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设计 | 跟建筑大师逛日本美术馆

  • RobbReport

东京都现代美术馆,收集日本的前卫美术作品以及国际视野的海外作品。

东京的美术馆和博物馆,不仅收藏了古往今来的艺术品,也是日本建筑大师的杰作,为当代城市生活设计提供了启发。

时光与僧侣


Richard Mille在东京的精品店以艺术气息闻名。当年Richard Mille先生以自己的名字创立了品牌,而他的目标正是“要制作出手表业界的‘一级方程式’”,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何RICHARD MILLE会将制造F1赛车的最高技术用于腕表的制作中去,唯有如此,才能向世人呈现出具有最高美感的腕表。而东京的Richard Mille 传达出在时间尖端奔跑的流畅感。


日本Richard Mille社长川崎圭太认为,Richard Mille表在佩戴感上的优点让更多的人感觉时尚,轻盈的构造和手臂实现合适曲面搭配的结果,就是产生出机械之美。列举一个例子来说明的话,那就是“RM 27 - 02陀飞轮拉斐尔纳达尔”。这种将科技发展到极致呈现的艺术感,与东京美术馆的建筑和设计异曲同工。



东京都庭园美术馆,堪称日本传统元素与法式浪漫碰撞的产物。


“那舒适、愉悦、惊喜、无法动摇的信心以及萦绕脑海的情绪,无条件地突然降临,在你眼前的灵感、讯息,是你一直在找寻的那份温暖……”这潇洒飘逸的吟咏者,是在国际上崭露头角的日本新锐青年设计家坪井浩尚,他的一系列创意作品,饱含着对生活细腻入微的观察和原汁原味的东瀛美学。


无论是那外观貌似音量旋钮、本身即是操作简便的圆筒扬声器“Voi”,还是那被誉为“谱写了日本工艺与设计新秀结合新篇章”的樱花杯“SAKURASAKUglass”;无论是绅士般自行直立的长柄伞“Stand Umbrella”,还是那从“飞天水袖”得到灵感、2mm 层压板贯穿了椅背、扶手乃至椅脚的“OMEGA”……



国立新美术馆由著名建筑家黑川纪章设计完成。


那些挖掘日常中栖息着“令人舒畅的爽快感”,所精心设计开发出的高质生活用品,使坪井成为红点奖(RedDot Award) 和好设计奖(Good Design Award)当之无愧的得主。


出乎意料的是,这位多摩美术大学的高才生,毕业后竟有两年在寺内参悟佛禅的经历,这使得他的“静谧美学”理念和富有浓厚禅意的创意思维,交融在那些以黑白灰或透明色调为主的作品中;而更加令人心悦诚服的是,这位现今活跃在大学讲坛和设计领域的设计师,还
是东京各大美术馆的常客,频繁地与建筑设计大师们的心灵对话,无疑给他的创新与创作,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灵感。


《罗博报告》邀请坪井浩尚川崎圭太导航东京的美术馆,去探求艺术与设计那千丝万缕的因缘;让我们捧一只樱花杯,静邀月光,来一同倾听坪井浩尚的心声吟咏——“想象在夏日里凝视着冰水冒汗、开花,就仿佛历经了一次禅修。”


【人物小档案】


坪井浩尚,日本新锐设计家。毕业于东京多摩美术大学环境美学设计专业。获过红点、GOOD DESIGN和D&AD等一些奖项。


川崎圭太,1961年出生于东京。2010年设立Richard Mille JAPAN公司的同时,就任其社长一职。


心弦独奏倾听生命的呢喃


在东京近百所美术馆里,我最常光顾的,便是国立新美术馆了。风和日丽的午后,静静地坐在馆前柔柔的草坪上,斜眺那如波浪起伏般的玻璃帷幕,一些顽童在地面微隆的圆锥体上嬉笑着相互追逐,而我则侧过脸去,眯起眼来看阳光如何穿越那些自由通透的曲面,勾画出这玻璃仙人球般的骨骼轮廓,它们时而清晰,时而迷蒙,在我的脑海里留下层层叠叠的重影……


