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RR · PEOPLE | 如何设计让你感觉像在飞行的房屋

  • RobbReport



日益加剧的坏境与能源危机,

迫使人类持续思索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

并不断研习如何最大化地

可持续利用现有的一切。





在建筑设计领域,融合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已不足为奇,但如何在可持续发展的同时,仍能够大胆想象,创造更多意想不到的杰作,似乎不是每一位建筑师都能拥有的能力。





但有一位建筑师总能让人目瞪口呆,他设计的房屋甚至可以让人感觉像在飞行,或是在海上冲浪,而他的“狂想”,也并非完全天马行空,而是从自然出发,进行可循环利用,这更像是牵起自然的手,一起开启的建筑幻想。


这就是今天要介绍的“狂想”建筑师——大卫·赫兹(David Hertz)。



他人的作品

点燃了自己的热


据说十几岁的大卫·赫兹(David Hertz)闯入加利福尼亚著名建筑师约翰·劳特纳(John Lautner)的建筑工地时被捕。四十五年后,大卫对此情景始终保持质疑,他解释说,当时,他的父母拥有一套公寓,离后面的塞格尔住宅(Segel House)不远(塞格尔住宅以其弯曲的形式、铜顶屋顶和Malibu马里布海滩上令人羡慕的位置而闻名)。他们还认识房屋主人Joann和Gilbert Segel,所以大卫·赫兹不觉得自己是在闲逛的时候闯入。


然而,当塞格尔一家在20世纪70年代末的一个周末在他们的房屋附近发现大卫时,他们的确很好奇他在干什么。大卫·赫兹承认自己对这座房子独特的美学着迷,于是塞格尔一家邀请大卫和设计这个房屋的设计者,著名建筑师约翰·劳特纳共进午餐。




建筑师——大卫·赫兹(David Hertz)

Photo:Jessica Pons


那时大卫已经确定自己想成为一名建筑师。


约翰·劳特纳立即看到了自己的潜力。“我想他很欣赏我的热情。”现年61岁的大卫说,这位经验丰富的建筑师为他提供了一份工作,他花了一个夏天做一些琐碎杂事,然后又在劳特纳的工作室呆了四年。


没想到这段奇妙的际遇就此展开了一个以各种奖项和荣誉著称的职业生涯。



“善于观察周遭,

总是企图重塑既有的一切”





大卫的童年是在建筑工地之间穿梭度过的。他和弟弟布拉德(Brad)被征召到派拉蒙牧场(Paramount Ranch)的西部小镇(Western Town)帮忙搭建布景,这是他们的祖父威廉·赫兹(William Hertz)在20世纪50年代初购买并持续运营的电影、电视拍摄地。


他的父亲是口腔外科医生和雕塑家,母亲是艺术家,他们的农场式住宅位于圣莫尼卡郊区的海角上,几乎一直处于翻新状态。


“我们的爸爸会为我们的妈妈做任何事,”弟弟布拉德说,“她会说,‘我想知道这个房间里的天窗是什么样子的。’第二天,爸爸就会让我们帮他一起建一个天窗。”父亲的DIY精神传递给了大卫,兄弟俩在车库里制作自行车和滑板,或者在后院为不断扩大的树屋增加房间,虽然有时候也会做一些“坏事”,比如:当他把吸尘器拆开想弄清楚它是如何工作,然而再也无法把它重新组装起来,但没有任何人抱怨他。


1979年,大卫·赫兹加入了后来的SCI Arc(南加州建筑学院)。SCI Arc的创始教员之一迈克尔·罗通迪(Michael Rotondi)记得他天生就很好奇,乐于钻研各种建筑学科。罗通迪说:“他很早就对‘试图找出如何循环利用世界’表现出了兴趣。他的价值体系体现在一个最终被称为循环经济的理论中:你如何看待现有的东西并使之更好?大卫一直是一个能够审视周围事物并找出如何重新创造的人。”



大卫·赫兹设计的房子呈现着他的环保建筑理念,充满了对干净线条的偏爱,这很大程度是受他童年到夏威夷和墨西哥度假,到巴厘岛、秘鲁等地冲浪旅行的影响。他承认:“我的旅行为我的设计框架提供了灵感,我的设计也可以创造一种类似旅行的体验。”


他最著名的房子之一是用夯土和一架退役波音飞机的机翼建造的,即使只是简单地瞥一眼,你也会惊叹于它的独创性。走进去,你会被带到与周遭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


