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ART|周大为:首届DnA SHENZHEN,让它好玩

  • RobbReport



今年十一,“设计之都”深圳将迎来一个全新的设计与艺术博览会——DnA SHENZHEN。ART021上海廿一当代艺术博览会主创团队的背景让这个博览会备受期待。继ART021自2013年在上海创办以来持续辉煌,以及JINGART艺览北京2018年在北京横空出世风头无两之后,这支专业的博览会团队又将在第三站深圳带来怎样的惊喜?对此,创始人之一周大为谦虚地说:“让它好玩,让它更自然一点,不要给我们太大压力。”




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


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于2021年9月30日至10月4日亮相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D代表DESIGN;n代表and,也表达“n趋向于无穷”;而A代表ART。DnA SHENZHEN同样寓意着艺术无限,设计无界。


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现场


以“植根亚洲,放眼全球”为宗旨,DnA SHENZHEN聚焦设计与现当代艺术,致力于以专业水准精选品质及国际视野打造一个创新、创意设计艺术平台。此次博览会将汇聚来自中国以及亚洲、欧洲和北美的33家顶尖参展商,包括了国际闻名的蓝筹画廊和鲜活创新的年轻画廊,以上千件海内外艺术家重磅作品,呈现跨越时代的设计与艺术精华,且更具趣味性、知识性和互动性。



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的主创团队希望通过它,为藏家、艺术设计机构从业人员以及各界参观者带来耳目一新的体验,在深圳市当代艺术与城市规划馆与公众一起发现艺术的无限可能,为深圳这座城市的文化场景增添振奋人心的设计与艺术元素,为粤港澳大湾区搭建一个多元性国际化设计艺术平台。




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现场


本期《罗博报告》对话ART021、JINGART、DnA SHENZHEN联合创始人周大为,多角度了解更多关于首次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的重磅精彩内容!




《罗博报告》对话 周大为


周大为,

ART021、JINGART、

DnA SHENZHEN

联合创始人


罗博报告》,以下简称“R”

周大为,以下简称“Z”



R

大概四、五年前采访你时,你就曾经提过,ART021的第二个博览会将设在北京,第三个博览会计划放在深圳。请问对于深圳这个博览会的布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Z:我们是很有计划性的,确实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有这个构想了,跟你说的那个时候我们肯定已经想得很清楚了,只不过是团队能力、精力有限,还没有具体去实施。


苏孟鸿,《有抽象表现主义风格的屏风》,

2020,亚克力颜料、麻布、古董屏风,

195 x 180 x 40 cm,

致谢艺术家及耿画廊



R

那这第一届的DnA SHENZHEN具体从什么时候开始实施策划的呢? 

Z:具体策划是从去年开始的,本来去年就想举办了,因为疫情的原因推迟到了今年。


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现场



R

为什么会选择深圳作为第三站呢?

Z:我们永远是基于市场来考虑的,我们一直强调博览会还是交易平台为主,它不是一个美术馆或者学术机构。我们考虑的核心是这个城市能不能接纳,或者说时机有没有到——当我们带着最好的画廊机构来举办博览会,能不能卖掉东西,这是我们的核心指标。


深圳是现在中国发展前景和发展速度最好最快的城市之一,我们觉得它肯定是不二之选。虽然我们也还有其他城市的选择,但是肯定是觉得深圳已经ready了,所以才决定去做的。


Trent Jansen,庞卡兰古衣柜,

塔斯马尼亚黑木,铜,黄铜,

210H x 120 W x 57 D,2016,

致谢艺术家及Gallery All



R

请聊聊对DnA SHENZHEN的定位,为什么选择“设计”作为重点? 

Z:我们不是纯设计的博览会,还是设计与艺术。设计的地位,在西方乃至全球还是相对比较高的,但是在咱们国家一直都不是那么高。深圳这个城市本身的定位就是设计之都,我们想结合这个概念,把中国的设计师和设计画廊,好好地推一下,希望能够提高设计在中国的地位,为很多设计的从业者创造一个更好的环境,让更多的藏家进入到这个领域。


Jungin Lee,《Metal Shelf》,

2021,jesmonite,180×60×170cm,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g.gallery

 (great exhibition)



R

DnA SHENZHEN跟现在比较火的设计上海、设计北京等设计类博览会最本质的区别是什么呢?

Z:更核心的区别还是它们更多是以品牌、以产品为主的标准的设计工业型的展会。我们更多的还是在设计师、设计画廊和设计原创力,更加围绕艺术范畴在发展设计。


Vincent Pocsik,《Charlie》,

2021,黑胡桃木,200H x 85W x 45L cm,

致谢艺术家及OBJECTIVE(左图)

孙玥, 《关于穹宇的报道》,

 2021,陶艺炻器,61 x 43 x 72cm,

致谢艺术家及KEY-CRAFT

presented by table-topic(右图)



R

对于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的33家参展商选择是怎么考虑的?选择标准是什么?或者说什么样的画廊和机构更适合DnA?

