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梁峰:用热爱演绎生命

  • RobbReport


2011年,梁峰离开科研所,带着对体育行业的无限热情和一腔热血,正式成为一名风云创业者。早期篮球领域的创业没能持续多久,但带给了他成功的灵感和铺垫。2014年,“悦跑圈”横空出世,且一路狂奔,独领风骚。


10年间,在各行业被不断快速颠覆和重塑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梁峰保持着自己的节奏,坚持着自己的“体育精神”,在资本和风口的裹挟中屹立不倒。



带着“体育精神”去创业


跑步需要积累,欲速则不达。但创业则是一件与时间赛跑的事情:在市场的洪流中大起大落,稍不留神就会被凶猛的浪头湮没,或者在转弯处被后来者轻松超越。但在梁峰看来,“快与慢”并非不可调和,互联网早已让他深刻明白:“慢就是快,少即是多。”“互联网快的是反应效率、集体决策速度和朝着同一目的快速行动;但行业的建立、逻辑认知的形成、用户习惯的培育都需要时间慢慢来。”

梁峰,悦跑圈创始人兼CEO

梁峰坦言,他们其实是后入局者,且做得很慢。当年创业时市面上国内、国外有145个类似的跑步APP应用,但现在所剩寥寥无几。梁峰相信,“不要盲目看别人做了什么,要按照自己的底层逻辑思考来行动,快慢永远是相对的,在一张一弛中关键是控制自己的欲望,带着决心和信心去做真正值得的事情。”

梁峰的讲述中,很爱用体育故事来做例子:“你看,刘翔跨栏跑得已经很快了,但私底下的训练一定是一个长久且缓慢的过程......”聊起体育,梁峰滔滔不绝,两眼放光,他对事物有着自己独到的体育认知;又或者说,体育里一些简单纯粹的精神和规则全面影响了梁峰的底层逻辑。“悦跑圈”文化里有很重要的三条“体育精神”:第一,在公平的环境里全力竞争;第二,正确地面对输赢;第三,一分努力一分收获。梁峰相信,创业和体育赛事一样,是一群小伙伴同心同德地完成一件带给人成就感的事。

当很多跑步类应用在不遗余力推出各种补贴、奖励策略,以期吸引更多用户时,悦跑圈却反其道而行之,不惜在用户数上做减法,推出防作弊、智能赛事轨迹纠正技术,以杜绝恶意刷数据的行为。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定律下,梁峰的做法多多少少显得异类。外界传言,梁峰是“反互联网”的,梁峰笑言,他反的其实是“假大空”:所谓的“不说人话的互联网术语”和一些“不做人事的小动作”。“我们从来没有买过流量,钱都花在了真正跑步的人身上,他们才是我们真正存在的价值。当别人一味在考虑快速增长的时候,我们想得更多的是如何留存和保持活跃度。”梁峰澄清道,“我们归根结底是有体育精神的互联网公司。互联网本身是有魔力的,说实话如果疫情期间不是互联网,我们公司根本不可能活下去。”

由悦跑圈运营的粉红女子跑

“为参与者创造一个公平的运动环境,这既是悦跑圈的价值,也是体育运动本身的价值。”出于对体育行业规律的尊重,梁峰带领悦跑圈一路进击,截至目前,悦跑圈的用户规模达到1.1亿,注册跑团达到2.9万个,覆盖全世界2100个城市。不难发现,正是梁峰“体育精神”的坚持留住了这些真正的用户。“核心的跑者其实就那么多,他们留了青春和记忆在这里就不会轻易离开了。”这些用户又反过来成为了悦跑圈另一种意义上的“护城河”。由于梁峰很早开始接触国际的体育赛事,看到了国外整个体育行业的布局,体育服务远远超过了体育制造业,而中国体育服务方兴未艾,正是这样的认知,让梁峰坚信这才是他想从事的行当。梁峰的愿景简单质朴:“跑步就用悦跑圈”——现在的悦跑圈真正实现了深耕垂直行业,从防作弊、智能赛事轨迹纠正技术、线上马拉松、赛事Live,疆域逐渐扩展到线下,每年参与上千场次专业赛事。

除此之外,梁峰一直强调悦跑圈是做体育服务的数据公司,“我们最值得骄傲的就是数据。”悦跑圈根植于数据,通过搜集包括人、跑鞋、赛事、跑步轨迹、天气、用户消费等多维度的用户数据,将用户标签化,进行导向服务。悦跑圈一方面帮助用户找到更适合的服务,同时帮助细分行业找到客户,有的放矢地去销售,最终服务于体育人群和体育品牌,而这些都要基于数据驱动。后疫情时代,梁峰也有了更多的思考。他反思自己可能比以前更倾向体育,而忽略产品了。今年4月份悦跑圈做了组织架构调整,根据公司三大块的发展分成了三个小公司:体育、服务、数据,相当于内部创业。“我们从来不怕被抄袭,被别人抄反而验证了你的生命力。抄袭者是没有灵魂的,他不知道你的大战略和底层逻辑,那么他就永远是跟随者。”在梁峰看来,他现在最在意的,不是同行的抄袭,而是自己内部的革命和创新。


乐此不疲的生活方式


作为一名体育爱好者,梁峰曾参加2015上海半程马拉松、2015北极圈马拉松等国内外重要跑步赛事,2019年成功完赛世界六大国际马拉松赛事,完成世界马拉松大满贯,晋级六星跑者。潜水员、国家短跑二级运动员、香港枪会和广州枪会的终身会员......梁峰享受体育带来的喜悦和感动。“体育,重要的是育,教育的东西,关于认知、意志品质和对事物的看法。我特别热爱生命,打鸡血的那种热爱,要积极面对生活,要折腾。”