摄影师劳拉·多斯·赫兹(Laura Doss Hertz)说:“大卫的建筑之所以如此迷人,是因为他天生就有着反抗现状的精神。”劳拉是他的妻子,也是他的创意合作者,她说:“这并不是说他是一个违反规则的人,他能够在规则的范围内自由行走,但时不时就会用手肘推开墙壁,他天生就有这种开拓精神”。



可持续的

建筑设计理念




大卫设计的Mullin汽车博物馆上方的“绿色屋顶”,

将仓库建筑自适应地重新利用为文化机构。


这个时代,能源危机的影响迫在眉睫,大卫说:“我们非常清楚我们对石油的依赖和对太阳能开发的迫切,人们对自力更生且可持续发展很感兴趣。


1984年,他建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在那里他开发了一种名为Syndecrete的产品,这是一种混凝土替代品,重量只有传统混凝土的一半,但抗压强度却是其两倍。他最初用Syndecrete创作雕塑、家具和物品,甚至用它制作了几块独特的水磨石地板,其中一块地板装满了破损的纽扣和工厂废弃的拉链(这样它们就不会被填埋),这是巴塔哥尼亚在东京的第一家商店的地板。当Rhino Records翻新其在洛杉矶的公司办公室时,大卫又将旧的黑胶唱片和CD拆开,融入那里的地板。



“迷你巴厘岛”

及他的环保实验




大卫在加利福尼亚州威尼斯为自己和家人建造的住宅,

曾在两季的电视剧《 加州风云》中出镜。

Photo:Courtesy


1995年,他还依靠Syndecrete建造他与第一任妻子(他们于2009年离婚)和三个孩子合住的房子,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威尼斯,这房子直到现在仍然作为电影电视节目的布景出镜。尽管大卫最初将其命名为麦金利之家,但当Showtime系列将其用作大卫·杜楚尼的角色“汉克”的主要住所时,粉丝们开始将其称为“加州之家”。


大卫最初将这座房子设计为由一座天桥连接的两个混凝土正方体,但几年后,他抢购了一块相邻的地产,将其扩建为四个结构,围绕着一个郁郁葱葱的庭院和一个游泳池,这一设计深受他在东南亚旅行的影响,“我在威尼斯创造了我自己的迷你巴厘岛。”他说。


大卫在加利福尼亚州威尼斯为自己和家人建造的住宅

Photo:Courtesy


它的美学也巧妙地实验了他的可持续性想法——其所有木材均由森林管理委员会回收或认证。屋顶上的光伏太阳能电池板阵列提供了大约90%的能源需求。他甚至放弃了传统的强制通风系统,而是依靠自然通风来冷却地板辐射热。


威尼斯的房产迅速成为一张名片,演员Julia Louis Dreyfus和Brad Hall的孩子是大卫的朋友,他们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房子里度过了一段时间后,委托他扩大他们在Montecito的住宅。尽管通过大卫的设计,增加了两间卧室和一间浴室,但将家庭的能源费用削减了一半以上。



值得等待的飞行屋





另一位客户弗朗西·雷瓦尔德(Franci Rehwald)在一次建筑之旅中遇到大卫的作品。她退休后一直想拥有一个与她以前住过的不同的房子,2004年,她购买了传奇戏剧和电影设计师托尼·杜奎特(Tony Duquette)的庄园,该庄园在1993年的一场野火中遭到严重破坏。雷瓦尔德咨询了十几位才华横溢的建筑师,但都没有人愿意搞定,最终大卫与她签订了设计合约。


“我确实对他说:‘我喜欢你建筑的元素,但我不喜欢它的野蛮,这太男性化了。'”雷瓦尔德回忆道,她要求他设计一些时尚而女性化的东西,用曲线而不是硬直角。



第二天,大卫飞往苏格兰度假时,他向飞机窗外望去,想到了使用747构建结构的想法。雷瓦尔德一看到这个富有想象力的概念就喜欢上了它,但她需要整整六年才能搬进最后的住所。


他们需要寻找一架可以拆分的飞机,获得县、州和联邦当局批准,这是一个艰巨的过程。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担心飞行员可能会将完工的房屋误认为坠机现场,最初还建议他们在机翼上画一个特殊的符号。而具体施工的时候,不得不关闭一条高速公路,用直升机将零件运进来。经历这么多挑战,2013年竣工的杰作,成为可持续性建筑的光辉典范,是对冒险渴望的颂歌,也是建筑工程本身的奇迹。


