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Z世代收藏家江书洋:易得喜欢,难得自洽

  • RobbReport


九月底,KAWS、村上隆、MR.、MADSAKI、奈良美智、Javier Calleja、Mr. Doodle等“硬核”作品与经典潮流形象首次在国内公共商业空间集中展出,这场“美术馆级”的潮流艺术展会,聚集了超过60家潮流艺术机构和厂牌。





26岁的江书洋在首届WWART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的间隙接受了《罗博报告》的采访,身兼策展人、潮流厂牌主理人、潮流艺术收藏家等多重身份的他在通宵布展后依然保持着如常的活力,WWART仿佛他的珍贵藏品,每一个细节都值得道来。


江书洋

策展人

潮流厂牌主理人

潮流艺术收藏家



制造一场“艺”外

“不同身份意味着不同的责任”


首届WWART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现场,

入口处的两只“手”为艺术家陆平原的《故事猎手》


开幕前一天的凌晨四点半,江书洋在瑞虹天地太阳宫的展厅里布展时,在短视频平台和粉丝分享了WWART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的进度,Daniel Arsham迄今为止最大的雕塑作品「邦尼兔」、长达8米的MR.宽幅原作、村上隆的铂金箔「KAIKAI KIKI」、全球仅有四件的兔女郎KAWS......对国内的潮流爱好者来说,这些难得一见的展品实在没有理由拒绝。


首届WWART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现场,

由昊美术馆带来的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

迄今为止最大的雕塑作品《邦尼兔》


而江书洋此前一直强调的对国内艺术家的推广,也在这次展览中得到充分落地,中国最知名当代艺术家周春芽带来《绿狗》雕塑,先锋艺术家徐震、高露迪、张占占、陆平原、郝朗等均带来了全新作品。“艺廊荟萃”板块,还有国内知名美术馆、画廊带来的文创和艺术项目,展现了年轻中国潮流艺术家与年轻策展人们的世界观与艺术观。 


首届WWART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现场,

周春芽《绿狗》雕塑

首届WWART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现场,

徐震作品


这次展览有大量展品其实是江书洋的个人收藏,从收藏家到策展人,身份的转换对江书洋而言意味着不同的责任:“藏家身份可以只凭自己的喜好,而从策展角度要以相对公平公正的眼光和态度去评价作品,对我而言很有挑战,我还年轻,阅历和知识储备都有限,因此会找前辈们请教,避免偏差太多。”


潮博会现场众多美术馆

以及艺术机构作品


作为策展人的江书洋更愿意用视觉关联性来呈现作品:张占占的巨兔雕塑、Daniel Arsham的「邦尼兔」,以及KAWS的兔女郎被他安排在同个区域;而MR.早期的宽幅和黄子韬借展的MR.作品被放到一起,观众可以明确感受到早期的细腻风格和鲜明色彩,与近年来涂鸦风格和朦胧雾化的视觉呈现形成对比。无论是前来打卡的普通爱好者,还是资深的潮流艺术藏家,都可以在这样的视觉线索里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从上到下依次为:《MR.》

KAWS《棕色解刨》H约120cm

KAWS《兔女郎》

《Bill星际牛》H约180cm


江书洋一直强调,做WWART的初衷,一方面是告诉圈内人,潮流艺术和当代艺术并非泾渭分明,这其中的模糊和暧昧无需以商业和学术来严格划分;另一方面也希望更多人可以借助WWART了解潮流艺术,认识更多优秀的艺术家。不只是潮博会,他从开始收藏的每一步,始终没有偏离初衷。



以自己的方式触达人心

“我希望走在时代的前面”


15岁到英国读书,研究生又去了纽约,江书洋的收藏爱好正是在海外留学过程中培养起来的。从潮服潮鞋到玩具公仔,再过渡到收藏级别的艺术玩具和原作,他很早便找到了自己的兴趣所在,且一路延续下来,逐渐从个人爱好发展为事业。成立潮流厂牌“暗壳IMCOOL”,自然也是顺理成章。


江书洋和他的收藏


当被问及“暗壳”名字的由来,江书洋的解释有些温暖——“暗是自我的命名,我把黑暗的部分吸收,把光明展现给别人,要制造一个坚硬的外壳,保护重要的人”,尽管这个大男孩看起来谦和温润,一直说“只能做好自己,没办法约束别人”,但内里的强大和柔软还是会在所珍视之物上流露一二。




WWART上海潮博会“潮聚视界”展区

Philip Colbert作品(左图)以及张占占作品(右图)

