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TRENDS |创新、精度与恒动

  • RobbReport



无论制表工艺还是建筑艺术,

匠心设计与卓著功能兼而有之方为上品。

劳力士深谙其道,

如其打造精准卓越的时计佳作一般,

以远见卓识融合创新思维以及创造能力,

支持并促进建筑领域的长远发展。




劳力士与双年展

善用空间 不懈创新


5月22日, 第十七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在威尼斯的拿破仑花园举行,本届主题为“我们将如何共同生活”,呼吁建筑师们发挥想象,创造方式让全人类共同构建空间、和谐共存。展览共分为5个单元,包括 “在多元生物之中”“新家庭”“新兴社群”“跨境”以及“同一个星球”。通过建筑,展现人如何与自然相处,在大地上诗意栖居,思考人类命运,关注环境危机。

威尼斯国际建筑展内的劳力士展馆外观
©Reto Albertalli

为鼓励善用空间及技术创新,自2014年以来,劳力士这是第四度支持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并担任独家合作伙伴及指定时计。这是品牌对艺术及文化领域广泛承诺的一部分。多年来,位于威尼斯国际双年展花园(Giardini)的劳力士展馆不断推出众多精彩展览,彰显了品牌对建筑艺术的热爱,以及弘扬建筑知识的决心。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
洛桑联邦理工学院(EPFL)艺术实验室。
©Michel Denancé

本届展会上,劳力士展馆呈现了尼日尔的建筑师玛丽雅姆·卡马拉(Mariam Kamara)项目的效果图、模型及影片。尼日尔首都尼亚美的公共文化设施寥寥可数,卡马拉为这个城市设计了一座文化中心。卡马拉是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Rolex Mentor and Protégé Arts Initiative)建筑领域2018-2019年度的门生,她的导师是知名的建筑师大卫·阿贾耶爵士(Sir David Adjaye)。此外,展馆也展出与Onsitestudio修缮米兰劳力士意大利总部相关的信息。此建筑的设计富于19世纪风格,但如今已转变为现代建筑,体现高规格的精准度及性能,提供上佳的工作环境。

玛丽雅姆·卡马拉设计的尼亚美文化中心模型,
这是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
中卡马拉和导师大卫·阿贾耶爵士的合作项目。
©Rolex/Reto Albertalli

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其他导师与门生的多件诚意力作也曾亮相展览。此外,由建筑大师隈研吾(Kengo Kuma)及艾宾尼建筑师事务所(Studio Albini)分别设计的劳力士达拉斯大楼和米兰大楼,以及由日本建筑事务所SANAA的建筑师妹岛和世(Kazuyo Sejima)与西泽立卫(Ryue Nishizawa)携手设计的洛桑联邦理工学院劳力士研修中心也曾在展览上大放异彩。

位于米兰的劳力士意大利总部大楼
由艾宾尼建筑师事务所设计,近期刚刚翻修。
©Vincenzo Castella

劳力士展馆的外观同样令人印象深刻,让人联想到品牌经典腕表所采用的三角坑纹外圈,其精巧设计充分突显出建筑艺术与制表工艺之间的深厚渊源。


劳力士与建筑

促进可持续发展


劳力士长期积极推动社会与文化事业的发展,其中尤以建筑艺术为重。品牌不懈追求创新精神、技术进步、精确度,鼓励善用多元形状与空间,这些理念体现在建筑中空间的优化和可持续建筑的创造。

正如劳力士传讯与形象总监Arnaud Boetsch所言:“劳力士长期以来一直倡导鼓励人类创造力和实现最高标准的能力。”劳力士与建筑的渊源可谓深厚。建筑与制表有很多共同之处,两者都必须兼具功能与美学,既要方便实用,又要赏心悦目。要做到这点,就必须在精确与性能方面达到最高水平。腕表的细微结构就像一栋大厦,经过千锤百炼而成,看上去却是毫不费力。每一支劳力士蚝式腕表上均有“Perpetual”(恒动)的字样。这不仅是一个镌刻于表盘上的字样,更是一个哲理,它承载着企业愿景及价值观——坚持对完美的不懈追求正是推动公司发展的动力与宗旨。

SANAA建筑事务所为洛桑联邦理工学院
(EPFL)设计的劳力士研修中心。
©Rolex/Jess Hoffman

逾60年来,劳力士不断携手声名显赫的建筑师,在世界各地建设大楼、研修中心等场所,包括槙文彦(Fumihiko Maki)、隈研吾及麦可·葛雷夫(Michael Graves)、妹岛和世、西泽立卫等。而这些建筑都成为了业界备受瞩目的设计作品,也都为促进可持续发展做出了贡献。

由隈研吾设计的德州达拉斯办公大楼是劳力士销售及服务中心的新址。每层楼均采用别具匠心的水稻梯田设计,创造出体现环保理念的新颖外观,为城市建筑树立新标杆。隈研吾巧妙运用自然光、空间和精心调整的表面,创造出独树一帜、大胆前卫且符合环保理念的精妙设计。

由日本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劳力士达拉斯办公大楼。
©Cédric Widmer

