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ART | 《足尖 太极》:动静之间,碰撞交融

  • RobbReport

       

       

在《罗博报告》联合一汽-大众奥迪举办的2020 Best of the Best罗博之选“8!引领创见”新媒体艺术盛典晚宴上,芭蕾舞蹈家邱思婷和“影子太极创始人”青年武术家杨德战表演了基于“8!引领创见”主题而特别创作的《足尖 太极》——在芭蕾与太极的碰撞与融合之中,打破桎梏,充分诠释艺术创见。




对于邱思婷和杨德战二人来说,这次4分钟的表演是去年五月份一次创想的推衍与落地,是艺术表达上的一次热身,也是走出自我舒适圈,对于新事物的一次由内而外的体会与认识。正是有他们各自深厚的积淀作为土壤,这次跨界表演才愈发彰显出引领之姿。






邱思婷:穿梭于现实与童话之间



邱思婷的脑海中一直保存着这样一幅画面:她站在侧幕,视线中,以台下万千鼓掌的观众作为背景的,是芭蕾舞演员谢幕时半屈膝的背影。兴许凝神打量,还能看见演员们身上被舞台灯光照亮的汗水。这个场景一直令邱思婷深为感动,尤其当她想到这谢幕之前,演员们为心中热爱所付出的种种辛劳,“那样半屈膝的一种身体的姿态,对我来说,就像是一个浓缩的人生。”



同世界上所有卓越的芭蕾舞蹈家一样,邱思婷的芭蕾之路也是由汗与泪花淬炼而来。八岁时,因为在电视上看到俄罗斯舞团表演的《天鹅湖》,懵懂之中种下了梦的种子。在广州遇见了她的启蒙老师——中国第一批现代舞蹈家彭武之后,她一边刻苦训练,一边逐步地了解这种艺术形式,熬过了艰难的插班生时光,毕业前夕,邱思婷收到了德国曼海姆国立音乐表演艺术学院舞蹈系的全额奖学金留学机会,真正进入了芭蕾艺术的花园——欧洲,去学习、工作。她成为了慕尼黑巴伐利亚国家芭蕾舞团有史以来第一位华裔女舞者。


Image


在邱思婷眼中,芭蕾舞艺术的世界宛如一个童话世界,练功房排练、回家、剧院演出三点一线,单纯而美好,但她也意识到,“我们真正生活的世界,它不光是《天鹅湖》、《胡桃夹子》,或者是《安娜卡列妮娜》、《茶花女》,它应该是有更多更丰富的东西的。”在一个充分感性的世界里,她想要汲取一些理性的养料,进入巴伐利亚国家大剧院第六年后,她做了一个决定:去巴黎攻读奢侈品及艺术管理MBA学位。




如今,她回国成立了工作室,也多了一重身份:制作人。她把转型的感受形容为“在现实世界和童话世界之间往返穿梭。”这对邱思婷提出了更多的挑战,但她也沉浸于这种冷静与感性并重的状态:“可能就跟太极的‘阴阳’一样,一个完整的人生,它不应该只有‘阴’或者‘阳’,它一定是这之间的一个融合,也是你自己的一个balance。”





杨德战:梦想与传承是一件事


在杨德战看来,太极图十分美妙。“它永远是一个圆,一个S线,一边是黑色,一边是白色,当然白色里面有个黑点,黑色里面有个白点,它们相互转化,又相互矛盾,还相互依存。”这是一种圆融的智慧,杨德战将其总结为:“永远在变化中求得平衡”。



最初,梦想突如其来,像一股未具名的力量骤然间撞上杨德战,十岁那年,他想要成为像一代天王Michael Jackson与功夫巨星李小龙一样优秀的人,打破功夫形式的限制,继而开始了自己的习武之路。


十几年如一日的艰苦训练中,他接触了刀枪剑弓斧钺钩叉,也学习了众多不同门类的武术,杨德战逐渐想要探知,武术的根到底在哪里?“所以我又回到了传统,因为武术的根是从传统里出来的,回到传统之后,我就找到了太极拳。”



2017年,中国原创体育IP《功守道》将初出茅庐的杨德战推至台前,最终,他以16:9的傲人战绩成为了“功守道首届冠军”。但杨德战没有满足于此,与太极拳背后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产生精神共振的他,萌发了将太极拳从自我半径扩展向外围世界的使命感。



正是在这个基础之上,杨德战创办了“影子太极”。有别于传统太极的招式繁琐庞杂、开武馆收徒以及修习时间长等特点,他在保留传统太极思想核心的同时,对这一切做了简化,“所谓‘大道至简’,要吃透了以后才能做减法。”一套在两天之内让零基础的人学会太极的训练体系应运而生。除此之外,杨德战更将其视为一种与自己内心的对话,在“年轻化、时尚化、国际化”这三大主要内涵之下,循序渐进地让人沉浸于诗酒茶花香和音乐、服饰营造出来的场能中,习得太极招式,彼此分享健康和快乐。



想要不断跨界、创新的渴望也始终潜藏在杨德战行事的动能之中。他与街舞、芭蕾舞、古典舞、京剧寻求跨界,突破人们认知的界限;新一年,他想要尝试电影,力图用更大的维度去传承中国文化,“我原来认为梦想是梦想,传承是传承。是两件事情,但是现在,我觉得它们俩可以是一件事情。”





《罗博报告》 X 邱思婷 & 杨德战



分享一下这次表演的创作灵感吧。

邱思婷:芭蕾作为西方古典艺术王冠上的宝石,太极作为中华传统文化的符号,是一种非常强烈的东西方文化之间的碰撞,因为像芭蕾艺术中的“开、绷、直、立”这些特点,与太极里不同招式肌肉的发力方式是完全相反的,但是在碰撞当中,又有很多可以交融的点。它们既代表了刚柔并济,又有阴阳双向的特征,所以希望能够在表演中将二者融合后无限能量这样的一个主题传达出来。



排练过程中最有难度的部分在哪里?

邱思婷:那会儿我的脚碰巧崴了,有很多特别有难度的东西,穿脚尖鞋没有办法去做,所以就把一些跳跃的东西,强度、力度很大的东西,靠杨老师在太极方面去呈现,我这边则表现芭蕾中一些柔美的东西,动静中生两仪,也就是我们在表演当中呈现出的一个天地之间的关系。


杨德战:难的就是一些托举的动作,比如说在空中,双人互动的时候,可能最难的是在这一方面。不过因为太极到了最后它要你看“招熟、懂劲、神明”,所以懂得“劲”的时候,这个事就简单了,因为托举也是运用力学,我顺着她的力下来,再顺着她的力上去,我觉得这个地方非常的和谐。



表演虽然只有短短4分钟,但还是容纳了叙事性,这种叙事性是一个有意的设计,还是自然而然的结果?

杨德战:这一次我们的表演,没有任何限制,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就像我们太极所说的:“大到无边无际,小到无穷无尽”,同时也贴合了我们的主题“8”,我们的编排之中都会有这种“8”字的感觉,包括太极的推手,我们的身体走八字,我们的腰胯走S线。


我们从起承转合四个部分去叙述了这种感觉,开始一个光束,然后思婷起来先用舞蹈展现,随后到我的这一个部分,紧接着我们中间有一个相融合的部分,再各自去交流,既有大又有小,既有外又有里,既有刚又有柔,是这样的一种概念。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