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FEATURE | 人人追求的“绿色”理想世界

  • RobbReport

当“零碳排放”与“可持续发展”

从空洞的科幻作品走进我们的现实生活,

这已经不再是一种潮流,而是必然的选择。





建一座零碳之家


劳瑞·皮特曼(Laurie Pitman)在加州奥克兰(Oakland)买下地皮,打算在那里建造自己的新家时,这位前软件工程师拒绝了建造传统庞大豪宅的想法,而是选择了一座更小、更环保的建筑。这个决定使她心情更加平静。“我曾拥有一家直升机公司。”她表示,“我对自己燃烧了那么多化石燃料感到内疚。” 



皮特曼聘请了一名建筑师,确定了面积2200平方英尺建筑的设计方案,然后又找到了专门从事环保建筑的承包商。该团队使用森林管理委员会(Forest Stewardship council)认证的木材和一种碳排放量更低的混凝土作为主要建筑材料,并在屋顶安装了53块太阳能电池板作为能源。皮特曼甚至坚持要在车道下放置一个16000加仑的雨水罐——它能储存大约8个月的住宅用水,连接着安装在车库的过滤系统。“这家公司代表出现了,因为他说这是第一次有人在私人住宅中安装该装置。它之前主要用于那些大型商业设施。”皮特曼回忆道,“他说,‘我只是想看看是哪个疯子在家 里安装我们的产品。’” 


雨水的收集与利用已经可以实现, 

但仍不普及,造成了相关设备价格较高。


皮特曼指出,这座住宅“耗资巨大”,耗时两年才完成。但她并不是唯一一个重新考虑住宅细节的人。曾经把宽敞的面积和华丽的厨房、浴室放在住宅建筑首要位置的房主们,现在开始考虑以前被忽略的环保问题。“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生命的脆弱性。”Cundall的合伙人亚历克斯·卡特(Alex Carter)说,他的公司专注于可持续化社区的发展。不止于此,这些房主和其他人一样,越来越多地意识到从野火到洪水等持续不断的气候灾难,看似与他们生活很远,却有可能与他们的生活方式紧密相连,他们的选择甚至可能在其中起到了反面的作用。


减少燃烧化石能源成为建筑日常使用中

减少碳排放的重要部分。

实现能源自给也是如此,

因为现有的电网很多电力

仍然来源于碳排放严重的火力发电。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数据,全球38%的二氧化碳排放来自建筑,17%来自住宅。其中新建筑是罪魁祸首,因此一些建筑师正在尝试用更温和的方式来建造住宅。其中一些人推崇被绿植遮盖的垂直森林——将数千种植物挤在住宅楼的阳台上;另一些人则支持用3D打印技术来减少建筑阶段的碳排放。这两个想法所建筑的房屋通常有着易于辨识的外观:一个类似于植物园,另一个则是时髦的未来主义住宅,这让人想起《星球大战》里沙漠中的圆顶小屋。还有一些建筑师将环境影响作为设计的一个关键因素,在此基础上进行一系列的设计,就如皮特曼的现代风格住宅。但这些做法究竟会如何影响建筑行业,仍是未知。



就目前而言,这一领域最热门的流行语是 “零碳排放”。这个概念可以分为不同的方向:住宅本身的碳排放、建筑过程(包括建材的生产)的排放以及人们生活产生的碳排放,即入住后产生的碳排放足迹。前两者显然更难优化。“在实体方面,考虑到建材的采集、提取、制造、运输和安装每个产品的所需能源,一个组织或一个团队对整个过程的碳排放控制是非常有限的。”国际生活未来协会(International  Living Futures Institute, ILFI)的业务发展总监肖恩·黑塞(Shawn Hesse)说。该组织为有资格获得零碳排放认证的项目颁发证书。“我们要求团队记录碳排放,并在整个过程中有意识地选择最小化和减少碳排放。”


