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MOTORS |经典的昨日重现

  • RobbReport




最让人心疼的事情莫过于你拥有的

70年历史的老车损坏了原配挡泥板,

或者被迫刮掉老车上原有的油漆。

对于日常或甚至周末才开的车,

一款复刻车型是上好的选择。

当12辆复刻版的宾利Blower进入经典车市场,

爱好者与收藏家在赞叹之余,

也带来经典车市场上一直备受关注的问题:

经典车与复刻车型到底价格几何?





原型与复刻之争


自从20世纪50年代,当更便宜的玻璃纤维车身和便宜的底盘充斥市场时,各种仿制经典车以及各种改装套件开始在经典车市场上泛滥。但与那些仿冒品不同的是,复刻车型是由原制造商制造或获得其官方许可,并煞费苦心地按照最初车型的同一时期规格制造,同时保留了某些现代的安全和操作特性。值得注意的是,它们的底盘和引擎号码经常跟随前款车顺序,有效地延续过去车型的生产。


宾利(Bentley)努力复制的车是20 世纪初制造4 辆中的第二辆,亨利·“蒂姆”·伯金爵士(Sir Henry“Tim” Birkin)曾驾驶这辆车参加勒芒比赛,他是著名的Bentley Boys宾利车手、绅士赛车手,从1927 年到1930 年,他驾驶该精品车在24 Hours of Le Mans勒芒比赛中获得第一名。最后一年获胜者有驾驶车队中的伍尔芙·巴纳托(Woolf Barnato)和格伦·基德斯顿(Glen Kidston),国际经典车专家Simon Kidston则是Glen Kidston的侄子。


2019年宾利宣布复刻的12台4½升机械增压车型宾利“Blower”。

新车以1929年打造的宾利传奇赛车(底盘编号No.HB3404)为原型,该车最初由蒂姆·伯金爵士委托宾利开发。


“表现不错的品牌不应该去照着他们历史的生产目录制造复刻车型,我认为这不会给它们带来好印象。这降低了原创产品的稀有性,破坏了品牌的真正遗产。”在他看来,生产复刻车型也有长远的影响,“这可能在未来会造成混淆,不知道哪些是真车,哪些不是。”Simon的观点是任何纯粹为收藏而建造的东西很少能长期成为收藏品。生产厂家的唯一目的就是赚钱,对于一个新的复制品来说没有诚实性。它没有内在价值。只有年代、历史和真实性才能赋予这种魔力。Simon将复刻车型比喻为“试图通过分析其成分来复制一款拥有历史的年份佳酿,并制造出新的老年份佳酿”。


1929 Team Blower Portrait


Petersen Automotive Museum汽车博物馆馆长布鲁斯·迈耶(Bruce Meyer)拥有大量稳定值钱的收藏车,他承认复刻车型让那些买不起原始经典车的爱好者加入收藏车的游戏中:但如果你是一个严肃的收藏家,你就要远离复刻车型,因为它们将玷污你的全部收藏车的整体真实性。


任何收藏品的价值都是由稀缺性而推动,所以很明显,当数量不断减少的珍稀车型开始得到补充时,随之而来的是收藏价值的下降。以911系列车的第四代保时捷993为例,作为该品牌最后一款主打风冷六缸平置发动机的车型,它已成为保时捷车迷和收藏家的觊觎对象,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将售价推高到了七位数(美元)。假设保时捷将空气冷却引擎重新投入生产,993款车将会在鉴赏家的愿望清单上变成一个存疑的星号而不是加上一个赞成的感叹号——稀有品的泡沫将会破裂。



复刻一个梦想


复刻车型赞成者的看法有些不同。对于宾利Bentley项目的负责人蒂莫·汉尼格(Tim Hannig)来说,重制Blower原款车的决定是一个务实的回应,以增加特定车辆的寿命。他答复采访时说:“经典车的使用率其实很高——用于汽车品牌促销、活动、VIP 乘坐等场合——可能比它的车龄和价值还要高。”于是他的团队萌生了在工作室中重新制造复刻车型的概念,而消息一传出,宾利车的忠实粉丝们就要求买几辆。

Bentley Blower


从头开始建造一个符合不同年代特征的复制品,这一过程非常艰苦,汉尼格将其称为“工业考古”。他的团队搜索了档案中有关材料的资料和文档,拆开原车的主要部件,然后对其进行全面扫描,以生成一个数字模型。最大的挑战之一是16 英尺的金属板底盘,它要依赖于老式的锤工工艺和1899年的机器来加工。“我们使用现代技术来实现我们的目标,但使用传统方法来实现汽车本身的价值。如果我们继续等待,这些工艺肯定会消失。这是一种奇妙的方式,不仅只是可以储存某一时期的‘灰烬’,而且真的可以让‘火焰’熊熊燃烧,即使是在很小的范围内。” 汉尼格。

