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MOTORS | 环法从巴黎到安道尔

  • RobbReport

这场起源于1899年比同名自行车赛事更古老的汽车

赛事,在起初聚拢了可能是全球最重要的一批汽车

工业和赛事先驱。




二战以后,结合了环绕法国的高强度和集拉力、山路以及封闭赛道多种竞技形式的高难度于一身的环法汽车赛更成为法拉利等品牌一较高下并将在此获得的荣誉珍视至今的赛场。今天,已经转型为传承型经典汽车赛事的环法汽车赛(TOUR AUTO)已经是第三十一届了,除继续展示着它曾经的辉煌,也带给了连续数年参与这一赛事的人们更多惊喜。



新的路线与传统


今年的环法汽车赛于4月25日在巴黎凡尔赛门会展中心6号馆集结检录,第二日正式发车,此后每天的赛程是:4月26日,巴黎~拉博勒(La Baule);4月27日,拉博勒~利摩日(Limoges);4月28日,利摩日~波尔多;4月29日,波尔多~波城(Pau);4月30日,波城~安道尔。总行程超过2300公里,期间参赛选手面临包括勒芒布加迪赛道等三场封闭赛道赛事和11条爬山特殊赛段的考验。



除了超长距离和复杂的比赛形式,环法汽车赛还一如传统安排了新的路线,尤其是本届赛事的终点设于夹在法国与西班牙之间的山地小国 ——安道尔,对于人们而言是第一个惊喜,毕竟上一次环法汽车赛驻足于此还要追溯到二十年以前。而人们对安道尔闻名遐迩的比利牛斯山山区公路早已心驰神往。


步入集结了近230台经典参赛车的会展中心,成群停放的可靠的保时捷356、初批次911 2.0、初代911终极系列–RS 2.7、RSR 3.0、美不胜收且进攻性十足的捷豹E——Type Lightweight Competition轻量竞赛版、号称“绅士特快”的MK2、法国“蓝色军团”的代表Alpine A110、人送外号“蝙蝠车”的宝马E9 3.0 CSL和玲珑可爱的2002、低矮小巧的路特斯Elan,以及一大群身价百万欧元以上的亚平宁经典跃马。这些结队而来的熟面孔的确是熟悉的环法的味道。




可熟悉的味道依然伴着惊喜,此前已经在环法汽车赛上亲眼见识过奔跑的法拉利250 GTO真身,所以对参赛车的价值已然不那么敏感,于是更专注于自己心中真正的“女神”,再见奔驰300 SL“鸥翼”虽有些小激动,但旁边不远的一台兰博基尼Miura则用出自汽车设计大神马塞洛·甘迪尼(Marcello Gandini)笔触的纯粹的美、性感与优雅吸引了人们的全部注意。Miura车型在环法汽车赛还是传统汽车赛事时就曾参赛,但近年可算稀客,属于今年参赛车观赏心愿清单外的大惊喜。



一如往年,为了最大范围鼓励参赛车多样性,环法汽车赛设置了不同的致敬主题,凡是符合该主题的参赛车辆在报名费用上会有不小幅度的优惠,今年的致敬主题是法拉利365 GTB4包揽环法冠亚军50周年,以及战后早期的汽车先锋。对第一个主题兴趣不是很大,毕竟包揽前二绝非法拉利在环法赛场的历史最佳战绩,并且即使不设这个主题,每年365 GTB4也会成群来环法,阈值早被拔高。反倒是今年的2号车——看似不起眼却很能代表法国战后初期赛车形态的车型 ——1953 Panhard Dyna X87。




首先备受吸引的是它车身上巨大的CHAPAL标志,这个赞助过首支环法汽车赛中国车队的复古赛车与飞行装具品牌及其背后的经典车基因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他们今年赞助的这台X87属于全球最早商业化生产内燃机汽车的法国品牌潘哈德(Panhard)于二战后推出的使用水平对置风冷双缸引擎的小型车Panhard Junior系列,很快它就因为皮实可靠的引擎、轻量的铝合金底盘与车身和相对低廉的售价,成为战后物资匮乏时期法国一些动手能力强的速度爱好者们改装后参加小排量汽车赛事的利器。今年的2号车X87就是这样一件参加了1953年环法汽车赛的作品,早期的浮筒型车身配开顶设计,略显单薄的身型和耀眼法国蓝多少形成些反差,但也反映了即便是困难时期,人们对速度的追求依旧炙热。



