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积聚 细节之力

  • RobbReport

对于创业者张晴和导演薛晓路来说,

每一个专注于当下的瞬间,

都是宝贵的财富和灵感。

点滴寸阴,凝聚汇合,

她们以女性独有的视角,

善用细节之力,

最终蕴蓄一股属于女性的强大力量,

鼓舞他人,成就自我。



我们将从这两位杰出女性的故事中发现:在追求卓越的路中,女性往往抽丝剥茧,见微知著,于细节中展现魄力与恒心,延展生命厚度,享受隽永人生。


张晴:因时光而坚韧


在传统媒体深耕20多年,又毅然转身投入创业浪潮,张晴坚信一个人自我发掘、不设限的力量。她的“成为”后面没有宾语,而是不断与时间共振,于细节中洞见生活美学,见微知著,从而在人生中继往开来,再创高峰。



时光中日益精进


张晴的职业生涯,以《服务导报》的突发新闻记者作为起点。那是一份一听到救护车、消防车就要冲到一线的、“与时间赛跑”的工作。“1998年特大洪水灾害是20世纪三大洪灾之一,我进入过洪水的一线采访,在深达腰部的水中行走采访。那年很多人被卷入窨井里溺亡,我后来得知,就在距离我不到1米的位置,敞开着一个窨井盖。”她成为了90年代初那一批中国比较早期的新闻大特写记者之一,大小奖项硕果满载。那一段时间,她经历的都是振幅大于日常生活的戏剧化情节,而这为她奠定了重要的职场根柢:不怕苦的韧性——“那已经是最苦的工作,之后任何工作,都不会更差了。”


在南京的那7年,张晴口中的自己是“推土机”,“没有拿不下来的采访”。从新闻部主任到编委,她逐渐成为了一位管理者,也是当时南京媒体中最年轻的编委。2004年,张晴来到上海工作并定居。从《第一财经日报》,到另一家生活时尚类媒体,她完成了从一线记者到生活方式志编辑的转型。对她来说,那是一次重振羽翼的自我更新。到上海之前,她扔掉了所有过往的衣服,“我感觉是由内而外地成为了一个崭新的自己。”

伴随着不断锐意求进的职业生涯,张晴也在时光之中懂得了慢生活之美,“到了上海之后,做生活方式的报道,发现大部分的美,都跟慢有关,尤其是匠人精神、专注精神,几乎都是用一生做一件事。”这也启发张晴,提炼和萃取出属于自己的生活美学,于细微处体察生活之美,“只有让审美这件事润物细无声地发生,才能真正让美好在你的日常生活中被带起来。”


卓越成于细节


2014年,她所在的媒体仍然是上海最具影响力的主流志,然而,这一年,42岁的张晴果断选择了离开,破釜沉舟地扎入新媒体创业,加入了主打生活类短视频的“一条”。从媒体从业者到创业者,生活与工作打开了一个新的接缝口,未知的机遇与挑战涌入。创业7年,是一个“从高歌猛进到跌倒、爬起、再跌倒、艰难地寻找突破口”的过程,对张晴来说,每天醒来,都在面对一场先行而后知的战斗,“7年,像极了人生长河的一个微缩版,一个完整的U型”,而如今,她正处于U型爬升线1/5的位置,她知道,自己已经离开谷底,“时间的历练没有尽头,但我们可以利用时间的空挡、去蛰伏、去储能,等待下一次上扬。”


因为经历创业,张晴对那种蛰伏之后涅磐重生的故事,非常着迷。正如她手上佩戴着的朗格,在“二战”后沉寂40多年,它的第四代传人瓦尔特·朗格直面困顿,在66岁高龄时重建了表厂,“如此跌宕漫长历程后的再次绽放,令人感动赞叹。”

每一位创业者都怀抱着强烈的使命感与责任感,将自身信念贯彻至每一个细节。因此即便更换了赛道,来到了一个陌生的领域,张晴对优质内容近乎完美主义的持守是不变的,而一切优质内容,都需要从细节处生根发芽。张晴用一组数据对我们说明了“一条”在细节上如何锤炼,“平均每条视频从报选题开始到最后播出,最短也需要一个月时间;每条3分钟的视频旁白800字,是从15000-20000字采访原素材里捞出来的,真的是删无可删的干货;3分钟视频素材量平均有4-6小时,才可保证‘视频停顿下来的每一帧都像志大片那么的美’。”正是对细节精益求精,让“一条”在过去几年获得了全网5400万粉丝,并以这样的优质内容为入口,获得了1000万电商注册用户。


朗格腕表也是如此,一块腕表需要由数百甚至上千个部件组成,而每个部件都需经人工仔细精美打磨才算完工,在精致美学的背后,朗格的每个钟表师至少需要3到7年的学习后才能真正开始参与钟表制作,每块表的制作时间最少要6个月,通常要8到10个月才能完成。张晴对此深有感触,她对优质内容的尊奉,以强大魄力把控细节的精神,正与此一脉相通。


薛晓路:沉于创作,起于细节


作为中国影史总票房超过10亿的女导演,薛晓路以《北京遇上西雅图》、《海洋天堂》等作品为人熟知。集导演、编剧、电影学院老师等多种身份于一身的她,从不拘泥于一时成就,不断转战于不同题材之间。数十年的创作历程背后,是对于讲故事源源不绝的热情,是置身案头和片场时对于细节的锤炼与考究,于时光之中坚守内心标准,蓄力前行。



