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罗博报告》百期封面艺术展——《罗博报告》X 艺术家章剑 2009年3月刊

  • RobbReport

本期策展人:章剑
对于《罗博报告》的“定制箱包”主题,章剑以 “向持续打动他的画家霍致敬”的方式演绎。章剑说,“箱子,代表了温暖和秩序,一种安全感,是家的一部分。”然而在他的画中仅有箱子,缺席了旅行的人。窗外正是黄昏,火车应该是快速地开着,前途似乎有些危险又令人兴奋,而方方正正的箱子确凿地坐在那里,好像它们的主人刚刚走开。
 
1988 年,20 岁的章剑离开自幼生活的燕山石化,来到北京的心脏。他不记得当他走进经贸大学后边的小院时,手里有没有提着一只箱子;他只记得在那个院子里,他度过了4 年时光。那4 年,他画小院里的风景:阳光、爬山虎、鲜花、金鱼、绿叶和绿叶间的光斑、地上的花盆和水泥砖。笔触纯净,带有无忧无虑的青春气息。这些作品,后来被称为他的“印象派写生”。而当这样的日子持续到第四年,他终于感到了厌倦。走出小院,他发觉自己置身于更大的院子——北京。他说“回不去了,就只有往下走”──作为一名行走在画纸上的画者。
 
一路行至今,章剑的画始终是明丽、通透的,他说:“我热爱空气和阳光。”在美院的生活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章剑始终认为“一幅画首先要美。不能因为无法表达美而以丑示人。”与同年代的画家相比,他的健康和明亮几乎不合时宜。无怪乎陈丹青说他“是个怪胎”。
 
兜转回来,已届不惑的章剑坐在自己北京近郊的画室中,发现自己从未远离过这城市。他承认自己不喜欢旅行。“沿途风景再美,却无法让我产生创作冲动,我只能画亲切的、熟悉的东西。”虽然他也画过日本的摩天轮,但出现在他笔下最多的仍是北京的阳光和树影,记忆中与他血脉相连的一切——后海、天安门……因而在受邀为《罗博报告》“定制箱包”主题创作专属封面的时候,他甚是苦思冥想了几天。最后,在一个即将入睡的夜晚,画家爱德华•霍的一张画作突然跳入他的视线:一个坐在火车上低头看书的女人,窗外景色晦涩如迷。
 
在章剑最后为《罗博报告》完成的这幅画作中,一摞老式的定制旅行箱取代了读书的女人,端庄地坐在火车座位上。“一位不提箱子的旅者未免令人不安,”章剑说道,“箱子,代表了温暖和秩序,一种安全感,是家的一部分。”然而在他的画中仅有箱子,缺席了旅行的人。窗外正是黄昏,火车应该是快速地开着,前途似乎有些危险又令人兴奋,而方方正正的箱子确凿地坐在那里,好像它们的主人刚刚走开。
 
与霍原作中显而易见的疏离和寂寞不同,章剑的画面暧昧又略带童趣,低头读书的女子所散发出的巨大的虚无被一摞箱子订在座位上,仿佛在说,今宵夜宿有处。以此,章剑向霍──“持续打动他的画家”──致敬。
 
“我很想拥有一套好的旅行箱,”章剑若有所思地说道,“不过,对于那些拥有顶级定制旅行箱的人我会更感兴趣。”在他看来,顶级精品代表着高贵和不实用,“制造顶级精品的人是一群了不起的疯子!”
 
这是章剑的画卷。让世界自行经过也是一种旅程。箱子坐在火车上,皮面铜扣,姿态优雅,它不知道自己要去往何处,它的腹中是沉甸甸的温暖和浓郁的乡愁。而它的主人却在画外,在古老的城市里,葡萄藤下的小院中,端着熟悉的茶杯,看见熟悉的阳光白云,回忆着过往的曼妙时光。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