从上届起,法国著名艺术品拍卖集团艾德(ARTCURIAL)对环法汽车赛的捧场已不再限于其汽车部门主管每年驾车参赛,更将经典汽车及其相关收藏部品拍卖带到了环法汽车赛,而集结日的最后一个惊喜莫过于艾德本年度环法汽车赛专场的一件拍品 —— 1992 Benetton B192,底盘编号B192-06,它,曾经是“车王”—— 迈克尔·舒马赫的战车。




从大西洋到比利牛斯山


4月26日一早,选手们从巴黎会展中心出发,这一天的行驶里程是511公里。东方还没显现出鱼肚白,巴黎会展中心已然被经典赛车们高亢洪亮的引擎声唤醒,“点亮大灯,出发!”引导员在出口处指挥经典赛车们鱼贯而出,随引擎怒吼排出的灰白烟气在清晨的薄雾中卷起一道道美妙的小气旋,大灯亮起的那一刻它们仿佛突然苏醒,却立刻精神焕发地在气旋中弹射而出,“古稀之年”却风采依旧。



选手们在巴黎东南50公里处的朗布依埃城堡(Château de Rambouillet)重新集结正式开始今年环法汽车赛的赛程,始建于14世纪的朗布依埃城堡如今是法国政府用于承办高规格外事活动的场所。169公里外,本届赛事的首个特殊赛段就安排在了梦幻般的城市勒芒!当然,因为不是勒芒24小时赛或勒芒经典赛,需用省道围成的大圈萨特赛道前去观赛的人们并无福享用,可即便是小圈布加迪赛道,能多一次驾着经典车从邓禄普轮胎桥下飞驰而过的机会也总是一件值得惊喜的事情。




结束布加迪赛道的狂飙,就是一如往年的城堡自助午餐,首日赛程的城堡午餐在始建于13世纪的律德城堡(Château du Lude)进行,这座曾有军事防御功能的城堡集合了文艺复兴、新古典主义和哥特复兴式建筑的风格,作为午餐的背景令人食欲大开。在下午结束了开胃菜一般的当天唯一一个爬山特殊赛段后,一路向西,大海的味道开始愈发浓烈,终于在太阳落下之前看到了波涛相比更熟悉的地中海更显躁动与气势的大西洋——爱的海湾。



首日赛程终点位于拉博勒,这座法国大西洋海滨旅游名城坐落于Côte d’Amour,直译过来就是爱的海湾,颇有些浪漫的感觉。晚上一如传统的星级晚宴的主厨由米其林两星主厨—— Eric Guérin主理,虽然主料是鮟鱇鱼的主菜似乎更符合当地特色,但晚宴上最让人惊艳的却是头道 ——鞑靼小牛犊肉与竹蛏配鲜黑蒜与杏仁佐蒜香奶油酱,有道是生吃是对造物主的礼赞,刻意厚切的生小牛犊肉口感极佳,点缀以竹蛏带来的大海的鲜甜,如此配搭让味蕾在一天的奔波后再度惊喜得有些亢奋。



第二日的赛程是从大西洋边的拉博勒向中央高原边陲的利摩日行进,行程512公里。当天赛程主要在法国传统的Limousin地区进行,而形容加长豪华轿车的单词Limousine正起源于此。早晨6:30不到,设于拉波勒海滨的临时围场已是人头攒动,而经典赛车们的引擎在启动的那一刻,波涛汹涌的大西洋似乎一下安静了。在不短的行驶路段结束后选手们迎来当天第一个爬山特殊赛段,原本轻松欢快的氛围却因为这个赛段的高难度有些难以为继,环法汽车赛作为高水平竞技型经典车赛的残酷一面再度展现。特殊赛段终点附近的临时维修点迎来了应该是今年环法的第一批事故“战损车”,朋友车队一台笔者相当喜欢的保时捷911 2.0的左前大灯位置被完全撞瘪,笔者也因此有机会围观了一下高水平经典车赛事的快速维修,不到半小时它又再度呼啸着出发了。



23公里外,始建于12世纪的贝勒河畔塞勒的皇家修道院正以古老巍峨而优雅的身姿迎接着逐渐进入状态的选手们。用毕午餐后的目的地是维埃纳河谷赛道(Circuit du Val de Vienne),这条全长3768米的赛道兴建于1990年,比起前一天勒芒的布加迪赛道虽稍显名不见经传,但难度却一点也不低,不能说事故频发,但竞速组亦数次因事故触发红旗,在当天最后一个爬山特殊赛段前,“战损车”的数量又进一步增加,其中还包括上一个爬山特殊赛段的组别冠军。




