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ART|鲍栋:在多元中承接过去与未来

  • RobbReport


作为国内最年轻的当代艺术博览会,北京当代艺博会在短短四年间便成为具有全面覆盖力、辐射力和影响力的艺术盛会,今年更是汇集全球90余家精选艺术文化机构,全方位、多维度地呈现当代艺术与文化的丰富面貌和活跃生态,为北京的金秋献上了一场艺术胜景。《罗博报告》作为本次艺博会的首席生活方式合作媒体,本期与大家共同回顾此次艺博会更多精彩内容看点。




北京当代艺博会自创办以来,秉持“策展性”、“本土性”和“公共性”,发力于北京这一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发源地和汇集地的城市,深耕其中蕴含的深厚艺术资源,同时着眼于在国际视野内和广泛业态间更多的发展和合作的可能性。本届北京当代艺博会的现场分为“价值”、“未来”、“众望”、“数置”、“活力”和“集时”六个单元,以不同的视角和侧面去梳理和展现以北京和中国为基础的艺术生态。


从上至下、从左至右:

艾敬,怀抱二号,2018,橙红色喷漆不锈钢,

406.8 × 315.3 × 200 cm,

致谢艺术家,“众望”单元

任冬生在“数置”单元作品

《人间、空间、时间和人》

LED,600 × 600 × 350cm,2021

徐渠,复活雕塑,

2020-2021各色车壳和铁,锌,

80 × 80 × (100-265) cm × 5,

致谢艺术家与当代唐人艺术中心,

众望”单元

王志鸥在“数置”单元作品

《PROTOTYPE II》,镜面装置/影像

尺寸可变,2021


同时,北京当代艺博会还与全北京各个业态的数十家艺术机构、文化场所、餐饮酒店等合作方进行联动,于艺博会的同期为藏家和观众提供多样化和本土化的文化和审美体验,为全城的人们营造丰富的文化生活场景,激活本土的文化消费活力和艺术发展势能,共同营造和庆祝这场“艺术的金秋,共同的节日”。


北京当代艺博会现场


在很多人眼里,北京当代艺博会与其他艺术博览会不太一样,先期举办的“艺述”单元作为其价值引擎,让很多人觉得这不像是艺博会更像是一个双年展。从“绘画地图”、“85后的八五——中国当代艺术新世代”、“金汤”到本届的“过去的未来主义”,北京当代艺博会尝试让每一届“艺述”的主题落实到现实层面来,对跨过高速发展进入“新常态”时代的中国进行回望、反思和整理。


至今为止,中国的藏家和机构在进行收藏的时候却没有建立起自己的收藏线索,北京当代艺术总监鲍栋希望通过北京当代艺博会,慢慢为这些藏家和机构的收藏梳理出一个完整的价值论述。




《罗博报告》对话鲍栋

鲍栋

 北京当代艺博会艺术总监

罗博报告,RR(左)

鲍栋(右)



“艺述”单元作为策展单元已在8月先期举办,“艺述”单元的主题“过去的未来主义——中国当代艺术中的过去与未来”和本届博览会其他单元的关联性体现在什么方面?

从第一届开始就有很多人觉得我们不太像艺博会而是像一个双年展。其实从单元设置上来讲,我们是希望通过展览能够让观众和藏家有一个对于艺术收藏价值背景的了解,我很反对把艺术家的作品和价值剥离,“艺述”的英文是STORY,就是希望同时讲述作品背后艺术家的故事。我们不能把艺术作品物化,当代艺术作品的核心价值不是艺术品本身,那只是一个符号,这个符号的价值其实来自于艺术家。



从上至下、从左至右:

