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吕燕: 挑战才刚刚开始

  • RobbReport


以模特身份告别 T 台多时的吕燕,几年前带着个人品牌 Comme Moi和幸福的家庭重回公众视野。她一路用坚韧和自信化解困难和艰辛,一边带领 Comme Moi 稳步扩展,一边从容陪伴孩子成长,在事业与生活的双重滋养下绽放出别样光彩。



吕燕的工作室坐落在威海路一条弄堂的深处,是一座独栋洋房,因为挑高的天花板,整个室内区域显得开阔大气,大玻璃窗带来的充足自然光则使得吕燕的办公空间越发明亮。空间内,陈设着一些吕燕从国外带回来的家具:桌子、椅子、灯具。初夏时节,窗外绿植葱茏,这让坐在办公桌后的吕燕看起来格外神采飞扬。


这几年,吕燕几乎已经完全隐身幕后,她拒绝了不少真人秀的邀请,很少在荧幕一类的公众视野里出现,这完全是一种主动选择的结果。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她认为自己完成了角色转化,想专注在 2013 年创立至今的个人品牌 Comme Moi 上。


凭借着准确的市场定位、兼顾设计感与实穿性的设计,Comme Moi 已经成功打入了介于快时尚与奢侈品牌之间的空当,进驻了包括连卡佛、栋梁等在内的品牌集合店和买手店,并且稳步在全国范围内扩展着店铺数量。对于一个刚满 5 岁的国内独立设计师品牌来说,这并不容易。


COMME MOI 上海店面


而眼前穿着自家品牌的衣服、轻松又时髦的吕燕,会令你自然而然地想到各种社交媒体文章里提起她时用到的赞词:成功转型的超模典范,独立商业女性的代表,挂在这张曾经登上世界舞台的东方面孔上的笑容,似乎很轻盈地就抹掉了创业初期所面临的种种困难与艰辛:“大家走过的路都是一模一样的。”


从吕燕的角度来说,创立 Comme Moi 绝不是什么一时脑热的灵感迸发,而是长期沉浸在时装产业、全方位地了解产业内部的商业逻辑和运行规则后,自发酝酿、生成的结果。这可以解释为什么最开始的时候,她想将品牌名命名为个人色彩更鲜明、冲击力更强的C’est Moi (是我)。然而在筹备了一年、品牌 LOGO 都设计好准备去注册品牌名时,吕燕发现,C’est Moi 已经被注册过了。


“当时这对我打击特别大,我就打电话给我先生,他那会儿在纽约,他告诉我别沮丧,先睡一觉,第二天我们一定能想出一个解决方法。”最终,吕燕的丈夫 Fred 帮她想出了 Comme Moi(似我) — 一个看似折中、却更加契合坚韧又温柔的品牌形象的名字。


就这样,吕燕带着 Comme Moi 开始了她的征程。


COMME MOI 上海店面


现在,俨然是一位成熟创业者的吕燕,已经无意通过最初艰辛的过多叙述来铺垫一路坚持所带来的个人成长,这几乎是不言自明的,比如,她曾经在上海世贸商城的面辅料市场里逛足了三个小时,无人理睬;比如,最最初期,工作室里包括吕燕在内只有三个人时,她们一起去宜家从最基本的垃圾桶和桌椅的采买,建立起 Comme Moi 的雏形;比如第一次去工厂下单时,因为缺乏经验,做了 100多件的废品,统统被买手店退回,吕燕曾在《一席》的演讲里提到:“刚做的时候,我整晚整晚睡不着觉,头发都掉了一块。”能够挺过那段压力巨大的时期,在吕燕看来,得益于她 19 岁时,独自一人前往巴黎的经历。


那会儿,她住在 9 平米的小屋里,每天早起,寻求各种试镜的机会。放假独自一人时,就背一个书包,放一本巴黎的城市地图和白煮蛋,逡巡在各种博物馆里。巴黎不是她模特生涯的起点,某种程度上,却是她自我锤炼的必经阶段。日后,那些曾经浏览过的艺术品和曾经接触、交流过的国际设计师,成为了吕燕品位的重要地基,这正是为什么,她能够放心大胆地让自己的喜好去主宰品牌的定位。