如果了解了少年梁峰的故事或许不难理解,体育对梁峰意味着什么:“我高中以前一直是个胖宅男,从小读私塾,喜欢古诗词,也很少交朋友,性格孤僻,又爱生病。”你很难把这段描述和眼前这位热血的运动狂热爱好者联系起来,正是体育改变了梁峰,“那时候流行《灌篮高手》,我就开始打篮球了,慢慢有了朋友,性格也变了,体育让我变成了一个正常的人。”梁峰感激体育,“体育让我积极热爱生活。那时候小屁孩悲春伤秋懂什么,只有身体力行地改变自己,才能更了解生活本身,并重新演绎你的生活。”这段话充满力量,也真正一直伴随梁峰到现在。

梁峰参加波士顿马拉松

让梁峰引以为傲的是公司里的小伙伴都热爱运动,全公司有行业内最多的六星跑者,完赛世界马拉松大满贯的员工也不在少数。大部分运营赛事的人,都是跑步领域的KOL。“每周末,我们公司有一半人在赛道上,你是程序员同时也是一名跑者,工作和生活是巧妙联系在一起的。”梁峰笑言,公司招聘从来没有把热爱运动作为指标之一,甚至财务部的姑娘刚入职的时候都是不运动的,但是慢慢潜移默化,在大环境里,也开始自发组织周末爬山、跑步。“有很多人是喜欢悦跑圈就来到悦跑圈工作,还有的是在这儿受到天然环境和氛围的感染。”梁峰很少对外宣传,公司员工福利包含随时随地的马拉松赛事名额、参赛假期,以及完赛即奖励的顶级跑鞋,这对运动爱好者都有致命吸引力。公司的体育文化、氛围早已悄然形成。

随着“跑步热”的上升,马拉松成为了新的流行,现在国内的马拉松赛事越来越丰富,很多城市都要办全马、半马。“全民运动”的观念似乎深入人心,但梁峰却有着隐隐的担心。“这是一个悖论,马拉松越办越多,基础教育却越来越差。”在梁峰看来,现在其实是马拉松多了,趣味赛和10公里少了。梁峰认为,参与马拉松比赛的多是老面孔,缺少了新鲜血液的注入,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任何一个项目,如果没有不断地吐故纳新,不断地融入新鲜血液,这个运动就会有瓶颈,消费不会流通,认知不会更新,就有风险。我希望悦跑圈也能够起到推广的作用,让更多的人到线下去,真正跑起来。也能给这个城市真正留下什么。”梁峰说,“不能光是这帮‘老炮儿’在跑,要真正在这座城市形成文化。”

让梁峰引以为傲的是公司里的小伙伴都热爱运动
全公司有行业内最多的六星跑者

一些画面至今让梁峰记忆犹新:去兰州跑马拉松时,他一下飞机就感受到了全民讨论的热情,出租车司机兴奋地讲述、拉面小哥聊起自己正准备第二天参赛......;去南美时,梁峰一行因为带了太多泡面被海关扣押,后来得知他们是去参加马拉松,海关就放行了,第二天他们居然相遇在赛道上,“海关的工作人员热情地跑过来打招呼......”;而去法国波尔多跑马拉松那次,巴黎老佛爷的人竟然因此要给梁峰他们打折......

不难发现,相对于专业人士的技术型追求,梁峰更加在乎的是在跑步中与这座城市的互动:名胜、人文以及和市民的交流。“封路不是让你去嘚瑟的,而是用心感受和互动,做一些平时做不到的事情。”

梁峰永远记得他的第一个马拉松——北极马拉松。梁峰坦言,其实那时候还不是很懂,只是觉得自己是中国第一批去的,做了一个别人没做过的事情很风光,但其实这个赛道比松花湖冰雪马拉松还要简单。后来回忆起来,梁峰表示,在北极圈里,环境很美,人文很棒。“其实跑了很多之后发现,我们关注的并不是赛道和战术,而是你看到和经历的事情,有了记忆和感悟,才是生活方式。”

北极马拉松是梁峰跑的第一个马拉松

梁峰又说起了很多故事:关于一群伊拉克伤残老兵手拉手唱着歌往前冲过终点;关于在法国最难的越野赛道上,一个跑完了180公里,在终点线举起了自己的义肢的男人;关于一个带着自己女儿的照片想跑完世界每一个马拉松的父亲,他说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关于一对65岁想跑100个马拉松的夫妻,先生得了癌症,这一次只能在终点接她......梁峰被触动了,这是只有真正经历和交流后的共鸣感,“在终点线能看到纯粹的体育魅力,所有人发自内心地为你喝彩,能感触到很多事情。”

“生命是不是很美?我们要热爱生命啊。”猝不及防,梁峰发表了深挚的感慨。这就是他之前一直强调的真正的体育,人们释放天性,毫无保留地展示人性之美,彼此见证,用心喝彩。“产品做给这样的人用,你就很有成就感。”


体育改变了梁峰对生活的态度,

只有身体力行地改变自己,

才能更了解生活本身,

积极热爱生活,

并重新演绎自己的生活。

如果你也有一个改变生活态度的爱好,

请在评论区分享给Mr.Robb。



文 / TAN

图 / 被访者提供

编辑 / 石薇薇

新媒体执行 / ELEVEN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