戴维·奇普菲尔德爵士(Sir David Chipperfield)负责劳力士位于纽约市的美国总部大楼设计,这座25层建筑采用锯齿状外立面,整体风格呈现堆叠式造型,符合能源与环境设计先锋(简称LEED)的铂金认证标准,注重减少能耗,致力于环境保护与可持续发展。它彰显了劳力士精益求精、追求卓越与优良品质的精神,将成为劳力士的标志性建筑及美国的新地标。


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
薪火相传 携手共进

除了支持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之外,劳力士更通过创办创艺推荐资助计划着眼于建筑艺术界的未来发展,安排艺术大师与年轻艺术家结为师徒,通过一对一指导,携手创作。跟随导师学习交流,蜕变成为真正的艺术家,这个指导模式源远流长,其正式规范初见于古希腊黄金时代伟大思想家的作品中。劳力士秉承支持卓越成就的传统,致力在艺术领域复兴指导传统。除建筑外,创艺计划还涵盖舞蹈、电影、文学、音乐、戏剧、视觉艺术以及跨领域的开放类别。

迄今为止,已有5位建筑界新秀分别通过此计划与5位建筑大师结成师徒。

2002年至2003年间,蜚声全球的葡萄牙建筑大师阿尔瓦罗·西萨(Álvaro Siza)与年轻的约旦新锐建筑师萨赫·艾尔·希亚里(Sahel Al Hiyari)在建筑设计理念与实践上达成共识,激发了持续不断的热烈讨论及实地考察活动,尤其是参观西萨令人赞叹的作品之后,他们的合作迸发出越发强烈的火花。

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2002年至2003年度师徒:
葡萄牙建筑大师阿尔瓦罗·西萨
与约旦新锐建筑师萨赫·艾尔·希亚里。
©Tomas Bertelsen

第二对师徒是日本知名建筑师妹岛和世和中国建筑师赵扬。妹岛和世1956年出生于日本茨城县,在日本女子大学获得硕士学位,在1995年与西泽立卫合作成立共同事务所SANAA。她的作品大量运用玻璃外墙等材质,让建筑感觉轻而且飘浮。亦有报道称其为“穿透、流动”式的建筑,作品中流露出对明净、空旷、匀质这些词汇的迷恋。赵扬从哈佛大学毕业,创办的“赵扬工作室”设在云南大理,致力于为中国农村地区不断加深的城市化探寻建筑学解决方案。

2011年,日本大地震、海啸相继发生,在灾难过后的半年,“灾后综合征”“孤独死”等精神问题相继在受灾地区集中爆发,像幽灵一般困扰着这些失去亲人、流离失所的人们。2012年至2013年间,妹岛和世邀请年轻的赵扬设计“共有家园”(Home-for-All),旨在为各受灾地区建立小而温暖、舒适的公共空间,让那些失去家园和亲友的灾民在其中休憩、交流,在相互的精神扶持和鼓励中重新找到生活的希望。

劳力士创艺推荐资助计划2012年至2013年度
导师妹岛和世,邀请门生、
中国建筑师赵扬设计“共有家园”(Home-for-All)。
©Rolex/Hideki Shiozawa

第三对师徒以对空间相通的直觉与热情,在合作的设计中体现了社会责任感以及对当地传统工艺的传承。导师彼得·卒姆托(Peter Zumthor)是一位有着漫长职业生涯的知名建筑师,他的作品朴素而精致,有着重建永恒价值的独特视角,让人接近宇宙的原初与静谧。代表作如瑞士丘尔艺术博物馆和老房子、瑞士沙芬托的古格伦宫、瑞士瓦尔斯温泉浴场、奥地利布雷根兹艺术博物馆等。门生歌莉雅·卡布拉尔(Gloria Cabral)工作室在巴拉圭的首都亚松森,有着很好的职业前途。

2014年至2015年间,卒姆托与卡布拉尔以瑞士、巴拉圭、韩国三个地区为坐标,展开了一次有趣的建筑理念交流。这一年里,卡布拉尔成为卒姆托在韩国首尔附近一个茶教堂建筑项目的负责人,茶教堂旨在超越文化的特殊性,而宗教并不能代表一个地方,因此该项目的设计灵感来自他们的共同信仰。卒姆托对卡布拉尔的家乡巴拉圭也很感兴趣,卡布拉尔作品中的原始与粗犷就来自这片南美土地,这与卒姆托的精致的现代性风格截然不同,令他十分欣赏。

2014年至2015年间,
巴拉圭建筑师歌莉雅·卡布拉尔担任项目经理,
并接受了瑞士建筑师彼得·卒姆托的指导,
与其合作设计韩国首尔附近的一家茶屋。
©Marc Latzel

“什么是Protégé(门生)?它字面的意思是‘被保护者’。”卡布拉尔说,“在这一年里我处处体会到被保护的感觉。感谢我的导师彼得,他给了我一把钥匙,打开的是一扇通往无限可能的大门。”

2016年至2017年间,英国建筑大师戴维·奇普菲尔德爵士与其年轻门生、瑞士建筑师兼城市规划师西蒙·克雷兹(Simon Kretz)以伦敦东部的一处货场为例,反思城市规划,从技术派回归居住与社区。

