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MOTORS | 美好时代与疯狂年代的回归

  • RobbReport

当汽车转变为工业化的产品, 

我们对于艺术与技术的偏爱却催生了一些

罕见甚至是仅有一件的珍品,

 它们有的埋没于历史当中,

另一些则成为了一个时代的传奇。





One-Off定制


从汽车被发明到汽车工业发展的早期,欧洲列强曾经历过两段相对长久的和平发展时期,它们分别被后世史学家称作美好时代(Belle poque)和疯狂年代(Annees Folles)。从普法战争结束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以当时欧洲的中心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强国普遍经历了长达四十余年的和平时期, 这段时期中的1880年至1914年被史学界唤为美好时代;而疯狂年代则是指两次世界大战之间自1920年开始至1931年从美国爆发的大萧条传导至欧洲的十余年时间。

2019 Bugatti La Voiture Noire

在这两段残酷战争结束后的欧洲列强相对和平的时期,科学技术、社会人文和财富资本都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和进步,物质和文化生活也更加丰富多彩。同时,社会顶层更是积累了大量财富,在奢侈消费上越来越表现出对彰显个性的需求——高级定制甚至独一无二(One-Off)的服饰、首饰、钟表、家具和汽车均受到各路富商贵胄的追捧。毫无疑问,在这两个相对和平与发展的时期为最初的One-Off汽车消费提供了技术与财富的支持。

2017 Rolls-Royce Sweptail

当我们深挖汽车史时会发现,在汽车刚刚诞生的年代,它们仍属于发明家们的创造,以全手工和单台组装的方式完成,事实上几乎每一台车都是独一无二且极其昂贵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大部分知名汽车制造商的产品价格甚至可以与今日的豪华游艇相提并论;同时,在汽车工业初开的“混沌期”对不同技术路径的尝试与迅速迭代的新技术的运用,也从客观上限制了汽车的规模化批量生产。在那时,私人汽车还只是富人们的大玩具。

2005 Maybach Exelero

另一方面,当时的汽车制造方式仍然延续着此前马车制造业的传统,新兴的汽车制造企业绝大部分仅生产带动力总成的底盘,而底盘之上的车身与内饰的制造和总装则由从马车时代延续而来的车身厂(Coachbuilder) 们负责。在这一过程中,富庶的客户可以要求车身厂根据自己的审美和喜好对车身造型和内饰进行深度甚至是独一无二的个性化定制。

2018 Ferrari SP38 Deborah

即便亨利·福特借鉴泰勒主义引入生产线方式制造的福特T型车于1908年投产,引领了汽车消费的廉价化,但并未撼动高端One-Off车型的需求。但在20世纪60年代,非承载式车身的彻底普及导致底盘加车身的制造方式被一体化车架取代,曾为高端定制汽车贡献颇多的车身厂除极少数转变为汽车设计公司外,几乎彻底消失于世。

One-Off车型的制造和消费从此进入低谷期直至20世纪90年代,以文莱苏丹王室为代表的巨富汽车爱好者向高端汽车制造商订购了一批高级定制车型并救活几家摇摇欲坠的豪华品牌后,One-Off车型消费再度成为一股无法忽视的潮流。


重拾车身厂高级定制的传统


作为豪华车标杆品牌的劳斯莱斯在历史上与它曾经的姊妹品牌宾利一道,和当年知名的各大车身企业有着极为广泛的合作,诞生了许多优雅而奢华的One-Off作品。此后,劳斯莱斯更分别于1939年和1959年将英国两家知名车身制造企业——Park Ward和Mulliner(目前属于宾利旗下)收归己有。在21世纪第一个十年过去之后,伴随One-Off汽车消费浪潮的再度兴起,劳斯莱斯重拾One-Off高级定制的业务,以一款Sweptail为新起点。而在今年,对外公布的“浮影”Boat Tail代表着劳斯莱斯专属车身部门的全面运转。

2021 Rolls-Royce

Boat Tail
项目发起人/车主:未公开
主笔设计:劳斯莱斯汽车
所基于车型:Rolls-Royce Phantom VIII
产量:3
单价:未公布

“浮影”展示了劳斯莱斯专属定制呈现的全新美学。这一杰作在顶尖工艺水准与充满驾趣的多元功能之间实现了完美平衡。其不仅讲述了劳斯莱斯的浪漫历史,更凸显了“浮影”的专属设计,将充满历史感的车身造型与极具现代感的设计理念相互融合。


