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MOTORS | 从竞速精神到城市之路

  • RobbReport

       

                

“没有看到格子旗挥动时,

我不会踩下刹车,

这是一个车手的尊严。”




自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历史的长河中诞生了不计其数的汽车品牌,浩如烟海,汽车运动自诞生之日起,赛场便成为了各大厂商们的必争之地。勒芒24小时耐力赛便是这场对决的极峰之巅,自1923年正式举办以来,除了对赛车的考验,更是对参赛者意志的磨炼,而冠军便成为了登峰造极中的无畏勇者。这不仅仅是对车手的考验,更是设计与技术的试金石。时至今日,那些传奇之车推出赛道上的峥嵘与荣耀,成为我们身边的机械伴侣,成为路上亮丽的风景。


勒芒不是简单的赛道,而是颠簸的乡村公路

从诞生那一天开始,每一个在这里获得的冠军

都注定是传奇,无论是车手还是车


勒芒的规则


不同组别车型会根据

不同时期的规则要求

而发生改变,

所以根据 1966 年的规则,

福特 GT40选择参加的是

原型车6组而非跑车组

(原型车组不限制最低产量,

GT 和跑车组通常会设置

合规公路版车型的销量门槛,

厂家会根据自身利益

平衡参加不同组别,

赛会也会制定不同的限制要求,

通常原型车最高组别是最快最强的,

由于勒芒特殊的耐力赛属性,

历史也曾出现过低组别获胜的案例)



福特的野望


福特 GT40

成为电影中主角的GT40代表着对于驾驭速度的传奇

本身也获得了经典车收藏者的青睐


比赛,只要征服一项就够了,那便是勒芒。正如今年的电影《极速车王》中所展现的场景。1966年第34届勒芒24小时耐力赛注定将被载入史册,福特带来了8辆车和将近20吨的零件,而法拉利只带来了3辆新款的330P3,福特在排位赛中取得了前四,亨利福特二世挥舞着开赛旗帜,祈祷着复仇,夜幕降临之时,法拉利赛车凭借着更好的灵活性,攀升到了第一、二位,而福特这边已有4台车无奈退赛,黑夜的高速驾驶是车手心理和身体上的双重挑战。福特车手被要求谨慎驾驶以保护赛车, 肯·迈尔斯却无视禁令,夜间飞速行驶;法拉利的赛车完全跟不上他的脚步,第二天早上,红色跃马全部退赛了,在那个下午,亨利福特二世亲眼目睹了他的车以包揽前三冲过终点,历时三年终于完成了对法拉利的复仇。之后三年,福特一路高歌拿下勒芒四连冠,可惜那个为队伍付出最多的人,却没能见证辉煌,在胜利后的两个月,肯·迈尔斯在测试新赛车时不幸身亡,令人唏嘘。


成为电影中主角的GT40代表着对于驾驭速度的传奇

本身也获得了经典车收藏者的青睐


据专家统计,在亨利福特对抗法拉利的这三年,最少的情况下,换算成现在,花费达到3亿6千万英镑,只因与意大利人赌一口气;但是我们得到了什么?一台史上最佳车型之一——福特 GT40!2016年6月19日下午3点,第84届勒芒24小时耐力赛终点前格子旗挥舞,全场欢声雷动,除了迎接全场总冠军,68号全新福特 GT 赛车更是时隔50年再次拿下冠军(GTE Pro 组别冠军),一如50年前的那场史诗对决一般,对手还是法拉利,过程同样跌宕,凭借着稳健的进站策略及坚持不懈的追赶,福特在最后五小时成功超越法拉利,一路领先直至比赛结束,1-3-4名福特 GT 赛车并排冲线,再现昔日辉煌。


成为电影中主角的GT40代表着对于驾驭速度的传奇

本身也获得了经典车收藏者的青睐


新车诞生之日,传奇归来之时!勒芒的最大魅力莫过于坚韧与耐力的比拼。上世纪60年代厂商繁华褪去,速度和空气动力学设计成为了70年代新的代名词,独立打造的原型车成为了赛场上最耀眼的明星,而在成就过去十年辉煌的一众 GT 跑车成为了低组别幸存者,并不是每个厂商都愿意为了最高组别奋斗,厂商会考虑到民用车市场的销售路线,传统的 GT 赛车仍然颇具代表性。



