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ART | 被聚焦的2020年ART021,唤醒当代艺术市场

  • RobbReport

      

       


越来越多的年轻画廊和年轻藏家,步履不停。







“今年 ART021共有114家来自18个国家43个城市的顶尖画廊参展,其中包括33家线上参展画廊。”从我身旁经过的一个人正对同伴读出手机上的信息。



2020 ART021 现场


如果在之前的几届博览会,这顶多会被视为一种数据的对比,但在2020年,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以下简称ART021)与画廊、藏家的关系,显然受到疫情影响的考验。


眼前的景象超出了预期。藏家见到了久违的来自北京、上海、深圳、香港地区、台湾地区乃至海外的画廊,在线下交流、欣赏和购买,这是今年唯一的机会。


2020 ART021 现场



VIP 首日,排队涌入 ART021的 VIP 人数众多,在上海展览中心60年历史的走廊里,每个人要灵活地在人群中穿梭,去往期待了一年的展位。


2020 ART021现场



持续培育本土和国际的市场


来自纽约的卓纳画廊在展会中占有中庭下沉广场上最醒目的位置。画廊1993年成立于纽约,在伦敦、巴黎和香港地区设立空间。从香港空间飞到上海操办此次艺术博览会的卓纳画廊资深总监许宇,要经过前后共28天的隔离。但对他来说,能够在线下为众多新老藏家带来国际上最受欢迎的艺术家新作,这样的等待无疑是值得的。


卓纳画廊展位


在本届 ART021,卓纳画廊的展位在前两日VIP预览日结束时几乎售罄,包括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奥斯卡·穆里略(Oscar Murillo)、米凯尔·博伊曼斯(Michaël Borremans)、卡罗尔·波维(Carol Bove)、托马斯·鲁夫(Thomas Ruff)、约什·史密斯(Josh Smith)、沃尔夫冈·提尔曼斯(Wolfgang Tillmans)、马塞尔·扎马(Marcel Dzama)等多位艺术家的20多件作品,总价值近560万美元。


托马斯·鲁(Thomas Ruff),《phg.04_III》,

2014年,© 托马斯·鲁夫


其中,奥斯卡·穆里略的作品《(无题)催化剂》以38万美元售出, 吕克·图伊曼斯(Luc Tuymans)的作品《约翰·罗宾逊》以120万美元售出,卡罗尔·波维的作品《无意的告白》以30万美元售出。


尼奥·劳赫(Neo Rauch),《协助》,2019年,

© 尼奥·劳赫 _ VG Bild-Kunst,伯恩,

图片由艺术家、Galerie EIGEN + ART(莱布尼茨_柏林)

及卓纳画廊提供 



比利时艺术家哈罗德安卡特的《无题》仍然在探索引人深思的自然主题,油画棒绘出一棵树,叶子缝隙的阴影图案,让圆球状的树冠看上去像一颗星球。哈罗德·安卡特善于寻找主题,他认为主题是把颜料推向画布的借口。这件作品在 VIP 日被售出,由此可见卓纳画廊主理人对中国艺术市场的深刻洞见。


哈罗德·安卡特(Harold Ancart),《无题》,

2020年,©哈罗德·安卡特


不过,卓纳画廊资深总监许宇也希望中国藏家通过这次展会认识约什·史密斯。他的创作顺应了今天在新的数字媒介之下,色彩和线条在绘画中树立新的风格和语言。“他的作品图像明快,线条流畅,符合新一代的观众和藏家对图像进行即时判断和消费的习惯。”许宇提到,艺术家近期受路易威登委托创作的新一季 Artycapucines 系列的手袋,更让他在新一代的藏家群体中掀起了浪潮。


罗斯·怀利(Rose Wylie),《(锡安)房子》,

2019年,© 罗斯·怀利,图片由艺术家及卓纳画廊提供


新一代藏家,越来越多的90后、00后藏家的入局,给中国艺术市场注入活力。同时,他们对图像进行即时判断和消费的习惯,又在影响画廊主对艺术品的筛选推荐。


此次我们也在艺博会现场采访了神采奕奕的当代唐人艺术中心的创始人郑林,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先后在曼谷、北京、中国香港等城市开始空间,一直致力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掘和推广。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展位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同时参加了今年的西岸博览会和 ART021,郑林向《罗博报告》介绍,此次在 ART021主画廊单元E09重磅呈现艺术家阿岱尔·阿贝德赛梅(Adel Abdessemed)、尤尼扎尔(Yunizar)、诗丽宛·扎纳胡塔卡克(Sriwan Janehuttakamkit)、奇蒂·纳罗德(Kitti Narod)、陈丹青、秦琦、陈彧君、陈彧凡、李尓鹏、蔡磊、赵赵、朱金石的卓越作品,以及在 BEYOND 公共项目单元呈现黎薇和蔡磊的个人项目。陈丹青的两件油画作品,以及泰国重要艺术家诗丽宛·扎纳胡塔卡克的作品也得到了郑林的特别介绍和推荐。


