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以热爱为执着命名

  • RobbReport

       

       

       

制陶带着对传统手工艺的尊奉,

在时代流变之中力守耐心;

数字设计则面向未来,追寻自由与变化,

又与“道法自然”的精神同行并道。




 刘孜 在创作中找到内心与器物的共振,

反哺于她的表演之中;

 张周捷 的作品越过所有规则的藩篱,

直入自由广阔之地。



LIU ZI

刘孜


心之密室,犹在器中


在设计师这个角色之前,刘孜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演员,她是《永远有多远》里无拘无束的西单小六,《我这一辈子》里敢爱敢恨的郑大妹,《上海女子图鉴》里成熟干练的 Scarlet,《少年派》里优雅冷傲的裴音……二十多年的从业生涯里,虽然出演频率不算高,但在荧屏上留下的精彩形象却从未间断。



如今,刘孜把不少精力花在了自己的品牌“Zi”上,于她而言,在他人赋予的社会标签之外,最重要的是去享受人的情感、人的表达、人的价值,“只有在你的作品当中,作为一个创作者,你才存在。”


 内心最原始的投射 


小时候,爷爷奶奶与外公外婆家都有自己的院落,植物在叠放起来的架子里蓬勃生长。每逢周末,家里人就会带着刘孜上山挖树根。父亲热衷于画画、写字,自由对流的家庭空气、浓烈的精神指数,都让刘孜得以保持一个孩子的敏感系数,去观察花花草草,去释放自己的创造力。当时,她就是在数学草稿本上去描摹一草一木,以及自己最初对于家的想象,“那就是一种情感的载体,特别原始、本能的自己心情的投射。”


Zi 在客厅

« 左右滑动 »


2005年,刘孜买下了属于自己的三层独栋洋楼。10年后,儿子快1岁时,她对“家”产生了新的认识和体悟。怀抱着对家人的爱,刘孜决定对其进行改造。改造后的家正有着儿时记忆中绿植葳蕤的庭院。客厅内不少家具已经陪伴了刘孜十多年,而陈设的烛台、玻璃罩、木箱都是刘孜自己收藏的欧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古董。这是一件令她痴迷的事情,同幼年去画院子里的花草树木一样,没有什么明确的指引,只关乎内心:“真的是喜欢,特别直观的感受,可能是被某一处的细节、木头的纹理、它的线条(所打动)。”


Zi 情绪系列 三色餐盘

« 左右滑动 »


后来,刘孜逐渐感知到,这些自己所钟爱的家具、装饰品或生活物件,是人的精神世界一种物化的展示。追求美的过程或许一开始是一种源于内心深处的本能,但渐渐地,“你会更深地去问自己什么是美,为什么要去分辨美与丑,美是怎么来的,会给你带来什么。”正是这些持续的思考过程,让刘孜把日子过得有声有色,也在自己成为设计师的路上走得淡定、从容。


 放下小我,感知世界 



2007年,刘孜曾经成为国际一线家居品牌 Kartell 的中国首家代理。那会儿,她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与片场相比,闲散的校园生活反而让她多了一层无所适从,她决定为自己找点事做——代理一家自己挚爱的家具品牌。与 Kartell 的继承人取得了联系后,最终用一部关于中国家具市场的观察以及自身对 Kartell 理解的纪录片打动了对方。


Zi 概念店 同屋有猫艺术展

« 左右滑动 »


而今回望这段经历,刘孜形容当时“特别飞”,既没有想用这件事来安身立命,也没有去遵从商业上的金科玉律,“我觉得这点上的逻辑挺好的,但肯定也会让我在这个过程当中迷失和焦虑。”


Zi 情绪系列 限量贴画异形马克杯


代理和经营需要遵循商业逻辑,由此,刘孜开始了如饥似渴的学习,并在这段经历中意外地发现,自己享受的是前端的研发与设计。她对材料产生兴趣,与清华美院创业营的学生一起了解、研究材料,创作,策展,“开始觉得通过一个空间、通过作品去呈现和表达自己想说的话,是特别有意思的一种形式。


Zi 情绪系列 限量雨滴盘:走钢丝的女孩


在她眼中,表演与设计底下的根系是交织在一起的,走入设计行业就像是一次翻耕、松土,“让自己透气”,最终仍然会反哺到自身对于表演和人的理解之中。设计让她扔掉了之前表演想法上的一些自我束缚,走出瓶颈期,再回去重拾表演时,“比以前透了一点儿,能看到光了。”仿佛一道桥梁打通,她意识到:“演员就是在众生中反观自己,美是表象的,最终还是要看人心。”


