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余德耀:希望将收藏永久地留在中国

  • RobbReport




2022年3月18日,印尼爱国华侨、企业家、艺术慈善家和收藏家余德耀先生,因胰腺癌晚期医治无效病逝,享年65岁。





余德耀先生

印尼爱国华侨、企业家、艺术慈善家、收藏家 


作为亚洲优秀的当代艺术藏家,余德耀以收藏为自己的使命,为一生的事业。除了收藏作品,他还在美术馆运动的推动和慈善的参与等方面贡献卓越,广受关注。



余德耀出生于印尼雅加达的一个华人家庭,他做农业起家,把一间只有几十名员工的小公司打造成为印尼第三大农业集团。2004年起,余德耀以企业家身份正式踏入当代艺术领域,兢兢业业做实业的他自嘲不是富二代,不是土豪,亦没有暴发户的天分,只是把勤奋敬业的基因也带到了艺术收藏之中。他以独特的视角来进行艺术收藏,认为作为一名藏家,要有历史使命感。


上:天人之际 余德耀藏当代艺术

下:天人之际II:上海星空


“我是比较疯狂,觉得喜欢就应该收藏。即使最初的时候,有人在背后说我是笨蛋,捡了一堆破铜烂铁。”一开始依赖兴趣和直觉的收藏确实让余德耀吃过不少亏,他在不断的学习和磨练中提升着自己的判断力,却从未放弃始于热爱的收藏初衷。那年,他收藏了法国艺术家阿德尔·阿贝德赛梅(Adel Abdessemed)的一件大型装置《有其母必有其子》,由三架巨型客机扭结在一起构成,极具气势。“我敢收国外人都不敢收的作品,而且我从来没打算将来要出售这些作品,它们在世界艺术领域都是有分量的作品,在国际上备受尊重。”余德耀说,作品价格已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你拥有了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后来,西方艺术评论家惋惜这件作品没有留在法国,却被一个亚洲人收藏,国际艺术界都对余德耀颇为尊重。“永远有人怀疑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我只能说,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我属于少数人,但世界就是被少数人改变的。”余德耀如是说。


雨屋


在余德耀眼里,金钱本身只会贬值,它不过是连接财富和财富之间的媒介,而艺术品是能升值的,这才是财富。“你拥有艺术品,就等于拥有财富。”余德耀打趣地说,把这个财富留多久,就好比婚姻一样,“有结婚的也有离婚的,究其原因,我相信关键是因为还没找到最适合的”。当你觉得手头的不够好,你就有可能把原本的艺术品换成钱再买其他艺术品,变成更有价值的财富。


贾科梅蒂


对待收藏这件事,余德耀秉持侍奉信仰的态度。人需要信仰,但不能把收藏作为信仰,收藏只能是一个爱好,而一个人的为人或是收藏这件事,却可以成为信仰的表现。


在余德耀的收藏清单中,自然不乏张晓刚、方力钧、岳敏君等艺术大家的作品,除了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艺术家之外,他也收藏了大量其他颇具实力的中国本土艺术家、青年艺术家的作品。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作品,余德耀有比较完整的收藏,他曾说:“这一批东西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宝藏。这个历史阶段现在只有两个人有比较完整的系统性收藏,第一个是希克先生,但是他已经捐给了香港,第二个就是我。”他希望将来,“中国的学子、艺术家、学者,或者任何一个对艺术有爱好的人士,他们想要真正地学习研究中国当代艺术史的脉络,就能够在国内的机构看到完整的系统展示。2010年,他以669万美元拍下张晓刚作品《创世篇:一个共和国的诞生二号》,并在采访中直言: “我是中国人,我希望这件作品留在中国。”


