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ART | 谭平:乱序之中 彳亍前行

  • RobbReport


于谭平而言,

展览除了展示作品的本职功能以外,

更是一次次自我梳理和审视的过程。




谭平个展“绘画是什么” 展览海报


2019年,谭平在余德耀美术馆举办了回顾展“双重奏”,呈现了多年创作中在版画和绘画之间来回交替进行的两面性。但深究他的创作生涯会发现,在他近40年的绘画历程远不止两面,而是一个涵盖了传统学院写实、自然主义、形式意味、超现实主义、表现主义、抽象视觉、极简主义、观念艺术、行动绘画、场域艺术等不一而足的多元综合体。这一切的探索最终指向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绘画是什么”。这里的绘画不再是“双重奏”中狭义的某种艺术形式,而是广义的艺术概念,是艺术创作的原点,是谭平对点、线、面多种维度的实验与思考。


艺术家,谭平(摄影:郝科、闫佳怡) 


“绘画是什么”正是谭平此次在当代唐人艺术中心举办新展的名字,展出包括素描、油画、版画、影像在内的作品百余件,全面梳理和回顾了他自1984年从中央美术学院开始的创作历程,以及其创作于2021年的最新作品系列,以“乱序”的时间线呈现了他多变的艺术旅程。


尽管时间跨度近40年,在体量上绰绰有余,但谭平不愿将其视为一次回顾展,他几次强调,从1984至2021是一个完整的大作品,多元的风格融合成为风格本身。在这次的展览中,可以看到谭平最早和最新作品的并置。有些颇有时代的应景,比如最早创作的石膏像系列,流露着强烈的基里科式的艺术气质。与此对应的是疫情期间的最新创作,褪去了所有过去的文化意义与符号,仅剩内在的创造力和点、线、面的肆意生长,变奏成为画面的核心。40年前的石膏像,体现的是80年代改革开放时期对西方的向往。今时不同往日,在新冠疫情的全球肆虐之下,全球都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日益趋向迷惘。这是从往日开发的氛围急剧变奏的交响曲,是对周边人事物的艺术投射。


左:《无题》,布面丙烯,50 x 50 cm,1985

右:《窗前的石膏像》,布面丙烯,39 × 35 cm,1984


左:《无题》,布面丙烯,200 x 200 cm,2020

右:《无题》,布面丙烯,200 x 200 cm,2020


谭平相信,认真看完展览的观众会对他有一个整体的认识,因人而异,一个怎样的艺术家,而不仅是片面的“他是一位画家,或者抽象艺术家。”


谭平是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科班出身,1984年入学,而后留校执教。早期在国内学习时,老师们总会用成为“版画家”或“油画家”等身份要求来规范学生的创作,不同媒介创作间的界限也很分明。80年代末,他去往德国,在柏林艺术大学专攻自由绘画。自由绘画,顾名思义,让创作始于观念,再去选择合适的媒介阐释已有的思想。这给他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创作起来不再拘泥于形式或类别。回国之后,他参与了中央美院设计专业的筹建工作。在此过程中,他意识到设计与社会的关联度比传统的“国油版雕”等专业更高,开放性更强,这也让他在媒介的选择上进一步打开了自我。再后来,经过数十年创作与教学的浸淫,对于现在的,或者更准确一些说,2021年的谭平而言,不同媒介只是思想的差异化延伸,根据当下的状态和感觉,他会很自然地选择适合的媒介。


《无题》,布面丙烯 ,200 x 300 cm,2008


右:《无题》,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21  


所以如今的谭平觉得自己的平生经历已然可以从个案出发,回答“绘画是什么”的问题。不要仅从材料或技术方面下结论,素描、版画、影像、行为等多种媒介都归属于绘画的概念里面,绘画并不是结果呈现出来的形式,绘画是一切产生的过程。


《无题》,布面丙烯,120 x 100 cm,2021


作为一个持续输出各种形态作品的高产艺术家,谭平的创作输入来自于对周边环境的敏锐感知。无论是单位、家庭中的大小琐事,还是国家、社会以及全球的变化冲突,源源不断地给他的创作提供养分。


就说谭平的抽象艺术,也是他最广为人知的艺术创作类型。谭平的抽象并非带有符号性的抽象,而是极具个人性,是他自己和外界的关联。比如他的首次抽象创作,源于1987年某一次腐蚀铜板时忘记了时间。他在往后的很多作品中设定一个程序,让偶然发生,好比把一块板扔进酸里过半小时拿出来,“半小时”就是控制,但是半小时内腐蚀成什么样处于未知。或者是先在一块板上刻了一些东西,按照规则裁剪,大小是他制定的,但裁剪的构图并不加以设定。所有的偶然在控制当中,是谭平的个人意志,但最终的结果却是外力共同作用下的产物,是人与环境的联结。抽象艺术在他手中只是躯壳和工具。


