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玻璃花园、蓝色血液、白日梦,林天苗带来 “意识”之旅

  • RobbReport

玻璃器皿和绵软地毯构成的粉色花园、跟随你脉搏跳动而流下的蓝色血液、光影交错下细密痴缠的白日梦……艺术家林天苗的“体·统”展览里,我们开始一场心理和感官上的“意识”之旅。

1

炎炎夏日,上海外滩美术馆里的一场展览正如火如荼地举办。这是艺术家林天苗的上海首场个人专题展览“体·统”,由美国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三星资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担任顾问策展人,朱晓瑞担任助理策展人。


展览涵盖了林天苗二十余年创作脉络中极具代表性的装置作品,以及艺术家自2017年起制作且从未向公众展出的数件玻璃材质的大型交互装置,同时,还有具有文献意义的手稿一并展出。


我的花园 展览现场.png

展览现场,《我的花园》和《失与得》作品


展览名称“体·统”,概念原生于人体系统,从一系列的现代批判、政治理论及当代心理学出发。顾问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介绍说:“林天苗创建并提出‘系统’和‘体系’的检测,揭露和重新塑造自我在社会和技术现实变化中的运作方式。这些系统在物理上、精神上,甚至是诗意层面上都有一定作用,在她所涉足的所有工作中,人体是她的中心关注点,身份与社会环境的关系问题成为其思考和实验的内容,并贯穿于整个展览中。”



2



艺术家林天苗。1961年出生于山西太原,现居住和工作在北京。1984年研修于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1988年赴美,1989年于纽约艺术学生联盟学院学习,后以设计师的身份在纽约工作了近7年时间。


1995年林天苗从纽约回国,在“开放工作室”的艺术活动中展出了“缠的扩散”、“圣德蕾娜的诱惑”、“裤子”、“树”等作品,奠定了她从事实验性艺术的重要性地位,同时也是第一批获得国际关注和认可的中国女性艺术家之一。曾参与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上海双年展、爱尔兰双年展、越后妻友三年展、韩国光州双年展、日本濑户三年展等。作品被很多中外美术馆收藏:纽约的布鲁克林美术馆、纽约MoMA、澳大利亚国家美术馆、旧金山MoMA、香港的M+、西雅图当代美术馆、新加坡美术馆和蓬皮杜美术馆等。


近年来艺术家试图摆脱女性主义话题的困顿,以开放的姿态游走于大型装置、雕塑、摄影、视频及各种其他媒介实践的工作中。


九十年代初,作为中国首批尝试装置和录像制作的女性艺术家之一,林天苗不断尝试各种创作媒介,通过具有女性生活痕迹和符号意义的材料如针、棉、线、丝、布,将这些材料加工、缠绕、覆盖于日常物件上,透露着对日常生活和传统手工艺的关注和反思,以一种独到的想象力及视野形成了鲜明、敏感且细腻的个人风格。从早年的旧作《白日梦》、《嗨!!!》和《失与得》,观众都不难体会到艺术家注重材料和方法的选择,充斥着手作的质感与生活的温度。


2017年,创作二十余年的她却突破一贯使用的传统媒介,选择广泛应用在现代领域需人工合成的玻璃材料,尝试前所未有的创作挑战。林天苗开始与上海玻璃博物馆合作,从最初掌握玻璃的特性,逐步研究工艺技术,提取“机械”运动等更具有社会化识别标志进行装置实验,寻找科技与艺术之间的平衡点,介入到更丰富的层次和多维度的探索。正是由于材质、创作方法及视觉语言的转换往往是同步的,了解林天苗作品的观众,会因为其材质的转换获得一次全新的体验。



3


艺术家视“体·统”整个展览为一个特定场域的项目,展开四部分概念的探究:“个体意识”、“群体意识”、“公共意识”、“终极意识”,概念与楼层相呼应,依次从美术馆二楼展厅纵向延伸到六楼,为观者带来一场心理和感官上的“意识”之旅。


位于二楼展厅中心的全新大型交互装置《反应》是展览的开篇。观众需一人走入展厅中央,进入一个充满未来感的白色“洞穴”空间装置,置身于艺术家创造的内部空间之中,开启一段私人化的体验和感知。


反应1.jpg

《反应》,外观,2018年。


当你将手腕放置在感应器上5至10秒,感应器就会采集你脉搏跳动的频率,接着蓝色荧光液体会从螺旋盘下的玻璃管中缓慢滴落,让你可视、可感、可听到自己的“血液”动感状态。