伫立在馆内,那仿佛要贯通一至三层的两个巨大的混凝土圆锥下,仰望最高层餐厅亮丽顶灯的光焰,再巡视底层咖啡座悠然自得的芸芸众生,冰冷的混凝土上,自然波纹的光影翩然起舞,在这挑高的天井与无梁柱的空间中,显得异常有活力,而这莫名的生命力,瞬间便与附近的公园林地呼吸共存、融为了一体……



国立新美术馆拥有挑高的天井设计与无梁柱的展览空间。


其实,医师早已诊定,纪章先生为不治之症,可他硬是让家人瞒着不得外传。那年陪同黑川雅之先生去厦门演讲,他告诉我,哥哥去世后,家人前往其私房整理遗物,打开房门却看到一堵令人震颤的墙:上面留下了无数纪章先生的指甲痕,有深有浅。在生命最后的关头,他是如何强忍剧痛,抠着墙壁与死神搏斗着。每每想到这些,泪水便须臾之间盈满了我的眼眶。


在东京近百所美术馆里,我最常光顾的,便是国立新美术馆了。据说,纪章先生一共设计过27座形态各异的美术馆,不过对于我来说,有这大师生前最后的杰作便足够了。我去国立新美术馆,并不是为了看那些门票昂贵的画展,而是时不时去倾听一位充满智慧的老人,在弥留之际所发出的生命的呢喃。



国立新美术馆是建筑艺术的杰作。


【人物小档案】

黑川纪章(KISHO KUROKAWA)
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家。1962年成立黑川纪章建筑城市设计研究所,1964年获东京大学博士学位。曾多次获奖并获得多项国际荣誉,其思想不仅影响了当代日本建筑的发展,在世界范围内也产生了重大影响。


心弦独奏从一块布到一块铁


20年后的那个夕阳映红天际的黄昏,当安藤忠雄开始勾画21_21 Design Sight草图的时候,仍能回想起当年和三宅一生出席纽约“Isamu Noguchi 展”的情景。“如果在日本也能成立一个设计基地的话……”这三位在日本当代艺术史上声名显赫的男人,所发出的共同感慨,为这座建筑丰碑奠定了最初的基石。



21_21 Design Sight 已成为六本木展现各种领域创造性的最好平台。


从远处铺满圆石的喷泉小径望去,仿佛一张巨大的折弯的厚纸板轻扣地面,那长达54米的巨大钢质屋顶,完美地诠释了三宅一生“一块布”的服装设计哲学的原点,二次元的布料如何在三次元的身体上完成它的存在意义,是三宅整个设计生涯始终思考的问题,而眼下,这神奇屋檐的概念,亦在平面和立体间游走。


没有显赫的建筑专业学历,但这并不妨碍他摘取建筑界的诺贝尔奖——普立兹克奖和其他各种世界级建筑奖项的桂冠。安藤忠雄以其对光影、空间、色彩和材质的独特运用,建立了自成体系的建筑美学并为世人所熟知。而对三宅一生理论的理解和再现,更是有形无形地飘逸在“21_21DESIGN SIGHT”宽大静穆的空间之中。



安藤忠雄对三宅一生理论的理解和再现,飘逸在“21_21DESIGN SIGHT”宽大静穆的空间之中。


掀开“铁板”这仅占总体建筑面积五分之一的“盖头”,映入眼帘的是地下那宽敞明亮的艺术中心主体建筑——延续了地面建筑棱角分明的特征,且随处可见玻璃幕墙和清水墙体之类的现代主义建筑元素。这供人沉思流连的展览场所,乍看上去,似乎是建筑师省力的结果,其自由和流畅亦凝聚了安藤忠雄的才智与心血。


如今,21_21 Design Sight 已成为六本木展现各种领域创造性的最好平台。兼容并蓄的策展方针,以及三宅一生自身设计圣人般的光环,已开始影响年轻的设计师和创意人追随前代杰出思考者的步伐,在生活中四处寻找思想和灵感。就如同夕阳的余晖投射在那巨大的“一块板”上,所发出的耀眼光芒。


【人物小档案】

安藤忠雄(TADAO ANDO):日本著名建筑设计家。1995年获普立兹克建筑奖,是最具影响力的世界建筑大师之一。


心弦独奏“负建筑”的正能量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