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TRENDS | 太空旅行,我们离它又更近了一步

  • RobbReport

       

       



王尔德曾说过:

“我们都身处阴沟,但总有人仰望星空。”

自古以来人类从未停止过对太空的探索,

神秘宇宙不但让一代又一代科学“探路者”

前赴后继、为之着迷,同时充满未知、

象征着未来的太空本身也是艺术家、

设计师们源源不断的灵感来源。




北京时间5月31日凌晨3点22分,由特斯拉创始人 Elon Musk 创建的 Space X 公司,成功将搭载两名宇航员的“全球最大载人航天飞船”——「龙」发射上天。



在全球瞩目之下,「龙」飞船在升空约2分钟后完成一级火箭分离,9分半钟后一级火箭成功降落海上平台着陆回收,在第12分钟成功按计划与火箭二次分离。回收平台上,还赫然写着一句“Of Course, I Still Love You."



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由民间企业将人类送上外天空的行动,在某种程度上,它似乎标志着令无数人魂牵梦萦的“太空旅行”,自此离人类更近了一步。



与以往官方发射行动相比,这次 Space X 发射行动中的诸多细节都体现了 Musk 的个人审美趣味。


「龙」飞船的内部采用简洁的黑白配色加上流线型线条,很容易在第一时间就联想到 Musk 设计的特斯拉轿车。整体视觉完全不像传统飞船内部冷冰冰的机械感,而是充满了一种经典又极简的科技感。



两位 NASA 宇航员所穿的太空服也沿袭了同样的设计语言,冷峻的流线型线条加上解构风格,没有以往宇航服的臃肿,反而更像“超级英雄”电影中的戏服。



实际上这套宇航服的设计跟“超级英雄”当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众所周知,Musk 本人一直被认为是钢铁侠的原型,他也多次公开表示自己是个“超英”、动漫迷。



Musk 请来为 Space X 设计宇航服的设计师——Jose Fernandez,也完全不是“专业出身”,而是好莱坞当红的戏服设计师。他广为人知的作品,就是包括《蝙蝠侠》、《神奇四侠》、《复仇者联盟》在内等火爆全球的超级英雄电影。



Jose 完全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被邀请设计真实的宇航服,在2016年 Musk 第一次向他发出邀请时,他甚至不知道 Space X 是干什么的,以为是一部即将要拍摄的电影。


Space X 这次发射行动中的这些小细节之所以能如此“时尚”,除了 Musk 本身的审美取向外,归根结底也离不开技术的支持。


正是科技的进步能让设计师更多地关注在外观、造型本身,比如这次宇航服中的头盔采用了3D打印技术,其包含的部件不但能让航空服更轻,还解决了自阿波罗登月以来无法移动头部的技术难题。



人类在太空探索方面每一次小小的进展,背后都体现着巨大的科技进步。然而科技的进步并不是冷冰冰的,它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类在其他领域的创作。



从古至今,太空就是艺术家们创作的永恒主题,针对太空的艺术创作甚至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流派。


在摄影技术诞生前的200多年里,最早的太空艺术诞生于天文学家笔下,他们纷纷用绘画的方式记录自己所观测到的天象以及想象中的宇宙空间。


康定斯基《构成No.8》


在20世纪20至30年代,法国天文学家 Lucien Rudaux 在诺曼底海岸附近建造了自己的私人天文台。他利用4英寸反射镜,创造了月球和行星的先锋照片以及银河系的摄影地图集。



与此同时,他还制作了无数杂志、插画,将摄影和绘画结合在一起,浪漫而又大胆地描绘了那些奇迹般的星际世界。Lucien 为火星、月球等星球表面绘制了不少准确度非常高的绘画作品,因此被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颗小行星和火星上的一座火山。



如果说 Lucian Rudaux 是现代太空美术之父,那么 Chesley Bonestell 更是他的先驱。Bonestell 出生于1888年1月1日,在他出生的15年后,莱特兄弟的第一架飞机试飞成功。38年后,历史上第一枚液体火箭成功发射。这位美国画家的画作对科幻艺术和插图产生了重大影响,并在很大程度上启发了美国的太空探索计划。



Bonestell 的画作中时常出现的飞行器、空间站等,如今看来已屡见不鲜,但在当时十分先锋。由于他的太空画作太过逼真,当时的人们甚至认为他对宇宙的描述不是一种幻想,而是一种预示——预示着20世纪的太空探索,他的作品看起来像是未来宇航员拍摄的明信片。



他作品中的现实主义表达已远超单纯的技巧范畴,他所描绘的太空画面在如今看来完全就是对真实太空场景的像素级还原。



继 Bonestell 之后,另一位太空艺术家 Robert Mc-Call ,用画作更精细地预示了对20世纪太空的探索。这些作品的写实与逼真程度,甚至与20世纪真实的太空照片不相上下,但同时在构图和色彩方面又带有独特的浪漫主义色彩,意境深远。