 一生都可以去学习 


Zi 基本款—鸟嘴壶


“Zi”是刘孜于2018年推出的个人原创品牌。而很早之前,她已经开始着手做这件事。在她看来,这中间流过的时间是“自然而然的一个孕育的过程”:遍寻全国的瓷器厂家,只为找到一家能理解自己想法的加工厂,并且还要与只懂材料单一用途的工厂一起成长。周期很长,但刘孜不在乎:“说得俗气一点儿,不是说不做这件事我就饿死了。”从设计想法的萌发,到成品的诞生,刘孜用了3年。


Zi 概念店空间

« 左右滑动 »


刘孜偏爱纯天然的色泥,以及它烧制成瓷器之后呈现出来的低饱和度的温暖色泽。她笑称这与自己表达情感时的慢热性子有关。然而这不同于其他产品的工艺水准和釉色定调,需要刘孜付出更多努力去调研、去试验,也意味着某种不计成本的天真。而这背后,是刘孜身上那种恒定的执着。“这个东西如果品质不行,审美不行,就别让它出来,一定要是最好的。”比起准备,刘孜更愿意称这其中历经的种种波折为“学习”。


开口彩虹杯


2018年至2019年,市场急速流变,刘孜和初出茅庐的品牌必须在不断迭代的市场中迅速试错、调整、再寻找。尽管身处激烈的竞争环境之中仍然时有困惑、游移,但刘孜始终没有放下自己的坚持。假如获得更大意义上的商业成功意味着要有所妥协,现阶段的刘孜仍然更希望能够忠于内心。疫情时期,她生发了许多思考,准备与一些园林设计师在阿那亚的线下店举办一场“与自然共生艺术展”,也研发了新的浅黄陶系列,手感更加轻盈细腻。试验时工厂烧出来第一款杯子的色相、气质和线条就令她满意,可后续出来的成品却不那么顺利。


依偎

« 左右滑动 »


“只能不断地试,没有捷径。”刘孜不急躁,不功利,设计器物的过程是反照内心,观照世界,“对我来说,一生都可以去学习,都可以去感受。”



ZHANG ZHOUJIE

张周捷


作为发现者的自由


张周捷的作品仿佛从未来世界破空而来,比如他著名的不锈钢椅子,一眼望过去,冷厉,充满张力,似乎要用自己锋利的边缘切开周遭的空气。对张周捷来说,这把椅子的诞生并不缘于自己体内的创作者因子,他只是以一个发现者的身份揭开了事先存在的某种规律,再让计算机根据这种规律去自由发挥。



“‘我’是可有可无的。”在张周捷身上,用于下定义的设计师、艺术家这类标签既肯定了他的一部分角色属性,却又统统失效。将作品交给算法,张周捷与计算机一起实现了同等意义上的自由。


 自由的最初形态 


OBJECT #MT-V1 细胞桌


毫无疑问,张周捷是幸运的。童年时期,开放的家庭氛围,是自由意志的解压阀。他6岁学习国画,小学三年级开始接触素描、水彩。飞扬写意与精准科学这两种绘画方式交织构筑了他看待世界的方式。

Digital Flow


尽管家人并没有理工科的背景,但电子技术却天然地就落在张周捷的兴趣半径内。他酷爱手工制作,喜欢拆卸坏掉的收音机或玩具,将里头的电动马达再利用。也热衷于在纸面上描摹严谨的透视图,“思考的点还是在一些偏理性偏逻辑的事情上面。”


Tables


从小学到高中,张周捷还有一个玩伴:他的可无限发酵的想象力。他用它在脑中尽情搭建一个天地,而触媒往往是语文课本里的一个故事。“大脑里面,像连续剧一样,自己会不断地演绎下去。”


Tables


所幸这种思维活跃的情况并没有波及张周捷的成绩太深,反而随着日后他的成长变得更为切合实际。经过时光淘洗后,这种无拘无束的想象力中保留下了张周捷身上最为重要的精神坐标:自由。


 思维迭代时期 


2019年11月于西岸 Fab-Union Space 举行的个展


张周捷的成长线被他描述为一个“训练又打开训练又打开的过程”。一开始在中国美术学院学习工业设计,似乎什么都可以设计,就如同最初的艺术教育,没有包袱,不管大写意还是小写意,所有东西都能入画。进入联想工作后,“设计有一套固定的方法论”这样的意识,像初学素描一样逐渐收束住张周捷所有的天马行空。