陈丹青,《题未定之二》,
布面油画,76 × 202 cm,2014


阿岱尔· 阿贝德赛梅,《禁色》,
布面综合材料,270 × 180 × 3.5 cm,2018


诗丽宛·扎纳胡塔卡克,《轮回C》,
布面油画,130 × 150 cm,2010

尤尼扎尔 ,《狮子与太阳》,
布面丙烯,200 × 270 cm,2020

奇蒂·纳罗德,《不可预见》,
布面油画,150 × 120 cm,2020


“新一代藏家具备国际视野,他们与国际艺术家可以更有效地交流,具备更挑剔的眼光,同时,这也为中国的艺术家带来了更多的挑战。”ART021创始人包一峰对《罗博报告说道,展会的责任不仅是为中国藏家带来收藏国际艺术家作品的机会,同时,也帮助中国本土的当代艺术家,更快地被国际市场所接受。



国际画廊侧重中国艺术家表现

伦敦知名画廊白立方参加了今年的 ART021和之前一天开幕的西岸当代艺术与设计博览会。在两个上海同期举办的艺术盛事中,白立方在 ART021上针对其风格和藏家群体,所选择展现的作品与在西岸绝不相同。


白立方展位 


在西岸,白立方集合了来自国际和中国艺术家的精选作品,而在 ART021,画廊聚焦于单个艺术家的集中式、研究性展示。“此次我们推出的是上海艺术家秦一峰的个展‘负影’。白立方香港空间在去年9月曾举办秦一峰的个展‘负读·读负’,我们希望将这位优秀的艺术家创作的最新一个阶段性成果展现给广泛的观众群体。”白立方亚洲区总监 Laura Zhou 说。在  ART021VIP 首日,已有6张秦一峰作品售出。


秦一峰,《2019.08.20 12: 10晴》,

2019,8x10英寸明胶银盐负片,自然光,曝光12' ,

134.5x107cm,© the artist. © White Cube


白立方展位 


另一家进驻中国16年之久的常青画廊,在过去三年,也同时参加 ART021和西岸艺博会。此次常青画廊在 ART021的展位上,呈现了中国前卫艺术大师陈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2000年代期间的多件重要作品,并与展会方共同组织了主题对话。


常青画廊展位


常青画廊中国区总监王鑫发现,这些年来,中国收藏家越来越多地寻求国际艺术家。“我认为陈箴应该在中国引起更多的关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在 ART021展位举办个展来展示他的作品。”


陈箴是最早在国外获得认可的中国当代艺术先驱之一,目前,欧洲最重要的艺术机构之一,位于米兰的倍耐力(HangarBicocca)当代艺术中心正在举办陈箴的重要大型展览。但最重要的是,陈箴一直在为艺术中的许多新实践和新理念铺平道路,并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欧洲和亚洲的许多跟随他的艺术家。现在,他的艺术和他的跨文化思想不仅限于私人收藏珍品,而且构成了艺术史的一个章节,需要通过博物馆和公共收藏来分享。


“陈箴是最早研究东西方文化差异和相似之处,并以艺术作品将两种文化重组的人之一,在我们这个时代,这甚至更加必要。”王鑫补充道


《重量》,1991年,金属,玻璃,石头,

报纸灰,报纸,216 x 155 x 40 厘米,独版


《水晶体内景观(Coq)》,2000,

水晶、金属、玻璃,95 x 190 x 70 厘米,独版,局部


展位呈现背后,是更为动人的故事。常青画廊三位创始人 MarioCristiani,LorenzoFiaschi 和 MaurizioRigillo 带着和艺术家陈箴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来到了北京,并在798开设了空间。在艺术家因疾病不幸去世20年后,常青画廊仍继续留在中国,并参加了在艺术家的家乡上海举办的 ART021和西岸艺博会。


《祭坛 - 红色、白色、黑色》,1993年,

金属,木材,玻璃,

自粘塑料板,宣纸,黑色,白色和红色丙烯 酸涂料,

铝,沙,水,红色,白色和黑色颜料粉,

159 x 100 x 35 厘米,独版


总是引领国际艺术市场趋势的高古轩同样加大了对中国艺术家的关注。此次高古轩选择在展位上呈现青年艺术家贾蔼力的新作个展。同时被展会选为海报的作品,还有天线空间代理的青年艺术家崔洁的新作。崔洁是包一峰认为本次展会中非常值得关注的新一代艺术家。


