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ART | 青年艺术100十周年,关于“IN/OUT”的内观与反思

  • RobbReport


       

       



“青年艺术100”十周年展的主题关键词是“IN/OUT”。

“就如呼吸,一呼一吸,‘IN’与‘OUT’

是每个生命与圈层最纯粹也是最基础的状态,

吐故纳新是生存的根本也是每个圈层运转的基石。”

“青年艺术100”总监彭玮说,

“所以我们提出了这个概念,借由十年,

让更多人反思自己的心理和身体的状态。

让艺术家们和青年艺术100都沉下心来,

想想这十年自己是不是都真的处于一个稳定的状态,

进入了艺术真正的状态里。”





2020年10月4日,嘉德艺术中心迎来了2020 “青年艺术 100”十周年展。虽然由于疫情的影响,展览较往年9月的开幕时间推迟了一个月,总体规模也有些缩减,但仍有超过100位青年艺术家的500件艺术作品呈献于此。


展览现场


在1500余平米的专业美术馆空间之内,青年艺术家们借由油画、国画、版画、雕塑、装置、影像、行为、新媒体艺术等各种不同的艺术形式进行表达和思考。而始于 2011 年的“青年艺术100”,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坚持与探索之后,作为中国当代青年艺术生态与文化最重要的支持者与筑造人,也在不断地进行内观与反思。“青年艺术100做了十届,我在想的是我们到底是在做了一件很纯粹的艺术圈的事情?还是其实一直在圈外徘徊,在所谓主流之外亦或者是不入流?是大家真正需要的呢?还是自多的一个存在?”彭玮认为自我发问也很有意思,这样一直问下去也许会问到答案,“我们与其说发问,不如说在反省。面对 IN/OUT,希望艺术家们作为个体也有一些相应的联想或者发问。”


展览现场


作为“青年艺术100”首席生活方式合作媒体,《罗博报告》特别专访了“青年艺术 100”总监彭玮,以及本届展览的主理人邓婷。


《罗博报告》对话彭玮


彭玮,北京名泰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裁、“青年艺术100”总监。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艺术管理系美术博物馆学,现博士在读。先后供职于北京海莱画廊、中国现当代美术文献研究中心,参与撰写《中国当代艺术》、《青年决定未来》等关于青年艺术家的系列丛书。



“青年艺术100”在挖掘和推荐艺术家的路上已经走到了第十个年头, 往届采访时也聊到过,每年平均会有2000多人投稿,今年上半年遭遇了疫情,情况有所改变吗?这一届展出的近500件作品是从多少件作品里筛选出来的?

因为疫情的关系,有些艺术家没办法及时返回驻地或者工作室所以在征集时间上我们相应延期了一个月,本以为今年会报名人数少,但是没想到还是在最后临近截止日期的时候,报名人数蹭蹭往上涨,甚至又引发了系统 down 机。今年报名作品出乎意料的质量高,而且数量多,大家好像格外珍惜疫情期间展览的机会,并不像大家常规逻辑想的那样会放弃,所以是从上万件作品里挑选出来的入围展示作品。



今年在筹备、计划等方面和往年有什么不同之处?遭遇了哪些困难?

困难还是有的,首先艺术家有些大型作品就没办法有工厂或者组织协同完成,其次有些艺术家返回不了工作室创作所以来不及报名,再次有些院校的毕业生们为了应对复杂的线上毕业展览流程和准备也相应地顾不上。包括我们在实习生经纪人的招募上面临着学生没返校,或者疫情管控实习生们出不来等等情况,但是这些所谓劣势都被我们转化成了优势,我们往后调整了开展时间,给入围艺术家相应充足的时间准备。疫情关系有国外留学生无法出国继续学业都被我们往届实习生介绍来到我们这里参与实际的筹备工作,所以大家整体素质都非常高,也很热情。疫情带来的资金紧张,以及对现场人流布展等方面的管控也让我们今年在场地面积和展品数量上相应的减少,但同样,我们接受这样的变化在布展上更疏朗,动线更明确,主题更突出,所以无论怎样变化,我们都以努力开展为前提,就像给大家兑现一个十年承诺一样,所幸我们很幸运,大家都在,展览也都相对顺利筹备起来了。



十周年对你们几位青年艺术100的初始成员来说有怎样的特别意义?