“浮影”的锥形车尾收束线条在塑造现代感的同时,也彰显了该定制客户的性格与个性。该车长近5.9米,充满气场的车身比例与清晰明了的车身表面共同营造出轻松优雅之态。 


车辆前部,劳斯莱斯汽车标志性的帕特农神庙进气格栅及灯组进行了全新设计。进气格栅由整块铝坯制成。优雅流畅的线条由“浮影”车身侧面延伸至后部,直至车尾,散发着强烈的现代感。挡泥板前缘设计简单纤巧,与A柱微微向后的倾斜度完美融合,产生一种向前的运动感,宛若蓄势待发、即将起航的汽艇。


车辆尾部是对航海主题设计的最为明显的致敬。车尾甲板大面积采用木料,延续了劳斯莱斯过往“浮影”车型的木质甲板设计——以往仅在车内饰设计中才会使用的灰黑色开孔Caleidolengo饰板,这次匠心独运地被搭配在这款车身定制车型外观,致敬游艇经典的木质结构。饰板一直延伸至车后,在车尾以锥形收束。


内饰整体采用了客户最爱的颜色——饱满丰富的蓝色调。蓝色调涂漆中融入了金属和水晶碎片,其不仅再次与航海主题明显呼应,更于暗处尽显低调奢华,于阳光下动感夺目。为确保外饰涂漆顺滑,在涂漆完全晾干之前,要对全车线条进行手工检查和边缘柔滑化处理。车轮使用亮蓝色,打磨光滑且涂层质感干净利落。 

车尾甲板可实现以优雅迅捷的蝶式动作一键打开,展露其内里精巧绝伦、丰富多元的 “待客套件”。这一复杂的开启方式灵感源于建筑师圣地亚哥·卡拉特拉瓦(Santiago Calatrava)的悬臂概念。该套件内还包括镌刻着“浮影”字样的银质餐具,由来自巴黎的品牌Christofle(昆庭)制造。除此以外,还配备有边缘装饰白金的陶瓷餐盘。“浮影” 依然沿用了现代劳斯莱斯汽车的一个经典设计——车门内的专属雨伞,以备不时之需。同时,为在阳光明媚时尽享惬意之美,“浮影”尾部中轴线下面配有专属的太阳伞以供开启使用。


在“浮影”的开发过程中,劳斯莱斯汽车在车辆工程方面攻克了极大挑战。仅专为本车型,劳斯莱斯汽车便打造了1813个全新零件。“浮影”的成功诞生彰显了劳斯莱斯不惜时间成本,直面挑战的敬业精神和强烈热情。仅在启动生产前,劳斯莱斯便足足用了20人数年的时间进行初期工程准备。劳斯莱斯汽车首席执行官托斯顿·穆勒·乌特弗斯(Torsten Müller-Ötvös):“全新的专属车身定制车型‘浮影’在劳斯莱斯历史甚至全球造车史上均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新建立的专属车身定制部门将永远成为劳斯莱斯一个固有的独立部门,其会长期且定期地推出专属车身定制车型,持续向市场及客户提供全新服务和产品。在打造专属车身定制车型的过程中,为了将客户的宏大愿景呈现而出,我们直面并克服了极为困难的挑战。毫无疑问,在专属车身定制过程中所获得的灵感和经验,也会激发Bespoke高级定制业务,使其不断进步。


在专属车身定制过程中,我们收获了许多来自客户的、我们从未有过的崭新创想。我们可以将这些创想进一步加以发挥,或许能够进而收获其他客户的青睐。所以,专属车身定制给劳斯莱斯汽车带来了非常积极的影响和持续的启发,其也一定会对Bespoke高级定制业务的发展有着推动作用。”

2017 Rolls-Royce

Sweptail

项目发起人/车主:李建勤
(中国香港房地产大亨李德义之子)
主笔设计:劳斯莱斯汽车
所基于车型:Rolls-Royce Phantom VII
产量:1
单价:1280万美元

2017年5月27日,在风景秀丽、湖光与山色交相辉映的意大利北部科莫湖畔举办的埃斯特庄园优雅竞赛上,独一无二的劳斯莱斯Sweptail惊艳亮相!这台One-Off车型由中国香港富商李建勤于2013年订购,整个设计和手工制造过程历时4年方才完成。