晚上快21点,观赛的人们终于抵达利摩日围场,当晚的晚宴由米其林两星餐厅Villa Rene Lalique的主厨Jerome Schilling主理,值得一提的是以生产水晶制品闻名的Rene Lalique曾生产过玻璃材质的汽车立标,如今也是不可多得的经典汽车周边收藏品。在被当晚的主菜——香脆谷物面包皮裹小牛肉菲力配胡萝卜泥佐蘑菇酸辣酱的美妙滋味惊艳到之前,每年都会出席环法汽车赛的拉力名宿——芬兰车手阿里·瓦塔宁却先给了大家一个不算是惊喜的惊喜 ——“祝瓦塔宁生日快乐!”,当天正好是瓦塔宁七十大寿。所有选手为瓦塔宁齐唱生日快乐歌的画面让笔者感觉对经典赛车的爱与激情使大家仿佛身处同一个快乐的大家庭。




比赛的残酷与魅力


第三日赛程是从利摩日再度回到大西洋边——红酒之都波尔多,当日行程442公里。清晨7点,首部参赛车开始从利摩日出发,行驶约1小时抵达当天首个爬山特殊赛段,在赛段集结点跃跃欲试苦等颇久,组委会却通知因上一组车辆出现严重事故,该特殊赛段被取消。稍后更多消息传出:一台Austin——Healey参赛车在该赛段侧翻,车手轻伤已由直升机送医治疗。环法的残酷性再次展现。




怀着些许失望和对受伤选手的担忧赶往下一个特殊爬山赛段,没想到刚开出没多久,一座宏伟的城堡便映入眼帘——朱米拉克城堡(Château de Jumilhac),这座从13世纪一直修建到17世纪的要塞式城堡规模实在不小,其形制甚至让笔者联想到迪士尼城堡,略微沉重的心情因为这意料之外的美丽景致放松了些许。



前往当日第二个爬山赛段的山路位于一片名叫人类谷(Vallee de l’Homme)的景色秀美的山谷之中,之所以叫人类谷,猜测可能是因为谷地两侧的山中布满了旧石器时代史前人类曾经居住的洞穴,在这些洞穴中发现了包括著名的拉斯科洞穴壁画在内的早期人类活动痕迹和艺术创作。年过半百的优雅经典赛车在绿树掩映的蜿蜒山谷道路上穿行,曾经史前人类生活居住的洞穴在手边的山头若隐若现,迎面驶来一台法拉利SF90,人类的文明史仿佛在这一刻更真切地展现在观者面前。



顺利结束当天第二个爬山特殊赛段后,选手们驶入布赫丽城堡(Château de Bourlie)午餐。始建于15世纪的布赫丽城堡看起来规模并不算大,但四周被极大面积的绿植和草坪环绕,看起来不甚巍峨却十分温馨亲近。清爽的午餐完毕又经过三个多小时景色优美的二级公路的行驶抵达当日最后一个爬山特殊赛段,有惊无险地完成后在夕阳西下之际缓缓驶上了吉伦特河口上宏伟的阿基坦大桥,正式进入波尔多。




结束围场事务才发现当日的晚宴场所离围场竟有近三公里之遥,三天极为紧凑的赛程下来身心难免疲惫,对主办方的安排稍嫌不便,在经过了波尔多游艇码头和建于二战时期的巨型钢筋混凝土潜艇堡垒后,霓虹灯映衬下的晚宴之处——波尔多海洋与航海博物馆到了。当人们步入博物馆的那一刻,不禁惊叹于挂满了整整一面墙的精致帆船模型。随着参观的深入,精致的巨量各类型船舶模型和航海类艺术展品甚至让人忘记了疲累与饥渴,彻底被充实的幸福感包围,一旁冷餐台上的肥鹅肝和生蚝都已不再能激起任何兴趣,真是美妙的惊喜。





/////////


可能是波尔多海洋与航海博物馆之夜太过让人愉悦,第四日赛程尚未出发便在围场乐极生悲,本届环法赛事中笔者最爱的参赛车——兰博基尼Miura退出赛事。收拾起突然因此变糟的心情,开始向波城进发,当日行驶里程429公里。









在抵达午餐的城堡——普德纳斯城堡(Château de Poudenas)前,只有一个爬山特殊赛段,相对轻松。而始建于13世纪的普德纳斯城堡也很有意思,是由当地效忠英国诺曼王朝国王爱德华一世的领主为这位外号“苏格兰人之锤”的英王所建。高耸的塔楼和双层的城墙凸显了它当年作为军事堡垒的实际用途。用毕午餐,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爬山特殊赛段,再之后还有一条赛道等着人们去征服。



