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程守太:从同行人到守护者

  • RobbReport

       

       

去除掉金光闪闪的律师身份,

程守太还是国内一线藏家,

收藏生涯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成长与发展,

共同经历风光与寂寞、潮起和潮落。




程守太,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法学博士,先后被评为钱伯斯亚太地区杰出商务律师(Chambers Asia-Pacific Asia's Leading Lawyer for Business)、亚洲法律杂志(ALB)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十佳律师。


程守太,泰和泰律师事务所创始人,收藏家


在职业律师的身份之外,从2003年起开始接触并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程守太,还以自己对中国当代艺术品的收藏而知名,在程守太的千余件藏品中,包含有架上绘画、雕塑、影像、新媒体等不同种类,而他作为尤伦斯艺术基金会两届理事,持续赞助UCCA、OCAT、龙美术馆等多个美术馆、艺术家展览;自2012年开始,程守太更加注重系统性地学习当代艺术,从苏富比艺术学院到中央美术学院艺术鉴赏班,程守太对艺术的喜爱逐渐转化为一种对理想的追求;2015年,程守太创办ti艺术基金会,更是从中国当代艺术的同行人转变为一名守护者,深入研究及思考艺术与金融、艺术与基金、艺术品家族信托、艺术品IP等艺术市场相关典型案例,程守太的艺术蓝图从四川走向全国,再至跨国界的拓展,逐渐形成一种具有未来性的、对中国当代艺术深切关怀的视野与雄心——在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与梳理中,从法治角度深入思考与推进中国当代艺术系统的发展和完善。



职业之外 寻回本心的发现之旅


在众多职业之中,律师绝对是其中最严谨和忙碌的一类。律师的工作需要以绝对的理性与客观之心去面对林林总总的纷争,虽然充满了挑战,却也同样是缺乏想象力的,充斥着枯燥与乏味。相较于赫赫有名的律师身份,作为国内的一线藏家,程守太显得格外谦逊和低调,坦言自己多年来最大的快乐多是来自艺术和艺术品收藏。


程守太藏品

周春芽,《绿狗 No.1》,布面油画,1997


收藏之初,程守太也是从传统入手。从一开始的一窍不通,不知如何下手,到后来从传统书画转向当代艺术,程守太的审美趣味发生了改变,也像是找回了自己的本心。面对精神紧绷的每一天,艺术成为程守太释放感性与激情的港口,就像是在遥远的海的远处,是艺术掀起滔天巨浪将一切生活的陈词滥调冲刷干净,露出精神的礁石。只要一聊起艺术品收藏,原先众人眼中充满理性、严谨、严肃,绝不出错的金牌律师就会卸下多年职业化生涯所练就的武装,变得柔软而深情。


程守太藏品

屠宏涛,《梦见董其昌》,布面油画,2016


程守太说:“艺术收藏是一件想起来很美,听起来很酷,做起来比较难的事。我个人觉得做艺术收藏最重要的是你要喜欢。”在聊到自己收藏生涯的开始时,程守太给出的答案充满了诗意的画面感:“那是我最郁闷和烦闷的一段时间,工作上从山东到四川,生活上从两个人到一个人,在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动中,我感到极度苦闷没有出口。一个非常意外的情况下我走入了一家画廊,一幅四川本土画家陈秋林的静物画突然打动了我。油画柔和的笔触,花卉自然的色彩,我坐在画廊里,看着这幅画,听着外面滴答的雨落声,一下子感觉到我的心瞬间安静了下来。从此之后我一发而不可收。艺术收藏成了除我职业之外的唯一的爱好。”自此,一段意外的相遇开启了一个律师的收藏之门。



收藏生涯 伴随中国当代艺术成长与发展


作为一位从2003年起,就开始接触并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收藏家,我们可以这样说,程守太的收藏生涯伴随着中国当代艺术的成长与发展,共同经历风光与寂寞、潮起和潮落。程守太的艺术品收藏迄今已走过将近二十年,从传统书画到当代艺术,从张大千到周春芽,从青年艺术家到成熟的艺术大师。毫不夸张地说,这位金牌律师的日常生活不是在办案、研究法律条文,就是在看艺术品、去艺术家工作室的路上。


程守太藏品

安东尼·葛姆雷,雕塑,铸铁,2016


在一篇采访中有一段文字用来描述程守太对艺术的痴迷,“近两年家里除了一张床,所有空间都堆满了画,三层楼房里没有一本法律书(搬到办公室),同事见了笑其痴傻,他但笑不语。收藏之于他与其说是带来财富,不如说更是带来一种快乐的人生。‘我凌晨做个梦,梦到我买到了某幅作品,笑得咯啊咯的。’”


程守太藏品

贾蔼力,《无题》,布面油画,2005~2015


作为藏家,程守太已走过了将近二十年,而又因为职业的关系,程守太在收藏每一件艺术品时都希望去追根溯源,在不断积累艺术专业知识的同时,他奔波于国内各大专业机构、各大拍卖行间,拜访于艺术家工作室和艺术研讨会。从与艺术意外的相遇到坚定的相守,今天再请程守太聊起他的艺术品收藏,早已不再是只凭着个人的兴趣和喜好而作出的决定,更多变成了一种责任和理想:“我觉得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都是一段历史,其实收藏除了是个人兴趣,更多是收藏的一段文化、一段历史。”



疫情过后 继续支持中国当代艺术的明天


“法律是理性的,艺术是感性的。”通过职业思维的理性思考,程守太在艺术的感性收藏中不断思考着究竟该收藏怎样的当代艺术品。“有人言,我们东方民族有自己特有的对外表达方式、情怀和逻辑,当它尚未被普及为世界性的语言时,便无法与众人分享。程守太深以为然,并认为中国现代艺术家都在很自觉用心地实践着中国的当代艺术。”


程守太藏品

何多苓,《花前》,布面油画,2014


如今,收藏对他来说既是对个人精神世界的筑造,更是他职业生涯的延伸,程守太逐渐将自己本职的专业知识导入其中,希望以此去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的进一步规范化和完善,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健康发展贡献出一己之力。


程守太藏品

郝量,《潇湘八景 - 瞬息》,绢本水墨,2014


在去年特殊的形势下,程守太始终抱持着一份积极与乐观的态度,他相信,历史是一面镜子,它会照见一个社会的正、反两个方面,今年这样一个世界未有的大变局,是危机,但是“危”中见“机”:“我们常说盛世收藏,疫情期间毫无疑问大家考虑的更多是如何渡过难关,是持有更多的现金,还是去购买艺术品,收藏的心态会更为谨慎。但我认为对一个成熟的收藏家而言,影响有限。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艺术品收藏恰恰是一个进入的好时机。因为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我们应该收藏什么,我们热爱的是什么,”程守太接着说,“历史从来都会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所以我充分相信疫情过后,中国艺术收藏的市场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