由此可见,随着中国艺术市场与国际的接轨,中国当代艺术家走向国际的脚步,也在加快。从此次 ART021的优质销售记录来看,中国藏家群体的年龄层越来越年轻,这也成为中国艺术市场更具活力的动因。和新兴藏家互动,挖掘中国市场潜力,成为展会和中外画廊主共同关注的焦点。


在这股潮流下,ART021在今年加大了对线上展会建设的投入,邀请33家知名画廊各自精选10件作品。另外,包一峰也透露,明年也将尝试在深圳举办设计主题的艺术与设计博览会。“深圳有出色的业态,和潜在的消费市场。相信可以通过设计和艺术,带动当地的文化活力。”


仁庐展位


Objective 画廊展位


Dastan's Basement 展位



《罗博报告》对话卓纳画廊


RR:《罗博报告》

X:许宇,卓纳画廊资深总监


许宇,卓纳画廊资深总监

 

RR:作为一家成熟且有声望的画廊,卓纳怎么看待今年全球和亚洲、中国市场因客观原因产生的变化?  


X:疫情之下,全球都进入了一个危机和调整期,艺术市场也不例外。大家习惯了艺术市场之前的蓬勃发展与高强度的加速,而眼下的危机提供了一个调整和反思的机会。亚洲,尤其是中国经济的迅速恢复,提供了本地市场的良性自我愈合和供血。但这只是区域性的修复,而真正良性的艺术市场需要回到全球的对话和平衡之中。亚洲,或者说中国的经验,可以提供给全球一定的参考价值和助力。

 

RR:今年是什么时候决定参加博览会,针对021的市场定位,画廊如何选择艺术家和作品?


X:我们已经连续五年参加上海的博览会,每年都是针对亚洲市场的不断成长,以及我们在本地越来越多的参与和展览来制定我们在博览会的展出作品。我们会考虑作品的亲和度,但也会适度地引领潮流。


RR:今年画廊对中国艺术市场有哪些不同以往的预期,根据策略的变化,做了哪些作品选择、价格区间的调整?


X:中国的艺术市场仍在往前发展,所以在作品的选择和区间上,我们没有因为疫情而做出折中。恰恰相反,因为全球博览会的集体停摆,上海的博览会反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机会和优势,可以集中展出最高水平的作品,而往年这些作品可能会在不同的国际大型博览会之间被瓜分。


RR:可否推荐一件在中国艺术市场有潜力的艺术家作品,并讲述一下艺术家的创作风格?你为什么会推荐这个艺术家给中国的收藏者。


X:我想推荐美国艺术家约什·史密斯(Josh Smith)。约什·史密斯的创作顺应了今天在新的数字媒介之下,色彩和线条在绘画中树立的新的风格和语言。他的作品图像明快,线条流畅,符合新一代的观众和藏家对图像进行即时判断和消费的习惯。加上他近期受路易威登委托创作的新一季 Artycapucines 系列的手袋,更让他在新一代的藏家群体中掀起了浪潮。

 

卓纳画廊展位 



《罗博报告》对话常青画廊


RR:《罗博报告》

W:王鑫,常青画廊亚洲总监

 

 王鑫,常青画廊亚洲总监


RR:作为一家成熟且有声望的画廊,怎么看待今年全球和亚洲、中国市场因客观原因产生的变化?


W:差不多蔓延了一整年的 COVID19疾病对每个人的生活中都产生了可怕的影响。很显然,病毒造成的众多后果不仅影响了艺术市场,而且影响了整个文化和全世界。


为了应对这样的情况,像许多其他公司一样,我们通过开发一些新的方式来展示我们的艺术家,与我们的客户和公众保持密切的联系,并高效地协调我们全球不同地点(意大利、中国、法国和古巴)的画廊之间的沟通、合作。线上渠道成为了新的重要工具,通过诸如 Zoom、我们的网站或社交媒体等渠道,我们在新冠期间仍然保持工作持续地推进。


病毒感染情况目前在中国得到了控制,这不仅使9月以来的展览会得以组织,也是对全球艺术市场的一种慰藉,文化再次开放,所有的机构和画廊都能再次举办展览了。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请客人们到我们的画廊来,并向他们展示我们艺术家的作品。


RR:今年是什么时候决定参加博览会,针对 ART021的市场定位,画廊如何选择艺术家和作品?


W:很高兴过去三年常青画廊都能参加 ART021艺博会和西岸艺博会,所以只要情况允许,我们也一直都打算在今年继续参加,幸运的是最后确实如愿了。与从前一样,画廊今年仍然决定在 ART021艺博会举办个展。继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和安尼施·卡普尔 (Anish Kapoor)之后,我们很高兴在今年呈献中国前卫艺术大师陈箴1990年代至2000年代期间的多件重要作品,并与展会方共同组织了主题对话。


RR:今年画廊对中国艺术市场有哪些不同以往的预期,根据策略的变化,做了哪些作品选择、价格区间的调整?