十年说长不短,让我想起了五周年,五周年上台发言之前看着下面乌泱泱的人群,我的同事说你不要哭啊,我说我当然不哭。而昨天十周年上台前突然就想到了这一幕,感慨时间飞逝,我哭了。哭是因为感动于大家都还在,但也感慨于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十年过去我们还“活”着,这个活是挺过了2020年的“活”,也是走过了10年我们依然还在“活”着的活。青年艺术100伴随我们几个初创人员从2字头步入3字头奔向4字,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全部奉献于此,虽然不完美但也是尽力了。我们一路收获着感动,这种成就感不是物质财富能够带来的。



今年的主题为什么叫“In / Out”?其深意将如何在展览上具体体现?

主题词是提炼的一种状态,可以看作发问,可回答可思考。因为今年是青年艺术100的第十届(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第十年),这些年一路走来总会有一些感触,面对艺术圈的现象、事件、个人,这些都息息相关,相互联系构成圈层。这个世界构成是无数的圆圈,无论我们主动还是被动选择,我们其实都在某种圈层里。青年艺术100做了十届,我在想的是我们到底是在做了一件很纯粹的艺术圈的事情?还是其实一直在圈外徘徊,在所谓主流之外亦或者是不入流?是大家真正需要的呢?还是自多的一个存在?有时候自我发问会很有意思,这样一直问下去也许会问到答案。我们与其说发问,不如说在反省。面对 IN/OUT,也希望艺术家们作为个体也有一些相应的联想或者发问。2016年之后,青年艺术100开始每届都围绕一个主题,这届的主题和版块内容紧紧相扣地探讨未来艺术发展与人类社会文明进步、科技等共存生长环境下的可能性,那么“液体社会”、“模拟自然”、“文明演绎”这三个版块,从这三个角度切入对于此次展览主题阐释的必然性是什么?“液体社会”、“模拟自然”、“文明演绎”,我相信十年前要提出这样的说法可能都会存在解释障碍,而十年后的今天我们目睹和亲历了社会的进步、科技的发展,艺术的边界在不断拓展,它已经不是我们原来认知的那样,借助新科技的力量,艺术的想象力愈发的爆发与冲破边际,多学科的交叉互融,有时候很难下定义说这到底是艺术还是其他。所以 IN/OUT 其实既是圈层问题又是边际讨论,我们给自己框定了哪样的边际与范围,谁来决定?我们试图把这些年新出现的艺术形式、媒介、相对平和传统的艺术表现放在同一场域里的不同空间,让大家在策展人的带领下去感受和体悟,当然也可以质疑和发问。艺术的有趣性在于,它可以是唯一的也可以是多元的,看以何种角度看待与阐释了。



这次展览增加了一个“盲盒”单元,能否详细介绍一下是怎样的项目?这个创意是怎么来的?以后想要将此延续下去吗?

2020年突如其来这些变故让我们更深刻感知到未来就是一个大“盲盒”,也许有惊喜也许有惊吓也许有期待也许有希望,无论好的坏的都是我们要去面对和经历的。所以就如同艺术收藏一样,也许不是每件藏品都有重大价值,但是不断去尝试总会有收获的惊喜并且享受这样的过程。



今年的展览第一次有了“主理人”,请问主理人主要承担哪些工作?为什么需要这样的一个角色出现?

青年艺术100今年是第十届,总要有些变化,我们一直都在说从来未变的是我们一直都在变。而个人的力量总是不足道有局限的,我们也有自己的固定趣味,我本人非常在意以及担心这种固定趣味会影响青年艺术100的格局和盘面,所以需要突破自我的固有圈层,走出已经做得轻车熟路的舒适区,去找一些跟自己不一样经历,眼界甚至看法的“新人”补充新的血液,大家互相影响学习,不一样的想法来回激荡才有可能产生洪流。这个是做到第十届的一个新的尝试,至于往后如何,100肯定是在不断的变化与探索中的,试图保持新鲜,试图保持有趣,也试图有自己的坚持和水准。