潜心创作,坚持所想


最初,薛晓路并没有想过自己会从事影视创作。她写作的天赋在成长过程中时有闪现,直到考上电影学院之后,她才确证自己喜欢讲故事这件事。毕业之后,她去了中央台的科教中心,担任电视节目编导,拍摄科学纪录片。这期间,她笔耕不辍,编剧了《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和你在一起》等多部作品,讲故事这件事逐渐在她的内心深处扎下根系。一直到2003年,她才重返电影学院,做了老师。但在她眼中,“编剧是我所有身份里我自己最看重的”,创作自此不曾停息。

她怀抱讲故事的热忱,安心沉潜于时光之中,不为外界所扰,持续观察生活,观察现实,再将这些汲取到的素材与自己的创作打通。身处时间之中的薛晓路,以细腻的女性目光挖掘动人情感,用创作砥砺前行,垦拓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她花了十年时间作为志愿者接触自闭症儿童家庭,并因此生发灵感,在2005年完成了处女作《海洋天堂》的剧本,此后又花了四年时间筹备,“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一个电影,是我坚持想自己拍的电影,我来写,我不会曲解他们”。这种对于创作的自信与坚定最终帮她赢得了亲自执起导筒的机会。


这部关怀自闭症患者生存困境的影片在2010年上映,在业界取得了良好口碑,薛晓路也凭借它获得了2010电影频道传媒大奖“最佳新人导演”奖,一鸣惊人。电影仿佛一道微光,照亮了自闭症患者的世界,也让大众借着这道光得以知悉和了解自闭症患者。

“我觉得要真正地想创作一部好作品的话,还是需要专注地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才能做到”, 对讲故事的执着热爱,宛如薛晓路内心凝聚光热的能量环,持续发散到对创作的细致淬砺中。


不断突破,细致打磨


从《海洋天堂》开始,薛晓路就致力于从小人物出发,挖掘现实题材,以小见大地指涉更广阔的社会议题,与此同时,“人”始终是她创作中的视觉重心。《北京遇上西雅图》关注的是海外产子人群与新移民遇到的困境,《吹哨人》则将视线投向处于灰色地带的无名英雄。

文学系科班出身,剧本质量在薛晓路心中有一条严格的基准线。一部剧本三四十万字的戏,两稿加起来有六七十万,“所有的那种勾连,细节的前后呼应,人物的成长变化,微妙之处,写的时候需要很细致很清晰,一旦不准了,呈现出来的人物和逻辑就会有问题。”


而作为统摄电影各个环节的人,薛晓路对于拍摄过程中的细节也秉持着专注的态度。道具的准备、演员的服装,每一样细节都需要考究。即便在镜头中只是一滑而过,也仍然需要悉心布置。有时,精准的细节能传达出深远意味。在薛晓路导演的《我和我的祖国之回归篇》中,她以修表匠调表这一细小举动,象征中国大陆与中国香港之间的配合与适应。薛晓路自成一格的影像美学,就刻在每一帧动人的画面中。这样的美学思考,一如朗格的腕表作品,在每一个细微处精雕细琢,每个部件的倒角打磨处理,边位斜面的角度和宽度必须相等,仅这一点,就突显了严谨的德式精神和见微知著的美学。因此,她每一部电影中的场景搭建、布置,细节运用,人物的情感呈现都格外讲究,以此制造强烈的代入感,力图让观众沉浸其中,对故事深信不疑。

“电影都是一个强调假定性的故事,当那个东西被信任,让你坚信不疑时,真的会给予创作信心。”正是因这种对创作执着不渝的追求,对细微之处的关注和打磨,薛晓路与生活和世界发生共鸣,她还有许多故事亟待书写、勾勒。她知道,丰沛的力量就内蕴于时光之中。



如谢丽尔·桑德伯格在《向前一步》中所说:“成功,是为自己做出最好的选择,并且接受它们。带着你已拥有的,尽可能地去努力。”

张晴继往开来,努力扩张职业版图,不变的是对细节的坚守与掌控;薛晓路以讲故事作为自己的精神脉络,在创作中精耕细作,自我突破,她们用女性独有的韧性与细腻,不断探索世界,开拓事业佳境。


德国精密制表品牌朗格与女性的细腻和魄力共鸣。从腕表的设计到对部件的打磨始终一丝不苟。无论是简单的大三针腕表,或是配备精密复的功能的腕表作品,搭载的每一枚机芯均经过二次组装。即使是看不见的细微部件也都经过手工精心打磨,确保每一枚腕表符合朗格的制表艺术。

正因共享这份严谨与细腻,

她们在追求事业与艺术的路上,

步履不停,见微知著,

在事业路途中留下值得被人赞叹的勋章,

不断创造美妙的人生篇章。




采访&撰文 / 仓鼠  

策划&执行 / DISY、SEVEN 

摄影 / 谭源

妆发 / Fiona、侯雨铭

协助 / Krystal、Vivienne

部分服装鸣谢 / MaxMara、Brunello Cucinelli  

新媒体执行 / ELEVEN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