下午近17:00,终于抵达当日最后一个特殊赛段——保罗·雅文邑赛道(Circuit Paul Armagnac),在赛道围场发现“战损车”的阵容进一步加强,此前成绩一直不错的一台复刻版Shelby Cobra Daytona Coupe的左前部在此前的爬山特殊赛段被撞瘪。竣工于1960年的保罗·雅文邑赛道由殒命赛车场的法国赛车手保罗·雅文邑发起兴建,其样式参考了美国著名的赛百灵赛道,只是规模更小。进入赛道惊喜地发现这里竟然也有一座和勒芒一模一样的邓禄普轮胎桥,飞驰其下仿佛再临勒芒。本以为这是今年环法最后一条赛道,跑完之后略有些怅然,没想到几个小时后主办方在波城给我们准备了又一个惊喜。



山路天堂


位于法国大西洋比利牛斯省东部的波城是一座不大的山城,其规模巨大的市中心广场和瑰丽的山景给人留下了不错的印象。法国诗人阿尔方斯·德·拉马丁曾发出“波城是陆地上最靓丽的风景,就如同那不勒斯是海上最靓丽的风景”的感叹。如果市中心算是位于山脚的话,当天的晚宴则位于几乎山顶位置的博蒙宫,沿山路向上,沿途的赛道围栏和轮胎墙让笔者猛然意识到正行驶在一条赛道上——波城的城市赛道。其在当地人心目中的地位堪比另一条城市赛道—— 摩纳哥。而波城城市赛道的历史可以追溯至1933年举办的第一届波城大奖赛,其历史与摩纳哥大奖赛亦不遑多让。与摩纳哥赛道还有较长的直道不同,沿盘山公路走向的波城城市赛道几乎没有像样的直道,于夜晚行驶其上甚至有一点拓海飞驰秋名山的错觉。



当日的晚宴由担任新餐厅主厨仅半年便摘下第一颗米其林星,而如今已是两星加身的主厨Stephane Carrade负责。厚切意式生牛肉薄片的头道和鲜美的主菜 ——鳕鱼配羊肚菌都是极美妙的味觉享受。席间更遇到作为车手搭档参与本届环法汽车赛的法国耐力赛事名宿亨利·佩斯卡洛罗(Henri Pescarolo)与法国拉力赛事名宿也是赢下最后一届传统环法汽车赛的领航员米歇尔·佩林(Michel Perin),聆听他们当年的故事不啻于又一个惊喜。


虽然并不愿意这么早结束,但今年环法汽车赛还是无法避免地进入到最后一天赛程 ——告别赛车文化浓厚的波城,向最后的终点—— 山路驾驶的天堂,比利牛斯的山地小国——安道尔进发。当日行驶里程410公里。出发不久便是当天第一个爬山特殊赛段,这里从中世纪开始就是一个葡萄酒产区,沿山路的大量葡萄田将沿途山景装点得格外雅致。要不是还有一天的赛事,真的很想尝尝这里的甜白葡萄酒。








本以为今天最大的惊喜应该是经典赛车驶上著名的安道尔山路,然而当人们抵达海拔700余米的比利牛斯省小城阿罗(Arreau)时,已经有一个惊喜在等着大家——野餐篮。城堡自助午餐固然挺有格调,但每天中午如此也难免会感千篇一律,在旅途的景色优美之处带着丰富的佳肴停下野餐,这份与大自然亲近的惬意也似乎与经典汽车赛更加和谐。



随着沿途标高指示牌的海拔高度逐渐升高,窗外的山景也更加壮美,进入下一个也是法国境内最后一个爬山特殊赛段前人们通过了佩雷苏德山口(Col de Peyresourde),海拔1569米。一路上极频繁的起伏体验让笔者仿佛置身另一场环法——环法自行车赛。穿过写着“海关”的指示牌,沿途的路标也过度成了白红的色调,安道尔公国就此抵达。



在经历了饶有趣味的最后一个爬山特殊赛段后,人们

终于抵达安道尔公国的首都安道尔城——全欧洲海拔

最高的国家首都——1023米。放下手中已然半空的

香槟酒瓶,不禁开始期待下一次惊喜连连的环法。



文 / 吴波

制作 / 庄晓

图 / 品牌

新媒体执行 / ELEVEN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