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罗博报告》百期封面艺术展——《罗博报告》X 艺术家彦彰 2007年11月刊

  • RobbReport

苏浙一带一向经济比较发达,因此收藏也比较盛行,明中期以后更是如此,其中的大收藏家有苏州富商陈官、昆山周凤来、嘉兴项元汴(1525~1590 年) 等。太仓(今属江苏)漆匠家庭出身的仇英( 约1509~1551 年) 天赋极为了得,是藏家们的座上嘉宾。陈官、周凤来、项元汴等人常年累月地将仇英请在家里,以上宾待之,优渥有加。据说仇英年轻时去给项元汴油漆家具,被项元汴相中,此后在项家前后盘桓近10 年。嘉靖十六年(1537 年)仇英亦曾应周凤来延聘,在其家中一度待了6 年,周对其作画也不紧紧催逼,画成之后还付给仇英非常丰厚的酬金。据记载,仅仇英的《子虚上林图》一幅,周凤来就奉赠酬金一千两白银。他作的《汉宫春晓图》,卷后项元汴题记称“值价二百金”,远远超过项元汴收购的其他宋元名画,如收购的赵孟坚《墨兰图》卷,原价即只有“银一百二十两”。

?仇英后来与沈周(1427~1509 年)、唐伯虎(1470~1523 年)、文徵明(1470~1559年) 并称为“吴四家”,共同开创了“吴门画派”。据说其传世作品极少见于民间,国内博物馆馆藏可靠的仇英作品不超过50 件。台北故宫博物院是收藏仇英作品最集中的地方,各式仇英作品有百幅之多,不过据台北故宫博物院专家研究,其中真品也不过10 件。而流传有绪的仇英真迹就更显珍贵。传世的仇英《赤壁图》作品,目前可见的只有三幅:一藏辽宁省博物馆,一藏上海博物馆,最后一件就是本卷,曾被《石渠宝笈•初编》著录。三幅《赤壁图》中,前两幅都是绢本短卷,画的都是白露横江、断岸千尺、泛舟中流这几段情景。纸本的这卷最为细腻工致,比绢本略长,构思立意比前两图更为丰富完美,后段多了苇汀浅屿、石桥曲涧、秋林霜浓、云房深等山间夜景,山石勾皴轻松短促,略具刮铁形貌,设色淡冶清丽,画风与上海博物馆所藏《梧竹书堂图》十分相近,都约略可见文徵明的影响,并已渐具精谨遒丽、工而入雅的自我风骨,应是他30岁以后壮年时期的作品。

?据说,纸本的这幅《赤壁图》卷与《梧竹书堂图》最为相似的地方是山石坡陀的设色方法及目前呈现的色相。都是先用较重的赭色打底,再施以或深或浅的石绿,经数百年岁月侵蚀,或石绿粉质脱落,或氧化变色,打底的赭色泛起,画面由此变成绛色的暖调子。而这种泛底变色的程度,两件作品亦几近相似。这种情况,在仇英的其他画中亦有发现。据著名鉴定家徐邦达先生说,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莲溪渔隐图》,建国后刚收入故宫时其画呈浅绛色,后来经过裱工以双氧水清洗,原隐入绢底的青绿之色突然泛出,画面艳丽,至今如昔。仇英此卷最早为晚明张修羽收藏,后被其后人张孝思续藏,再后则归清康熙第三子允祉“诚府”。据说允祉是康熙诸皇子中文化修养最高的,但在争储中失败,《赤壁图》也没入清宫,后被乾隆皇帝编入《石渠宝笈•初编》,定为上等。辛亥革命后《赤壁图》被末代皇帝溥仪携出清宫而流落民间,民国期间为天津实业家张氏收得,秘藏内室80 余年,未曾易手。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