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周光明:用空间复兴传统

  • RobbReport




“生活就是体验学习,设计就是融合创造。”

周光明意图在当代人与空间的关系中,

找到最适切的距离。




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是什么?当代中国人在不同类型的空间里的需求是什么?这是设计师周光明一直在思考和实践的概念。




周光明


从西班牙巴塞罗那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建筑系取得室内设计硕士后,2002年,周光明与朱彤云女士共同在上海创立朱周空间设计,透过东方美学和当代设计逻辑,以中国传统“框架”为思考脉络,实践室内设计的创意。代表作品有北京松美术馆、上海嘉定图书馆、全季酒店(品牌升级改造,进行至4.0版本)、禧玥酒店(新品牌酒店设计建立与升级)、上海外滩花间堂・愉园。


上海古北禧玥酒店,朱周空间设计。

上海徐家汇禧玥酒店,朱周空间设计。


从颠覆一般美术馆形式的“北京松美术馆”到宛如江南水乡学堂的“上海嘉定图书馆”,从提倡人文美学的“全季酒店”到打造精致生活的“禧玥酒店”,从每年客流量上亿人次的“海底捞”到为周迅、陈坤等明星打造的“山下学堂”,在他的代表作品中,始终不变的设计核心是“当代中国生活”“传统文化复兴”,他的设计理念也非常清晰——“意图在当代人与空间的关系中,找到最适切的距离。”



“为中国人量身定制”的空间


在对全季酒店的设计上,周光明写的提案是“为中国人量身定制的酒店”,以儒家待人接物的“温、良、恭、‘简’、让”作为中心设计理念的全季最终一炮而红。


秉承一贯的“‘框架’为思考脉络,‘人’为主体,‘心’为出发点”的设计哲学,运用中国传统的“框架”为设计的基本,从庭园、窗景、空间的区域,从室外到室内,营造出一种桃花源的意境,气定神闲,悠然自在。让旅途中的“家外之家”更成为一个可以短暂逃离、沉淀思绪的所在。


东方人比较内敛、需要安静,周光明设计团队从视觉上就开始营造静谧的氛围,赋予空间大量的留白,以开阔的、静谧的空,让时间停留,让思绪沉淀,让心灵安住。在房间的功能上拿掉了浴缸,保证了淋浴的热水可以出得更快更大;相对较硬的床垫、合适高度的卫浴设备,以及电视尺寸的加大……这些都是通过对中国人生活习惯的观察所定制。


全季4.0旗舰店,朱周空间设计。


除了视觉上的静谧,所有的触感跟空间的家具都是温和的,不会有任何“刺激”,这其实就是中国人所谓的中庸和谐。而在外奔波一天后回到房间,还可以随时享受到一杯热茶,一早起来可以吃一顿丰富且热乎乎的中式早餐,这些看似枝微末节的地方,其实都是因应当代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而产生。


在酒店的公共区域,艺术、茶道、冥想、花艺,空间中尽是对“雅”的追求。


最终在全季酒店,通过对静谧和留白的空间表达,呈现出一种展现东方质朴温润的艺术美学,一种回归初心、大道至简的人文精神,一种以温良恭俭让处世的纯善美德。


而对汉庭最新推出的新一代 3.5 产品的设计,其美学理念、造价、营建也成为业内讨论热点。作为“国民酒店”,此番的革新是让设计的包容度更高、更具体验感。


全季人文空间,朱周空间设计。


在汉庭增加了智能化的植入,适度减少人工服务,创造“便利性”,是呼应国人拥抱高科技的一个趋势,让人感受到新鲜的亲切感。摊位式的早餐,应不同地方的汉庭提供更在地化的早餐选择,在面积不大的用餐空间,可以享用现做的热食。


在功能上创造出更大的价值感,如智能置物与自助洗衣区,多功能的大堂也有高颜值的意大利家具,汉庭还是那个人们熟悉的汉庭,却因为圆融的革新让它成功跻身为“是一种体验,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美的享受”的酒店品牌。