W:常青画廊北京空间已经在著名的798艺术区进驻超过16年之久,我们一直跟随并伴随着中国艺术市场的发展。在过去的二十年中,许多重要的藏家和机构涌现出来,中国成为了一个稳固增长的强大而稳定的艺术品市场。


今年,全球经济的各个方面都很复杂,能够依靠中国收藏家对每个画廊都至关重要。但是,这并没有改变画廊的愿景,我们的主要重点是通过适应这种意外情况来保持我们的使命,而不是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战略。



RR:可否推荐一件在中国艺术市场有潜力的艺术家作品,并讲述一下艺术家的创作风格?你为什么会推荐这个艺术家给中国的收藏者。


W: 当你和这么多大师级的天才艺术家工作时,这个问题真的很难作答!


话虽如此,我认为陈箴应该在中国引起更多的关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决定在 ART021展位举办个展来展示他的作品。这些年来,中国收藏家越来越多地寻求国际艺术家,而陈箴是最早在国外获得认可的中国当代艺术先驱之一,目前,欧洲最重要的艺术机构之一,位于米兰的倍耐力 (Hangar Bicocca )当代艺术中心正在举办陈箴的重要大型展览。


但最重要的是,陈箴一直在为艺术中的许多新实践和新理念铺平道路,并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欧洲和亚洲的许多跟随他的艺术家。现在,他的艺术和他的跨文化思想不仅限于私人收藏珍品,而且构成了艺术史的一个章节,需要通过博物馆和公共收藏来分享。


常青画廊三位创始人 Mario Cristiani,Lorenzo Fiaschi 和 Maurizio Rigillo 带着和艺术家陈箴之间有着深厚的友谊来到了北京。在艺术家因疾病不幸去世20年后,常青画廊很高兴能继续留在这里,并能参加在艺术家的家乡上海举办的 ART021和西岸艺博会。


无论以何种方式,陈箴对艺术的贡献将一直存在,并且我们希望能够让它永存下去,尤其是对亚洲的公众。


毕竟,陈箴是最早研究东西方文化差异和相似之处,并以艺术作品将两种文化重组的人之一,在我们这个时代,这甚至更加必要。

 


常青画廊展位 




《罗博报告》对话白立方


RR:《罗博报告》

Z:Laura Zhou,白立方亚洲区总监

 

Laura Zhou,白立方亚洲区总监


RR:作为一家成熟且有声望的画廊,白立方怎么看待今年全球和亚洲、中国市场因客观原因产生的变化?


Z:年初开始的疫情对业界带来的最直接影响就是全球的大量展览与艺术博览会无法举办,只能转向线上模式。但在实际体验层面,观众在展览空间中亲身与作品产生的交流、互动最为直接,这是线上展示无法替代的。我们很高兴能来到上海参与今年画廊的首个实体艺术博览会,让我们带来的作品与久违的广泛观众群体再次见面。


RR:画廊今年什么时候决定参加 ART021博览会,针对 ART021的市场定位,你们如何选择艺术家和作品?


Z:按照惯例,画廊通常从年中就开始准备上海的博览会。在 ART021展位 C04,我们聚焦于单个艺术家的集中式、研究性展示。此次我们推出的是上海艺术家秦一峰的个展“负影”。白立方香港空间在去年9月曾举办秦一峰的个展“负读·读负”,我们希望将这位优秀的艺术家创作的最新一个阶段性成果展现给广泛的观众群体。


RR:今年画廊对中国艺术市场有哪些不同以往的预期,根据策略的变化,做了哪些作品选择、价格区间的调整?


Z:相比起来,中国政府对疫情的控制有力且有效,这是实体艺术博览会得以举办的基础,可以说也给艺术市场带来了很强的信心。我们希望能借助上海的两个博览会展示平台,与暌违已久的中国观众再次交流。而白立方还是秉持一直以来的愿望和宗旨,那就是将优秀艺术家的优秀艺术品推荐给中国的藏家与观众。


RR:可否推荐一件在中国艺术市场有潜力的艺术家作品,并讲述一下艺术家的创作风格?你为什么会推荐这个艺术家给中国的收藏者。


Z:我们欢迎更多观众来到 ART021白立方展位观看秦一峰的个展“负影”。继去年的香港白立方个展之后,秦一峰在今年进一步突破了他的创作方法,我们这次展示的是他全新的负片图像作品,其中包括一组三联作品,是拍摄同一件明代素工平头案所得,在图像中,器物的物质性消解得更为彻底。三联作品将会在展位空间中形成新的对话关系,我们也非常期待观众的互动与解读为这组作品注入新的内涵。




白立方展位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