《无题》,布面丙烯,200 x 200 cm,2020


除此之外,谭平特别关注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多角度关系。这依然源于德国学习的影响,不仅是评论家王端廷所说的“见过真佛、取过真经的中国艺术家”,而是凡事会跳出概念本身去多角度抽离地思考。


左、中、右:《素描》,纸本炭笔,110 x 79 cm,2021


《无题》,布面丙烯,200 x 300 cm,2018


一个物体在中国人和德国人的眼中可能不一样,差异也许十分丰富。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人们的生活状态随之产生变化,逐渐压缩了原本不同的空间。艺术圈里都不太分东方西方了,没有必要做泾渭分明的分割。这是30余年来一个极其显著的变化。谭平发现自己的创作从原先做减法的心态中跳了出来。彼时为了表现一个点,会把他认为无关紧要的外壳一层层剥开,去着重表示情感深处最关键的内核。但现在恰恰相反,他反而想表现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纷纭,好似一种与往日状态的对抗,同样体现在新作之中,以点、线、面的构成,以覆盖为主,在随波逐流中保持着与时代同频共振的脉动。


《无题》,布面丙烯 ,200 x 300 cm,2021


退休之前的谭平在学校的行政工作与个人的艺术创作之间连轴转,反倒摸索出一套自己行之有效的创作方法,在时间与空间的流动中,形成了在不同的媒介与章程之间迅速切换的能力。这便有了以“覆盖”为主题的新作,体现了其绘画中过程和结果,构建与破坏的复杂关系,不断结束、覆盖旧的过去,不断展开、创造新的面貌。其中的过程令谭平醉心,在此过程,艺术存在无尽的变量,永远难以固化,在看似的乱序中,奔涌向前。


《无题》,布面丙烯,160 x 200 cm,2021 


作为蜚声国内外的知名当代艺术家,谭平的展览很多。每次个展于他而言都是一次项目,需要纯粹的艺术创作之外的更多考量。作品的现场化是其中必须要额外思考的环节,于作品而言则是一次再次成长和发育的过程。


谭平个展 “绘画是什么” 第一空间展览现场


早年间谭平曾在苏黎世Helmhaus美术馆做展,去到现场后发现,展厅极其明亮,与较为黑且暗的作品画面冲突感过强。为了打破这样的对比,他尝试着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略作调整,将画面延伸出来,延展到展厅的墙面,从而消弭了原有的割裂感,使得画面和展厅更像一个整体。这是一次完全基于展览效果而即兴产生的创作,是展览的一部分,但展览之后无法保留,只能以拍照图片的方式留存。


同一批作品在其他空间再次展出时,因为所处空间的不同自然不能照搬前次的实践。谭平根据现场空间和不一样的心境再做了拓展和延伸,力求每次多一点的突破,使得现场绘画每次都有不一样的呈现。绘画出身的艺术家,大多会尝试从画面内部寻找突破,而具有综合媒介经验的谭平有多重维度的实践经验,所以自然而然地生发出占据空间、割裂时空的念头。每次展览结束,画面以外的延伸即将归零,等待下一次展出的新生。谭平觉得,有了这样的概念之后,就不存在作品新旧的概念,每一次都是崭新的开始。


谭平个展“绘画是什么” 展览现场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现在的谭平生活规律,早上七八点起来散步,之后看书和创作间或进行,晚上见朋友或是在家待着,十分随性。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又一个转折点,趋向平静。这样的变化势必会反应在他之后的创作中,毕竟他是几十年如一日地在绘画中体现时间、空间与个人的交汇。个人的、现实的、历史的经历,从来只为个人所有,用自己的感受表达对于世界的认知才是创作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


《无题》,布面丙烯,160 x 200 cm,2021

艺术家,谭平(摄影:逄小威)


谭平曾在谈及如何欣赏抽象艺术时表示:“能够接触到抽象艺术家的话,听听他们的故事很有意思。每个个体不同,很难得到什么共同的结论,这才是有意思的地方。”迈入耳顺之年的他继续奔涌向前,马不停蹄,身体力行着个体在不同状态下对世界的迥异感知,这也正是他的“绘画”最有意思的地方。



谭平绘画是什么 1984-2021

策展人:崔灿灿

展期:2021.5.15 - 6.30

地点: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北京第一&第二空间





文 / FloraPrime

图 / 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编辑 / 石薇薇

新媒体执行 / JESSICA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