依赖木材进行大规模的零碳建设

将意味着更严重的森林砍伐,

这与环境友好背道而驰。


即将获得ILFI批准的一个开发项目是位于马里布(Malibu)的新建筑Zero One,这是该系列四套住宅中的第一套,造价2850万美元。从表面上看很现代,面积14429平方英尺,配备着类似无数其他加州住宅的室外游泳池开放的平面设计和预计会被经常使用的巨大的滑动玻璃门。几乎每个房间都在营建内外相连的氛围,也是这里常见的住宅体系结构。但是,把地板掀开,你会发现一个不同的故事。Crown Pointe Estates地产开发商公司尽量减少了混凝土的使用——据报道,这种材料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球总量的8%——而是在住宅地板下面铺了一层橡胶,其他地方使用的大部分混凝土也都是回收利用材料。建筑商还用当地的木材代替了钢铁。与人造金属不同,木材碳排放更低。设计师还在铝屋顶上安装了太阳能电池板,以提供可再生能源,使其脱离对电网的依赖。“这很困难,这样的设计在以往的社区里从未出现过。”Crown Pointe Estates地产公司的碳封存主管斯科特·莫里斯说,“但是,这样的选择是一种必然。”该公司估计,他们的住宅所减少的碳排放相当于46辆汽车行驶一年的排放量。



当Zero One这样的项目力图实现零排放的趋势,大约在6年前,Tom和Marti  Burbeck夫妇已经在密歇根州安娜堡外完成了他们的零排放住宅。他们发现在采购建造的过程中,碳排放的信息基本上是难以直观体现的。“我们的建筑团队中有一名建筑师,他花了大约一年的时间联系大约900种产品的制造商——瓷砖、石膏、螺丝——并获取他们的数据表,以了解这些产品中含有哪些化学物质。”玛蒂说,“我们最终使用了其中大约500种产品。但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最后,伯贝克夫妇完成了占地3000平方英尺(约合457平方米)的农舍式住宅,建造成本约为200万美元。“我们的朋友认为这很疯狂。”汤姆说,最近他从自己联合创办的一家软件公司退休。当然,他们的新增设施是有价值的,但它们未来在房产市场上的卖点不如室内篮球场或专门设计的车库那么明显。



事实上,伯贝克家的房子比密歇根大多数同等价格的住宅要小得多,这是有意为之。有些人甚至认为,缩小尺寸是“零碳排放” 蓝图的必要组成部分,这自然不是与“豪华奢侈”一致的想法。汤姆说:“现在建筑行业中的‘越大越好’的氛围仍然困扰着我们。如今,‘大’真的被高估了。这是浪费,尤其是房主还需要更多的能源来保持舒适的室温(加热或降温),进行日常的维护。尽管这是普遍的规律,但是兼顾充足空间与可持续发展并非完全不可能。就连伯贝克夫妇的建筑师也不反对大面积的住宅。当地建筑资源公司(Architectural Resource)的负责人迈克尔·克莱门特(Michael Klement)说:“你要这么做, 就要把它做好。”


 “零碳排放”意味着每一方面都要实现相同的标准。

而在很多行业,这一标准仍然模糊,甚至缺失。


建筑的美学也是如此,零排放碳运动不是关于一个特定的外观,或者让人们放弃外观的美。房主们也可以将零排放概念应用到类似汉普顿(Hamptons)的高端住宅,或是包豪斯(Bauhaus)风格的极简主义设计中。房地产开发商马特·格罗夫(Matt Grocoff)正致力于此——在位于安娜堡大学院(Ann Arbor)镇的County Farm建设名为Veridian的零碳排放社区。设想一下,这里整个社区的能源都来自太阳能,没有燃气管道或燃烧设备。他表示:“那种认为我们必须为世界末日般的未来投资修建地堡的想法,实在令人沮丧。坦率地说,我认为它缺乏想象力,这是人们出于恐惧而产生的对未来的想象。”


Grocoff还提倡不要将零碳排放理念仅仅局限于新建筑。既有存在的住宅,它们在设计时并没有考虑到环境保护。老房子的碳排放不在于建设过程——毕竟它已经建好了——对结构进行改造以减少其运行中的碳排放足迹才是最重要的。Grocoff对他的家做了很多环保的调整,这是一个不小的壮举,因为这座有120年历史的维多利亚时代建筑是当地历史街区的一部分,所以翻修时要遵守一套严格的规则。


