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Tech Ad

“环法”不是一场自行车赛

  • RobbReport





环法汽车赛(Tour Auto),全球现存最古老汽车赛事在始创119年之际,终于首度迎来了来自中国内地的参赛选手。

赛道拼接.jpg


历史最悠久的汽车赛事


提起“环法”(Tour de France)很多人一时间想到的是那个艰苦卓绝,甚至不来点兴奋剂都不可能完赛的全球最知名自行车赛事,然而有一场在上上个世纪举办的汽车赛事比历史本已悠久的环法自行车赛更早使用了环法,即Tour de France的称谓。


1899年,为了向公众推广汽车这一当时还很新鲜的事物,并证明它的可靠性,在全球最古老汽车俱乐部——ACFAutomobile Club  de France,法兰西汽车俱乐部)的具体组织和管理下,一场在难度和行驶里程上都前所未有的汽车赛事诞生了,根据赛事行程在地图上画出的轨迹,这场比赛被命名为Tour de France




同年716日,49部采用内燃引擎的车辆参加了首届环法汽车赛,而勇于驾驭它们并挑战超过2300公里赛程的车手们要么是在当时已经小有名气的“汽车先生”,要么在稍后成为了对汽车业和汽车赛事贡献颇多的伟大先驱。


以首届环法汽车赛冠军René de Knyff(勒内·德·克尼夫)为例,他是早期汽车赛事先驱,不但在职业生涯中战绩斐然,还在后来官至国际赛车联合会主席。当时勒内·德·克尼夫耗时44小时4339秒完成了长达2300公里的首届环法汽车赛,竞赛路段平均速度达到51公里/小时,要知道人类的陆上极速是在同一年才刚刚突破100公里/小时!而有意思的是,创下这一纪录的Camille Jénatzy(卡米耶·热纳兹)也是首届环法汽车赛的选手之一。




首届环法汽车赛事空前成功,一方面它有效检验并鼓励了刚起步不久的法国乃至全球汽车制造业;也为在开放到路上举办的城市间汽车赛事树立了新的标准;环绕法国的超长行程也成为石化燃料内燃引擎汽车最好的广告,证明了它们相比马车、蒸汽车和电动车的巨大优势,更向沿途群众普及了汽车这一新兴生产和生活工具。仅三年后,法国就拥有了近200家汽车制造商,汽车年产量超3万台,占当时全球汽车总产量的48%


无论是规模还是对后世的影响,1899年的首届环法汽车赛都堪称19世纪最伟大的汽车竞技,而开创了先河的环法汽车赛也并未就此止步,随后又由不同的主办机构接力主办,并在二战后迎来了又一次辉煌。



1951年,已经更名为Tour de France Automobile简称TOUR AUTO的环法汽车赛在中断14年后由法国尼斯蓝色海岸汽车俱乐部复办,并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里凭借动辄四、五千公里的赛程和公路、山地、赛道混合的比赛方式成为比Mille MigliaTarga Florio更艰苦且更具含金量的开放道路赛事,而法拉利也因为在这一赛事上的辉煌战绩诞生了昵称为TDF的车型,并在多年后通过F12-TDF唤起人们对这段辉煌的记忆。



然而随着电视的普及和直播技术的发展,环法汽车赛这类超长赛程、超高组织和参与难度的汽车赛事逐渐让赞助商失去了兴趣。1986年,作为传统汽车赛事的环法汽车赛划下句号。


参赛?你需要一辆老爷车


不过随着经典车收藏蔚然成风,包含环法汽车赛在内的那些曾经著名却又消失于历史的伟大汽车赛事也再度被人们想念,在此背景下,法国汽车赛事组织机构彼得汽车于28年前开始使用环法汽车赛的简称 - Tour Auto再度复兴了这一赛事。


其组织和规则几乎完美继承了战后的传统环法汽车赛,而准入车型被限定为曾于19511973年间参加过环法汽车赛的经典车。这类具有传承性的经典车赛事不但给汽车运动和经典车爱好者们提供了“回到过去”亲身感受和参与这些伟大汽车赛事的机会,更使得环法汽车赛成为现存至今历史最悠久的汽车赛事!




