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罗博报告》百期封面艺术展——《罗博报告》X 艺术家瞿广慈 2014年6月刊

  • RobbReport

本期纸媒策展人:瞿广慈
他为这次平面展览选择数件“稀奇”艺术品,让封面有洛可可艺术风格,传递出满满的幸福感。
 
RR:为什么会为“纸媒策展”选择许多件作品?
瞿广慈:“纸媒策展”是一本杂志切入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轨道。这个模式避开商业因素,比较独立,印证了生活方式类杂志可以装在“大文化”之中。我为这次平面展览的封底选择的是我的雕塑“吾本木”,它比较符合一个“空间”的意境,既是文化传统,又有中国人“天人合一”的观念。这件作品本身就是一把椅子、一个平台,具有包容性。封面我选了向京的雕塑“我看到了幸福”,让两者结合,加上“彩虹天使”系列,让封面部分有洛可可艺术风格。一本杂志的策展不同于艺术空间的展览,还是要以传达正能量为主。这是我第一次担任平面展览的策展人,为了更好地传达主题,我还特别邀请了我的好朋友、设计师刘斌先生来负责展览的平面设计。
 
我和刘斌在“稀奇”的平台上合作了几年,我们邀请艺术家和设计师来设计丝巾、首饰,尽可能把“稀奇”的平台角色放大,为年轻设计师提供成长的空间。在“稀奇”,任何艺术和设计的机制都是成套的,整个体系造就了一个完整的体制,能推动年轻艺术家。如果说有一点小小的期望,那就是我希望“稀奇”不仅有我和向京两个人是卖点。
 
 
RR :作为经常被品牌邀请“跨界”的艺术家,你认为这种合作最大的价值体现在哪里?
瞿广慈:关于艺术家和品牌的跨界合作,我觉得最要紧的是不能把合作“点子化”。卡地亚(Cartier)曾经两次赞助我和向京的联展。和品牌合作时,我在想自己能拿出什么样的作品来?从一个想法不断细化,从简单的行为到观念到思路到行动,都要一一想明白。品牌是不是仅仅需要艺术家的名气当噱头?还是需要艺术家的创造力?我个人是不喜欢那种表面化的合作。艺术家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品牌,不仅仅是为了自己搞艺术,还要具有更大的关怀,关注真实的世界。
 
目前国际品牌借中国艺术家的“名”比较多,但回顾我和捷豹(JAGUAR)、马爹利(Martell)的合作,他们真的对艺术家非常信任,是朋友那种信任。“马爹利”请我设计展览空间,我自己也对这个作品非常满意。
 
 
 
RR :“稀奇”这个品牌诞生后,对你作为艺术家的工作产生了影响吗?
瞿广慈:艺术家做一个团体活动的时候,必须有使命感,不是为了自己在创作,而是像一个劳动者一样工作。一个民族需要这样的人。就像“稀奇”是我和向京精神的寄托,是一个公共艺术项目,通过商业能量放大。“稀奇”是我希望在这个时代留下的印记,“礼物”是精神和情感的载体。当代艺术是最适合去寻找时代的精神和情感的,它不是西方的附庸,因此要具有中国当代的故事和元素。具象雕塑家比较有这方面的优势。“稀奇”是研究中国人的情感,是研究中国真实生活的案例。如果说我的愿望,就是证明中国人也能做世界品牌。中国文化底蕴深厚,不该在做文化上低人一等。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