蒲英玮,《华:金手掌与红色飘带》

布面油画、亚克力、纸本拼贴、邮票、丝网印刷、

国旗贴纸、马克笔、金箔、油漆笔、透明水色、喷漆

80 × 100 cm,2021

©艺术家和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亨利·米修|Henri Michaux

《无题》,纸本水墨,24 × 32 cm,1950-52

©艺术家和德玉堂画廊

奥斯汀·李,《尖叫》布面喷涂丙烯,

213 × 152 cm,2016,©BANK,

图片由艺术家和BANK/MABSOCIETY惠允



今年新增全新单元“数置”(DIGITALLATION)融合数字科技和装置形态,聚焦于当下蓬勃发展的科技美学与科技艺术,请谈谈您对这个单元的想法。

当代艺术不是封闭的,它的外延在不断地扩展,跟音乐和戏剧也能产生关系。今年的“数置”单元展示的是任冬生和王志鸥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任冬生具有多年舞台视效设计经验,身为国家一级舞美灯光设计曾参与过近百套的舞美灯光和舞台设计项目,也是张艺谋代表舞台作品《对话.寓言2047》系列的视觉总监。王志鸥是新媒体艺术家和跨媒体艺术创意团队黑弓Blackbow的创始人。从硬件、编程到系统操作,他们两位在各个方面上的能力都是中国最顶级的。今天新媒体艺术随处可见,常常被一些机构和商场用来吸引眼球,所以我们想为什么不把它推动起来做得更好呢。



黄渊青,《2019-10》

丙烯油彩布画,

175 × 140 cm,2019,

©艺术家和德玉堂画廊

仇晓飞,

Tape Junk No.3,

布上丙烯,

280 × 200 cm,2015

©艺术家和佩斯画廊

谭平,《无题》,

布面油画,160 × 200cm,2017 

©艺术家和蓝岸画廊



音乐人彭磊和方文山也将会有作品在本届北京当代中进行呈现,在您看来跨界艺术家及其艺术为艺术博览会本身及观众带来的是什么?您对他们的期待是什么?

方文山其实是第一次做艺术,这次北京当代现场会展出的是他与周杰伦联名款《庞克猫史汀》(青花瓷款)收藏品公仔,但实际上方文山的艺术创作很有趣,他把汉字改造成了一种艺术语言,以霓虹灯、陶瓷、青铜等各种各样材料和形式进行视觉化,很多作品是从他歌词创作而来。彭磊的作品大家就更熟悉了,他既是音乐人也是艺术家。我们的目标很朴素,就是希望通过这些有影响力的艺术家吸引更多的人来到北京当代,希望他们的影响力能够更多地带动大家对当代艺术的兴趣。



刘韡,《紫气》

布面油画,150 × 240 cm,2009

©艺术家和华艺国际拍卖(右上图)

张淼,《仪式》,铝结构,金属底漆,

丙烯,30 × 70 × 17 cm,2021

©艺术家和CLC画廊(左下图)



继2020年与IMS(天下秀)旗下星矿科技的合作,打造互联网艺术平台“艺术圈 ART LOOP”,今年延续紧密的合作,对平台进行了升级。您能介绍一下吗?

今年我们添加了更多符合当下艺术市场需求和互联网消费习惯的新功能,在微信中打开ART LOOP 就可以更直观地看到本届北京当代博览会的各项信息,包括博览会介绍、参展机构、参展作品、论坛活动、参观信息、购票信息等等。这其中还有一项很最重要的信息,就是部分作品明确标注了价格。我们今天处于高速互联网时代,信息高度透明,人们也都习惯了明码标价的市场环境,所以我们希望画廊可以把作品的价格公布,没有必要再对价格讳莫如深。如果说传统画廊行业的价值产生于信息差的话,那么今天画廊作为艺术代理服务机构,其成功将更多取决于它是否能与艺术家共同成长,为艺术家与藏家提供更多更好的服务。同样,虽然是互联网艺术平台, ART LOOP也是从这样的理念出发,不断升级来提升我们的服务品质。





从上至下、从左至右:

武晨《无题(汤姆·武)》

布面丙烯,200 × 150 cm,2019,

©艺术家和魔金石空间

前川强|Tsuyoshi Maekawa

《无题170360》,丙烯于棉布、木板上、

缝纫,72.7 × 60.6 cm,2005

©艺术家和白石画廊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

《我所爱的一切》,布面丙烯,

194 × 194 cm,2013,

© YAYOI KUSAMA

大田秀则画廊(上海/新加坡/东京)提供

康迪达·赫弗|Candida Höfer

《Yellow Staircase》

艺术微喷,71.9 × 56.7 cm,2019

©艺术家和清影艺术空间



今年北京当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举措,那就是12月与设计深圳合作,这个决定在战略上的意义是什么?