该车基于幻影7,但前脸造型更加简洁,相比普通的幻影7拥有更高的识别度;游艇造型的尾部设计则是它最大的亮点。车主曾深度参与该车的设计建造,其灵感来源是劳斯莱斯在20世纪20至30年代的代表车型并辅以浓厚的超级游艇和部分航空元素。奢华至极的同时更彰显车主的爱好及审美情趣,而它的售价则达1280万美元,在Bugatti La Voiture Noire推出前是全球最昂贵新车。



新世纪的One-Off车型

挑起大梁的跃马


1947年,首款悬挂法拉利商标的车型125 Sport问世,开启了这个高端运动汽车品牌辉煌的历史。作为汽车界的“精英品牌”且在历史上就曾诞生过诸多独一无二特制车型的法拉利无疑是进入21世纪以来,One-Off汽车消费复兴的引领者之一。


从文莱苏丹王室订购的拥有极强个人审美风格的定制版法拉利;到Zagato重新设计车身的法拉利348 TB Zagato Elaborazione、575 GTZ;再到乔盖托·乔治亚罗为庆祝自己从业50年而基于612 Scaglietti的炫技之作——法拉利GG50;以及纽约金融家、汽车收藏家James Glickenhaus委托宾法设计公司以法拉利Enzo为基础打造的法拉利P4/5,都给了跃马在新世纪以Special Projects之名再度开展One-Off定制项目以灵感和动力。

这个仅面向法拉利最重要客户的独一无二的定制项目不做公开推广。Special Projects每年至多生产3台车,每台车的制造周期大致需要18至24个月,在此期间,法拉利的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将定期与项目客户进行沟通咨询。根据法拉利公司首席市场与商务官Enrico Galliera的说法:尽管Special Projects项目门槛极高,但有意者依然络绎不绝,目前的客户名单对于法拉利而言已然过长,仍在想办法限制客户数量,并不是客户的所有要求都能得到满足;至于Special Projects车型的售价则取决于客户的具体定制需求,一般单价在300万欧元左右。

从2008年发布的由意大利知名汽车设计师Leonardo Fiolavanti为日本法拉利收藏家平松润一郎基于F430设计的法拉利SP1,到去年诞生的由法拉利设计总监Flavio Manzoni领衔法拉利设计中心历时两年时间打造的基于812 Superfast的法拉利Omologata,目前披露的Ferrari SpecialProjects的One-Off定制作品已达14款之多。

2009 Ferrari

P540 Superfast Aperta
项目发起人/车主:Edward Walson
(电影制作人,有线电视发明人John Walson之子)
主笔设计:Pininfarina宾法设计公司
所基于车型:Ferrari 599 GTB Coupe
产量:1
单价:300万-400万美元

它是Ferrari Special Projects的第二款One-Off车型,基于法拉利599GTB Coupe打造,以开顶设计和金色涂装为亮点的全新车身造型由宾法操刀。设计自己的跑车一直是该车车主Edward Walson的梦想,而当他在1968年上映的电影《勾魂摄魄》第三章节《该死的托比》中看到演员特伦斯·斯坦普驾驶的独一无二的金色开顶1964 Ferrari 330 LMBby Fantuzzi(底盘编号 4381SA)时,便认定这就是他想要的跑车。这部以电影车为灵感的P540 Superfast Aperta从初稿设计草图到整车落地仅用了14个月,而当Edward Walson于2009年12月在Fiorano赛道出席交车仪式时曾兴奋地说:这是我一生中最特别的圣诞礼物!


2012 Ferrari
SP12 EC
项目发起人/车主:Eric Clapton
(英国知名音乐人、
2011年《滚石》杂志全球百强吉他手排行第二)
主笔设计:Centro Stile Ferrari法拉利设计中心
Pininfarina宾法设计公司
所基于车型:Ferrari 458 Italia
产量:1
单价:500万-600万美元

