪昶行在欣喜于研究了 7 年的博士课题完结的同时,也更乐于分享自己对于设计的认知与理解。他不仅花了更多的时间去了解近代上海,这近一百年来的室内设计风格变迁,也不忘坚持自己的玩儿心,漂洋过海到世界各地去找寻探索以及收藏那些自己眼中美的事物。时光不仅没有磨灭他那个永远好玩、想要探索的心,也给予了他更多的坚定:“回想过去这些年,对我来讲最大的改变应该是对自我的认知。”


▊汪昶行设计作品:得云茶楼


在 2015 年 Nong Studio 刚创立时,“我一直徘徊在各种设计风格中,并没有自己特别想做的设计风格与方向,但是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我经过了一系列的思考,在博士论文上的一个结业,让我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发展方向与对自己的认知。”回想过去的这一年,汪昶行将自己比作是一个“拿着镜子在不断往前走的人”。这不仅是他对自身状态的一种阐述,回望传统的经典,创造新的视觉体验,更是其对于自身设计风格的一种更深入的认知。经典与创新就像是缺一不可的横纵坐标,将属于汪昶行的创作风格定义:“我希望我做出来的东西能够让人家很熟悉,这种熟悉是现代的或者后现代的一种设计语言。陌生感更多的是创新的再设计,或者说文化碰撞之中带来的新的理解与可能性,所以我去年一直想做的东西就是创新。想让自己的作品能够给人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昶行之家客厅书架局部


当汪昶行将自我的设计风格与品位投射到自己家的空间设计时,便诞生了他最满意的一件作品。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空间里,前前后后经过两年的设计与施工,他将自己对于设计的理解与认知,统统贯彻在这个自己曾经的婚房之中,这里不仅有大量传统的古董家具与艺术品,同时也涵盖了当下年轻人最爱的潮物与收藏;民国风的茶几与欧式限量版饰品混搭,意大利设计师 Franco Albini 1940 年设计的限量经典帆船书架与满墙的旅行纪念品相映成趣;故宫红、孔雀绿的色块搭配着法国人做的东方家具……还有各类有趣的事物在你眼前呈现,它们看似陌生却也熟悉,在繁杂之中却也有一片呼吸的畅快。“一中一西,本就带着差异和冲突,没有什么是配不在一起的,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蒙太奇的。”汪昶行在设计时不仅考虑到风格的适应与否,还更多地考虑到它的体验感与实用性。


▊汪昶行设计作品:SHANGHAI CONCERT HALL


“家应该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不断生活出来的新空间,不会是一开始就设计好的。能够在家里面随意舒适地生活才是最重要的,所以我在家里会做一些留白的部分,让生活的印记去填充那些未知的可能。”对汪昶行来说,生活就是要花最大的精力去追求自己喜欢的事与物,在此期间的经历与收获便成为人生最大的宝藏。由此你也便能明确地知晓他设计中的那些天马行空,话语间不断提到的玩的精神都来自何方,又融汇到了哪里。


▊汪昶行设计作品:Kate's Casa


新年伊始,告别博士生涯的汪昶行,又开始了一场新的旅行与尝试冒险,他希望可以通过自己不断的尝试与体验,在自己的设计中能创造出一种熟悉又陌生的语言或者设计风格。在他的眼里,那个拿着镜子在不断往前走的自己,在未知的旅途中体验新鲜与多彩的未来,同时也不曾忘记回味留住过往经历中那些精彩的部分,在未来的发展中有一定沉淀与可能。




02

”设计与美的思考“

王玉涛

设计不是一成不变的,它是一个不断更新与沉淀的动态过程。多元的生活本身是无数设计师的灵感来源,而在这过程中, 设计师对新事物的学习与思考往往会成为其作品向大众呈现的焦点。


▊在王玉涛看来,每一次的作品设计,都是不断学习更新自己知识体系的过程。


Beautyberry 品牌创始人王玉涛成长于20世纪 80 年代,回忆当初有很多文化事件以及时代特征,对他往后的设计产生了不少的影响。“那个年代的资讯没有现在发达,人们受外界的影响也没那么多,但有意思的是,在这种情况下,那个年代其实给了我们设计师更多的空间去天马行空地思考、用才华去创造自己真正想要表达的作品。”于是乎便能在王玉涛的作品之中,看到这样一种天马行空又游刃有余的东西,也让其渐渐确立了自己的设计理念——沉淀自身,用作品传达自己对传统、对未来的思考。