安迪·沃霍尔:影子


在美术馆运动方面,余德耀在不同场合积极倡导私人美术馆的兴建,作为公共美术馆的有力补充。2007年,他创立了余德耀基金会。2008年,他花了整整一年时间筹建的余德耀美术馆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开馆,这也是他创办的第一个私人美术馆。6年后,在上海徐汇区西岸文化走廊,第二座余德耀美术馆落成。总面积近万平方米的美术馆由原龙华机场大机库改建而成,老机库改建的主展厅占了3000多平方米。“这个做了四五年的梦,终于成真了,感觉就像圣诞节醒来发现圣诞老人留下的礼物一般欣喜。”


overpop


“收藏是对艺术的爱好,做美术馆则是爱的表现。”余德耀用“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来形容自己营造艺术馆的心境。“当我有一瓶好酒,我希望与朋友一起分享,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分享的喜悦有时候比独享更富足。”余德耀视朋友为兄弟,没有阶级之分,他将企业家的冒险、创新、益众精神贯彻在艺术收藏之中。“爱是从信仰来的,我的信仰告诉我,要爱世人。”余德耀将这份爱分享给太太、女儿、朋友,以及所有人。


KAWS:始于终点


“当你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你会不停修复自己。”余德耀把这个修复的过程,比作孔子所说的修身齐家。“做了那么多事,希望大家能够认可我,哪怕只是拍拍我的肩膀,鼓励我一下。”余德耀表示,无论是谁,每个人的生活都是需要观众的,人人都渴望被关注。那年,站在全新落成的美术馆前,他说:“我想把我的美术馆变成一个大家认可的地方,我爱这个国家,热爱这片土地,希望这个美术馆能够代代相传,永远经营下去”。他立下宏愿:“必须要做出成绩,获得全上海、全中国、全世界的认可。”


上海星空II


作为开馆展的“天人之际:余德耀藏当代艺术”就这样在2014年的5月惊艳亮相了。余德耀介绍说:“这个处女展如同婚礼般的华丽,也是对艺术誓约般的开始”。而到了翌年,开馆仅一年的余德耀美术馆便达到了三年的预期效果。接下来的几年间,影响力巨大的展览不胜枚举。安迪·沃霍尔、KAWS、赫尔南·巴斯等国际艺术家的大展相继精彩呈现。2016 年呈现的“阿尔贝托·贾科梅蒂回顾展”,更是史无前例地展出了250件作品,成为这位已故雕塑大师有史以来全球最大的个人回顾展,也被海内外多家媒体评为年度最佳展览。一场中国与法国之间高级别的文化交流落地于一间私人美术馆,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查理·卓别林:卓眼视界


2017年,余德耀获得了法兰西共和国荣誉军团军官勋章。这是法国政府颁授的最高荣誉,也是世界上最为著名的勋章之一。


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


就在今年3月初,上海余德耀美术馆迎来全新大型个展“奈良美智”。作为西岸文化艺术季·春夏重磅展览项目,此次展览不仅是日本艺术家奈良美智在中国内地的首次个展,也是艺术家在世界范围内首次大规模回顾巡展。


“奈良美智”展览


多年来,在让中国观众了解国际当代艺术的同时,余德耀一直致力于推广中国当代艺术。美术馆成立至今,举办了大量旨在弘扬本土艺术家的高质量展览。“我们不会选择那些被市场裹挟着、不断复制自己的艺术家,我希望把我们对真正优秀的艺术家的关注和判断呈现出来,默默地去帮助本土的艺术家,尤其是那些被严重低估了的艺术家。”


赫尔南·巴斯:选择你自己的冒险

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園林


余德耀奉行的一句金科玉律是“有所为有所不为”,他说:“人生中,有些东西是不可以做的,但有些东西则必须做,即使有难度,也要做”。他深知美术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也还有很多计划想要实施,但患病之后,一些事情让他力不从心。幸而美术馆已培养起一支成熟而专业的团队,带领着美术馆稳步发展。余德耀常常对团队说:“未来要靠你们去完成。”作为一位爱国华侨,他以虔诚之心,期待美术馆朝着既定方向不断前行,并希望自己的收藏能够永久地留在国内。“当代艺术是我们这一辈人的艺术。将来再过几十年,我们给我们的子孙就有一个交代了。”他说。



谨以此文悼念余德耀先生



文 / VIVIAN

图 / 余德耀美术馆

新媒体执行 / MONICA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