你认为青年艺术100今年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最大的亮点就是大家放下了一些所谓坚持或者要素,勇于突破了自我,比如今年就选择了69位艺术家,比如今年评选出来的艺术形式更多的是装置、影像、交互设计等。而在与更年轻一代的艺术家或者叫艺术创作者沟通的过程当中,大家觉得时间感和未知空间感这些命题方向对他们太吸引了,所以在我们的讨论下,与“折叠小组”有了艺术扭蛋这个创意作品,既利用了大众熟悉的这种“娱乐”方式,又传递了原创艺术的一些理念想法。诸如此类的尝试在现场很多,今年在评选挑选作品时挺难取舍的,很多作品都很有特色。



十年了,你们最初创办这个展览时的想法和方向如今有所改变吗?具体有哪些调整?你们未来对青年艺术100的规划或是目标能否分享一下?

想法和方向从来没有改变,就算在困难时候也没动摇过做青年艺术的决心。只是过程和方式随着每年的情况而有所创新展示或者调整,比如2018年的不服来战项目针对那些没入围的艺术家质疑提供的展览,艺术问诊请行业大咖为艺术家们面对面的答疑解惑等。未来十年我很简单,为一代代更年轻的青年艺术家推广服务,以时代新颖的形式和年轻化观众以大家接受的方式去传播艺术。




以上六幅展览现场作品,摄影 Vivian


《罗博报告》对话邓婷


邓婷(Lorina Deng,独立策展人、

艺术家、画廊主、2020“青年艺术100”主理人。


2019年获得伦敦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硕士学位,此前就读于加州大学欧文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并取得经济学学士学位,在校期间获得 Calit2提供的 MDP 艺术与科技研究专项基金和 Lauds & Laurels Award 等奖项,其作品被皇家艺术学院收藏。曾供职于 Cushman & Wakefield 戴德梁行,目前为 No Space 无空间(北京|伦敦的联合创始人,负责其在中国的运营。



和青年艺术100合作的渊源?

我非常感谢青年艺术100在我成为艺术家和策展人的道路上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和信任,最早是我在2017年和2018年作为艺术家参加了青年艺术100的启动展,第一次大型群展和第一次作品被收藏的经历都来自这里。青年艺术100在展后还会对艺术家进行后续的追踪和扶持,所以在英国留学期间我也和他们保持了紧密的沟通,经常互相交流关于艺术和未来规划的想法,在尝试开画廊和策展上收到了很多有益的建议。


2019年我毕业回国后遇到疫情,很多展览的想法都是在线上完成的,最初和青年艺术100沟通的时候也是因为线上的展厅,不过现在疫情管控得很好,所以大家才得以信心满满地投入到嘉德实体的展览中了!



作为主理人,在今年的展览中你主要负责哪些内容?

相对于一个展览而言,我觉得青年艺术100启动展更像是一个项目的综合体,展览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展览主理人其实相当于策展人,负责展览策划的工作,比如展览概念的梳理和提炼、主题的确定、展览文字的书写与编辑等等,青年艺术100的小伙伴们承担了更多幕后繁重的工作。相对于策展人,主理人的称呼弱化了策展人头衔带来的某种学术和职位上的隔阂,有助于年轻人在平等开放的环境中实现跨学科的策展理念,也更具有主人翁的心态,在工作的时候更有归属感,到最后阶段就是哪需要就去哪,缺人就顶上,大家非常团结也不会特别区分你有什么职责。



你想为青年艺术100带来哪些调整和改变?在这一届展览中都实现了吗?

