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TRENDS | 谷爱凌、杨紫琼出席的“时尚奥斯卡”,今年有哪些看点?

  • RobbReport

“时尚奥斯卡”Met Gala刚刚落下帷幕,作为时尚圈一年一度的大考,每年都有人交上满分答卷,有人贡献0分作文。

今年除了欧美明星外,还有包括谷爱凌、杨紫琼等我们熟悉的亚洲面孔,不妨与Mr.Robb一起回顾下今年Met Gala

上的惊艳造型吧。




今年Met Gala的红毯主题是“镀金时代”,这个词最早是由马克·吐温在1873年创造的,具体指1870-1890期间,那时美国工业经济快速增长,出现空前的繁荣,工业与文化都蓬勃发展。摩天大楼拔地而起,不少人也积累了可观的财富。


与之相对的,当时美国上流社会的时尚也带有“财富的味道”。与现在流行的极简风不同,镀金年代流行的服饰更为繁复重工,喜欢堆砌流苏、蝴蝶结、羽毛、荷叶边等元素。



尤其在外参加派对时,大多要穿鲜艳的宝石色调礼服,并且用紧身胸衣调整身材比例,而且要戴装饰型帽子,有点把欧洲贵族穿搭“美国化”的意味。



说完今年的主题,下面就来看看明星名流们的造型是如何诠释镀金年代的。




满分造型组


每年Met Gala造型想要获得一致好评,除了要穿得够美,当然还要符合命题,今年做到这两点的尤其少,讨论度和好评度最高的两个造型来自Kim Kardashian和Blake Lively。


Blake Lively是本届Met Gala的联合主席,也贡献了她历年参与Met Gala红毯最高规格的造型。这条由Atelier Versace特别定制的礼服裙刚走上红毯时呈现红铜色,很符合镀金年代宝石色调的dress code。



不过惊喜还在后面,走上红毯后她直接在三个助理的帮助下现场换装,腰间的蝴蝶结解开后变成了冰蓝色的巨型裙摆,连手套摘下外层后也变成呼应的冰蓝色。



而且这套造型处处充满“心机”,裙子主体装饰对应的是帝国大厦的Art Deco风,蓝绿色裙摆和皇冠灵感则来源于自由女神像。



皇冠由好莱坞明星御用珠宝商Lorraine Schwartz亲自定制,7层对应了自由女神的7道尖芒,象征着7大洲,一共镶嵌25颗宝石,则代表自由女神像的25个窗户。


 


Blake Lively的造型不仅符合镀金时代的特点,而且也体现了纽约文化的方方面面,可以说是本届最用心也最切题的造型之一。



卡戴珊的造型则走了另外一个方向,提到美国最具代表性的时尚icon,大多数人都会想到玛丽莲·梦露。卡戴珊红毯上穿的衣服正是来自梦露,并且不是复刻版,而是梦露穿过的原版礼服。



这条淡金色透明礼服是1962年梦露在肯尼迪45岁生日时穿着的,当时梦露就是穿着它演唱了著名的《总统先生,生日快乐》。



这件礼服几经拍卖,价格一度高达480万美元,被奥兰多一家博物馆收藏,平常都放在一个恒温恒湿的展示柜里保存。卡戴珊不仅为了借到原版礼服颇费了一番功夫,而且为了穿进这件梦露尺寸的裙装,在三周内狂减16磅(约7.3公斤),并且为了更贴近梦露的造型,还在红毯前一天花费14小时将头发染成淡金色。



红毯当天卡戴珊一亮相就成为焦点,陪她一起走红毯的男友Pete Davidson一身黑色西装甘当背景板,为了保护这件原版礼服,走完红毯她就换上了复制版。




切题致敬组


还有很多明星虽然没有上面两位突出,但大多借鉴了镀金时代的流行元素,总体造型还是很符合主题的。


Hailey Bieber请YSL仿照2002春夏高定系列的礼服定制了一条类似款,缎面加上羽毛的组合华贵灵动,撩动起裙摆仿佛上演时尚版《天鹅湖》。



Kaia Gerber穿着Alexander McQueen礼服裙,金属色裙装缀满亮片,胸前装饰着纤细流苏,半透明的裙摆上还绣着花朵图案,搭配复古卷发穿出了林中仙子范儿。



Billie Eilish直接照搬了镀金时代上流贵妇的造型,由Gucci定制复古礼服裙,连发型都还原了当时的欧洲贵族式盘发。



影后Jessica Chastain的礼服同样由Gucci定制,设计上带点东亚与南亚结合的特色,醒目的红色金属亮片装饰加上头巾造型,像神秘高贵的女巫。



歌手Alacia Keys裙装由Ralph Lauren定制,亮点在于背后,黑色斗篷上以水钻和亮片勾勒出纽约标志性的摩天大厦,展现纽约的璀璨夜景。



《权游》中的“二丫”扮演者Maisie Williams复刻了镀金时代的胸衣造型,不过搭配了前卫的烟熏装,整体造型还是很有个人特色的。



Olivia Rodrigo的紫色亮片礼服也是红毯上好评度很高的一身,来自Versace,金属色、亮片加上手套的造型还原了镀金时代的精髓,但整体设计又很现代。耳边的蝴蝶装饰也很点睛,让整个造型变得更有灵气。


 


既然是镀金时代,也有很多人直接按字面意思解题,穿得真·金光闪闪。比如Cardi B的Versace定制礼服,本身就是由无数条金链穿起来的,链子上点缀的金币还能看到品牌代表性的美杜莎头像,就是不知道穿起来有多重。