COMME MOI 2018 夏季新款


品牌的定位是一早决定的,“像我的生活水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买东西太贵时我也会犹豫,所以我就决定做自己喜欢、能够接受的价位,”尽管一开始对产业链还不是那么了解,但随着不断的摸索、学习,品牌形象历经数年越发成熟、稳定,“越做到后面,对自己的定位和感觉越来越清晰,越觉得这是对的,不应该变。”

微信图片_20180712131423.jpg

团队从 3 个人,到七八个人,再壮大到现在的 30 多个人,营收已经实现平衡,吕燕也升级成了一群 90 后女生口中的“燕姐”。但她直言,创业以来最大的挑战其实是自己。“说轻一点儿是自我怀疑,再严重一点儿是忧郁。当你做到第三年,到了一个瓶颈期的时候,真的就不想做了,觉得很辛苦,很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把它做好。”


吕燕与这种自我怀疑的状态胶着了三个月的时间,那段时间的消极情绪也与她之前被过分消耗的身体状况有关,“当你怀疑的时候,你的团队就更会动荡。”终于,吕燕决定不能再放任自己沉溺下去,她选择的自我疗愈方式是和家人一起出去度假,去悉尼,一个阳光充沛的地方,她在那里放松,同时也会观察当地市场。现在,她对那段时期有了自己清晰的结论:“有时候做到一定程度,是要往后退一下的,你应该发现自己的问题,同时也知道自己的优势。天塌不下来。”



随着品牌的成长,不同的阶段,吕燕都有不同的关注点。初期公司人数少,交流方便,吕燕的侧重点就放在与设计师的沟通身上;如今,店铺数量上去,多了不少新晋员工之后,吕燕就开始致力于建立财务、人事的管理思维,“上周末,我刚去杭州上了大商品管理的课。”她会将一周的事务安排提前记录在本子里,用手机里的时间表以示提醒。倚仗她高效率的规划,除了作秀前公司里的人会加班到 12 点,服装企业经常会有的连夜加班赶工的情景从来没有在 Comme Moi出现过。


“做好 Comme Moi 就是一个最大的挑战,我才刚刚开始。”


“我很适应、很喜欢这个工作,在思维上、感情上、自我成就感上,都很能满足我,它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真的是自我的一个满足感,这个是很强大的。”强大的吕燕并不会让工作挤占自己的所有时间,她和所有人一样都需要休闲光阴的滋养,看电影、旅游、周末带着儿子 Arthur 跟其他小朋友一起骑自行车、在龙美术馆踏青野餐、去艺术馆看展、看演出,这些都在她的活动选择之内。她也不会为了事业而牺牲与儿子的相处,“暑假一个月、中国新年和圣诞加起来一个月,这两个时间是雷打不动的。”短的时候,春假或者“十一”,吕燕也会带Arthur 去周边玩一玩。



“因为社会赋予给女性的角色,女性创业遇到的阻力其实比男性更大,所以我打心眼里觉得女性的抗压能力比男性强。”在这方面,吕燕是幸运的,丈夫 Fred 全心支持她的事业,只要在国内,就会主动替她分担照顾孩子的责任,并在吕燕濒临压力边缘时给予她各种建议。


而自从两年前因为身体的缘故被消极情绪困扰之后,吕燕也开始自觉地为身体里的压力寻找出口,她开始保持一周两次无氧的运动频率。两年来,她感觉自己不再像之前那么容易发脾气了,“真的都不是事儿。”这种悄然的变化和现在的生活状态,都令吕燕感到满意。


问她:“接下来还有想挑战的事吗?”


“做好 Comme Moi 就是一个最大的挑战,我才刚刚开始。”吕燕再次露出了眉眼弯弯的标志性笑容。


文/双头羊 图/COMME MOI 编辑/石薇薇


The  End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