OBJECT# SQN1-F2 A B C


到了伦敦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被压缩过的精神活动空间恢复了弹性,张周捷发觉,“设计可以是为自己而设计,不一定要为市场而设计。”那段时间,他进入了思维迭代的高峰期,两三天就会刷新一次对世界的认知。人生观、价值观都在被新的空气过滤。西方教育里对思辨能力和批判性的强调,让他将思考的根系扎得更深。“应该说是找到了自己。”他明确了自己的路线:要怀抱精神自由,要发自内心地去做东西,不受客户和市场所限,“是一种非常直接朴实的创作欲望。”正因如此,在伦敦的那两年被他视为人生中非常重要的阶段

OBJECT #MS-C01


而之后,在正值鼎盛期的 AA 建筑学院做访问学者的经历,以及2008年扎哈·哈迪德建筑师事务所合伙人帕特里克·舒马赫提出的“参数化主义”,则帮张周捷锚定了方向,为他已经构建好的理论体系找到了表达途径和技术支撑。他开始进行前期的设计研究,数字语境中的事物形同“道法自然”一般生长变化的情状牢牢吸引了他。


 快速切换轨道 



2009年年底,张周捷完成了自己的第一件作品:一把由金属焊接而成、外形尖锐的椅子。给计算机输入一些基础的数学逻辑,让它去模拟、运算、探索,最后生成一个数字化的作品。之所以实体化时选择金属,是因为金属具备足够的强度,又无须考虑厚度。然而最初,张周捷压根儿找不到加工厂来帮他加工,连弯折金属都无人接手,一切全靠自己。他买了切割设备、焊机、打磨工具,自己琢磨组合方式,一点儿一点儿摸索着做出了椅子。


OBJECT # MS-1


2010年,张周捷回国以独立设计师的身份,成立了自己的数字实验室,继续完善自己的创作。2011年,他终于带着几把椅子参加了伦敦的百分百设计展,“相当于把作业做完了,隔了一年才毕业,是这么个心态。”结果令张周捷意外——第一天上午,就有一位美国收藏家把这些作品全部买走了。那位收藏家告诉张周捷,他是自己第一位收藏的中国设计师,还让他在作品上签名,为此,张周捷不得不买了一包冰和一把榔头,在椅子上一点儿一点儿敲上自己的名字。


2010 paper testing


就这样,这个世界似乎已经做好准备接纳张周捷的作品。2014年,一家酒店向他定制了1000多件家具,张周捷扩充团队,包括程序员、设计师和工匠,都由他亲自进行培训。之后的两年,张周捷开始把精力放在纯粹的艺术表达上。他从“网格面”这一计算机基本图形语言出发,制作了一系列从虚拟到现实的网格面作品,从充满绝对静态之美的限量版家具到流动诗意的互动装置,规模不断扩大,张周捷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挑战难度极限,改进数字艺术的技术语言,带领着工作室循序步入正轨。这一切都令张周捷感到幸运。与此同时,2017年 AlphaGo 战胜柯洁这件事,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我知道计算机有强大的算力和创造力,而且我也在做这个工作,我觉得我应该用一己之力赶紧把我想要实现的给实现了。”


Mesh Motion 01


最终的成果是在上海西岸 hiart 艺术空间举办的“网格状态 Mesh/State”个展。计算机通过点线面的基本元素所构建的“宇宙”与现实世界的“自然”在此互倚共生。这是张周捷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举办个人艺术展,引发了专业的艺术藏家、媒体和展馆超乎想象的关注。


网格动态 #02 机械装置


可张周捷的思考并没有因此而止步。在展览上,他发现来观展的几乎没有普通观众。“我开始反思这个,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数字设计是否具有真正的市场?”2018年设计品牌  Endless Form® 的推出标志着张周捷开始为自己的数字设计作品寻找一种对市场的软着陆。他在生活中不断做减法,将精力系统地管理起来。疫情期间,他攻读了大量的商业书籍,致力于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和商业战略。


OBJECT # MS - 2345


“2020年相当于我另外一个真正的起点。”对于改换轨道,张周捷兴奋不已,显然,他已再次蓄足了力。



面对市场,他们或许有时会有踟蹰困惑,

但不变的是那股执着,和他们为心中热爱

数十年如一日的均匀发力。



文 | 仓鼠

图 | 受访者提供

编辑 | DISY

新媒体执行 | JESSICA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