永远的911


保时捷 911

保时捷911,一个全世界车迷极力推崇的伟大符号,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汽车之一,作为成功的 GT 跑车系列,911诞生于1963年,作为保时捷首款车型356的继任者,车型最初代号为901,结果遭到了法国制造商标致的抗议,在法国,标致拥有 +0+ 数字汽车命名的专属权,于是保时捷被迫将名称改为“911”。1964年正式开始生产,1966年推出了功率更大的911S 车型,马力达到160匹,并首次采用了著名的 Fuchs 五辐锻造铝合金轮圈。同年便开始了911系列在勒芒的伟大旅程,由 Jacques Dewes 和 Jean Kerguen 驾驶的35号911S 首次参赛便获得了 GT 2.0升组别冠军,总成绩第14名,1969年再次收获组别冠军,总成绩来到前10。


911毫无疑问是保时捷的传奇,而勒芒也是911传奇的起点

直到今天,911车型上还保留着为勒芒设计的启动方式


1970年勒芒,传统的勒芒式发车(车手并排站在赛道另一侧,比赛开始后需要冲向赛车并快速启动出发 ) 被认为存在安全隐患,从而改为车手坐在车内,按顺序发车,同年好莱坞带着它的团队来到了勒芒,这场比赛同时为史蒂夫·麦昆的电影《勒芒》提供了拍摄背景,电影的大部分赛车影像也来自同场参赛的29号保时捷赛车,而比赛由费里·保时捷亲自摇旗;得益于电影拍摄和掌门人的亲自驻场,保时捷最终大获全胜包揽前三,911S 也再次完成了比赛并获得了组别第一。


911毫无疑问是保时捷的传奇,而勒芒也是911传奇的起点

直到今天,911车型上还保留着为勒芒设计的启动方式


排量的限制使得911S 在与其他大排量车型竞争中显得有些心余力绌, 1973年,保时捷官方正式打造了第一台专为赛事设计的车型:911 Carrera RS(RS 为德语 Rennsport,译为赛车运动,旨在满足国际汽联的4组认证要求),公路版采用机械燃油喷射2.7升引擎输出210马力,极速245公里 /小时,得益于玻璃纤维和轻量化车身板件的瘦身运动,相较于原版减轻150千克,外观上最大的变化则是加装了经典的鸭尾扰流板和扩宽的轮拱,起初保时捷对于能否达到4组要求的500台车并没有太大信心,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令人意外,所有生产的车一售而空且供不应求,保时捷又加价生产了第二批车型,仍旧备受好评,此后为了迎接更为强大的对手,相继推出了功率更高且极为稀有的 RS 2.8/3.0版本和 RSR 赛车版。


911毫无疑问是保时捷的传奇,而勒芒也是911传奇的起点

直到今天,911车型上还保留着为勒芒设计的启动方式


“据说当年生产的轻量化材料被后续的RS 车型用完了,RSR 不得不采用普通材料生产,使得整车车重达到 1200 千克。”作为初代 911 终极体的 RSR 基本脱离了街车范围,由于主供车队参赛使用,所以 RSR认证为运动原型车组,1974 年更是拿下了勒芒全场第二名的好成绩,仅次于独立打造的马特拉开篷赛车。1976 年新规则正式推出,935 取代 911 型赛车继续征战并持续取得成功。



 法 拉 利

275 GTB & 365 GTB Daytona

法拉利毫无疑问是勒芒冠军的常客

直到今天跃马仍然是汽车竞技舞台上的主要角色


回到1966年勒芒,虽然那年的法拉利原型车全军覆没,但大家似乎都忽略了获得 GT 组别第一的275 GTB 车型。1968年 365 GTB/4 作为275 GTB 的后继车型首次亮相于巴黎车展,搭载4.4L V12引擎最高输出352马力、431牛·米峰值扭矩,极速可达280公里 / 小时,五速手动变速箱安装在车辆后部,以实现最佳的重量分配,整车采用四轮叉臂独立悬架,美国版则是降低了压缩比,并安装了大型消音器。


法拉利毫无疑问是勒芒冠军的常客

直到今天跃马仍然是汽车竞技舞台上的主要角色


车辆外形仍然由宾尼法利纳著名设计师菲奥拉万蒂操刀,不同于之前的法拉利公路车型,更加锋利的造型取代了之前的圆滑设计,虽然设计工作是在宾尼法利纳工作室进行,但是整车的生产工作却是在另一个著名车身公司斯卡列蒂完成的。


