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ART | 元境:威尼斯双年展上全新的“中国牌”

  • RobbReport


以“梦想之乳”为主题的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于2022年4月23日至11月27日面向公众开放。中国馆的4位(组)参展艺术家——刘佳玉、王郁洋、徐累以及AT小组作品在军械库展区和花园展区精彩呈现。





意大利时间4月20日,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终于拉开帷幕,为期三天的预展姗姗来迟。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现场

图片来源:威尼斯双年展官网


堪称艺术界的奥林匹克,这个全球重要的艺术盛会本应于去年热闹开启,因为疫情延期一年,规模不变,在今年的4月23日至11月27日于意大利威尼斯的花园(Giardini)、军械库(Arsenale)和威尼斯的各个展馆绽放。


威尼斯双年展主席罗伯特·西卡托(Roberto Cicutto)主持第59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将主题定为“梦想之乳”(The Milk of Dreams),塞西莉亚·阿莱马尼(Cecilia Alemani)担任总策展人。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官方logo




元境(Meta-Scape)


令广大中国艺术爱好者翘首以盼的双年展中国展在军械库展出,大有看头,主题为“元境(Meta-Scape)”,与双年展主题“梦想之乳”遥相呼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长张子康担任策展人,孙冬冬为助理策展人,邀请刘佳玉、王郁洋、徐累、AT小组参展。其中,AT小组是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研究院和清华大学脑与智能实验室联合项目,艺术家成员为李妍、陈治、管伊铭、陈厚闻、陆飞、彭家园、雷剑豪、刘一晨与闫亮亮。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



在谈论中国馆主题“元境”之前,我们不妨先岔开一会话题。


VR这个颇具现代感的科技词汇早在20世纪90年代一度被钱学森译为“灵境”,基于人机结合和人脑开发层面的运用,又极富中国文化特征。这与他对科技名词“中国味”的“执念”有关。1993年8月他致信朱光亚时提到,“译词应汉语化,带点中国味。”1994年5月和9月,他两度致信汪成为时提到:“以前人们直译为‘虚拟现实’,就‘太没有中国文化味了’,‘外文名词中译,的确要慎重,总该从中显示出中华几千年的文化。……我们是爱国的呀!’”同年11月,他致信杨春鼎:“我总认为我们国家是有自己的文化传统的,外文名词不能直译,那样没有中国味,要中国化!”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厅全景 


威尼斯双年展国家馆的展出更加代表着一个国家的文化形象,这无疑是个庞大的问题。中国艺术充满了多元性,张子康斟酌再三,决定应该为世界展示近两年国内最前沿的艺术发展。“科技对中国艺术有很大的推动。谈这个时代的中国艺术,如果不提艺术与科技,是很难说清楚中国的艺术发展的。”


在如此的考量之下,他以钱学森的“灵境”为灵感,提出了“元境”作为主题。“元”在中国文化语境中有初始和无限的意思;“境”在相同语境中是随着时代演变,意义叠加的词汇,可以有多层理解。从最早的边境之意,到文人的意境、心境,而后泛指一种心灵感知的境界,蕴含着文人的理想。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

王郁洋,《季》

装置,树脂、黄酮、紫铜、青铜、不锈钢、树

800×260×400cm,2021年 


中国近些年的高科技发展,尤其是人工智能、脑与智能实验室的很多成果都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个高度,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开始利用高科技手段进行创作,充满了实验性与探索性。“元境”展从个人与技术层面对主题展作出回应,以这样的主题和内核来呈现中国艺术的发展体系,反映中国当下的社会现象以及对未来的思考。这与双年展的主题“梦想之乳”形成对应,同样是关注身体及其变形的表现、个人与技术的关系、身体与地球之间的联系,充满了对未来的想象,试图找到当下诸多不确定性的问题,提示出当下不同层面的认知,以及面向未来的思考。张子康如是介绍。




与世界艺术交流


中国馆进驻威尼斯双年展已经有17年的历史。早在2003年,威尼斯双年展主办方就给中国抛出了邀请入驻的橄榄枝。2005年,中国馆正式落户威尼斯。迄今为止,中国共计参与了9届威尼斯双年展,以开放的姿态参与世界艺术交流,在这个展示自己并观察他者的过程中,中国馆成为了世界了解中国、中国展示当代艺术创作与思考以及中外美术交流互动的重要平台。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厅现场

图片来源:威尼斯双年展官网 


中国馆之前,中国其实也有过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实践。最早可以追溯到1980年,正值改革开放、重开国门之际,西方世界欲借威尼斯双年展将中国拉入国际艺术大家庭。彼时,中国以“民间剪纸”参展,1982年以“刺绣”亮相。传统色彩过于浓厚的参展作品与双年展宗旨格格不入,在世界艺术潮流中也显得违和。于是,双方都沉寂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2005年第51届威尼斯双年展,才有了由现中国美术馆馆长范迪安组织、著名艺术家蔡国强策划的中国国家馆的首次亮相。