酒店的作用,早已不止于“住”。“无论是住在经济型、中档还是高档酒店,都有权利享受美好的东西。


全季人文空间,朱周空间设计。



回归中式美学精神


虽然曾在西班牙留学学习设计,但周光明的审美一直是东方式的。常年居住在上海市区边缘,买下房子的原因是能看得到窗外满眼的绿意。他一直以一种静逸、自由、笃实的方式,观察思考着生活与设计的关系。


他们的家里简约而宁静,处处充满主人的独特气息,“气息”正是一个空间的法眼,超越任何美感与技巧的无招胜有招。在这里,品香、点茶、挂画、插花这传统的宋人“四般闲事”便是这气息的点睛之笔。


宋人吴自牧在其笔记《梦粱录》记载:“烧香点茶,挂画插花,四般闲事,不宜累家”,点出了宋代文人雅致生活的“四事”或“四艺”。此四艺者,通过嗅觉、味觉、触觉与视觉品味日常生活,将日常生活提升至艺术境界。


曦书房,朱周空间设计。


在周光明看来,宋代美学美在它的包容性,它的“不表现”“谦卑”、对“缺陷美”的欣赏,这是文化自信发展到极致后才能形成的美学高度。就像他在家里喜欢进行的“四般闲事”,是在心无旁骛的专注后,“闲”出来的高雅精致。


喝早茶早已成为一家人的日常,也是一种交流的方式,孩子从小闻着茶香,欣赏家中精美或朴拙的家具,传统文化的熏陶已然在润物细无声中完成。在连接客厅与厨房的大长桌上,周光明与太太在这里看书、写字、喝茶,小孩在这里写作业,间或聊天,这便是周光明对空间的理解——空间的“气息”来自“人味”,一定是要有人来使用这个空间才会有气息产生,根据这个人的生活习惯、习性,才能创造出不同的“气息”,这个空间才会是活的。


上海外滩花间堂·愉园,朱周空间设计。


未来室内设计对于东方气息之美的营造,还是要回到人的生活习惯上,这要求设计师对空间的感触变得多元,不再以边界隔间来定义,而是对空间功能的重组以及重新认识;而软装的表现会比硬装更能直接点亮这个空间使用者的个性。



设计对文化的复兴

是融合反刍的过程


疫情防控下的 2020 年,人们待在家里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多,原本因快节奏生活而疏离的家也慢慢有了温度,改善居家状态的心情也因为难得的闲暇被提上了日程。与此同时,人们开始越发重视生态、健康与环保,这也正是让设计师可以慢下来反思的时刻,重新理解生活,重视自然保护,不再像以前一样囫囵吞枣,追赶着并非真正的需求。


疫情也导致人们更渴望自然与外出,对公共空间的期待更高,期待更加多元与舒适。周光明非常关注公共空间,因为它可以让设计师通过自己的想法,用有限的资源,打造更多人使用的空间,比如北京的松美术馆,颠覆了逛展览必在室内的传统,整个空间都是艺术品的容器,徜徉其中,一步一景和身处其中的人相得益彰,让艺术欣赏变成一场观赏者一起来创造的园游会。


松美术馆,朱周空间设计。


周光明正在进行中的项目是一所医院,他力图通过自己的设计打破医院给人过度理性而冷冰冰的刻板印象,改变其功能性大于美感的传统设计,让前来的使用者、工作人员都能舒服地使用这个空间,让人深深感受到医院除了和病痛有关,同时也是一个承载着爱与希望的地方。


“生活就是体验学习,设计就是融合创造”。周光明看来,当代设计并非只是单纯的反射动作,设计是体验,是生活的累积与融合,体验得越多就会越对自己的生活有所追求,就会有更多的向往。


杭州禧玥酒店,朱周空间设计。


不管是因为地理位置上的融合,或是对自己文化时空的融合,无论东方抑或是西方,都会形成自己的语汇,这过程会有些颠簸,但是最终会趋于成熟。除了在不同的现实空间里探索,如今虚拟世界也打破了限制,这些新的刺激和想象都成为生活经验的一部分。


在当下,设计师对文化的复兴就是一种自然的表达,通过不同的媒介,有着各种抒发,这种抒发是自然而然,并不一定是新的创新,而是由内而外,是中国设计师在这块土地上所熏陶和感触之下的自然产出。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