2016年至2017年间,
英国建筑大师戴维·奇普菲尔德爵士与其年轻门生、
瑞士建筑师兼城市规划师西蒙·克雷兹
讨论伦敦货场地区的发展。
©Rolex/Tina Ruisinger

秉持着“本质、表现与意义”更甚于壮观场面的建筑理念,戴维·奇普菲尔德爵士以多元建筑作品而闻名。他的设计作品遍布墨西哥城、圣路易斯、韦克菲尔德以至东京。克雷兹生于弗里堡,后就读于著名的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ETH,他正在该校任教),经营着两所建筑师事务所,其中一个以规划为基础。这对师徒在指导年间并未合作设计兴建大楼来展示所思所想,而是选择了更加理性、政治性,甚或影响更加深远的课题,探讨规划方式如何塑造城市,以及传达市民的期望,这又被称为“慢建筑”(slow architecture)。

这与奇普菲尔德对建筑行业的反思相关:“建筑师渐被边缘化。我们已成为整个制度的同谋,又如讽刺漫画中的一角。所谓‘星级建筑师’,不过是这个行业的一种象征。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意识到自己对建筑物的兴趣逐步减少,反之对城市本身以及我们的设计方式更感兴趣。”

他们在伦敦城中漫步穿梭,选定了一个城市结构破裂点——急速发展的东伦敦的肖迪奇区中央的一处空地,位置甚具投资潜力,这里原为主教门货场区,前身是铁路货场,现已日久失修。这对师徒选择在理论层面探索真正的城市,就这片土地提出可行建议,以及相关过程、立法和资本的转变。奇普菲尔德和克雷兹也特别强调,尽管这个项目看似围绕专业技术,但在本质上,居民与社区才是重点。

最新的一对师徒是前文有所提及的,2018-2019年度的建筑导师大卫·阿贾耶爵士与门生玛丽雅姆·卡马拉。大卫·阿贾耶爵士是一位享誉国际的当代建筑名师。在非洲文化与英国文化的双重影响下,他一直用自己的作品传播文化,旨在将区域历史文化背景与周边地理环境融入新建筑中。从他的作品中不难发现,阿贾耶爵士始终坚持以建筑向世人展示其背后的文化背景与地域环境。玛丽雅姆·卡马拉在尼日尔出生,她一直致力于设计赋予社区更多功能的空间与建筑,积极探索新的建筑形态,采用融合当地技术的创新做法。

2018年至2019年间,
建筑导师大卫·阿贾耶爵士与其门生玛丽雅姆·卡马拉
在位于尼日尔首都尼亚美的
“开创工作室”为合作项目工作。
©Rolex/Thomas Chéné

他们合作的项目计划在公共设施稀少的尼日尔首都尼亚美城市核心地带建造一座大型的文化中心,包含5座场馆,项目获得了尼亚美市长的批准。这个项目秉持可持续原则,需要使用各种当地的物料,当地的社区也参与到了其中。该项目由卡马拉主导,以她的构想为蓝本,导师只从旁指导。

文化中心选址位于曾经将法国人与当地人口分开的山谷中。1960年殖民结束后,裂痕依然存在,精英们继续法国的生活方式,剩下的人则被边缘化。劳力士项目希望这座文化中心可以起到更深远、更融合的作用。

建筑导师大卫·阿贾耶爵士与其门生玛丽雅姆·卡马拉
参观卡马拉设计的尼日尔丹达吉项目。
©Rolex/Thomas Chéné

卡马拉深知在一个70%的人口是文盲的国家,这是一个需要经历漫长时间规划建造的公共文化项目。她不希望这座建筑令人生畏,而想创造一个人们可以聚在一起探索的空间,人们可以自由坐在塔楼提供的阴凉处,或许还会一时兴起,冒险进入图书馆或表演空间。卡马拉与感兴趣的各方组织了研讨会,无论男女老少,从高中生到艺术家和表演者,以了解他们关心什么以及他们对所居住城市的期望是什么。“在沙漠城市,他们希望找到绿地和可以寻求和平的地方……除了这些之外,他们还想要一个能反映当地传统的地方。”最后一点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为随着非洲大陆国家的发展,现代性已经等同于以欧洲为中心的建筑设计。新一代的非洲建筑师开始挑战这一点,展望过去,为未来而建造。这自然是大卫爵士和卡马拉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

阿贾耶爵士对门生最重要的一条教诲是:坚持自我。“我觉得玛丽雅姆渴望有一个公众的声音,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参与重大制作的机会。我的角色是鼓励她找到自己的创作声音。”

位于米兰的劳力士意大利总部

©Hélène Bine


一直以来,劳力士致力于推动制表工艺的传承与创新,这种精神在品牌对艺术、文化与建筑领域的支持上一以贯之。


通过创办创艺推荐资助计划,

劳力士助力专业知识与新理念的薪火相传,

推动了未来建筑业的蓬勃发展。




文 / 荃、Vivian

图 / 品牌提供

编辑 / 石薇薇

新媒体执行 / YANG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