法拉利毫无疑问是勒芒冠军的常客

直到今天跃马仍然是汽车竞技舞台上的主要角色


早期的车型采用隐藏在前玻璃灯罩后面的固定式大灯,后来美国新的安全法规禁止此举,因此在1971年改为了可伸缩的弹出式头灯,期间著名车手 Dan Gurney 与 Brock Yates 驾驶该车参加了一项从纽约到洛杉矶的冲刺赛,最终以35小时54分钟的成绩获得胜利,平均时速达到129公里 / 小时,充分证明了法拉利公路 GT 车型出色的高速长途驾驶性能,引用 Gurney 的话说,“我们从来没有超过280公里 / 小时的极速”。  


法拉利毫无疑问是勒芒冠军的常客

直到今天跃马仍然是汽车竞技舞台上的主要角色


就如同身为红色跃马的使命一般,365 GTB/4 的赛车版于1969年开始分3批制造,每批5辆,全部采用轻量化铝质车身和玻璃纤维镶板以及有机玻璃车窗。然而这些赛车并不是由法拉利官方参赛,而是将它们卖给了私人车队,并在勒芒赛场上收获了令人意外的成功。1971年由于产量不足的原因,根据赛事官方要求,赛车必须参加5.0升运动车组别,使其与同年的保时捷917K 和法拉利512 M 原型车同组竞争,法拉利北美赛车队老板 Luigi Chinetti 特意为儿子小 Chinetti 和车手 Bob Grossman 单独打造了全场唯一的365 GTB/4车型,不负众望,最终获得了第五名的好成绩,仅次于另外两台原型车。1972年法拉利得到了 GT 组别认证,连续蝉联3届 GT 组别冠军,1972年甚至包揽了组别前五名。


法拉利毫无疑问是勒芒冠军的常客

直到今天跃马仍然是汽车竞技舞台上的主要角色


早期的275 GTB/4 凭借着优雅的设计与330辆的低产量,价格超过2000万,赛车版则高达1.8亿元,由 RM 苏富比拍卖行于美国拍出。365 GTB/4 产量颇丰,价格在400万~500万元人民币。



宝马 3.0CSL 到 M1

上世纪70年代,现代化脚步澎湃有力的德意志老牌汽车制造厂宝马正式步入黄金时期。石油危机对大排量车型的销售影响使得宝马公司凭借质量过硬的小排量四门轿车畅销欧洲,在公路车销量节节攀升的同时,赛道上的宝马也战绩显赫。1972年5月宝马 M(Motorsport)部门正式成立,由当时房车界大佬 Jochen Neerpasch 领导,随即便推出了他们的首个赛车项目,基于宝马 E9车型打造的3.0 CSL,L 代表着轻量化,使用较薄的钢质车身,取消装饰和隔音,采用铝合金车门、引擎盖和行李箱盖,有机玻璃侧窗,而英国版则保留了原车组件,但是该车型并未在美国发售。


基于宝马 E9的3.0 CSL 推动了其高性能车辆的诞生


1972年8月,项目正式完成,宝马计划参加3升以上组别比赛,1973年7月最终版本也获得了赛事认证,新加装的套件包括大型前保险杠、翼子板上延伸的短鳍、车顶后缘上方的扰流板和硕大的后尾翼。由于德国法律限制,出厂时并不包括后翼的安装,需要由车主自行完成,凭借着其独特的空气动力学外形,经典的3.0 CSL 车型也赢得了“Batmobile(蝙蝠车)”的美名。


赛车版一经推出,很快便以破竹之势成为了赛道上的统治者之一。同年6月,3.0 CSL在勒芒赛场击败了老对手福特 Capri 赢得了组别胜利,也成为了房车组唯一完赛的车辆。1974年宝马厂队退出勒芒,由法国私人车队再次拿下组别冠军,在与保时捷 911 和福特 Capri 赛车的竞争中获得了不小的成功。


宝马 M1直到今天仍然是众多人心目中的梦想之车

也是宝马众多传奇的开始


1976年,宝马迎来了全新的保时捷935,尽管经过升级后的3.5 CSL 赛车在缠斗中艰难赢下几场比赛,但是竞争力已大不如前,宝马意识到,一款新车已经势在必行,这个时候,时任 M 部门创始人兼总裁的尼尔帕什站了出来,并计划打造一台中置布局 V10发动机的赛车:宝马 M1。


