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他们,是作为艺术文化推动者的中国收藏家

  • RobbReport

艺术博览会是大众了解艺术的重要渠道,而收藏家则是艺术博览会中的重要角色,是助力艺术市场最重要的一环。艺术家们的纪录正是由收藏家们在创造,他们是支撑市场运行的中流砥柱,他们利用自己的私人收藏作为平台,向大众提供艺术分享、互动及艺术教育,是推进艺术进程的重要动力。


今年的ART CHENGDU 邀请到了国内知名藏家李冰、乔志兵、程守太、周大为、陆寻、黄予,举办了“收藏家峰会论坛:作为艺术文化推动者的中国收藏家们”,或许,我们可以从他们对艺术和收藏的见解中见微知著。



黄予.jpg

黄予:“我天秤座,上升处女,我喜欢把一件事做到极致。2003年我毕业于成都理工大学商学院,我是学金融的,大学毕业以后被我妈赶到北京创业,当时跟我表哥做了一个拍卖行,这是我跟艺术结缘的原因。刚开始做拍卖行的时候,我的意识当中觉得古董才是收藏,所以03、04年我一直收古董、收佛像,在06年碰到一个转折点,通过学习,慢慢地建立了自己的收藏体系。在2016年5月份回到家乡成都做了一个我十年的收藏展。我喜欢把一个事情做到极致,大家可能还不知道,我大学毕业那一年参加了“中国健身先生”得了第一名,我喜欢赛车,是保时捷的赛车手,到目前为止北京京港赛道的记录还是我保持的,正是这种追求极致的性格才有今天我做的收藏,以及个人收藏展,然后今天又在成都做Art Chengdu这么好的一个艺术平台。”






李冰.jpg

李冰:“90 年代我一直在关注着中国新艺术发展,我把当代艺术叫作新艺术,中国的艺术发展,是从传统的国画艺术,到中国传统的油画艺术,再到 85 后形成的新艺术。新艺术的发展让我感觉有一种新鲜的活力,在刺激着我的视觉和我的神经。从 2006 年以后这 13 年以来,我的美术馆不断地在收藏一些更具有时代记忆和时间节点性的优秀艺术家的优秀作品。我觉得 90 年代是中国当代艺术,也是新艺术发展的最成熟的一个阶段,也是最有活力和最成熟的阶段,这个时间的艺术是让我内心充满感动的。今天的年轻艺术家现在也遇到了时代发展的瓶颈,新艺术到底怎么走,下一步到底要做什么?我们的根脉又是什么?我觉得这是年轻一代艺术家要思考的一个特别重要的课题。”


乔志兵.jpg

乔志兵:“我是有冒险精神的,我相信这个时代跟任何时代一样,都会有伟大的艺术。当代艺术就是有关相信的问题,你比如聚焦在中国当代上,中国有那么多学艺术的,有那么多艺术家,在各个方面中国都处于一个重要的历史时刻的节点上,在这个时刻就很容易产生伟大的艺术,我相信这个时代一定有伟大的艺术。如何推动当代艺术?当然有很多种方式,买就是推动,包括支持艺术家创作、开博览会、开空间、支持美术馆等等。你说哪个最好这个也很难讲,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其实是艺术带给了我们很多,我们很想为艺术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力所能及地可能支持生产、支持出书、出一个图录等等。因为艺术不只是一个物件,它也是一个思考人生的通道,就是你出书可以让更多的人能感受到艺术。”


程守太.jpg

程守太:艺术收藏是一件想起来很美,听起来很酷,做起来比较难的事。我个人觉得做艺术收藏最重要的你要喜欢,在 2006 年一个下雨天,我当时心情特别苦闷,就去了一家画廊,在那儿买到了我们本土比较出名的艺术家陈秋林的一件作品,从此之后我一发而不可收。艺术收藏成了除我职业之外的唯一的爱好。我觉得每个人在这个社会上都是一段历史,其实收藏除了是个人兴趣,更多是收藏的一段文化、一段历史。


周大为.jpg

周大为:我一直跟很多刚进入收藏的朋友说,如果就真是你自己喜欢,不要有太多压力,喜欢什么你就买吧,就是如果你想为了赚钱,那你就为了赚钱去买。或者想投资就为了投资,喜欢就为了喜欢,搁家来就放家里。但是如果你是想把它做成一个体系化的,或者去推动它,或者做一些学术什么的,你肯定要有方向,要有一个文化底蕴或者价值观在这边。这些看上去很分散,它基本上就是一个原理,就是挖掘被低估的文化价值的产物。


陆寻.jpg

陆寻:当代艺术本身就是去探寻不同可能性的一件事,比较有意思。我们和艺术家生活在同一个时代,我喜欢当代艺术里这种对自由的向往,对创作的热情,对不同可能性的探索,对固有的思维方式和体系的打破的心情。我是 2009 年开始收藏,一个朋友问我如何去收藏,我说收藏特别简单,买就行了,因为你买的话就会发现自己的各种问题。这是特别个人的一个旅行,然后你在过程中会不停地推翻自己,不停地改变自己的世界观,不停地成长,这是当代艺术一个很大的魅力。


The End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