想要参加环法汽车赛,首先须拥有一辆曾于1951年至1973年间参加过环法汽车赛的经典车或是规格一致的同型车。这样的规则其实为赛事设立了不低的门槛,可即便如此,每年仍有超过500台车辆报名参赛,但最终只有不到240台符合赛例及原装度和年代一致性最高要求的经典车能够获得出战环法的机会。而通过严苛甄选流程留下的参赛车型都可谓Best of the Best,法拉利250 GTO这样的当年环法常胜将军,如今的全球最贵汽车也时常出现在今天的环法赛场上,一展它们当年势不可挡的英姿。




在赛程的安排上,现代的环法汽车赛也继承了传统环法难度高、距离长的特点。与绝大部分以旅游为主的经典车赛事不同,环法汽车赛最大限度地保留了竞技性,除设立一般经典车赛事常见的Regularity(精准)组别外,还有比拼速度的Competition(竞速)组别 。而五天近3000公里的总行程对于参赛者和参赛车辆而言都是不小的考验,这点从相比其他经典车赛事而言低得多的完赛率也可见一斑。除此之外,选手几乎每天都要面临多个爬山与封闭赛道等特殊赛段的考验,丰富的比赛内容也与当年的环法如出一辙。




在法兰西最美的道路上狂奔


虽然此前已多次以媒体身份现场报道过环法汽车赛,但今年的赛事对笔者而言却有着非凡的意义。早在去年9月便受来自云南的经典车爱好者高亚先生、胡绍英先生以及北京的冯丰先生之托帮助实现他们参加今年环法汽车赛的愿望,而我也因此被邀请成为胡绍英先生首次环法汽车赛之旅的领航员。


车主:胡绍英先生


今年环法的日程安排与往年类似,参赛车辆于422日周日前往巴黎著名地标建筑大皇宫集结,次日是车手签到、车辆检验以及公众参观日。正式赛程则于424日周二开始,在经过贝桑松、梅杰夫、阿维尼翁和普罗旺斯的埃克斯之后,在428日周六晚抵达今年赛事的终点——尼斯。




424日,天还没亮,大皇宫的周围却已是一片喧嚣,从南大门传出的阵阵引擎轰鸣和晃眼的拉力赛车灯预示着首次有内地国人参加的环法汽车赛正式发车。由于是第一次参加环法汽车赛,相比简单粗暴的竞速组,胡绍英先生和他的爱尔兰绿色保时捷356 SC“小绿”选择了参与性和趣味性都更强也更考验领航员的水平的精准组。尽管此前有过数场经典车拉力赛领航经验,但翻开环法的路书还是让笔者顿感头大:道路信息实在太过精简,完全没有留出复查和纠错的余地,一步走错就可能岔出去十几、几十公里远。





尽管正式发车前因为预习路书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但坐进“小绿”副驾的瞬间就来了精神。第一个计时行驶路段顺利在规定时间前抵达,随后等待我们的是首个爬山特殊计时路段的考验:在精准组别仅允许使用机械式计时装置的前提下,我们须要以规定的平均时速行驶完全程,过快或过慢都会有罚时惩罚,也是在这里我第一次领教了环法的高难度...




上午爬完山,下午就怀着激动的心情赶到了第戎附近的布雷诺伊赛道,这条长得略像瓶盖起的赛道全长3.8公里,规模不算大,来头倒不小——曾在历史上五度举办F1赛事!当得知这是年近六旬的胡绍英先生的赛道首秀时,我颇有些紧张,但拥有几十年驾龄的“老司机”胡先生很快就用实际行动打消了我的顾虑,三个计时圈与标准圈速几乎分秒不差,而我们所有的计时设备就只有我佩戴的机械计时手表而已。




第二天一早我们从贝桑松出发,赶往当日赛程终点——梅杰夫。曾经数度造访阿尔卑斯山滑雪圣地梅杰夫的我对这段峻美而曼妙的山路充满期待。一路上除了计时行驶路段外还经历了两个爬山赛段和布莱斯赛道的挑战,剩下的就全是阿尔卑斯山的胜景相伴了。在南法已经进入初夏的时节,我们的“小绿”却到阿尔卑斯山踩了踩雪。而当晚在梅杰夫市中心体育中心举办的晚宴上,梅杰夫市市长于连-布莱切女士还向首次参与环法汽车赛的中国车组一行颁发了特别奖——十多斤当地土特产...