这种探索是个体与机器之间一对一的反应,所蕴含的是“真我”与“假我”在设定环境中的彼此相遇,相遇也成为凝视和感知、了解、辨认和质疑自我的过程。


反应.png

《反应》,内部,2018年。


特别为此展览量身定制的大型装置《我的花园》占据了美术馆四楼的整个空间,借以“有真为假,作假为真”的公共意识概念,观众们被邀请去参观一个由玻璃器皿构成的“温室(花园)”,让人感觉沉浸在一种充斥着自然园艺、科学技术和大胆的艺术想象的壮观结构之中。


我的花园.png

《我的花园》,2018年。


这里的整个地面铺有柔软的粉色地毯,不同直径、高低的粉色花盆内直立着类似植物的玻璃管,玻璃管中喷流着各种透明的绿色液体。



我的花园2.png

《我的花园》,2018年。


观众可以从玻璃管上印刷文字识别植物的名称,如“指甲花”( 中文植物学名为“散沫花”,拉丁学名为Lawsonia inermis),有趣的是,当俗名再度被译成英文的时候,“指甲花”为“nail dye flower”,它们将再生为一种新的话语政治。而这一过程体现了俗名和“专业国际标准”之间的随意性和差异性。


我的花园1.png

《我的花园》,2018年。


展览中的另一件大型装置是林天苗1999年创作的代表作《白日梦》。这件作品的材料以最常见的、便宜易得的白棉线为主。展览地面置有一个悬空的床垫,其上方放置一张与床垫等大的画布框,画布与床之间被无数根白棉线上下连接着,床垫表面的布被向上牵引,隆起的身体形状好似脱离空间。


白日梦.png

《白日梦》,1999年。


在光影交错下,棉线交织而隐约凸显的素描人形是艺术家自身的形象的解构,探讨形成自我身份的过程。强烈的视觉张力令人联想其制作过程中难以想象的大体量手工劳动。


白日梦细节2.jpg

白日梦细节1.jpg

《白日梦》局部,1999年。


《暖流》是艺术家新作,这件作品与人们的群体意识、日常经验、生活方式有关,运用化学实验所使用尺寸各异的玻璃器皿,制作为一组组独一无二的结构,它们被连接于竖立于墙体内的大转盘上。


暖流2.png


《暖流》,2018年。


其中,象征生命本体的粉红荧光液体,在彼此联通的玻璃仪器中进行“自转”,被社会、文化大型机械带动其反向“公转”,形成了宇宙“公转”与“自传”共构依存的关系。


暖流局部.png

《暖流》局部,2018年。


在影像装置作品《嗨!!!》中,林天苗用物理镜头投影一个巨型动态肖像,几万根白色棉线从另一端的墙面穿出,与之相连。持续交替变动的高频及低频震动传递在棉线与图像之间,屏幕中的彩色图像从女性肖像逐渐转为黑白的中性形象。


嗨2.jpg

《嗨!!!》,1999-2018年。


在影像的变化过程中,墙体背后的扬声器发出了不断变化的音频,从浑厚的贝斯声到尖锐的高音,棉线跟随声波震动着。一种宏大到纤细敏感的体验,被视觉、声音同时释放出来。


嗨1.jpg

《嗨!!!》,1999-2018年。


艺术家创作于2014年的《失与得》是本次展览的点题之作:从个体、群体、公共上升到终极“意识”的体现。


失与得1.jpg

失与得.jpg

《失与得》,2018年。


艺术家提炼了骨骼与工具幽默的结合点,日常工具原本有它专属的功能和属性,当工具与身体骨骼“嫁接”后,其功能和属性被重组,似乎无意间将严肃的死亡问题不断地扩展和延伸,随即新的意识产生。


失与得 局部.jpg

失与得 局部2.jpg

《失与得》局部,2018年。


在美术馆的六层,我们还能看到林天苗创作的手稿。无论是透视图、剖面图还是平面图,每一份手稿都有着工程制图般的精确考量,每一份都反映的是艺术家创作思考的历时过程。


手稿.jpg

林天苗手稿


海报.jpg

展览:林天苗:体·统

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

艺术家:林天苗

展期:2018年6月26日至8月26日

地点:上海外滩美术馆(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0号)





The  End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