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青山周平:建一座记忆的容器

  • RobbReport

       

       

青山周平(Aoyama/Shuhei),

一位在中国生活多年的日籍设计师,

以对北京胡同大杂院的改造为大众所熟知,

他用独特的观察力去发现和探究

生活在北京这座超级都市中的人的状态,

思考“家”和“城市”的关系。




在陌生中发现

1980年出生于日本广岛县的青山周平,可能是微博粉丝最多的建筑师。2015年,因真人秀《梦想改造家》爆红,被大众熟知,他在节目中的设计启发了很多人对“家”作为一个物理空间的再认识。其实,早在2008年青山周平就曾获得日本商业空间协会设计大奖赛银奖,并曾获“2016年中国建筑装饰协会年度中国室内设计十大新锐人物”“40 UNDER 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7年中国最佳国际创业者”“2017年度设计师青年榜样”等赞誉。


建筑师 青山周平(Aoyama/Shuhei)

B.L.U.E.建筑设计事务所创始人,主持建筑师


然而,光环的背后,建筑师青山周平本人却极为低调朴素。带着一双想要发现的眼睛,他曾在本科三年级结束那年,休学一年去旅行。他去了很多地方,其中给他触动最大的是印度、中国西藏自治区、尼泊尔这些地方。纯粹的环境造就简单质朴的生活,青山周平在旅行中收获最大的是尽可能地去了解在一个相对传统的建筑、村落、城市中的人是怎样生活、怎样创造空间的。回到日本后,他选择东京大学的“环境”学科继续深造,毕业后,又因为一份工作来到中国。在谈到是什么吸引他留在中国时,青山周平说:“现在的中国传统和现代并存,充满了各种矛盾和想象空间,对建筑师来说是很有趣的环境。”


青山周平主刀设计的 % Arabica Coffee

上海建国西路店令人眼前一亮


青山周平刚到中国时,也曾住过普通住宅,但很快就开启了他在北京胡同里十多年的生活经历。长时间在北京胡同中居住与生活的经验,让他开始观察生活在北京这座超级都市中的人的状态,思考家和城市的关系,他认为最理想状态是生活在没有围墙的房子里:有邻里关系,有共享空间。青山周平说:“我喜欢陌生的环境。胡同之外的生活有点儿无聊,所以我把自己的身体放在这个胡同,一个陌生的地方,这种陌生感给了我能量。”青山周平发现,胡同有着一种极为当代化的生活方式。大家的房子普遍都特别小,十几平米到二十几平米,平时的活动场所是共有的院子或是胡同。家的范围就从自己的一间小房延展到外面更大的公共空间。


“白塔寺胡同大杂院改造”项目中,青山周平和团队在保留院落空间特质的同时,令其成为适合现代年轻人生活方式的居住空间。


居家的阿姨会帮忙打扫整个院子的卫生,放在门口的桌椅板凳就像是共享家具一样供大家使用,而夏日里的大叔们光膀子纳凉,对待胡同就像是对待自己家的客厅一样自然而然。用带着陌生感的眼光在生活中发现,或许这样的时刻,对青山周平而言,正是成为一名建筑师的意义所在,因为建筑师是一份没有年龄界限、地域界限、思维界限的职业,不管是在北京的胡同还是其他地方,青山周平用他的设计和世界不断对话,“建筑空间有较大的力量去改变人的生活和整个社会,建筑师可以通过这个空间来影响人、城市和社会。”


苏州有熊公寓




在居住中延伸

根据一则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单身成年人口已经超过2亿,独居成年人口超过7700万。庞大的单身人口的背后是生活方式的转变,更多的年轻人去到大城市工作、奋斗。在房价居高不降的情况下,年轻人很难在自己工作的城市买房安居,即便是租一套完整的公寓也要面对巨大的经济压力,于是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和陌生人合租,和室友一墙之隔却并没有时间和空间交流,显然这并不是理想的生活方式。那么,一个年轻人在一个20平米的空间中生活,家对他来说,是怎样的存在呢?是一张下班后倒头就睡的床吗?是一张点外卖吃外卖的餐桌吗?还是一个衣服漫溢却永远找不到衣服的衣柜呢?在青山周平的设想中,这些都是家,也都不是家。因为“家”不再是一个物理的存在,而是我们头脑和心灵中的归属感,是一个保留着我们记忆的容器。“



青山周平将森林中行走的自由开放空间的体验融入设计,打造了位于承德以北、热河山谷内充满自然气息的“森之谷温泉中心”。


森之谷温泉中心


对我来说,家不是那种我们平时所说的,有爸爸、妈妈,有孩子,所有有血缘关系的人生活在一起的一个居所,这是血缘关系和婚姻关系形成的一个家。但我所设想的家不是这样的家,它是一个记忆的载体,在这个空间中可以存放自己的生活经历。我常说在大城市里生活的年轻人失去了家的感觉,所以家是不是可以延伸到城市的各个角落里呢?比如书店、咖啡厅又或是健身房,整座城市都可以成为一个家的空间。”就像夏日里光膀子纳凉的大叔们,对待胡同就像是对待自己家的客厅一样自然而然的态度,可以说,青山周平在北京胡同里的生活经验赋予他对“家”这个概念最早的反思。而青山周平第一次对这个设想的实践,来自自己接到“CHINA HOUSE VISION大展”的筹备和策划工作的委托,他开始探索未来家的形态,并在由原研哉主编、2016年出版的《理想家:2025》刊登了他初步构思的“共享社区城市”的概念。


2018年,在“CHINA HOUSE VISION探索家——未来生活大展”上,青山周平将“400盒子的共享社区城市”按照1∶1的比例搬到了展厅。


在这个项目中,青山周平设计了许多盒子,这些方形的盒子可以满足基本的私密需要,可以睡觉、读书、存储等,书柜、储藏柜的门设在盒子外部,经过加锁处理就可以满足私密要求,而屋顶被设计成敞开式,拥有更好的通透性。盒子与盒子之间是公共区域,年轻人可以在公共区域中完成喝咖啡、健身等生活行为,私人空间与公共空间之间自由连接,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群居生活。2018年,在“CHINA HOUSE VISION探索家——未来生活大展”上,青山周平将“400盒子的共享社区城市”按照1∶1的比例搬到了展厅。同是2018年,“400盒子的共享社区城市”第一个落地项目在泉州开启,青山周平将一栋曾经作为批发市场的老楼进行改造,将自己对家的想象植入其中。


上海大田秀则画廊


按照设想,住在里面的年轻人可以自动生成一个生活方式趋同的群体,他们可以在线上建立互动平台,跨地区进行联结,建立一个更大的虚拟盒子社区。这是盒子社区的理想状态,也是未来生活的一种可能。这种新的“家”,虽然没有婚姻关系,也没有血缘关系,但它构成了新的关系群体,青山周平称它为“新家族关系”。



北京木木美术馆改造


对青山周平来说,选择在中国生活、工作或许是一件在偶然中发生的事,而选择做建筑或许是一个自然而然的发生,也许来自于青山周平父亲的影响,虽然在他看来“自己的父亲并不是一名成功的建筑师”,可这种耳濡目染为年少的青山周平展示了一种改变生活、影响生活的可能性。



现在再请青山周平回答为什么要成为一名建筑师,

他会说:“我选择建筑并不是因为想做建筑,

而是因为这是一种探索现代生活的手段。”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