当Eric Clapton这样的世界知名音乐人和长期的法拉利拥有者要求得到一辆独一无二的跃马新车时,法拉利是无法say no的。于是,在法拉利设计中心、宾法设计公司以及马拉内罗的跃马工程师们的共同努力下,以车主名讳首字母缩写为型号命名的又一款One-Off——SP12 EC问世了。这台Ferrari Special Projects第四款车型的外观设计应Eric Clapton的要求大量传承了法拉利512BB的特征,而这位世界知名的吉他手此前曾拥有过多达3台512BB。在接受《法拉利官方杂志》独家专访时,Eric Clapton认为这台独一无二且无法复制的法拉利车型是他做过的最满意的事情之一。

2014 Ferrari
F12 TRS
项目发起人/车主:李建勤
(中国香港房地产大亨李德义之子)
主笔设计:Centro Stile Ferrari法拉利设计中心
所基于车型:Ferrari F12 Berlinetta
产量:2(一部红色,一部黑色后改为液态银色)
单价:420万美元

2014年6月18日至22日,整个西西里岛似乎都被前来参加法拉利Cavalcade超跑拉力的众多跃马V8和V12引擎的咆哮震撼,其中一部此前从未公开露面的名为F12 TRS的红色开顶车型则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根据稍后公布的信息,这是一台基于法拉利F12Berlinetta的One-Off,也是法拉利特别项目公开的第七款车型。它由法拉利设计总监Flavio Manzoni率领的法拉利设计中心主持设计,灵感源于跃马历史上的传奇车型——1957 Ferrari 250 Testa Rossa。同年11月,又有一部黑色的同型车被人发现在西班牙进行赛道测试,稍后这台车经历了部分外观修改,车身颜色也从黑色改为液态银色。根据未经法拉利官方证实的信息,这两台F12 TRS的车主均为中国香港房地产大亨李德义之子李建勤,而坊间传闻其收藏习惯就是同款车一次买两台。

2018 Ferrari
SP38 Deborah
项目发起人/车主:Ronnie Kessel
(瑞士KesselRacing车队老板)
主笔设计:Centro Stile Ferrari法拉利设计中心
所基于车型:Ferrari 488 GTB
产量:1
单价:超过400万美元

2018年5月26日,意大利埃斯特庄园优雅竞赛,跃马特别项目的第11款One-Off车型惊艳问世——SP38 Deborah。该车以法拉利488GTB为基础打造,由法拉利设计中心主导设计,融入了客户心向竞速的无限热情。SP38的车身采用全新三层金属红外观,突破了488 GTB的设计语言,总体上受到了跃马曾经的旗舰车型F40的影响与启发。SP38的设计在视觉上将中心集中于车辆后轮,呈现向前延伸的楔形构造,而车头的锥形设计则尽显强悍与犀利,配合超薄的嵌入式大灯与前杠,仿佛历史车型308 GTB的现代演绎。引擎舱盖采用动态流线外形,后窗则是由碳纤维构成的上掀式组件,其折线切割的侧翼形态与F40相近,而平滑的后扰流板亦有F40的影子。

2019 Ferrari

P80/C
项目发起人:麦浚翘
(中国香港及澳门地区法拉利经销商Blackbird老板、潮流教父)
主笔设计:Centro Stile Ferrari法拉利设计中心
所基于车型:Ferrari 488 GT3
产量:1
单价:约450万美元

2019年3月26日,法拉利发布了One-Off特别项目的第13款车型,堪称Special Projects至今最具视觉震撼力的作品——以赛事原型车为蓝本打造的P80/C。它在法拉利设计总监FlavioManzoni领导的法拉利设计中心、跃马工程和空气动力学团队跟客户的密切合作与交流中诞生。从2015年项目正式启动到最终交付,是截至目前法拉利One-Off项目中开发周期最长的车型。P80/C基于488 GT3底盘,应客户要求,以法拉利经典赛车330 P3/P4与1966 Dino 206 S为灵感,同时向250 LM致敬,致力于打造一款极具现代气息且区别于任何现有法拉利车型的SportsPrototype款式。如同早期的法拉利车型,它们为赛道而生,又将影响力延伸至赛道之外,促成一众优雅迷人的公路车型。比如Dino 206 S赛车与Dino 206/246 GT量产车,两款车型共享相同的基因,但风格迥异:前者充满赛道元素,而后者则更具公路车型醒目又精致的风采。因此P80/C亦具备两种形态:一种是竞赛用形态,包括华丽的碳纤维车翼和18寸单螺母车轮;另一种则是展示用形态,含21寸轮毂,但没有空气动力学套件,外形更加简洁纯粹。