Ca di Dio酒店


“我们不能拆除灰泥墙或移除外层;我们必须保留这一切。”他说,“我们没有机会建造一个全新的房子。我们所做的就是替换掉几乎所有东西。”这些“东西”包括非常小的物件——例如用电磁炉替代燃气灶,也包括更加广泛的改造——取消所有的使用化石燃料的设备——地源热泵取代了取暖器和壁炉,当然还有提供电能的太阳能电池板,它们被安装在古老的建筑屋顶。但对于房屋的转售,零排放住宅在当前并没有获得市场的认可。如果有相关的政策鼓励的话,更多的房主可能会力图实现零碳排放,但就目前而言,清洁能源法令仍然模糊不清。许多国家都计划在2050年实现零碳排放的目标,但很少有政府采取了具体的步骤,问题是如何达到这一标准。


Ca di Dio内部庭院


墨西哥城和托卢卡山谷(Toluca Valley)之间的山区,安·卡洛斯·普拉兹莫夫斯基(Juan Carlos Prazmowski)正在创建一个高端的零碳排放社区,在那里近70%的面积将是保留下的林地。它被命名为圣菲保护区(Reserva  Santa Fe),将容纳500个家庭,社区中心将提供餐厅、健身房和公共空间。和莫里斯一样,普拉兹莫夫斯基也在与ILFI合作,以实现某种程度的零碳排放认证,但他在这条路上遇到了不少困难。他表示:“在墨西哥,一切都在变化中,很难做到标准化。墨西哥也是地震频繁的地方,钢材和混凝土是主要的建筑材料。当我们在做材料研究时,没有多少公司愿意公开他们的材料中包含了什么。”例如,一些建筑材料在当地出售,但却是在德国制造的——众所周知,海运是碳足迹产生的因素之一。


Grand Forest Metsovo大森林的冬天


那些想要用木材取代钢铁和混凝土的人,往往需要将木材打包,然后运到目的地,除非附近恰好有一片符合采伐标准的森林。“很多时候,企业会声称他们正在使用可持续的制造流程,但往往他们只关注了一个方向,完全忽视了很多其他可能造成碳排放的环节。”马克·萨姆索诺维奇说,他是Head of Marble的创始人,一家以零碳家具为目标的家具公司,“当你需要把木材运到工厂,再把家具运到家中,那么在可持续发展的森林里砍伐木材就毫无意义。这是最常见的生产形式之一。”更重要的是,由于人类的侵占,森林是一种众所周知的有限资源,严重依赖它们进行大规模的零碳建设将意味着更严重的森林砍伐,这与环境友好背道而驰。麻省理工学院建筑技术教授Les  Norford说:“如果每个人都说,‘我想用木材建造’,那木材的需求就实在太大了。”


北极浴


“木材替代金属”方案是典型的碳排放抵消的例子,减少的排放用另一种方式再次产生。与这种材料转换不同,一些开发商选择“购买”的方式消除碳足迹、抵消建筑造成的碳排放。这样的话,即使房屋的建造产生了大量的碳排放,最终也可能获得一份光鲜的零碳认证。这些资金通常用于重新造林,比如在哥伦比亚或其他严重砍伐森林的地区植树,但专家们对这种方法持保留态度。麻省理工学院建筑技术教授约翰·费尔南德斯说:“从历史上看,(信贷)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明,它们并没有真正百分之百兑现承诺。因此,‘净零’这个词开始变得很有问题。”最主要的担忧是,在几乎没有监督的情况下,这些“捐款”可能会被滥用——例如,那些刚种下的树可能会被过早地砍掉——而且, 通常,项目所谓的“碳抵消”的真正含义总体上缺乏透明度。这种模糊指向了一个更大的问题:除非你试图获得ILFI认证,没有其他可以证明零碳排放的评价系统,也没有可以遵循的规则。