▊王玉涛 设计作品 走秀现场


在王玉涛看来,每一次的作品设计,都是不断学习更新自己知识体系的过程。当今时代瞬息万变,对新事物与这个时代特有的社会现象的感知与学习,可以让设计师以更贴近大众的方式,在作品中呈现他们对周边环境、对生活的思考与态度。但同时,王玉涛的每一次设计都会坚持对生活纯粹之美的守望。这也是其多年创作坚持不变的母命题之一,从他的众多作品之中,都能看到那份对于纯粹之美的探索与思考。生活能够赋予人类非常多的美好,而设计师需要做的,则是另辟角度,通过作品传达生活的纯粹。这种对生活的热爱,亦是用心设计的关键之处。他将自己对于设计的好奇归纳为:“一方面是关乎未来的,而这距离我当下的生活非常遥远,有时会激发我的一些灵感和思考;另一方面则是与之完全相反的、最传统的最根基的内容,我会去思考如何用当下的方式重新演绎这种传统美。”这也是不断激发其创作灵感,带来创作新思考的源泉。


▊王玉涛 设计作品 走秀现场


所有的设计,都是关乎美;而人们对于美不等于没内容,越是简单的呈现,需要设计师有越加深厚的功力。”删繁就简,通过作品表达服装的内在文化与美,以简洁的材质、线条呈现身体之美,这是王玉涛在其设计生涯中一直在坚持的事情。


▊王玉涛 设计作品 走秀现场


出于对设计行业的热爱,王玉涛近年也尝试了多种不同的角色。从参加综艺节目的录制,到以导师身份参与高校教育,再到参与展览策划,王玉涛通过不同身份的转变,尝试着跳脱出来,以一个新的视角去对自己以往所熟悉的设计行业进行更有趣的思考,同时也让更多人了解设计,感知到了设计之美。去年 4 月,王玉涛参与了中国苏州文化创意设计产业交易博览会的设计策划,并借此平台对产业资源调动集合,他通过结合当下的工艺和审美理念,向大众传达了他对非遗与华服的新思考。除了跨界合作,为了更多的年轻人关注到自身的设计,王玉涛也会在每年的设计作品中加上像熊猫卡通形象这种个性化的标志设计,彰显独特性以吸引大众。


▊王玉涛 设计作品 走秀现场


新的 10 年已然开启,谈及对未来的期待,王玉涛表示:身为一名设计师,“在服装方面,与时尚的态度,也是非常多元的。作为一位本土设计师,王玉涛的设计深受东方美学的影响,体现了中国风的意蕴与美感。“中华民族的文化相当深厚,很多不同民族都有自己的服装,并且这些服装在功能和寓意上都有所不同。”立足于自己的根基文化去更多地思考美是什么,而并非单纯地追赶时尚潮流、凭空呈现所谓“未来感”的设计,这也是王玉涛对当下年轻设计师的忠告。谈论起对设计的思考,王玉涛认为设计作品需要有核心表达点,而这往往要求设计师自身有更多的思考和沉淀。“我还是会更多地专注在纯粹之美,而不会赋予服装那么多的使命感”。同时也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能够被更多的人看到,并且借助作品与大众进行更多的交流。像是其会在新一季作品发布中,尝试一种线条的回归。把整体放在发布会场景的塑造与氛围烘托上,以在观众心中留下记忆点。在自身不断思考的同时,他也期望自己在未来有更多的时间“能够继续传道授业,把自己在设计行业的经验倾囊而出,传授给更多的年轻人”,为年轻的中国设计打造一片别样的天地。


▊王玉涛 设计作品 走秀现场




03

”做设计“

杨明洁

设计是一门多维立体的艺术,它涵盖美学、思考、历史、人文关怀等多重因素。作为福布斯“中国最具影响力工业设计师”,他将自己对“做设计”的看法,装进一本书里,从东方到西方,从古至今,用多元视角带你重新了解设计何以有力。


▊设计中国北京 GAGGENAU 展台,由杨明洁设计


当设计占据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每一个细节都需要设计来把控时,人们如何从自我身份的角度出发,挖掘出更多的创意,并将其用设计的方式完美呈现,成为值得大众思考的议题。杨明洁在自己的新书《做设计》的开篇中写道:“作为一名设计师,我始终在思考,我们为何要设计?面对全球化与消费主义,设计只是一种商业的工具?实现一个美丽的外表去激发购买的欲望?或是以人为本,创造完美的用户体验?抑或只是为了满足设计师的自我意淫?”面对社会、国家以及自我的不断变化,杨明洁试图通过寻找设计对于他最原始的价值,来不断地支撑自己对前路的探索。