Shelby 427 Cobra 至今仍然是备受推崇的经典车型,

也有多个纪念版本推出。


复刻车型的先驱是捷豹(Jaguar),该公司于2014年开建了捷豹经典(Jaguar Classic)遗产修复中心。重新制造一款经典车型是运营的首要任务,因为这将最好地展示该部门的能力。但复活过去的想法也是出于一种未竟事业的感觉。捷豹经典车型总监丹·平克(Dan Pink)表示:“由于许多不同的原因,我们一些最具代表性车型的制造计划并不总是能在当时完成。我们的复刻车型项目让我们能够纠正这个问题。对我们的团队来说,这也是一次非常有价值的学习活动,我们将吸取前几代人的知识和专长,真正深入了解我们最宝贵的机器。”


 阿斯顿·马丁位于英格兰的设施正在重新制造

19辆全新的DB4GT Zagato。


到目前为止,焦点集中在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捷豹品牌黄金时期的三款车型上——D 型、XKSS 和E型车。1963 年,捷豹公司计划生产18辆Special系列的GTE-type款车,但只有12辆完成了——也就是说,直到2016年,最后的6辆才完成。如此忠实的重制生产,以至于它们通过了国际汽车联合会(Fédération Internationale del’Automobile)的历史老赛车认证。随后捷豹公司回到了XKSS 款车的重制工作上,这是其D型赛车的街头版。在1957年的工厂大火中,最初的25辆车中只有16辆幸存下来——9辆的复刻车中的最后一辆于61年后的2018年完工。捷豹公司还宣布即将生产25辆新D型车,虽然仍在生产中,都已预售一空。这种需求旺盛的一个原因是可以与价值约900万美元D型原款收藏车竞争的品质,其中一辆收藏车在2016年的拍卖会上拍出了2100万美元,而同时期的其他车型只拍出了大约这个价格的九分之一。正如Meyer之前提到的,对于那些还没有资源去投资真正的原版收藏车的人来说,复刻车型可以是充满诱惑的。对于那些几乎拥有无限资金的人来说,这是一种保护原创产品更有投资价值的方式——他们肯定在其中有利可图,但他们是汽车收藏界的精英阶层,占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福特GT作为勒芒传奇的主角在去年

随着电影的上映再次进入公众的视野。


同样位于南加州的Mullin Automotive Museum汽车博物馆的创始人、彼得森公司的另一位董事彼得·穆林(Peter Mullin)说:“它们让收藏者可以自由地享受自己的汽车,而不用担心使用原款汽车的成本。最让人心疼的事情莫过于你拥有的70年历史的老车损坏了原配挡泥板,或者被迫刮掉老车上原有的油漆。对于日常或甚至周末才开的车,一款复刻车型是上好的选择。”


重现一个品牌


重现一个汽车品牌则是另一项艰巨的任务。企业家艾伦·斯托特(Alan Stote)通过重振整个品牌,加大了赌注。作为一个收藏家,斯托特非常喜欢Alvis汽车公司的汽车,该公司从1920年到1967年在英国很活跃。在该公司生产的约2.2万辆汽车中,有5000辆现在还可以行驶,多亏了这家汽车制造商在工程设计方面的创新,很多汽车还在使用中。“它是第一家生产前轮驱动赛车的公司,世界上第一款全同步齿轮箱,也是英国第一家设计独立前悬架的公司。”斯托特说,“它最大的竞争对手是宾利。”



但Alvis公司并不制造车身,所以它的汽车由包括Vanden Plas、Lancefield 和Park Ward公司在内的工匠们来制造——其中一些是只生产一辆的One Off车型。在20世纪60年代早期,捷豹E-type款车的价格大约为2000英镑,但Alvis的售价是其两倍。当日本制造的经济型汽车大量进入欧洲,这样高昂的价格成为了Alvis的弱点。


1994年,斯托特(Stote)买下了全部部件管理清单——包括70000多张记录和图纸——以及每辆车的历史。在2008年获得公司名称后,斯托特和他的23名员工团队现在修复了原来的Alvis,并从他自己的收藏车中提供了6辆Alvis汽车来进行制作复刻车型,每辆都需要两年的时间来制造。那么这些是复制品还是真品呢?“么可能是复制品呢?Stote 问道,“ 我们是Alvis汽车公司。我们有设计图纸。最坏的情况是,订单之间间隔了很长时间。”



复刻车型是否影响收藏车的价值?