他喜欢的当代艺术家似乎多少也有与“暗壳”理念不谋而合的部分。Daniel Arsham天生色弱,却凭借独特感知能力,在破坏、残垣、沧桑中创造了独一无二的精巧韵味,让艺术界在一片黑白灰里看到了时间概念;下田光作品里的寂寞与迷惘就像和每一个人共存的愤怒、绝望、失望......然而在明快的色彩和波光粼粼的甜美里,累累伤痕却显得天真无邪。而他近期很推崇的法国艺术家Rebecca Brodskis更是身处现实与想象、物质与精神之中,忧郁脆弱里隐藏着内在的决心和自由。


丹尼尔·阿尔轩(Daniel Arsham)作品


本次潮博会展出的“美德”(The Virtues)系列也可归于此类,该系列作品由达明安·赫斯特(Damien Hirst)创作,八幅版画以新渡户稻造(Nitobe Inazō)提出的武士道八项美德命名——分别为《义》(Justice)、《勇》(Courage)、《仁》(Mercy)、《礼》(Politeness)、《诚》(Honesty)、《名》(Honour)、《忠》(Loyalty)、《克》(Control)。Damien Hirst通过装置、雕塑、绘画等艺术媒介,探索了艺术、美学、宗教、科学、生命和死亡之间复杂而微妙的关系。


首届WWART上海潮流艺术博览会现场,

达明安·赫斯特作品


*此次带来Damien Hirst作品的HENI是一家综合多元的国际艺术机构,长久以来,HENI与全球顶尖艺术家、博物馆、基金会和慈善机构在艺术研究、学术出版、限量版画、影片制作、美术摄影、数字管理和活动策划等方面进行深入合作。近期,HENI因其与艺术家达明安·赫斯特的合作项目“货币”(The Currency),成为NFT的引领者。


在采访中,江书洋总是会不经意提到一个词:触达。无论是艺术家和艺术作品给他带来的触动,还是试图传递给大众的信息和艺术理念,某种程度上决定了“暗壳”的定位——用作品触达人心,成为艺术家和大众的桥梁。他相信一直有创新才一直有可能,似乎这个年轻的收藏家,从来不会给自己设限。关于收藏,他的标准一直没有改变:“首先是喜欢,其次是不随波逐流”,而关于艺术品收藏的目标,他的讲法是,“我希望走在时代的前面”。



在流量里自洽

“没有那么快想决定之后做什么”


国际上通行的说法是,一个国家艺术品市场的启动条件是人均GDP达到1000~2000美元,而当人均GDP达到1W美元时,就会出现系统的艺术品收藏行为。随着经济的飞速发展,国内的艺术品收藏展现出前所未有的蓬勃态势,而Z世代因互联网和全球化浪潮,仿佛是随机且汹涌地与“当代艺术”、“潮流艺术”、“收藏”这些词发生碰撞。


WWART上海潮博会“潮聚视界”展区

埃德加·普兰斯(Edgar Plans)(左图)

日本艺术家Madsaki致敬经典电影的作品

及西班牙艺术家哈维尔·卡列哈(Javier Calleja)雕塑(右图)


在江书洋的自述里,那些在海外凭借自我摸索开始潮流收藏的日子,网络上的同好和拥趸是他坚持下去的重要动力。面对艺术品收藏和潮流文化的命题,他没有陷入当代艺术的学术漩涡里,而是展现出难得的自洽。


“每一代人有自己的喜好,并不会产生间隙”。

“在短视频平台发布的介绍或视频,更多是想通过吸引眼球的内容让大众进入这个领域,再细细道来背后的故事,在短平快的时代适当放弃教科书式说教,先让公众对当代艺术有所认知”。

“没有那么快想决定之后做什么,年轻人是一直在变的,或许会去音乐节办个潮博会吧”。


WWART上海潮博会“潮聚视界”展区


受到全球潮流艺术爱好者追捧的KAWS曾经在采访中表达过自己对社交媒体的态度:“我没有算过具体的时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Instagram上,它帮助我与全世界建立了联系。没有想逃离的情况,这个就跟查看电子邮箱一样,什么时候想看了就看一眼,想放下也能随时放下。”这一点上江书洋亦是如此,Z世代的他擅长充分利用社交媒体的流量、话题,但似乎也不受制于此。


村上隆的铂金箔《KAIKAI KIKI》(左上图)

空山基的“机械姬”系列作品(左下图)

惠唯《无题》H 220cm(右图)


不纠结潮流艺术和商业之间的暧昧关系,没有代际问题,没有经验不足的踌躇,也没有艺术无穷的迷茫,江书洋年轻得淋漓尽致,令人想起胡适那句“进一寸有进一寸的欢喜”,因而让人对中国潮流艺术的未来平添了一点安心。





文 / CHENGCHENG

图 / 受访者及

WWART上海潮博会提供

新媒体编辑 / CARL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