第三日的赛程是从梅杰夫出发,一路奔向法国历史名城——有着教皇城美誉的阿维尼翁。从阿尔卑斯直下普罗旺斯,沿途美景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不过这美景也可能成为陷阱,在上午的第一个爬山特殊路段就亲眼看到一台翻在路边排水沟里的捷豹E-Type轻量竞技版,而下午的另一个爬山特殊赛段更因有赛车坠山且领航负重伤而被取消,环法的高难度与作为一场正经赛事的残酷性终于毫无遮掩地展现在眼前,但这或许也是环法汽车赛的魅力所在吧。在傍晚时分飙完雷德侬赛道之后,这一天的惊喜也在阿维尼翁等待着我们 - 当天晚宴所在地竟然是在教皇宫!在曾经数任教皇居住过的宏伟宫殿里享用晚宴,说实话,一顿饭吃完我有点飘,可能是教皇新堡产区的红酒太好喝了吧...




正赛倒数第二日是从阿维尼翁到普罗旺斯的埃克斯。这两个城市实际上相距并不远,但为了增加赛事难度并让参赛者可以更细致地欣赏普罗旺斯的迷人景致,主办方生生整出了巴黎到里昂的距离,然而紧凑的赛程使得大家并不能充分享受美景,好在我们的风尘仆仆很快就得到了补偿——在皇家修道院里的午宴!位于法国瓦尔省圣马克希姆的皇家修道院竣工于16世纪上半叶,宏伟的哥特式建筑与停在它一旁的经典车相互映衬,这等奇妙的景色非参加环法而不可得。

下午的赛程则更加让人期待——保罗·里卡赛道!这条法国最繁忙,也是曾经的F1赛道在今年赢来了F1法国站的回归,而我们的“小绿”也因此有幸成为飙过现役F1赛道的经典保时捷!




尽管连续的长途行驶及高难度特殊赛段的挑战让身体略感疲累,但依然对最后一天的赛程充满向往,倒并不完全是因为终点尼斯近在眼前,而是因为最后一个爬山特殊赛段——征服图里尼山!不过当“小绿”停在山下集结区,我开始研究攻山线路图时却感觉有些腿软,难度之高真不愧为每年蒙特卡洛拉力赛的必经赛段!然而“小绿”在胡先生的驾驭下身手矫健地将它征服。这之后我们沿海拔1600多米的图里尼山而下,直奔地中海滨的尼斯。




四月底的蓝色海岸已然游人如织,“小绿”那副水平对置四汽缸风冷引擎的诱人旋律、经典的流线造型,以及深受斐迪南德·保时捷本人喜爱的爱尔兰绿色涂装让它成为沿途游人争相拍照的对象。而当眼尖的游客发现两侧车门上的中国国旗和坐在车里的是两位中国车手时总会报以热情的微笑并竖起大拇指以示鼓励。我们就这样在不断地向围观群众回礼致意中完成了环法赛程的最后十几公里,而在终点线前迎接我们的则是更为热烈的掌声、欢呼,当然还少不了香槟!




429日,周日。伴随着由尼斯市长埃斯特洛熙和摩纳哥元首阿尔伯特亲王出席的颁奖午宴的结束,2018年环法汽车赛正式落下帷幕,为所有的亲历者留下值得铭记一生的回忆。而保时捷356“小绿”和冯先生的奔驰“宝塔”作为一台出厂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的经典车也经受住了全球现存最古老汽车赛事的考验!在五天总行程近3000公里的赛程中一直运转良好,飙了现役F1赛道,也征服了蒙特卡洛拉力赛的著名赛段,这些经历也同样会在参赛车辆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毕竟

we are not just collecting cars 

we are also making histories



文、图/吴波 编辑/庄晓


 









AdTech Ad
Stories you may also enjo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