Z:我们是邀请制为主,但也有一些主动申请的,我们会筛选。筛选标准就是希望它们更多是偏设计性的画廊。按照本来的定位,应该是有很多国外好的设计画廊和设计师的,但是因为今年疫情的原因,很多原本计划过来的机构来不了。所以基于这个原因,我们今年本来不想那么多艺术画廊的,但是可能没有办法,中国的设计画廊太少了,这也是我们做这个博览会的初衷,所以今年只能让一些想去深圳的艺术画廊也参与。


恩里科·巴赫(Enrico BACH),

《LSWRR》,2020,布面油画,

195x160 cm,致谢艺术家及偏锋画廊



R

对,我在名单里也看到一些曾经参加过Art021上海艺博会、Jingart艺博会的,跟你们长期合作的老画廊,在这次他们参加深圳的时候,你们会要求它们带更偏设计的作品吗?

Z:不算是要求吧,但是我们更希望它们这样。它们也清楚DnA SHENZHEN的核心定位,也会积极配合的。而且说真的,我们并不反对纯艺术的画廊进来,但是还是想让深圳这个城市和我们的博览会的定位更加清晰一些。其实,慢慢地,设计画廊和艺术画廊,设计和艺术的界限一直在打破,未来,设计师和艺术家之间的概念也会越来越模糊。


夏航,《礼物》,2019,不锈钢,100×70×89cm,

致谢艺术家及HIART SPACE(左图)

Anish Kapoor, Random Triangle Mirror, 2015, Stainless steel and resin, 160.5 x 160.5 x 22 cm, 63 1/8 x 63 1/8 x 8 5/8 in © Anish Kapoor.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Lisson Gallery(右图)



R

Jingart是你们走出上海之后的第一个博览会,这次在深圳举办DnA,有什么从Jingart得来的成功经验可以借鉴吗?

Z:我觉得还是要尊重属地文化,毕竟每个城市有自己的特性,再加上我们这次的定位又是一个新的结合,跟设计有关的,所以我们要有对这个城市的尊重和对新的产业的尊重。这个是我们跟别的博览会有点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没有那么自大。


王冬龄,《Snow Angel Mickey

(THE WORLD OF LOVE)》,

2021,树脂,30cm(H)×30cm(L)×10cm(D),

致谢艺术家与ARTOX



R

你认为上海、北京、深圳三地的藏家和艺术市场有何异同?

Z:这三个地方和我们的理念一样,都是追求最好的东西。我们一直说,我们不限制风格和年代什么的,更多的还是把最好的东西带来。同样的,现在好的藏家也越来越需要收藏好的作品,喜欢好的艺术家、好的设计师。这个是共同的点。


不同点在于,不同的藏家有不同需求,可能有些偏向于架上的,有些偏向于更加观念的等等。深圳的话,经过我们的考察和调研,我们认为它还是更偏向跟生活化有关的(作品),比如说他自己家里有这个需求。我们一直希望艺术能进入到生活,我们觉得深圳这个地方很适合。


丘挺《瑞云浮玉》2021,

金笺水墨,220x480cm,

致谢艺术家及美博空间(北京)



R

会有顾虑,比如说深圳现在对艺术市场的需求不如北京和上海那么大吗?

Z:这就是我们存在的必要性,我们一直在运作上努力,真的去发掘藏家、培养藏家和服务好画廊,这一直是021的特点。我们第一届做上海(艺博会)的时候,上海的市场也没有这么好。


董书兵,《万物 ·大地之子(朱砂红)》, 

玻璃钢 、纳米喷镀,

60 x 36 x 17 cm,No.1/9,2021,

致谢艺术家及万物大集


R

你们是如何在三地培养藏家,开拓市场,并维护与藏家、参展机构的关系的?021团队在这方面的优势是什么?

Z:我觉得我们的优势是因为我们不完全来自于艺术行业,很多同事来自于时尚潮流、奢侈品、传统企业,我们不像在艺术行业里面很多高高在上的一种角色,我们还是基于客户的需求,基于我们画廊的实际销售来考虑问题,做的更多是很本质上的工作,没有太多的表面上高大上的东西去实施。


乔莱尔·阿⻢罗,《⽆题》,布⾯综合材料,

130×97×5cm,2021,

致谢艺术家及HdM画廊(左图)

《女青年 74》,2021,

布上油画,100 x 80 cm,

致谢艺术家及没顶画廊(右图)


R

021团队对画廊和参展机构在服务上一直备受好评,请问具体会有什么样的一些举措?