当时,蔡国强认为中国馆的意义不仅为了展现中国当代艺术和国家形象,更重要的是促进人们思考在21世纪设立中国国家馆是为了什么,以及中国馆应该怎样设计,从而成为21世纪的新典范。所以他们挑选艺术家的本质就是研究国家馆的性质和国际竞赛舞台的环境,从而表现出中国馆或任何一个21世纪的国家馆应该有的样子。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

刘佳玉  《虚极静笃》 

人工智能、3D打印,3D投影、实时渲染,尺寸可变 


首次亮相中国馆的参展艺术家有刘韡、徐震、彭禹和孙原,以及建筑师张永和与王其亨,是50年代出生的艺术界中坚和当时仍处于新锐部队的70年代年轻艺术家的组合,重视年轻艺术家也和首届中国馆主题“处女花园——浮现”的含义一致。当时的参展作品聚焦“互动”“反应”“农民勇气与梦想”,户外作品则主打“中国牌”, 把中国本土的元素用在当代艺术的创作中。


“中国牌”在国际舞台上向来是把双刃剑,打得好惊艳世人眼球,稍加把握不好分寸就容易落入窠臼。再往后的几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逐渐在中国牌的困境中迷惘,令很多人多有微词。


策展人张子康


张子康分析道,“前几届的威尼斯双年展时,我们还没有形成现在的这种文化开放与文化自信,那时的中国馆主要是呈现国际感兴趣的中国艺术。到了前两届邱志杰、吴洪亮担任策展人的时候,形势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时的主流思想已转向对外展现中国文化。作为威尼斯双年展国家馆,其展览方案需要有自身的文化连接,能体现自身文化的发展体系。中国艺术从徐悲鸿一代开始,进入了一个现代化的进程,中国画寻求改良与中国社会寻求走向现代是因时而动的,乃至此后的走向世界,走向未来,其中内含了一个从过去发展到今天的时间性的概念,中国馆的呈现能够让大家产生这样的一种认知,我认为是比较重要的。”


这正是他今年的策展思路。参展艺术家的年龄跨度从60后至90后。在张子康看来,60后的徐累负责阐述清楚中国艺术的最初面貌,他有足够的积累和资历,可以拉长中国文化历史的展示线程,使得观者从过去、当下和未来多元的角度来了解并思考中国历史进程中的文化演变。70后的王郁洋,在学院教书,但完全不受学院体系的创作方法限制,一直踊跃拓宽艺术创作方法的边界。90后的刘佳玉体现了时下最活跃的艺术元素,对新的技术十分敏感,代表着中国当代艺术未来的方向。三者构成了中国艺术如何现代化直至当代化的漫漫长路,是对当下艺术的新思考,更是对当下世界艺术格局的新思考。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展厅现场

图片来源:威尼斯双年展官网 


更为独特的是,此次中国馆首次展现以小组为单位的艺术家作品,引发不少人的热烈关注。近些年,小组的艺术创作实践在国际上十分常见,国内艺术界一时也蔚然成风。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小组因为代表集体意志,难以体现出个人的艺术造诣及学术成果,难免不为大众广泛接受。但在数字技术、算法与当代艺术结合日益紧密的今天,一个人的力量和深度未免显得过于单薄,集众人之力、各取所长,往往更容易事半功倍。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徐累作品 


选择了艺术小组参展中国馆的张子康非常认可这样的创作模式,“一位艺术家,在与科学技术的互动当中产生新的想法。新的艺术想法的生成由科技带入一个陌生的领域,艺术同时给科技带来一种新鲜的视角,在技术与艺术的结合当中,二者互推来完成一件作品。”


张子康所选择的AT小组是基于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研究院与清华大学脑与智能实验室的合作研究过程中孕育而生,小组成员们致力于在今天多学科多领域交叉发展的时代中探索和实践出艺术与科技交汇互融的新道路与可能性,促进艺术发展创新的同时也为科技提供新的想象和实践。AT是英文艺术与科技的首字母缩写,组合与合作是出于对人类共同世界的思考与态度。他们认为,集体思考、讨论而后付诸实践可以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小组并非封闭且固定,而是根据研究的发展方向和不同项目的特性不断在不同领域吸纳志同道合的新成员。


AT小组《森林》手绘效果图


AT小组的作品围绕AI对植物的理解创作而成,基于神经网络算法对中国植物资料库中数万张植物资料进行学习,AT小组训练出来了可以生成植物的AI模型,并在此过程中收集了不同阶段AI生成的植物数据,进行处理后将其UV印刷在对应形状的镜面金属上。由此,观众可以在AI植物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激发人们对于人眼中的生态世界和“数据”处理器眼中的生态世界之间关系的讨论。





