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郑志刚:浪漫的商业突围

  • RobbReport

 

关于K11,多数人认为,

艺术是郑志刚突破日渐僵化的零售业市场的缺口,

助其打造艺术与商业结合的博物馆零售业态。

而今天这次采访,他说,他只想谈达利。

 


郑志刚,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执行副主席兼联席总经理,周大福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K11 Art Foundation荣誉主席。

 

 

从莫奈开始说起

 

 

2014年被誉为“印象派之父”的克劳德·莫奈画作中国首展落户上海,展出的地方不是美术馆,而是位于上海淮海路商圈的K11购物中心内。这一事件将“全民艺术”推上热潮。而这就和其有一个热爱艺术的老板——郑志刚有关。

 

与守业相比,郑志刚更喜欢创业,其中K11就是他的代表作。2008年初,郑志刚主导了一次针对新世界百货VIP顾客的调研,他发现很多人在投诉购物中心高度趋同,新一代的VIP更注重空间感、精神领域。郑志刚喜欢艺术,就想到可以把艺术中心和购物中心结合起来。他的想法获得家族30亿港元的注资,并给这个艺术购物中心起名K11。K意味着Kingdom(疆土),11则是K在字母表里的排位。2009年12月,香港尖沙咀K11开业,在开业第一年就实现了盈利。2013年6月,中国内地首个K11购物艺术中心——上海K11购物艺术中心开业。

 


上海淮海路商圈的K11购物中心

 

在郑志刚眼中,K11并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购物中心,因为在这里除了购物之外,人们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欣赏一场当代艺术展,去ABC Cooking Studio学习烘焙,上一堂素描课或是陶艺课,偶然也能碰到创意市集兜售的有趣的装饰品,去餐厅等位,还能玩上一把桌上足球……郑先生提出了崭新的“博物馆零售”概念,成功创立一个混合艺术与商业的零售品牌K11——是新世界旗下的高端生活品牌,包括购物艺术馆、办公室及服务式住宅。

 

未来,K11将在中国各地11个城市,包括武汉、北京、青岛、广州、天津、贵阳、海口及宁波等地建设多元文化生活区,并于2020年以前落成,总楼面面积共达160万平方米。K11将自身的DNA 设定为艺术、人文、自然。如何将艺术与零售完美结合? 如何用艺术为自己带来人流,将艺术真正转化成实际的销售额?郑志刚的答案是:“不要只关注商业的数字,中国现在最需要的是内容和软件,硬件再好,也无法赢得别人的尊重,软件、内容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如果我们只是从商业数据的角度来看问题,你就不可能去做创新,不可能做到可持续发展。”

 

回顾初始,K11诞生在一片质疑和讽刺声中,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富家子弟的玩票,用艺术来炒作商业,可是郑志刚几乎没有出现在任何媒体上解释。他很清楚他的远景是什么,如今看来事实验证了他的想法。

 


达利故居场景还原--国王的椅子

 

有人认为这只是一场噱头大过实际销售成绩的秀,它依旧没有办法逃脱在电商攻击之下实体零售衰落的厄运。不过,它还是用一系列的数据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首先是上海K11在翻新之后,商铺租金增长了70%,办公楼租金亦增长30%,然后人流量自1月试营业以来平均每月高达100万次。

 

据监测统计,上海100家大型购物中心中,人气惨淡的萧条项目占30%,其中10%陷于泥潭之中,濒临“死亡的购物中心”状态。对比起那些门可罗雀的购物中心,K11却是另一番景象—莫奈特展期间,地下几层常常挤得水泄不通。为期3个月的展览展出了52件印象派大师的作品,观展总人数超过34万人次。其收入不仅包括门票,还包括近800种与特展相关的衍生产品,展览期间商场的营业额也增长了30%。2015年11月的销售数据仍是增长态势。

 

回归达利

 

 

关于K11,多数人认为,艺术是郑志刚突破日渐僵化的零售业市场的缺口,助其打造艺术与商业结合的博物馆零售业态。而今天这次采访,他说,他只想谈达利。

 

2010年郑志刚创立K11 Art Foundation——K11艺术基金会, 希望能发掘和培养更多新锐的当代艺术家。它是非营利机构基金会的运营以K11艺术购物中心的收益为基础,而基金会也负责运营K11内部的艺术空间。“跨界大师·鬼才达利”超现实主义艺术展由K11艺术基金会与卡拉- 达利基金会共同策展,展品从收藏在西班牙费格拉斯镇(Figueres)逾4,000件艺术作品和档案中精心挑选。这些作品来自于电影、杂志、新闻报刊等多媒体渠道,通过它们可以窥探达利的创作生平及其作品与媒体之间的紧密关系。

 


达利媒体跨界作品逾200件

 

除了撰写文章,达利还设计过封面和广告,也曾为自己及其他作家的文字作品提供插画。从这些作品可以看出媒体对达利而言不仅是一种媒体,更是创作灵感的来源。本次展览也展出了达利的一系列作品,其中还包括了他的14件珍品。展览现场,郑志刚亲自为来宾做导览,展览焦点为达利1945年的作品《拿破仑的鼻子,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孕妇,带着她的忧郁影子,在已毁坏的遗址中散步》。其中《尼罗的鼻子接近分解》是达利“核能神秘”时期的一大代表作。

 

郑志刚认为,反观当下的中国当代艺术语言元素, 有不少是受到了超现实主义运动的影响。我们相信,本次展览将为观众带来全新的体验。中国当代青年艺术家作品中的超现实主义元素,与“85美术新潮”时期艺术家作品产生呼应。在这场展览中,达利富有创造性的精神激励中国当代艺术家不断创新,创作出独具一格的艺术作品。现场中国当代艺术展“上海风光”展出三位中国艺术家——王兴伟、周铁海和张恩利的作品,与达利作品一同探讨超现实主义在中国的传承,创造出一个特有的超现实主义想象世界。

 

《拿破仑的鼻子,摇身一变成为一名孕妇,带着他的忧郁影子,在已毁坏的遗址中散步》。1945年,油画。

 

另一场当代艺术展览“你之超现,我之现实”则精选了一系列中国新锐艺术家的作品,向观众呈现一场别出心裁的跨界艺术展。展览上将会展出王欣和张鼎的装置艺术作品、陆扬和叶甫纳的影像艺术、耿旖旎和王不可的画作。这些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游走在现实与超现实的边缘,运用绘画、影像、表演和新媒体等多种媒介进行表达。

 

在探索虚拟现实美学和不合常理的意象的同时,从现实生活中捕捉种种源自超现实的对话与情境。这次展览为观众带来新的体验,带出中国当代艺术的新纪元。他强调,结识优秀策展人、与全球顶级美术馆合作、策划出有品质的展览、组织导赏及Workshop——这些软性的经验是无法靠抄袭实现的,就如同私人收藏的品位,也是无法模仿的。他的品位或许和从小浸淫文化学习有关系,他13岁赴美读书,后来考入哈佛大学攻读东亚文学。之后他又去了日本,在斯坦福大学的京都研究中心度过了一年时光,学习文化艺术和日语。郑志刚认为,人文、历史等东西,需要在年轻的时候系统学习,这是做事的基础。而资本运作与企业管理等知识,则可以在实践中学习。

 

《出现三个卡拉脸》。1945年,油画。

 

如今,郑志刚始终保留收藏艺术品的个人喜好。“我个人偏向于收藏全球冒起的新晋艺术家,我收藏的作品很多,都保存在仓库里。”郑志刚说,今年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期间,他就买入了不少好作品。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