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艺术北京董梦阳:金字塔不能只有塔尖

  • RobbReport


提起北京,莫不感叹这座千年古都的气势恢宏、空间广阔,有威严帝气,也有敦厚民风。走过13年的“艺术北京”身上有着这座城市的广博丰富和深厚底蕴。2018年,20个国家和地区、160余家艺术参展机构、30000平方米的展览规模,是“艺术北京”创办以来最大的一届,创始人董梦阳带着“构建扎实基础”的坚持,在“让更广泛的群体接触到艺术”之路上努力着,对于外界喝彩或唱衰,他宠辱不惊。


艺术北京创始人 董梦阳(1).jpg

董梦阳

“艺术北京”总监,北京画廊协会秘书长。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


IMG_20180429_210421.jpg


罗博报告:RR   董梦阳:D


RR:今年是艺术北京的第十三年,在筹备的过程中,什么是您思考最多的?

D:我这一年想最多的就是如何让更广泛的群体接触到艺术。我们和京东艺术以及其他品牌的合作都朝向这个目标,可以说今年艺术北京最终呈现给大家的面貌不是偶然的产物。很显然,我们已经到了必须要去思考如何建构一个艺术市场中最基础部分的阶段。金字塔不能只有顶端,它需要腰部的支撑,更需要底座的奠基。可如果我们的每一个环节,不管是拍卖、博览会、画廊等等还是沉浸在一个所谓的高端市场里,而不去建构一个扎实的基础,我想我们的发行量会越来越小,我们广告商会越来越少,那艺术最终就会成为一个虚幻的美丽泡影。



我们艺术北京,作为中国艺术界的一个前辈,一个有一点影响力的平台,我想我们必须思考这个问题。



K空间-艺术家-方力钧-作品名-2017

尺寸-122x163cm-材质木刻版


RR:是什么启发了您对于艺术北京一个思路上的转变?

D:一方面看看我们当下的生活,双十一网络电商平台惊人的消费力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国家有像中国一样多的人有如此强烈的消费欲望,而他们之中肯定会有很大量的群体有艺术消费的需求和实力。再说电影,中国电影能够有如此巨大的消费体量,这说明我们电影的宣发工作一定已经在往更基层的城市群体、乡村群体中去布局、去渗透。这些变化都在影响着我们的思路。


蔡锦 风景290  200×250cm 布面油画 2018.jpg

蔡锦 风景290  200×250cm 布面油画 2018


另一方面回想我们的过去,窗花、剪纸、青花瓷的碗,艰苦岁月之中我们依然在追求这些美好的事物,那我们今天的艺术从业者呢?我们一定要让每个人都消费那么贵的艺术吗?我们还是只愿意服务少数几个人吗?所以我在想,并不是我们没有需求、没有内容,而是我们没有去做。不去做,将会让我们丧失更多机会。


邓震 《全面体-大卫石膏像的四个连续转体》 140cm x 70cm 艺术微喷 2017年.jpg

邓震 《全面体-大卫石膏像的四个连续转体》 

140cm x 70cm 艺术微喷 2017年


RR: 您作为艺术北京的掌舵人,已经有您自己非常深刻的认识,其他人也会有和您一样的理解吗?

D:曾经我们赶上过中国艺术市场的井喷期,前十年的中国艺术市场更像是一个金融市场,而且是一种金融化过快的市场状态。到了今天,我们需要用更多时间来消化这样一个结果。我有时候会想,高速路为什么要限速120。因为开太快,你无暇顾及周围,也没有任何处理问题的时间,不管前面遇到了什么你都要压过去,因为你躲,都是翻车。


何汶玦《日常影像-台湾 Daily Images-Taiwan》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0x130cm 2014.jpg

何汶玦《日常影像-台湾 Daily Images-Taiwan》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200x130cm 2014


那我们这些最早进入艺术市场的人,一直在鼓动一些高端的艺术品收藏,可我们的大环境真的还处在一个挣扎在温饱线上的阶段,我们没有形成一个真正的收藏群体。很自然地一切就演变成了所谓的击鼓传花,看谁扔得快,时间算得准。可能在这个过程中有人赚了很多钱,可是时间长了,大家都不愿意玩了,怎么办?所以我们还是需要有人回过头来做最基础的工作,诚实地面对最本质的问题,只有彼此认可,愿意一起走下去,带着这样的心态,才能够真正地收获金融上的回报。而这需要我们一年一年、一代一代,所有人共同成长。我们思考、交流,我们再往前走,我想这样走下去才是最有意义的。


莱俪艺术 达米恩赫斯特 永恒交错.jpg

莱俪艺术 达米恩赫斯特 永恒交错


RR: 怎么理解您所说的“诚实地面对最本质的问题”?

D:我们总是说艺术是人类共通的语言,其实这句话并不全然正确。因为只有好的、真诚的艺术才是人类共通的语言。人性最本质的东西是一样的,只有真诚的艺术才能够跨越空间、跨越时间一直传递下去。因为艺术表达的是你内心的情感,真诚是可以传递的。我们最重要是要读一件艺术品,或者一个艺术家的内心价值、内在价值。我们今天被一幅几百年前的作品感动的原因,一定是它内在的东西触动了我们。而我们作为个体对艺术的理解也是这样一点点进步的,但是真的不要把艺术夸大,用不实的外在形式去包装和绑架艺术。


莱俪艺术 达米恩赫斯特 永恒信仰 .jpg

莱俪艺术 达米恩赫斯特 永恒信仰 


RR: 您对于艺术北京有所谓的终极理想吗?或者还有什么是一定想要实现的?

D:我们今年13岁,我总说这是一个很尴尬的年龄。我们都有过13岁,说大够不上大人的责任,说小呢也失去了小孩天真可爱的权利。我们的父母在我们13岁的时候最担心我们学坏、走歪。这也意味着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年龄。


刘若望《天马》250×390×120cm 2017  


那我最希望什么呢?就是我们是不是走在一条正确的路上。我相信中国一定会是未来全球最重要或者说最辉煌的一个艺术市场,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我相信我们只要走向了一个正确的方向,就不用去设想一个所谓的结果。我们唯一需要思考的是我们是不是真的、诚实的、诚恳的在走这条路。


沈勤 Shen Qin 《黑·村》Ink Villgae  

151×398cm 纸本水墨 Ink on Paper  2016


RR:最后一个问题,您到底有多忙?

D:其实也没那么忙。我就是做一个最后的决定。因为我们必须往前走。


郑路《普渡》不锈钢、漆480×480×175cm.jpg

郑路《普渡》不锈钢、漆 480×480×175cm


文/霍雨佳  图/艺术北京  编辑/石薇薇


The  End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