翼屋因其屋顶而得名,

大卫用一架退役的波音747的机翼建造而成。

Photo:David Hertz


“我喜欢这所房子,各个部分的设计与平衡都有一种美感,没有任何两个面看起来相同,”大卫说,“当你在它周围移动时,它更会因你的视角变得非常不同”。


将厨房与书房隔开的飞机侧面,配有一个可观察各个房间的舷窗,飞机尾部稳定器构成屋顶一部分,被称之为“头等舱”的套房位于螺旋楼梯上,从卧室可以伸手触摸机翼的底部,当她穿过滑动玻璃门进入露台时,她可以越过它的顶端看到塞拉诺山谷。



持续航行的帆船屋




迈克·威尔基站在大卫于贝基亚(Bequia)设计的

帆船屋的甲板上

Photo:Kevin Scott


尼古拉·康威尔(Nicola Cornwell)和迈克·威尔基(Mike Wilkie)委托大卫设计的房子可能比雷瓦尔德的房子还要复杂。这对夫妇都曾是英国电视台的高管,他们买了一艘船,原本设计了一个绕加勒比海的开放式旅行计划。“大约一年后,”康威尔说,“我们只是看着对方说,‘我们还会去吗?’”答案是否定的。


最终,他们开始寻找房产,并在格林纳丁斯第二大岛贝基亚(Bequia)的山顶上发现了一块两英亩的绿叶茂盛的场地。


这对夫妇在网上发现翼屋和大卫的其他项目之前,考虑了全球数十位建筑师。他之所以脱颖而出,不仅因为他的建筑在视觉上如此引人注目,还因为他对环境的敏感性。康威尔说:“我们不想只建造一座房子,我们想建造一座完全适合这个特定位置的房子。”他们都想成为水手,2011年,他们也是在大卫租用的一艘船上首次会面,该船从格林纳达驶往贝基亚(Bequia)。



该建筑群历时两年设计,于2020年完工,在巴厘岛使用已退役的Bornean货运码头回收的铁与木进行预制,然后一点一点地运到贝基亚(Bequia)。六座建筑包括一栋主楼,下层与一个游泳池平台相连,一栋供房屋管理人员使用的独立屋,一个带有太阳能屋顶的车间,该车间可在电池组中收集和储存电能,以满足整个建筑的电力需求。


五栋住宅楼的屋顶结构,由一种看起来像帆布的高强度材料制成,使住宅与下面港口的船产生视觉联系,由此它命名为:帆船屋。


更别出心裁的是,大卫让屋顶可以将雨水和冷凝水汇集,流到兼作地基的地下蓄水池中,为建筑物提供了一种时尚的方式来进行水循环。



以可持续型建筑设计

回馈自然




在Xanabu,他们夫妻设计的建筑采取多项措施,

保护其曾经的居民托尼·杜奎特留下的宝藏。

Photo:Jessica Pons


大卫和妻子劳拉在过去四年里一直在翻修的牧场是他最重要的环保成就之一,这可能是他迄今为止要求最高的建筑。


这座位于马里布(Malibu)名为阿盖尔农场(Argyle Farm)的房产由托尼·杜奎特(Tony Duquette)的长期合作者Hutton Wilkinson所有,他将其命名为“Sortilegium”,拉丁语意为“魔法之地”。大卫第一次看到它,“我觉得我走进了一个新世界,”他谈到他那天看到的宝塔式建筑群时说:“这是一个超凡脱俗的、变革性的地方。”虽然与前任设计师从未见过面,但大卫觉得有责任保护他留下的作品。


2017年以146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加州房屋”后,他和劳拉最终买下了它。


在他们接管阿盖尔农场后,大卫将其重新命名为Xanabu,这是Malibu和Xanadu的混合体,它具有明显的帝王品质,其高耸的尖顶圆顶和闪亮的金属大门一样多。“它具有与自然景观混合的所有品质。”大卫说。


大卫开发的Sky Source WeDew系统


它激发了大卫最重要的创新之一:他开发了一个名为Sky Source WeDew的系统,收集水并保护自己免受火灾隐患困扰。该装置加热有机废料以产生冷凝,将水分从空气中抽出并净化以备后用。该发明获得2018年X Prize设计奖;两年后,《Times》杂志将其评为2020年最重要的发明之一。


大卫与劳拉和他们的狗Shanti在Xanabu

Photo: Jessica Pons


对于大卫来说,建造豪宅和寻找解决环境问题的方法并不冲突。他说:“我认为我们可以通过建筑对环境的优化利用回馈自然,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已经看到建筑方法本身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它可以为自然做更多。”





撰文 / Justin Fenner、Seven

翻译 / Icy

图 / David Hertz Architects、部分网络

新媒体执行 / ShuZhen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