法兰西传奇One-Off

在法拉利诞生前,布加迪可以说是当时汽车界“精英品牌”一哥,在创始人埃托雷·布加迪活跃时期的1910年至1940年间,布加迪汽车的总产量仅7800余台,其中不乏一些高级定制的One-Off车型。

2015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布加迪展示了与电子游戏联名的独一无二的概念车——Bugatti Vision Gran Turismo。虽说是一台概念车,但根据报道,在赋予了它正常行驶能力后,成为沙特阿拉伯王子——巴德尔·本·沙特的个人收藏。此后在2019 年,布加迪由大众集团二度复兴20年后的日内瓦车展上,又一台布加迪One-Off车型——La Voiture Noire揭开了它的神秘面纱。

2015 Bugatti

Vision Gran Turismo
项目发起人/车主:Prince Badr bin Saud
主笔设计:Achim Anscheidt、Sasha Selipanov、
Etienne Salomé、Frank Heyl
所基于车型:Bugatti Chiron
产量:1
单价:520万欧元以上

起初,人们觉得这台与电子游戏联名的,基于布加迪Chiron第六部量产前版本改装而来的概念车应该是非卖品,它有着与 Chiron 相近的外观设计语言,并加装了战斗风格浓烈的空气动力学套件,看起来就像是LMP1组赛车的街规版,其涂装也明显是在向1937年勒芒24小时冠军车——Bugatti Type 57G Tank 致敬。据闻,仅该车所配的特制米其林轮胎就要价9.3万美元/套。最终这台One-Off概念车和一部相同配色的布加迪Chiron被沙特王子巴德尔·本·沙特收入囊中。


2019 Bugatti
La Voiture Noire
项目发起人/车主:Prince Badr bin Saud
主笔设计:Achim Anscheidt、Etienne Salomé
所基于车型:Bugatti Chiron
产量:1
单价:1670万欧元

优雅、运动、奢华和稀有——这是布加迪汽车最重要的4个属性。在7800余台早年的布加迪经典车型中,最能体现这些元素的款式可以说非布加迪Type 57 SC Atlantic莫属。这款由埃托雷·布加迪的大儿子——让·布加迪亲笔设计的传奇车型在1936年至1938年期间仅制造了4台,而幸存至今的只剩3台。消失于世的第二台Type 57 SCAtlantic(底盘编号 57453)曾为让·布加迪的私人用车,也是4台同型车中唯一采用黑色涂装的。据传闻,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为防止车辆被德军毁坏,57453被藏匿于某个安全之所,但随后却消失于世。


在长达80余年的时间里,有许多汽车爱好者试图找到这台黑色的Atlantic以破解这个汽车史上最大的谜团之一,然而至今尚未有人成功。据权威人士估计,若该车重见天日,其价值将高达1亿欧元!为了纪念这台黑色的传奇Atlantic车型, 布加迪在其品牌诞辰110周年之际推出了One-Off的La Voiture Noire(黑色之车)。据报道,该车售价高达1670万欧元,同样成为沙特王子巴德尔·本·沙特的个人收藏。


阿斯顿·马丁的“Q 部门”

在历史上似乎并没有很多One-Off车型的阿斯顿·马丁为了应对如今越来越多客户的高级定制的需求,品牌于 2012年成立了专事定制业务的新部门——Q by Aston Martin。相信很多007影迷看到这个略有些奇怪的部门名称时,可能会立刻联想到电影里那个为军情六处拥有杀人许可的高级特工们开发神秘装备的部门,但阿斯顿·马丁却并没有那么浪漫,根据他们的官方解释,Q指的是Quality(质量)和Unique(独一)。

2013 年,在阿斯顿·马丁品牌百年大庆之际,推出了限量仅两台的复古风开顶跑车CC100Speedster后,又分别于2016年和2020年应VIP客户要求打造了两款One-Off定制车型。

2016 Aston Martin

Vantage GT12 Roadster
项目发起人/车主:未知
主笔设计:Q by Aston Martin
所基于车型:Aston Martin Vantage GT12
产量:1
单价:超过34万美元

2016年英国古德伍德速度节,阿斯顿·马丁发布了基于限量100台的Vantage GT12硬顶车型的Roadster敞篷版——仅此一台!这款600马力的自吸V12“暴烈绅士”是应某神秘VIP客户要求花9个月时间定制,售价亦未公布,但据传相比GT12硬顶车型34万美元的起售价高出许多。