“设计深圳”(Design Shenzhen)由“设计上海”的主创团队全力打造,这个团队是中国最好也最成熟的设计界博览会主办方,我们的合作可以形成很好的互补关系。首先,一百多年来设计美学跟艺术之间一直交互影响,很多设计师本身也是艺术家和收藏家,所以对美学的理解认知上有一些共性;其次,两类博览会的客群其实是不一样的,设计博览会针对的是房地产、酒店和设计公司等B端的采购方,而艺博会通常面对的是C端的个人收藏者和爱好者,所以在客群市场我们是非常互补的;再次,不同行业之间通过这种合作能够产生交叉效应,设计也需要吸引更多的高端人群,艺博会的本质也是要为画廊机构提供增量价值,带来新的客户;最后,深圳是中国最重要的沿海城市之一,也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核心,大家对深圳未来的发展充满了期待和信心。






尼克·科斯马斯,《极乐》

钢、丝网印刷、立体光固化成型印刷和漆

75 × 73 × 198 cm,2021

©艺术家和BANK /MABSOCIETY 惠允(左图)

彭磊,《炒菜》,布面丙烯,

50 × 40 cm,2016

©艺术家和星空间(右图)



北京当代与设计深圳结合的形式是怎样的?

设计深圳博览会设了一个画廊展区,这个区域由参展画廊自行安排和设计展位;此外,在展馆入口处的“Future Home未来之家”版块将由多位合作,以概念、跨界、多元合作的方式打造启发式的未来之家空间,这些空间中的艺术品是由我们从参展画廊的作品中挑选出来进行融合的。



拉斐尔·多梅内克

《Hialeah Eléctrica – Metavecto 》

塑料布上的商用乙烯、不锈钢棒、电线和LED灯泡,

45 × 70 cm,2021

©艺术家和户尔空间



作为一个专注于中国本土当代艺术生态的博览会,国际当代艺术在这个博览会中处于怎样的位置?其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我一直反复强调,关注本土当代艺术不代表将本土与国际做一种二元的对立。过去我们提起“国际”时,潜台词指的就是西方,那么北京、上海、深圳这样的地方难道不是国际化城市吗?我们不要那种单极化的关系,而是希望它像光谱一样,是渐变的,是多元化互相交融的关系。此外,我们邀请国际画廊的标准主要是看这个画廊是否真的跟中国产生关系,它是否真的关心中国当代艺术,而不仅仅是将中国当作一个销售的市场。





刘小东,《上火(三联画)》

布面油画,250 × 600 cm,2008

©艺术家和华艺国际拍卖(右上图)

张晓刚,《深渊集系列》,

布面油画,53 × 39 cm,1990

©艺术家和灿艺术中心(左下图)



后疫情时代,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艺术博览会的发展格局与疫情发生前相比,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对于国内艺博会来说,其中是否蕴含着一些新的机会?

疫情对整个世界都有影响,对艺博会的影响并不特殊,当然作为这样大型聚会活动的主办方是会更谨慎的,在很多环节上也更繁琐一些,比如注册、安检、防疫检查等等,我们还用艺术家冯梦波的字体做了艺博会专用口罩分发给大家。另外一点变化是,我们发现大家对于个人数据的私密性不像过去那么敏感,比如对提供身份证、电话和地址等信息都越来越视为常态了。


疫情的到来可以说是国际政治经济关系转变的开始,大部分中国人显然对中国的模式更有信心,在中国的安全感也更强。我们越来越不用站在一种对比的心态去思考和行动,因为中国在各方面也不差了,很多年轻人也从国外回来了。这种机会有可能来自于整个中国的这些模式,是整体心态的转变。




2021北京当代艺术博览会参展名单



文 / 栩栩

图 / 北京当代艺博会

编辑 / 石薇薇

新媒体执行 / JESSICA

责编 / LENNY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