在上个世纪50年代全球兴起的“飞碟热”,不仅让很多普通人第一次意识到“天外来客”的存在,也成了不少幻想派太空艺术大师的创意启蒙。


David A.Hardy 从1950年代开始进行太空艺术创作,他的作品并非以刻画宇宙空间为主,而是以太空为背景,展现了身处宇宙之中的地球文明,以及未来人类的太空生活。



他的作品既有手工绘制,也有通过计算机创作的数字绘画,在绘画技巧方面非常独特,展现出一种融合了二次元和三次元世界充满迷幻色彩的美感。



另一位幻想派太空艺术大师 Jon Lomberg,绘画风格深受达利、埃舍尔等喜欢使用象征手法大师的影响。他在画作中大量运用象征和比喻的手法,给太空艺术画作增添了几分哲学意味。



1990年之后,人类对太空的探索进入新时代,伴随着卫星的发射,科技人员可以通过电脑技术还原太空中真实的场景及行星位置关系,这也让许多“科研人员”成为了半路出家的艺术大师。


Don Davis 期初是为美国地质勘探局工作的科研人员,他对地貌精准的描绘引起 NASA 的关注,在1975年 Don 受 NASA 委托描绘太空殖民地内景系列。



单看他的作品,你完全想不到这是官方委托绘制的太空预示景象,精细的生活场景让冷冰冰的太空看起来温暖宜居。



随着人类对太空探索的深入,如今艺术家们的创作主题不再是对宇宙本身的幻想,而更多的是对人类、自我、生命、思想与宇宙所产生关联的思考。


岳敏君 《宇宙》


展望 《我的宇宙》


而太空艺术本身,也早已脱离了小众艺术家的狂欢,逐渐被主流艺术界接纳,每年世界各地的博物馆、天文馆和艺术馆都会举办太空艺术相关展览。



艺术家们通过描绘幻想中的宇宙来探索太空,与此同时时装设计师们则通过解构式的设计,在时尚界践行着太空主义。


上个世纪50至60年代,“太空竞赛”、“原子弹实验”等新闻充斥着报纸的头条。未知的宇宙让青年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彷徨。而时装作为社会生活的载体,产生了所谓的“未来主义”风格。



人类第一次登月触发了未来主义时尚浪潮,以宇航服为灵感蓝本和科技感强烈的设计层出不穷,未来主义风格的时装在60年代广泛地出现在 T 台上。



法国设计师未来主义时装之父安德烈·库雷热 André Courrèges 从宇航服的头盔造型获得灵感,让模特带体积感膨大的帽饰,穿上迷你喇叭裙和塑料气孔的衣服,这一系列的设计直接带动了太空装 Space Look 的潮流。



在1966年的电影《How to Steal a Million》里,赫本戴着钟形帽×太空时代感太阳镜,在当时仿佛是“天外来客”“月球女孩”的装扮,经由奥黛丽赫本 Audrey Hepburn 的演绎广为流传开来。



1969年“阿波罗11号”飞船升空,开始了人类首次登月的太空征程。与此同时,时尚大师 Pierre Cardin 创造了以夸张的黑色圆顶帽、几何式镂空套装和太空风格高筒靴为代表的 Cosmos Corps 形象。



而他与另一位未来主义大师 Paco Rabanne 为科幻电影《太空英雄芭芭丽娜》所设计的戏服,涵盖了未来主义服装的所有特点,启发了无数后来的设计师,让太空元素在时尚界不断焕发新生。


《太空英雄芭芭丽娜》造型


Paco Rabanne 被称为1960s 太空时代时尚中的建筑师,他的第一次品牌展示在1966年举行,处女作系列的名字被人称为“12套当代材料制成不适合穿着的连衣裙”。

Paco Rabanne 的12件“无法穿着的裙子”,没有一件使用了人们习以为常的“面料”,取而代之的是塑料片、金属链、黑胶唱片和纸张。



这种大胆前卫的设计受到了当时先锋偶像们的追捧,Audrey Hepburn 就曾在1967年的电影《丽人行》中穿着 Rabanne 的金属亮片连衣裙亮相。



此后时尚界虽然没有掀起如同60年代一般的太空狂潮,但太空元素仍然是诸多设计师的灵感主题。


1998、1999年,Alexander McQueen 和 Givenchy 以《太空英雄芭芭丽娜》为灵感,将太空主义用更性感的方式解构。  


Alexander McQueen 1998春夏系列


Givenchy 1999春夏系列


Chanel 更是将2017秋冬秀场布置成了火箭发射场景,模特穿着 PVC、反光材质制成的服装,穿梭在巨大的火箭装置之下。




宗白华在《美学与意境》中曾经写道:

“宇宙是无尽的生命,丰富的动力,

但它同时也是严整的秩序,圆满的和谐。”

人类对太空探索地越深入,

越能体会其广纳万物的浩渺之美。

相信在未来,随着太空探索进入新的纪元,

人类在艺术创作方面也将诞生新的太空美学。



关于太空,你曾有过怎样的幻想呢?

不妨留言讨论一下吧。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