阿尔卑斯设计度假村


就像任何感觉良好的流行词一样,“零碳”一词有可能很快变得过时,尽管它的支持者是善意的。例如,“可持续发展”这个词已经不再像刚诞生时拥有那么大的影响力,因为几乎每个针对Z世代的品牌宣传活动,无论是奢侈品还是其他品牌,都被贴上了“可持续发展”的标签。这种市场饱和,或者说所谓的“绿色清洗”,在住宅领域同样存在。已经有一长串类似但不同的环保意识的名字被房地产领域交替使用,如碳中性、节能或负碳。消费者最终可能会把它们混为一谈。费尔南德斯说:“这是科学文献和市场之间的一个有趣的空间,科学文献是专业的,非常精确,而市场采用了其中的一些术语,然后很容易用其他术语替换它们。这产生了众多的困惑。”


大森林Metsovo公共区域


尽管如此,那些居住和设计零碳住宅的人们仍然坚信它是未来的必然选择。“如果你设计的是定制住宅,那就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伯贝克(Burbecks)公司的建筑师克莱门特(Klement)说,“你必须考虑到这一点,否则你是在将更多的钱投入无底洞。”这个过程可能是艰辛的,而且很有可能的结果是,他们的家看起来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然而,全球气候的变化不会停止。在奥克兰的住所住了4年后,皮特曼在2020年以220万美元的价格卖出了房子,实现了收支平衡。现在,她正在华盛顿州建造另一座零碳住宅,她吸取了教训。皮特曼说:“第一个住宅很棒,也让我们吸取了足够的经验。这次的花费只有之前的四分之一。”