《丛林》,人工智能深度学习、镜面打印,尺寸可变,2021年

AT小组《森林》等比例渲染图3


刘佳玉的作品《虚极静笃》以人工智能描绘地形的方式重塑中华地貌,为新时代中华文明创建了崭新的地理起源。她的最初灵感来源于中国最早的地图集《禹贡地域图》,希望通过人工智能对地形的转译,展现出不同视角对文明的认知,以及不同人对想象的渴望。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

刘佳玉  《虚极静笃》 

人工智能、3D打印、3D投影、实时渲染,尺寸可变 


“这次我的作品体量比较大,从最早的构思到最终制作完成,差不多经历了近一年的时间。”刘佳玉介绍说,“漫长的创作周期中,中国与英国两地的技术团队成员也经历了长时间跨时区远距离的工作过程,希望可以借由这件作品去呈现东方气韵与现代技术交融的平衡点。”


王郁洋呈现了两件作品,都跟技术紧密相关,以建模制图软件和编程软件呈现给观众一个由计算主宰,或者是由另一个空间和事物主宰的可能。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现场

王郁洋,《雪人》

265×190×285cm,黄铜、紫铜、混凝土、不锈钢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

王郁洋,《季》

装置,树脂、黄酮、紫铜、青铜、不锈钢、树,

800×260×400cm,2021年


徐累的装置延伸了近期创作的“观念性”思路,遴选并清点了艺术史的代表性树木形象,利用图像的“现成品”获取观众的共识源,在移动的状态中相互透视,形成“全球化”的意象投影。


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现场

徐累,《Correspondances》

 266x350x48.5cm,亚克力, 金属材料,  电动轨道,2022年


回归到“元境”的主题,回到中国馆本身,其实所有作品都在不同层面体现了中国人的艺术观、宇宙观和思辨术,正如张子康所言“真实反应了中国当下创作的新的形式、观念和语言”,是一张在新纪元下重生的“中国牌”。



参展艺术家

刘佳玉


刘佳玉,1990年出生于中国辽宁,2014年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同年组建刘佳玉工作室,致力于对新媒体艺术的创作实践与研究。她曾入围Lumen digital art艺术奖以及Aesthetica art 艺术奖,2020年福布斯中国U30,乐活GWP100。她的装置和影片在国际上被报道于CCTV-9,ITN N2K,Inhabitat,Dazeen,VICE,Arduino,Designboom,Fubiz等。作品多次参展于V&A,Watersman Art Centre,Helen Hamlyn Centre ,约克美术馆、何香凝美术馆、K11艺术中心等,并参加伦敦艺术节、广州三年展、成都双年展、伦敦动态艺术博览会、伦敦设计节以及伦敦时装周等。

王郁洋


王郁洋,1979年生于哈尔滨,2004年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2008年获中央美术学院硕士学位。现任教于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他曾在广东美术馆、伦敦Massimo De Carlo画廊、意大利佛罗伦萨Novecento美术馆、龙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等国内外重要机构举办个展,也曾参与2021年成都国际双年展——超融体,2020年UCCA 北京非物质 / 再物质:计算机艺术简史,香港/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仁川国际电子艺术节展、澳大利亚悉尼白兔美术馆、德国之夜——文化交流展等国内外重要艺术家群展。

徐累


徐累,1963年出生于江苏,现工作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他于1980年考入南京艺术学院,主习传统中国画。毕业后参与八五美术新潮运动,并参加了中国现代艺术大展。此后他的主要方向是以现代观念改造传统绘画,使传统美学在新的图像中得到再生,形成风格并产生影响。他同时也以装置、影像等作为创作媒介,延展其绘画理念,提倡将中国传统的文化“原理”转化为当代视觉认知,以艺术史知识谱系构建与未来的联系。


徐累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苏州博物馆、北京今日美术馆、北京南池子美术馆、Marlborough画廊(纽约/马德里)以及旧金山、伦敦、中国香港等地的画廊举办个展。还参加了如古根汉博物馆“中华文明艺术五千年大展”、“第十二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等重要展览;其作品为故宫博物院、上海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苏州博物馆、香港M+艺术博物馆等机构收藏。

AT小组


AT小组艺术家成员分别为:李妍、陈治、管伊铭、陈厚闻、陆飞、彭家园、雷剑豪、刘一晨、闫亮亮。


AT小组基于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研究院与清华大学脑与智能实验室的合作研究过程中孕育而生,小组成员们致力于在今天多学科多领域交叉发展的时代中探索和实践出艺术与科技交汇互融的新道路与可能性,促进艺术发展创新的同时也为科技提供新的想象和实践。AT也是英文艺术与科技的首字母缩写。组合与合作是出于对人类共同世界的思考与态度。集体思考、讨论而后付诸实践可以使世界变得更美好。小组成员将根据研究的发展方向和不同项目的特性而不断吸纳不同领域志同道合的新成员。


文 / FloraPrime

图 / 除特别标注外均为刘佳玉工作室提供

制作 / 石薇薇

新媒体执行 / ELEVEN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