它们似乎并没有破坏经典车的市场。根据Hagerty Classic Car Insurance保险公司的估值统计数据,近年来,尽管存在一些复刻车型,但一些同期车型收藏车的价值有所上升,当然2020年对于部分车型价值造成了影响。



上图1961年生产的阿斯顿·马丁DB4 GT(1961 Aston Martin DB4  GT)在近几年价值上涨了百分之42%,从2016年:300万美元;2019年:425万美元;直到2020年:425万美元。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车型都会涨价,比如这台1964年阿斯顿·马丁DB(1964 Aston Martin DB5)同比下降百分之四,从2016 年:135万美元;2019 年:145万美元;再到2020 年:130万美元。


同比增长 29%

1957 Jaguar D-type:

2016 年:700 万美元;

2019 年:1000 万美元;

2020 年:900 万美元

同比增长 11%

1967 Shelby Cobra 427 :

2016 年:175 万美元;

2019 年:195 万美元;

2020 年:195 万美元

同比增长 7%
 1967 Ford GT40 Mk I289

2016 年:650 万美元;

2019 年:680 万美元;

2020 年:695 万美元

同比下降 - 21%

1957 Jaguar XKSS:

2016 年:1520 万美元;

2019 年:1600 万美元;

2020 年:1200 万美元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从赛道经典到银幕传奇


Mullin的观点得到了Aston Martin Works总裁保罗·斯皮雷斯(PaulSpires)的支持。Aston Martin Works是阿斯顿·马丁的修复和保护部门。Spires承认,阿斯顿·马丁经典车的拥有者担心经典车型会被修改,“当他们来到这里,看到团队的质量、激情和奉献精神,他们的担心很快就减轻了。”他说,“一些原款车的车主会自己购买一辆或多辆复刻车型。”


 经典的捷豹E-type轻量型在2016年完成了6辆复刻版本


在2017年重新创制了25辆著名1959 ~ 1963年产的DB4 GT款车后( 售价190万美元), Spires and Co.公司重新审视20世纪60年代早期的DB4 GT Zagato款收藏车,重新制造了19 辆,目前专注于恢复生产一款世界上著名的汽车——已故的肖恩·康纳利爵士(Sir Sean Connery)在1964年詹姆斯·邦德电影《金手指》(Goldfinger)中开的DB5。这批复制车型限量生产25 辆,DB5 Goldfinger收藏车配备与007电影中相同的车装饰,包括烟幕系统、旋转车牌和防弹玻璃。这些复刻车型发布价格约360 万美元,但在上世纪60年代参与电影拍摄的道具车在2019年8月加州Monterey Car Week汽车拍卖会上以近640万美元的价格拍售。你可以从中看到这些复刻车型的价值。但对于许多品牌车和收藏家来说,复刻车型背后的理念是为了赚取更多的钱。Mullin认为复刻车型“重新点燃了一些更年轻的人对收藏车的激情,并进一步推动这种喜好”。他说得对,至少在Superformance公司的兰斯·斯坦德(Lance Stander)和他的团队看来是这样的,他们拥有品牌授权生产标志性的经典Shelby Cobra的289 和427车型。由已故的Carroll Shelby开发,他随后许可了他们的生产,同时还生产Shelby 帮助福特公司开发的大名鼎鼎的GT40。“我们的买家年龄在20多岁到30 出头。”斯坦德说,“其中一位年轻人是电脑游戏设计师,他从我们这里买了两辆GT40 和一辆Cobra。”



时间验证价值

Bentley 1929 Team Blower HERO


如果收藏者无法确定这些车到底是不受欢迎的还是具有吸引力的,或许市场会。Hagerty Classic Car Insurance保险公司的估值服务副总裁、高端汽车保险领域的专家布莱恩·拉博尔德(Brian Rabold)表示:“从去年3 月份全球经济发生变化时,没有人真正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但目前收藏车市场非常强劲。”根据其公司的估计,尽管过去一年的不确定性很大,但上述提到的许多原版收藏车在新的复刻车型出现后,价格上涨或保持不变。因此,原版收藏车的价值——那些在油箱里埋藏着故事的老款车,一直保持着强大的价值。但新来者的情况也是如此。RM 苏富比拍卖行(RM Sotheby’s)在去年10月份就从3款捷豹的复刻车型项目中各取了一辆来分析。最便宜的一辆以132万美元的价格拍卖成交,最贵的一辆以近200万美元的价格成交,这显然说明了收藏者更愿意为这些车腾出地方。


Bentley 1929 Team Blower HERO


RM苏富比拍卖行的汽车专家亚历山大·韦弗(Alexander Weaver)表示:“这些复刻车型属于它们自己独特的类别——不是复制品,也不是经典的原作。”有趣的是,有些车型甚至比最初的原款车型更稀有——比如捷豹的D型重制款车,它的数量是最初75辆车型产量的三分之一。这使得它们更受人们喜爱。难道复刻车型只是一种维持遗产的方式,如果没有新的动力,它就会消亡吗?我们真的希望有这样一个未来,一辆价值连城的古董Blower收藏车不会因为没有技术人员来维护它而生锈,即使它的损坏使收藏该款车的价值上升而不是下降。这也许是更为简单的最基本的事实,虽然这可能不是永远存在的情况——虽然他们可能对此不在乎——无论目前在复刻车型游戏中利益相关的每个人是否都能赢。



复刻的不仅仅是经典,

更是当初一代人的匠心

以及特有的回忆,

虽然零部件会生锈老化,
但是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
是值得被后世所铭记的。

价值几何,相信自有答案。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