说唱歌手Lizzo身穿Thom Browne定制礼服,斗篷上的金线刺绣全部由手工精制,总共花费22000小时,确实很符合镀金时代繁复的特点。



相比之下Carey Mulligan就属于壕气得很文艺了,她身上这条Schiaparelli黑金礼服剪裁简洁,但金色部分总共用到了79000颗金属亮片和38000颗水晶,完美诠释什么叫低调的奢华。



Khloé Kardashian穿着Moschino定制金色流苏礼服,但是搭配的黑色荷叶边装饰部分略显冗余。




主旨跑题组


虽然每年Met Gala都给出了固定主题,但总有不按套路出牌的“考生”,很多造型单看很美但确实跟镀金时代没什么关系。


Miranda Kerr和Alexa Chung的白色礼服单看设计都不错,一个甜美轻盈一个优雅贵气,但放在Met Gala争奇斗艳的红毯上就有点中规中矩了。



石头姐Emma Stone和“灰姑娘”Lily James的礼服,虽然也用到了钉珠和羽毛等奢华元素,但总体风格不够明艳大气,似乎跟镀金时代的氛围有点脱节。



刚刚结婚的布鲁克林与妻子Nicola Peltz携手走红毯,两人的造型均由Valentino承包,Nicola的玫瑰红U领裙装整体设计还是很仙女的。



歌手Dove Cameron身穿Iris van Herpen高定礼服,灵感来自星云,花费了600个小时制成,美得非常有特点,但似乎更契合宇宙、未来主题。



水果姐今年没有穿浮夸的汉堡装、吊灯装,而是选择了Oscar de la Renta黑色礼服,但无论款式还是细节都非常中规中矩。



今年红毯差强人意的冷门事件大概是各位超模,明明有穿什么都好看的衣架子身材,但造型跟主题可以说是毫不相干。


Kendall的Prada礼服,繁复的裙摆搭配透明背心,虽然看起来也还算隆重,但和镀金时代的主题毫无关系,甚至网友讨论热度都不在衣服本身,而是Kendall的无眉妆。



Bella Hadid的造型可能是想在复杂程度上向镀金时代看齐,皮革、渔网袜、蕾丝边各种元素混搭,但整体造型跟镀金时代几乎不搭边。



而Kate Moss、C罗前女友Irina、Karlie Kloss等众多icon级超模,都选择以一身黑的造型亮相,纵使靠身材赢了,但基本上完全跑题。




差强人意组


著名设计师Tom Ford早前接受采访时,曾吐槽如今的Met Gala已经成了变装派对,也的确每年都有为了博眼球跟时髦和主题都不沾边的造型。


超模Gigi Hadid穿着占地两亩的Versace定制羽绒服走红毯,搭配红色乳胶衣,像是刚从科幻电影片场走出的未来女战士。



同样穿Versace定制的模特Emily Ratajkowski,整套行头无论颜色、材质还是设计元素都堆砌过多,比起礼服更像是一件演出服。



金小妹穿的衣服倒是有点来头,已故设计师Virgil Abloh在自创品牌Off-White的遗作,但婚纱搭配棒球帽面纱的造型,很难说清Kylie是来走红毯的还是拍婚纱写真的。



老牌时尚偶像Sarah  Jessica Parker,在Met Gala红毯上贡献过不少经典造型。而今年,礼帽倒还算切题,但搭配略显乡村风的格纹裙装,与主题相比多少显得差强人意。



今年男士们的造型也内卷了起来,Jared Leto跟Gucci设计总监Alessandro Michele打扮成双胞胎,连发型都保持一致,在红毯上让人傻傻分不清楚。



Anderson .Paak和Lenny Kravitz的装扮,更像是去音乐节进行表演的歌手。



还有戏剧制作人Jordan Roth,他几乎每年都把Met Gala当万圣节过,今年也是毫无例外地将两件套礼服扮成了神似外太空的“蚕蛹装”。




亚洲天团组


最后我们来看看本届Met Gala上的亚洲面孔,她们的造型没有那么抢眼,但总体都很符合自身气质,可圈可点。


杨紫琼的礼服出自同为亚裔的设计师Prabal Gurung,大气的森林绿色很衬她,整个人有种云淡风轻的侠女气质,礼服本身设计也是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融合。



Prabal Gurung本人是珠宝品牌Tasaki的创意总监,在本次红毯上专门为杨紫琼定制了名为森林峡谷的高级珠宝,搭配绿色礼服让人梦回《卧虎藏龙》中的竹林。


 


第二次参加Met Gala的谷爱凌,选择了来自LV 2017春夏系列的皮质礼服。硬朗的皮革质地很符合她英气十足的个性,而且整个人的姿态也比第一次穿娃娃裙时放松舒展很多。



LV也承包了另外两位亚裔明星的战袍,凭借《鱿鱼游戏》大火的女主郑浩妍,也选择了很率性飒爽的款式,来自2017春季度假系列。



当下炙手可热、曾参演《永恒族》的亚裔女星Gemma Chan,穿着来自LV 2022春夏系列的礼服,值得一提的是这款裙装的设计灵感就来自于19世纪欧洲的法勤盖尔裙撑,还点缀了亮片流苏,很契合今年的主题。



首次参加Met Gala的中国超模贺聪,穿着Michael Kors为其定制的银色礼服,9头身傲人比例几乎和设计图如出一辙,也只有超模能做到1:1还原设计图了吧。



邓文迪身穿Giambattista Valli 2021秋冬高定礼服,羽毛、亮片元素都呼应了镀金时代的主题。




今年Met Gala上抢眼的造型

在你心中哪些是最时尚最好看的呢?

你觉得今年整体的风格养眼吗?

欢迎与我们多多互动讨论。



文 / EVA

图 / 品牌、官网

新媒体执行 / JESSICA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