重生的家具


遵循绿色发展的设计师们不再使用新材料, 而是把废弃的材料改造成全新的精致家具。


Ztista Faina  餐桌

Ztista餐桌的底色相当朴素,

却出人意料地拥有柔和的边缘。

它的名字翻译过来就是“生面团”,

因为它的底座是由黏土、木屑

和纤维素制成的可塑混合物,

周围是一个升级改造过的钢框架。

这与常见的实木桌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创造了一个更像雕塑而不是普通的餐桌。


Kata Arper座椅

第一眼看去,与其他座椅很像——

其设计甚至借鉴了地中海建筑物走廊上

常见的编织草席。

然而,在它传统的表面之下,

是复杂的设计与工序。

躺椅的软垫是由回收塑料瓶制成的聚酯织物,

其实木框架使用橡木和刺槐木,

这些木材来自可持续发展规划下的森林。

撇开生态友好议题不谈,

放松心灵是它的功用——

在舒适的同时拥有着对自然的关爱。


Piet Hein Eek  橱柜

Piet Hein Eek已经在可持续家具领域

工作了几十年。这位荷兰设计师

出名的作品或许是他的废物收集,

将废弃的产品整合成书桌、

餐桌等不同家具。

这个橱柜的特别之处在于,

他没有改变废弃木材原有的纹理和色调,

创造了一种对各种材料的拼贴。

在这里,它们主要停留在红色和棕色的调色板内,

用从亮金色到深绿色的色彩进行点缀。


Ligne Roset Terre D’Ombres  花盆

Terre D’ombres是这些花盆的名字,

意为“阴影之地”,

指的是盆内的许多突出和缝隙。

这些精确的图案是通过3d打印创造出来的——

Ligne Roset与专门从事这项技术

Minimum Design工作室

合作完成了这个项目——

花盆的材料是玉米淀粉和

回收木材制成的生物塑料。

它坚固的线条和中性的配色,

刚好可以搭配各种不同的绿色植物。


Kooij  创作的  Meltingpot  小桌

在荷兰的Dirk van der Kooij工作室里,

原始的废塑料回收后变成了

独一无二的桌子,而不是被扔掉。

设计师创作了一系列被称为Meltingpot的家具

每一件物品都像用彩色大理石花纹

包装纸叠出来的一样,

这种美与制作它的原始材料相矛盾。

这一切都符合Kooij多年前他创建业务的使命——

将塑料转变成一种朴实、耐用的材料。



酒店的新思维


酒店的可持续发展和住宅同样重要。

“深思精选酒店”当前已经涵盖了30余家酒店,

未来还有更多的酒店会加入其中。


不仅仅是住宅与家居,在旅途中的家——酒店领域,如何节能环保、如何减低碳排放、如何实现可持续性发展早已是反复讨论的话题。全球奢华精品酒店(SLH, Small  Luxury Hotels of the World) 在2021年10月推出了“深思精选酒店”(Considerate  Collection),通过严格的审查标准的推进行业对环境的保护,也给予期待减少碳足迹的客人一个可靠的参考,体现了其品牌对可持续发展的长久承诺。“深思精选酒店”的评选过程,严格遵循可持续领域权威的GSTC标准,完全契合其中的三大要求:确保所有酒店均具有社区意识、文化保护意识和环保意识。想要符合这些要求,必须构建一个强大的可持续发展管理系统。



从今年1月起,SLH还在其神秘人检查“质量保证体系”中新增可持续性模块(共50分),支持这一酒店组织中500多家优秀独立奢华酒店在这方面做出的努力。这个模块在酒店的线上和线下评估以下几个重要方面:推广能源效率和标准操作程序,鼓励可再生能源;节约用水;废物和有机废物管理;杜绝使用塑料和一次性产品;为社区提供支持;本地采购食品等产品;可持续应季健康农产品。SLH拥有自己的质保体系,其中包括每年对成员酒店进行一次神秘人暗访检查,确保酒店品质始终符合严格标准。更新后的“质量保证体系”总分将增加到800分,对酒店进行360度全方位审查。它会考察酒店与客人之间的所有接触点,从最初的预订到客房服务、客房用餐,一直到最后离开酒店。



首批“深思精选酒店”共推出来自16个国家的26家成员酒店,全部秉承开拓精神,遵循可持续发展的最高标准,比如促进生物多元化的泰国普吉岛奇玛拉度假酒店(Keemala),以及致力于文化保护的岗提山谷隐士小屋 (Gangtey Lodge)。在去年年底,这一系列再添7家积极打造可持续发展的精品酒店。



新的7家酒店中有6家是SLH现有成员酒店,体现了SLH系列30年始终秉承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坚定决心。它们是:位于瑞典哈拉斯的北极浴漂浮水疗酒店(Arctic Bath Hotel);瑞士格林博瓦的格林德尔瓦尔德山 - 阿尔卑斯设计度假酒店(Bergwelt Grindelwald -Alpine  Design Resort);德国杜塞尔多夫的布雷顿百彻霍夫酒店(Breidenbacher Hof);意大利威尼斯的卡迪迪奥酒店(Ca’di Dio);希腊迈措翁的林大麦索福大酒店(Grand Forest  Metsovo);新西兰基督城的基督城乔治酒店(The George)。该系列的推出也为SLH网络带来了新鲜血液,来自荷兰奥斯特伦德的SLH新成员Op Oost,该酒店也入选了“深思精选酒店”系列。



SLH副总裁Daniel Luddington :“虽然目前酒店业仍面临重大考验和挑战,但看到越来越多的SLH酒店经营者坚持其可持续发展道路,并取得喜人的进展,我们深感欣慰。对于‘深思精选酒店’而言,它可以激发新酒店的兴趣,进一步证实可持续发展的奢华度假方式,前景值得期待。荷兰酒店Op Oost体现了荷兰人在这个领域的发展成就。这家农舍风格的精品酒店回归了住宿的本质理念:让自然世界成为一切的核心,这才是酒店的根本。”




近年来,你关注的绿色可持续有哪些?

下期我们将继续围绕可持续时尚和动力,

进行更丰富的分享,也期待与你的互动。




文 / VINCENT、HELENA MADDEN、

BRYAN HOOD、

KYLE SCHNITZER、PINK

译 / VINCENT

插图 / EVA VÁZQUEZ

制作 / 庄晓、张紫薇

新媒体执行 / MONICA

图 / 品牌提供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