Z:最核心的还是要让画廊卖得好。如果画廊卖不好,我觉得服务再好也没有用。021一直以来都是画廊出了名的卖得好,首先要解决这个问题,那就从宏观角度来谈:很多人问我,你这次为什么选择30家画廊,而不是50家、100家?ART021为什么不是选择200或者300家画廊?我很简单的一个逻辑就是,因为这个市场还没有准备好。我可以今天开到300家画廊,但大家卖不好有什么意义?我们的选择基于我们认为这个市场目前的承受力,如果说卖得很好我明年也许会考虑增加,但如果说明年卖得不好我是不是要考虑减少?没有必要为了面子工程。我们是民营企业,每个合伙人也都有自己的事业,并不是把办博览会当成唯一赚钱的事业去做。我们更看重基本的工作,要真正考虑到参展商的需求,真正考虑到收藏家的需求,多做一点好的活动,多点好的论坛、晚宴,让藏家更好地进行交流,为他们提供更多便利,包括酒店、服务等各个方面,让大家都满意开心,多花点钱买点东西,这个才是最核心的。


贝纳.维内(Bernar Venet),

《不确定线》(Indeterminate Line),

1989 年,轧制钢,37 x 44 x 44 cm,

款识:艺术家签名及铸造标记,

图片由 de Sarthe Advisory提供 © 贝纳.维内(左上图)

梁铨 ,《苔(阶有苔斑者为佳)》,2020,

色、墨、宣纸拼贴 ,123×162 cm,

致谢艺术家及红树林画廊(左下图)

Masayuki Tsubota, YT-1435, H50×12.5×12.5cm H9.5×9.5×5~9cm (5 cubes), gesso, pigment, acrylic on basswood, tin foil, 2020,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Whitestone Gallery(右图)



R

对于首届DnA SHENZHEN,最想介绍给大家的亮点是什么?

Z:我觉得说亮点有点太“大”,我们不要给第一届那么大压力,像我们第一届ART021是好玩,第一届深圳DnA,同样的我们觉得就是让它好玩,让它更自然一点,不要给我们太大压力,也不要给机构那么大压力,也不要给藏家那么大压力。艺术行业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太讲究面上的东西,太讲究谁比谁更大。不是这个道理,能做好就不容易了,在现在这样一个市场。


薛峰,《改造  2021—3》,

2021年,布面丙烯,160x200cm,

致谢艺术家及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王墒,《共生H21S》, 2021,青铜,

不锈钢,漆,82 x 49.6 x 195 cm,

致谢艺术家与天线空间


R

那你是如何看待当下这样一个市场的真实情况呢?包括它现在受到疫情的影响,也有对当代艺术一些唱衰的声音在。在此之下,你对首届DnA SHENZHEN的预期是怎样的?

Z:首先对市场的判断,我认为是越来越好,这个唱衰论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但唱衰论肯定是针对那些不好的画廊,确实有一些坑买家的、没有价值的东西。但是好的画廊都是一画难求的,作品根本买不到,全球范围都是,不仅是中国。一些画廊可能现在跟不上时代,或者自己服务没有做好,或者选的艺术家不好,卖不好我觉得不是市场不好,只能说藏家越来越成熟了,大家的要求越来越高了,那是你自己的机构没有跟上。对DnA SHENZHEN,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预期,能让它存在,能把它做好,让我们的参展商能卖得好,就是我唯一的期望。


林福德(Vivian Springford),

《无题》,1983, 

布面丙烯 — 69.2 x 67.3厘米

© 维维安·斯普林福德艺术资产 

摄影:Matt Kroening. 致谢阿尔敏·莱希



R

最后想问一下你们对整体博览会平台未来的规划? 

Z:全球博览会前几年是井喷式的爆发,但是这几年因为各种原因,你看到很多博览会取消了,暂停了,我认为这个趋势会更加的明显。我们不需要那么多博览会,我们只需要好的博览会。好的博览会有几个因素,前面说过了,卖得好是核心,能让更多藏家崛起,能让更多没收藏的人对这个东西有兴趣,是它的一个核心本职工作和使命。同样的,能把最好的艺术品放在这样一个平台上,让最好的画廊进行交流,能把国内的当代艺术环境和设计艺术环境提升,这些都是博览会的本职工作。我觉得博览会千万不要去做联盟,如果本职工作都没有做好,卖都卖不好的博览会,这是没有意义的。说到未来规划,巩固做好我们目前这三个博览会是首要命题,在基于这三个做好的情况下,我们已经考虑第四个了,第四个肯定是基于那个城市,肯定是不一样的业态。   

Mit Jai Inn,《Untitled #TKTB-4》,

2018,油彩‧木板,100 x 100 cm,

致谢艺术家及TKG+

七戶優,《警笛》,2019, 

布面油画,54×41cm,

致谢艺术家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R

第四个会在哪个城市?目前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吗?

Z:还在计划中,最快也有可能明年。应该是在西南一带,具体哪个城市暂时不方便透露,但内容上肯定会更偏那个地方的属性多一点。


首届DnA SHENZHEN设计与艺术博览会现场


2021

09 / 30 ~ 10 / 04

展 讯



尊贵藏家预览(仅限邀请):

9 月 30 日 星期四 14 : 00 - 20 : 00


公众日:

10 月 1 日 星期五 11 : 00 - 18 : 00

10 月 2 日 星期六 11 : 00 - 18 : 00

10 月 3 日 星期日 11 : 00 - 18 : 00

10 月 4 日 星期一 11 : 00 - 18 : 00


文 / Vivian

图 / DnA SHENZHEN

编辑 / 石薇薇

新媒体执行 / Monica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