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季琦:时间是个奇迹

  • RobbReport

       

       



二十多年,从创业者到守业者,

季琦越发呈现出“容纳”的状态,

随着在德国的版图扩张,

企业外在边界不断扩大,他的内心却更加明晰。

他在《创始人手记》里说,

“专注的时间足够长的时候,奇迹就会发生”。

正如他手上戴着的朗格腕表,

细节处沉淀了175年的德国精密制表精髓

和永不止步的创新,季琦用企业家的责任心,

将自己的理想主义灌注到每一处细节,

从未止步,不断创造着时间的奇迹。





做企业家从来不是一个时刻


作为连续创立3家市值超过10亿美元公司的中国企业家,季琦不断被媒体贴上“创业教父”“创业英雄”的标签。盛名之下,对于财富和欲望,季琦从不掩饰自己曾经的摇摆。金融、房地产,这些逐浪者必争的领域,季琦坦承自己也动心过,但做决定的时刻,他总会坚持用不变的标准冷静审视。


 “创业要做自己了解的、擅长的。”


季琦 华住酒店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


二十余年始终专注同一个领域,甚至越来越细分,季琦却从来不是一个保守派,正相反,他身上有种涌动的力量,不断向内探求,同时不断向外拓展自身的边界。在他看来,这种永不止步的内驱力,缘于对丰盈的渴望。


 “人生不是目的而是过程,可以平淡,

也可以丰富,我们应该丰富地过。”


因尝试成为本能,以至于在面对危机时,他的下意识反应不是害怕而是涌动,是要去战斗的热血状态。“做一个企业家不是一个时刻”,当“非典”、新冠、金融晃动加剧了市场的危机感,季琦不认为这是企业的“至暗时刻”,而是像战士遇到战争,用注入潜意识的使命感,怀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情挺身向前,如同每一个日常的时刻,不畏惧,不止步。


朗格 SAXONIA 萨克森月相腕表


创业固然不免有遭受打击挫折后的沮丧时刻,但成功且长久的品牌,其掌舵者都有种与生俱来的自觉,一种置于绝地而不弃信念的求生能力。1845年,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在偏远的德国格拉苏蒂镇创立了自己的怀表制造厂,目的是为了给这个地区的人们带来新的希望:当矿产消耗殆尽,当地人们的生活已变得贫困、潦倒。他把制造世界最优秀钟表的梦想化为现实。即便曾因“二战”不得不面临40年的中断,朗格的第四代传人瓦尔特·朗格在66岁的高龄硬是靠着强大的毅力重建了表厂,并只用了4年时间完成了公司注册到产品的发布。175年来,朗格正是凭借创始人和工匠们对“高质量工艺”的恒久信念,将萨克森精密的制表工艺传承至今,并不断开创出新的辉煌。


 “季琦和朗格一样,清楚信念的力量。”


因此季琦在5月进行了自己的直播首秀,谈及疫情对酒店行业的影响,他的答案是:“人对社交、睡眠的需求不变,酒店就始终被需要。”



理想主义者的时间哲学


季琦解读华住理念,是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快乐地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他乐于介绍,华住聚集的是一群理想主义者,这当然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彻底的理想主义者。


朗格 LANGE 1 朗格 1 腕表


对于事业的成功,季琦只给了自身努力不足三成的占比,他把自己的成功归于时代红利,“我活在一个非常精彩的时代,目之所及都是变化,中国的高速发展,让农村孩子能出来读书,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不断强调自己是幸运的,“我在没有战争的年代,生活在没有饥荒的地方,如果我取得什么成就,是时代给我的”。他要求自己认真、勤奋,要求自己要做些不同的事情,跳脱按部就班的生活。“因为我的存在让世界变得不一样,能够做点什么”,他的理想主义听起来异常朴素。


朗格 1815 动力储存指示腕表


“每天早上起床,心里都满怀让企业更好的理想,而且自觉我的工作很有意义,因为能够影响众多(每年近亿人次)中国人出行和差旅的生活。当他们远离熟悉的城市和家,我们能够提供温暖可靠的产品和服务给他们”。这个理想主义者没有工作时间和休假时间的分别,只是在专注里体味时间的能量。“时间对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在一个慢速的环境里,时间是一个非常稳定的场所,如何突破时间的限制,其要义在于专注。当你专注一件事,会发现很多细节,不断展开,会看到后面的很多故事。酒也是这样,当你品酒的时候,时间是不动的。”季琦常常用物理和数学拆解这个世界,然而他的时间哲学,颇具东方禅学意味。这是他在打坐里学到的,用意识控制时间。他把时间看作人类的闹钟,可以调快或调慢。


 “我整个人就在时间里,静止不动,

好多事情会出来”


正是凭借对时间专注的凝视,企业的发展路径在季琦头脑里越发清晰起来,从境外发展计划曝光到去年年底华住收购了德国第一大酒店集团 Deutsche Hospitality,华住正在逐渐扩容,不仅是体量的扩容,更是视野的扩容、品牌的扩容。



细节,不过是责任心


公众看来,季琦时常像个生活美学博主,分享哪里有好喝的白葡萄酒、哪里的笔好用、什么茶好喝、近来又得了一件什么好器物……他还在书里写道,自己曾得过一块从南极运回的冰,用它配威士忌或白兰地,喝下几十万年前的空气。没有华丽的推荐语,但有故事,有情绪。


朗格 LANGE 1 朗格 1 腕表


很难想象,这样的季琦过去是个典型的 IT 男,生活得很粗糙。大概更少有人像他一样,把自己的审美变化,归于责任心。“责任心比较强就会关注细节,细节就在那里,所以问题一直在,旗下酒店有各种高端线,涉及无数设计和服务的细节,想了解细节,就要关注人,要根据需求不断调整。”季琦源于责任心的极致细节追求,与朗格如出一辙。朗格的工艺美学之一便是基于手工打磨机芯零件,对传统的传承和发扬,专注的匠心精神,都埋在看不见的细节里。因为自身的理工背景,上学时阅读的很多资料都是德文版,季琦因此对德国人的严谨、纯粹和专注颇有好感,华住收购德意志酒店集团,某种程度上也难说与季琦对德国精神的好感全无关系。


朗格 LANGE 1 朗格 1 腕表


 “责任心更进一步,

不止于细节的打磨。”


季琦把同事对企业的付出也归于责任心,尽管企业版图不断扩张,但他的梦想从来不是世界第一。这也是季琦面对 2020 时的态度所系,“我们在一个幸运的时代,新冠只是告诉我们世界也可以不平静,行业的整合是血淋淋的,但我们要有敬畏心,有慈悲心,企业的社会责任就是把企业做好,把合作伙伴照顾好。”2020年初的内部信里,季琦承诺过的,到现在也还在做,这是守业者的责任和担当。正是由于对细节的长久专注和永不止步的创业精神,让年轻的华住和百年的朗格成为值得被记录的商业奇迹。“我的诗歌虽然不一定好,但是拳拳的心是真诚的”,时间会沉淀并留下痕迹,把专注的、赤诚的、理想主义的,都变成珍贵的艺术品。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