2020 Aston Martin
Victor
项目发起人/车主:未知
主笔设计:Q by Aston Martin
所基于车型:Aston Martin One-77
产量:1
单价:超过200万美元

在去年英国汉普顿宫优雅竞赛上,阿斯顿·马丁带来了Q部门全新的One-Off作品——Victor。从车型名不难看出是在向阿斯顿·马丁历史上功勋卓著的管理人——Malcom Victor Gauntlett致敬;外观造型明显继承了被誉为“不列颠首款超跑”和“英国肌肉车”的V8 Vantage(1977~1989)的特征;低趴的姿态则像极了曾于1977年和1979年两度参与勒芒24小时赛的阿斯顿·马丁RHAM/1原型赛车。



Victor基于One-77的一体化碳纤维车架打造,引擎亦是源自One-77,但输出被提升至850马力。据报道,该车的制造成本达200万美元,但具体售价和车主信息暂未公布。



迈凯伦特殊行动

2011年,英伦跑车企业迈凯伦在此前客户关怀项目基础上成立了高级定制部门——McLaren Special Operations(MSO)为客户提供个性化定制,甚至是打造One-Off车型的服务,但截至目前,MSO真正堪称One-Off的车型似乎只有一台。

2012 McLaren

X1
项目发起人/车主:未知
主笔设计:McLaren Special Operations
所基于车型::McLaren MP4-12C
产量:1
单价:约500万美元

在MSO组建仅一年后的2012年8月17日美国圆石滩优雅竞赛上,MSO操刀的首款One-Off作品——McLaren X1以概念车的身份亮相于世。事实上它是由一位迈凯伦VIP拥趸订购,该车主已经拥有了一台迈凯伦历史传奇车型——F1、一部奔驰SLR McLaren及一辆MP4-12C。应车主要求,X1的性能须与MP4-12C相当,且拥有不随时间褪色的经典优雅外观。



为了满足这一略显苛刻的要求,设计团队通过历史知名经典车型汲取灵感:1939 Mercedes-Benz 540K、1952 Chrysler d’Elegance by Ghia、1959Buick Electra、1961 Facel Vega、1971 CitroënSM等,最终创造出这台带着浓厚复古未来主义色彩的One-Off。



不一样的迈巴赫

德国曾经的超豪华品牌迈巴赫在历史上也曾诞生过一些非常值得圈点的One-Off车型,到本世纪初,戴姆勒集团复兴迈巴赫品牌并推出了基于奔驰S级的迈巴赫57和62。此后不久,一台基于迈巴赫57的大型双门硬顶跑车问世,而它诞生之初却并不是为了成为经典汽车爱好者的收藏,而是测试轮胎的“工具车”。

2005 Maybach

Exelero
项目发起人/车主:Fulda
主笔设计:Harald Leschke
所基于车型:Maybach 57
产量:1
单价:约800万美元

德国轮胎品牌Fulda早在20世纪30年代末就曾使用动力强劲的迈巴赫作为其轮胎测试车,在迈巴赫品牌于新世纪初复兴之际,Fulda轮胎立刻就找上门寻求新的轮胎测试车。整个计划始于2003年,在奔驰工程师和德国普福尔茨海姆技术学院交通设计系以Harald Leschke教授领衔的设计团队的共同努力下,继承了部分迈巴赫历史知名车型SW 38外观元素的Exelero终于在25个月之后的2005年劳动节那天结出硕果——安装了Fulda Exelero系列高性能轮胎的独一无二且重达2.66吨的迈巴赫Exelero于意大利Nardo赛道创下351.45公里/小时的速度纪录,使得Exelero成为全球速度最快的使用批产轮胎的豪华轿车。此后,根据部分媒体报道,这台独一无二的迈巴赫Exelero超豪华轮胎测试轿车被嘻哈歌手Birdman以800万美元的价格收入囊中。



随着讲求极端个性的奢华汽车

消费风潮的复兴,

我们将有机会看到更多

美轮美奂和独一无二的汽车,

而极其稀有的数量也将在

未来为这些One-Off提供有力价格支撑,

未来价值可期。



文 / 吴波

图 / 品牌

编辑 / 庄晓

新媒体执行 / ELEVEN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