青年艺术100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品牌,本身就具有自我生长和演化的特性,我并没有刻意去想要做哪些调整和改变,而是顺应它本身的发展和脉络,在十周年的节点上,提出一个关于当下和未来方向的设想。我希望这个展览可以更紧密地反应当下的时代精神和艺术家们共同关注的命题,2020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疫情带来了人与人之间的隔离和陌异,网络交流侵占了人们的生活,在这样的大环境之下,个体和集体是如何应对的?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未来,我们的意识形态和生活环境是怎样变化的?人工智能和人类之间如何协作才能构成一个有机的命运共同体?关于这些发问 , “爱丽莎的流体时空”都能为我们提供答案的线索。



能否介绍一下,你认为这一届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我认为现场的探索和互动性是最大的亮点,我在阐述中写的是“本次展览试图开辟一片图灵和杜尚的中间领土,在艺术家建造的游乐园中,将人类、社会、文明、自然、时间、未来、科技等等都融合在一场科幻小说式的参与性艺术实验当中。通过“液体社会”、“模拟自然”、“文明演绎”展览板块对三大人类需要的隐喻,利用玩乐和集体的元素,呈现一个探索性艺术现场”。 展览在策划上尝试打破游戏和展览的边界,把展厅当作房间、公园,甚至冥想室去陈设,展出的作品也游离于艺术品、技术物、日常用品和玩具的概念之间,观众们可以通过触摸、扫码、对话、书写、盖章等等方式和作品互动游戏,以及展览的拟人化实验——爱丽莎的构思,这是以往的展览中所没有的。



当下很多艺术展都比较重视展览的视觉冲击力,比如是否能引起大众的关注、体验和互动参与,在这一点上,“青年艺术100”是否也投入了一定的精力?

相比视觉冲击力,我认为青年艺术100更关注的是艺术家们在作品中体现的对于自身和所处环境的思考,而艺术常常有一种先验性,是超越当下的,甚至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预示未来,所以展览的重点并不在调动大众当下短暂的关注,更多的是引发对未来的思考,也许在未来某个时刻,比如展览语境所设置的100年后,大家突然发现这就是当年那个展览所预示的场景,不是更有意思吗? 不过青年艺术100确实在体验和互动参与上投入了很大精力,尤其在互动环节的设定,希望以此向大众传达艺术的美妙和趣味,让观众不仅仅是“看”展,而是更深入地去感知,从而引发对作品的共情“凝视”。



今年这届展览中似乎有不少AI的作品,AI、科技、新媒体艺术当下发展强劲,频频出现此类展览,包括学术展、网红展均十分火爆,你如何看待这种状况和态势?

一个好的展览要反映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 AI、科技、新媒体正是我们这一代人目前面对的状况。正如近期北京开幕的《UCCA 非物质/再物质》、《AI:爱与人工智能》等都是在讲述当下的故事,所以与此相关的展览不论是严肃还是更贴近大众都是一种发声。大家都愿意去了解和去表达,甚至畅想科技的未来,就像1985年法国哲学家弗朗索瓦·利奥塔在巴黎蓬皮杜的《非物质》展览上所说的,“将艺术、科技与因信息带来的文化转变混合在一场展览中,因此这些领域与知识之间的界限能溶解,或至少变得更具有渗透性。” 这个态势是非常积极的。



值得一提的是,除主题展以外,此次“青年艺术100”还联合建信信托推出“隐秘的盲盒”专区特别展,共计展出34位青年艺术家的艺术精品。


隐秘的盲盒”展览现场


还有令人瞩目的 LALIQUE 法国莱俪展位,。“莱俪青年艺术奖”缘起于2014年,是“青年艺术100”与在艺术收藏界有着“光之雕塑家”美誉的品牌 LALIQUE 法国莱俪的奖项合作。奖项针对每年度“青年艺术100”的入选者,给予奖金和个展激励。在此次展览上,将会宣布新一届“莱俪青年艺术奖”获得者。

此外,还有“凤凰艺术新星奖”获奖展、“意大利拉古纳影像艺术推荐展”和一系列的讲座、沙龙、美育&文化体验活动。


2020“青年艺术100”展览现场,“莱俪青年艺术奖”介绍


2020“青年艺术100”展览现场,LALIQUE 法国莱俪展位


2020“青年艺术100”展览现场,LALIQUE 法国莱俪展位 


本届“青年艺术100”展览全面立体地呈现了当下青年艺术最鲜活的生态,不仅是一个专业严肃的学术艺术展,更是一个充满了互动体验的艺术 Party。


展览现场作品


IN/OUT

青年艺术100十周年展

展期:2020.10.04——2020.10.10

时间:10:00——18:00

地点:北京嘉德艺术中心(王府井一号,中国美术馆对面)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