▊由杨明洁设计的爱马仕 2019 春夏新品发布会展陈


“做设计这件事情本身对我而言就是快乐的。小时候对于空间、形态、色彩就特别敏感。正因为快乐,所以我要尽可能地去将设计做到更好,然后获得更大的快乐!而非出于某种功利驱动或是强大压力制约之下而为之。这是一种信仰式的价值观,而非投机式的、功利主义的价值观。在这样的一种价值观的驱动下,人是快乐而自由的。”因而他从做设计伊始,便不喜欢任何的标签与束缚,坚持一种自然而然的美学观念,在设计之中,探讨与解决人与物、与环境的关系。


▊杨明洁新书《做设计》


聊起杨明洁,就不得不提他的“虚山水”系列创作。这件作品最初的灵感,源自一个可持续设计的构想,杨明洁希望设计一种模块化的、可重复使用的、环保的展览装置,让艺术也呈现出可循环的一面,于是就诞生了可不断演变生长的“Y”支架系统。这对于其来说也是探讨环境与艺术的一种新方式,在其后几年的创作里,他不仅用“Y”支架系统取代了中国传统园林中的假山石和花窗的部分,依照苏州园林 “移步易景”的造园法则,结合真实的园林连廊、水景青苔、古井红枫,构成了一座“虚山水”庭院。杨明洁还在 2019 年受爱马仕的邀请,在主题“梦”的创作中,依然采用了虚山水的结构,虚山水之虚拟、暧昧的空间关系是与“梦”的主题吻合的。但在材料上也尝试了新的可能性。整个作品的底部由木质结构完成,如同植物一般生长于展厅之上。同时还在高层的设计中采用了磨砂半透明的亚克力材料,继续生长、飘浮至半空,就像一片雾气弥漫着的森林。在朦胧层叠的支架间隙,还有更多亚克力系列制作的透明小摆件做以搭配,于是爱马仕的展品就轻盈地悬浮在了虚山水之间。就这样,通过透明、悬浮、渐变与反射、分裂、生长,解构、重构、建构成为了一个“梦”的空间。


▊法国轩尼诗中式餐具,2017年


▊爱马仕 2019 中秋礼品


同样的结构框架,在不同的空间以及环境之中,根据其不同的主题与设想,便能成就出不同意境的作品与可能。这便是设计的有趣之处,也是设计之于他最简单的快乐。对其而言,“面对整个人类社会,设计能否实现一种更为合理、公平、可持续的生存方式?我认为一个好的设计应该向公众传播一种正面的社会启迪意义。”他也将自己对于设计的种种思考整理出来,用文字的形式去告诉别人那些设计背后不为人知的趣事,“文字与设计是不同的表达手段,如何将设计当中晦涩、专业的信息通过文字优美、易读的方式表达出来?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但也充满乐趣与挑战。”于是乎便有了《做设计》这本书。没有过高的阅读门槛,无论你的职业身份是什么,都可以通过阅读它来更好地“做设计”。




04

”少即是爱“

孙大勇

身为一名设计师,孙大勇身上散发着温柔慈悲的气息。他敬畏生命,热爱生命,用作品为生命唱出一曲礼赞。看见他,你便会知道,有这样虔诚的设计师在,我们的灵魂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自由与快乐。


新年伊始,孙大勇在自己的微博上许下了愿望:“在这个世纪的第一个二十年到来之际,相信会有一个新的世纪文明在等待着我们,没有战争、没有种族歧视、没有疾病、没有自然灾难、没有物种灭绝……愿我们依然能够在这个孤单的星球上自由快乐地生活!愿我们的爱能够关照到每一个角落!”


