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叶甫纳:保持好玩儿的求知欲 做一个肆无忌惮的“破坏王”

  • RobbReport

在EGG画廊群展“没有冬天”的7位艺术家中,叶甫纳带来了作品“指甲计划”里最精美的一件,突破了对传统想象力的限制,把女性的身体延伸放大为公共关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日常事物的碰撞让叶甫纳的艺术显得生猛有趣,她说,不要循规蹈矩,“参与感和好玩儿才是最重要的”。

 

 

 

 

作品《指甲计划》

 

艺术家叶甫纳1986 年出生于云南昆明,父亲是叶永青,自己先后就读于中央美院、英国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回国之后就在中央美院实验艺术学院任教。这是一条听起来仿佛开挂一样的人生道路,她应该做“严肃艺术”,或者最起码应该执迷于一套听起来拗口难懂,充满质疑、辩证、求索的观念理论。可叶甫纳偏偏不是那样,不管是她早期的“指甲计划”,还是最近正在进行的“一秒电影节”,她的艺术项目中包含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带着最不可思议的好奇心与最奇葩好玩儿的求知欲,显得那么生猛有趣。

 

作品《Two FriNa》,125×106.5cm,2015年

 

在一部VICE 记录叶甫纳与服装品牌JNBY 合作的一次橱窗改造计划的视频里,叶甫纳说道:“我有展示癖。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我从小就爱演,公主啊新娘啊什么的,还有更夸张的。正好现在自己是艺术家,就合理运用到我的作品里了!”

 

“我喜欢一些比较鲜艳和缤纷的颜色,或许是因为我来自云南,喜欢大自然,喜欢森林里的新鲜空气,也喜欢自然和人工景象的结合,经常会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在其他人眼里很荒谬的事情,我却会很认真地去做。”

 

作品《甲天下——小小的胜利》

 

于是我们常常会看到这样的现象:就像大多数批评家对大多数艺术家所做的工作一样,围绕叶甫纳的作品产生过很多批评观点,可一旦一位批评家试图将叶甫纳的艺术归类,例如“叶甫纳的参与性项目是对当下流行文化某一类特质的敏锐捕捉”,又或者是“叶甫纳通过艺术搭建了一个混合现实与超现实的对话情景”,当这些评论被写出的那一刻,它们就被叶甫纳的艺术远远地甩在了身后。或许不管多少句看似精准无误的批评话语都无法真正将叶甫纳的艺术定义、归纳。叶甫纳和她的艺术创作,就像一个拥有完美人生履历的别人家的孩子。可本应顺应这份“完满”长成一个稳重得体的大人物的叶甫纳,却偏偏要做一个肆无忌惮的破坏王。

 

指甲计划系列作品

 

在一次关于“指甲计划”的展览开幕式上,叶甫纳对媒体说:“我想把展览现场做成一个我的迷幻王国,一个不太现实的王国。总之,我不想真的让这个活动变得特别循规蹈矩,参与感和好玩儿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希望来的人多点儿!”

 

指甲计划系列作品

 

生活中的叶甫纳很宅,可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叶甫纳却是一个好客之徒,她愿意邀请所有爱做白日梦的大小朋友进入玩耍,并且一起去扩充她所构建的这座精神后花园。我们会发现在这里,她的艺术中除去艺术家的身份,除去那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之外,还包含着许许多多身为一个普通人生活中所能遇到的最日常的事与物。这就像是那种给人以致幻作用的毒蘑菇,或许看起来就是一枚普普通通的漂亮蘑菇,却会在你吃下去的那一刹那向外释放致幻因子。而其中最有趣的一点在于,你必须真的吃下去,就像你必须加入这个展览,你才能知道她到底有多生猛多好玩儿。

 

最近几年叶甫纳的展览特别多,她还在计划着许多完全不同的项目,以及不断地用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品牌合作。这些展览、项目、合作无一例外都在表达她自己的态度。或许我们可以认为,叶甫纳的艺术是一项围绕艺术家态度、生活与创作方式的全面表态。

 

文/霍雨佳 图/艺术家本人提供 编辑/石薇薇

 

The  End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