负责人尼尔帕什强调由于前置车型重量分配上的短板,该车必须采用中置布局, M 部门虽然在赛道上取得了丰富的经验,但在超跑领域还是绝对的新手;70年代的意大利跑车早已闻名于世,宝马首先找到了著名设计师乔治亚罗,并参考1972年的宝马 Turbo 概念车完成了新车设计;当时的国际汽联规定新车参加组别比赛必须完成400台量产车的赛会认证要求,于是宝马将新车的生产事宜交给了意大利著名跑车制造商兰博基尼,双方很快达成了协议,与兰博基尼的合作就像一张通往超跑领域的入场券。然而事情并没有想象的这么顺利,1977年兰博基尼因为财务问题负债累累,生产停滞不前,工期一拖再拖;事态紧急,1978年4月,宝马带着仅有的7辆原型车宣布重新控制该项目,兰博基尼破产后,一群前任工程师联合创建了一家名为 Italengineering 的工程设计公司,并愿意帮助宝马完成剩下的工作。


宝马 M1直到今天仍然是众多人心目中的梦想之车

也是宝马众多传奇的开始


另外一边,在赛场上,兰博基尼的意外退出使得尼尔帕什决定用改装的 M1赛车举办一个单一品牌锦标赛,一方面是为了帮助宝马制造足够数量的赛车(赛车的数量也是包含在规则总量当中),使其可以制造厂商的身份参加世界锦标赛,另一方面公开亮相同时又可获得观众曝光度,可谓一举两得;该赛事命名为 Procar BMW M1 Championship,作为 F1的垫场赛举办,同时也邀请了诸多一级方程式车手参赛。1980年在达到认证产量标准后,宝马停止了该项目,M1 PROCAR 正式登上世界舞台,参加勒芒。可惜由于之前的生产浪费了太多时间,缺乏赛道经验,初期表现不佳,完全被保时捷夺去了风头,直到1984年终于击败了老对手保时捷(虽然当年全场冠军还是保时捷)获得了首次勒芒组别胜利。1985年再次蝉联,更成为全场唯一完赛的跑车车型,之后宝马便退出了制造商的角逐,以引擎供应商身份参赛。


宝马 M1直到今天仍然是众多人心目中的梦想之车

也是宝马众多传奇的开始


自此之后,起初只有35名员工的 M 赛车部门,逐渐发展壮大,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原厂高性能改装公司。经典的三色图案印在了每一位车迷心中,这辉煌的背后依旧离不开 M1的功劳,可以说 M1的研发为之后的项目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04年 M1入选了世界跑车杂志评选的70年代最强跑车的前十名,也成为了令人称道的经典跑车。



汽车因为冠军而美丽

我们无法回到过去亲身经历那些热血岁月,但我们仍有机会在现实中见证历史的辉煌。市场上新车层出不穷,迅速贬值的同时,那些有着辉煌历史的经典车却在另一片汪洋水涨船高,公开拍卖更让我们有机会可以近距离接触这些曾经的历史经典。目前成色相对较好的早期911S 街车版要超过100万人民币(一台史蒂夫·麦昆在电影《勒芒》中驾驶的1970 911S 拍出了接近1000万人民币的高价,名人效应同样极具商业价值)。共计生产了1590台的 Carrera RS 仍旧是最令人垂涎的跑车之一,现在的行情价格为300 万 ~400万元人民币,而赛道版的 RSR 由于极低的产量则超过了1500万人民币。宝马 E9家用车根据不同的版本价格在30 万~60万元不等,共计生产了1265台的3.0 CSL 街道版约为200万元,赛车版则要超过1000万元。只生产了399台街车的 M1是宝马最稀有的车型之一,随着时间的沉淀在近几年快速升值,接近500万。


2020年的勒芒大赛没有在现实中举行

但却挡不住人们的热情,勒芒之战仍然在虚拟世界中上演


而开头介绍的两台经典赛车凭借着出色的成绩和优雅的外形更是屡创佳绩,一台 GT40赛车在2012年拍到了超过6000万人民币,成为了拍卖历史上第三高价的美国车型。“你开什么车?”“福特,6000万的那种。”而作为 GT40对手且极富美感的330P3价格超过了5000万(该纪录是2000年产生,相信现在一定会更上一层楼)。



对于世界来说,经典车是时代的反映,

打造一辆令人满意的车,

是每一辆经典车诞生的初衷,

它们的存在不会是精神的孤岛,

而是心中一丝难以割舍的情怀。



文 | 罗宇汗、吴波

图 | 品牌提供

编辑 | 庄晓

新媒体执行 | JESSICA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