▊少即是爱(垃圾分类公益装置)


2019 年的结尾有些让人心痛,澳大利亚一场山火烧了许久,让森林遭受了不可逆的影响,百种濒危物种接近灭绝,孙大勇持续性地关注着事态进展,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日常习惯。作为以“仿生营造”为设计研究方向的建筑设计师,他的好奇心一直生长在大自然中,人归根结底是自然的一部分,生命有延续与消亡,在和它们永别之前,孙大勇希望自己能为它们做一些事情。这也成为了他与合伙人创立Penda China 建筑事务所的初心所在,他们希望能让生态绿色设计融入建筑中,使得人类未来生活的环境健康、有序、节约、博爱、自由,正如他许下的新年愿望一般。“这么多年来,在我的创作过程中,表达方式一直在变,不变的是对生命的礼赞和敬畏。”孙大勇如是说。


▊孙大勇设计作品:MINI Living 城市小屋(2018 House vision 展览)


身为中国 80 后新生代建筑设计师,孙大勇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他创建的建筑事务所被美国 Architizer A+Awards 评为“年度最佳新锐建筑事务所”,他参与设计的鸿坤美术馆以“拱”为命题,在有限空间中展开了一场生命绵延的对话,更是被《TimeOut》杂志列为北京最具设计感的 9 个美术馆之一。Penda China 建筑事务所在他的带领下,正用自己的绿色设计理念对整个建筑行业产生着影响,从而真正改变人们的生活环境和方式,继而改变未来。


▊孙大勇设计作品:深圳太子湾超高层公寓


虽然绿色设计在现今已经是一个非常普遍的话题,实现的技术难度并不大,但现实情况却不甚理想。孙大勇与他的Penda China建筑事务所的独特性就在于提出了“少即是爱”的理念:“我们养成了一种消耗型的生活习惯,过度依赖消费,造成了无意义的浪费。单纯设计一两件绿色的产品根本改变不了这个潮流,要想改变它,就要改变人们的观念和生活方式。实现绿色设计和绿色生活的根源在于我们自身,改变人们思想观念本身也是一种设计行为。当然改变别人很难,人真正能改变的就是自己,所以从自己做起,希望由点及面慢慢影响我们身边的人。”


▊孙大勇设计作品:节节攀升竹建筑研究


“少即是爱” 是一个道德层面的思考,希望用道德约束思想,用思想指导行为。绿色生态本该是一件虔诚而踏实的事,孙大勇将它用于设计实践,亦是脚踏实地的。2019 年 9 月,在设计中国北京展览上,他带来了一件“少即是爱 /LESS IS LOVE”装置艺术,用 60 种不同颜色的垃圾分类箱组成了一道彩虹,希望让垃圾分类的行动也能成为照亮城市生态的彩虹。简单又美好的愿景,不需要哗众取宠的方式,却能潜移默化打动人们的心。这便是孙大勇一直信奉的“少即是爱”的理念:“如果你的心中有爱,无论是爱家人、爱朋友还是爱环境,你就会更加地珍惜与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我们少一点自我,就会多一些爱分享给他们。最后我们自己生命的时间和空间也都会得到延展。”


▊孙大勇设计作品:鸿坤艺术活动中心


▊孙大勇设计作品:新鲜酒店


身为设计师,除却要有创造力与艺术素养之外,最难得的在于心灵之纯净。孙大勇似乎一直在自己心田留下一片净土,他敬畏着自然与生命,并用虔诚的心供养生命的延续。他平时喜欢看些哲学类、艺术类的书籍和展览,通过文字和作品感受不同的思维世界,去思考去发现,然后把它们转变为给养,为心中的净土施肥耕耘,用自己的设计给人们创造希望。2019 年,他集中了更多的精力内观自己,让自己不要陷入到接项目和做项目的循环中,对设计保持应有的敏感,从万事万物中找到打动自己的点,然后变成打动自己的作品,进而感染并打动他人。于他而言,创作是具有幸福感的,“能让人卸下那些外在的、脱离生命本质的负担,融入设计师所创造的艺术氛围中,打开自己的想象力和好奇心,和空间对话,和自己对话,作品才是有魅力的。”他就是要创作如此有魅力的作品,让人们相信生活的美好,尊重生命的传奇,感受爱,播洒爱,自由快乐地生活,是他生而为建筑设计师的真正意义。



不被标签所禁锢,各领域的设计师们在创意之行的路上,一如既往地保持初心,用热情、坚持将灵感演化成具象,将设计这门多维立体的艺术构建成生活的美好与向往。


E N D


文 / BROOKE MAZUREK、

JOSH CONDON、LAURA BURSTEIN、

VINCENT、VIVIAN、江江

编辑 / 庄晓、Vivian译 / 于亮

新媒体执行 / JIABAO

插图 / PETER OUMANSKI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