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酒 wine

邢丽

Helen Xing

时尚传媒高端生活方式品牌事业部、Robb Report Lifestyle品牌总经理,全媒体内容官

开启度假式美酒佳肴

时间:2022-12-05 14:54 阅读:431 来源:互联网




当我们吃惯了固定模式的餐厅与流水席一样的美食,就会对创新餐厅与别具一格的菜单有了新的追求与向往。所以才有了不千山万水只为齿颊留香,这也是旅行与度假带来的魅力。




寻觅新式MENU


在人们热衷于热情洋溢式的餐饮服务的当下,缅因州和俄勒冈州开了两家采用另一种更安静模式的新餐厅,当然,它们同样有着专业的烹饪方法和受人欢迎的餐饮产品。



时代的发展与变迁导致大部分纽约人离开了这座城市,这当中也包括了大批高级厨师。其中的科林·怀亚特(Colin Wyatt)曾在曼哈顿一些非常知名的餐厅工作了十多年,比如,丹尼尔和十一麦迪逊公园(Eleven Madison Park)。他曾带领自己的团队令丹尼尔·哈姆(Daniel Humm)旗下的餐厅在2017年登上了全球50家最佳餐厅的榜首。



怀亚特回忆说:“我本来打算在纽约再住上六到八年,但后来大环境的变化让我们决定搬走,寻觅一个能够让我们更舒适的地方。”怀亚特在纽约之前,曾在这个地方工作过,他的搭档赛琳娜也是在这里长大的。回国后,他便打算和家人们共同在这个小城市低调地生活。一段时间后,他与周边一些高级餐厅的人士建立了联系,其中包括PerSe餐厅前经理丹尼尔·戈拉斯(Daniel Gorlas),他们很快就开了一家完全属于自己的餐厅。


“我们是幸运的,我们精心挑选着属于这个餐厅的所有东西。” 怀亚特的餐厅位于有127年历史的标志性建筑——波特兰港海滨,这意味着一个有固定菜单的现代新英格兰餐厅以沿海菜肴为主。




美食能量


在威拉米特山谷麦克明维尔的Tributary酒店是一个有着100年历史的建筑。曾在米其林二星级餐厅工作的大厨马修·莱特纳(Matthew Lightner)坦言:“我认为,这不仅仅是一顿饭。”他说,“这不只是一道菜那么简单,是它把人们带到这里,并让他们了解到我们,并从这道菜中感受到我们的能量。”换句话说,Okta的晚餐并不一定要以甜点结束。因为莱特纳希望用餐者能在这里度过一个不一样的晚上,或者更长的时间。



受到欧洲沉浸式餐厅旅馆的启发,莱特纳与Jackson Family Wine的Katie Jackson和Shaun Kajiwara合作开展了这一亲密的餐饮与酒店项目,他还帮助策划了整个体验,从床头柜上的新鲜插花到欧陆式早餐的奶酪选择。未来,莱特纳有计划Okta的全套晚餐服务扩展到酒店客房,为客人提供最周全的隐私保护,同时享受餐厅所提供的服务。



这意味着菜单完全依赖于大自然的奇思妙想。这家餐厅在几英里外有一个专门的农场,种植90种植物,包括欧泽特土豆、冰柱萝卜和小茴香,占餐厅所获收成的35%左右。其余的,包括所用的肉类都是从当地采购,不过莱特纳希望在未来五年内种植更多他所烹饪的东西。


他说,农场可以让你看到大自然是如何生长、移动和挣扎的。“我想记录下这些瞬间并带给Okta的客人。”



微醺Drink List


一份限定美食与一杯独到好酒可谓惬意一餐的上佳搭配。下面说说不能错过的微醺Drink List——葡萄酒。


Bin149是一款由纳帕和南澳大利亚的赤霞珠混合而成的全球混酿葡萄酒。奔富终于在其波尔多葡萄酒项目启动近10年后公布了该项目的细节。





该项目由两款红酒组成:奔富I2019由德高望重的百年老梅多克酒庄杜尔特酿造;FWT5852019是一款在波尔多酿造的纯法国葡萄酒( FWT代表法国葡萄酒试酿),但充满了澳洲人的感性。奔富II结合了杜尔特的波尔多赤霞珠和美乐葡萄的抛光结构,这些葡萄在法国酿造,然后通过定制的不锈钢罐运往澳大利亚,与奔富的巴罗萨山谷设拉子一起酿造。



与此同时,回味FWT585时“感觉像彭弗莱,但你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资深酿酒师艾玛·伍德与霍特·梅多克赤霞珠、梅洛和佩蒂·维多合作,伍德成功地唤起了澳大利亚品牌的风格,在法国水果的线形结构和口感周围营造了柔和而圆润的口感。



首席酿酒师彼得加戈指出,该品牌并不打算与法国葡萄酒竞争。他说:“我们想酿造一款法国奔富葡萄酒,酒庄哲学带入风土之中。”



当然,大部分人对红酒的关注,导致很多人对白葡萄酒的认知有一些缺失。白葡萄酒不仅与波尔多、珍藏巴罗洛干红葡萄酒和纳帕谷赤霞珠等著名红酒获得同等的赞誉,而且与红酒一样拥有深厚的历史背景。人们对白葡萄酒的垂涎有数千年之久,早在埃及法老墓穴中便发现藏着的双耳瓮中有着白葡萄酒的残留,无疑加深了人们对白葡萄酒的看重。



它不仅是在炎炎夏日可以轻松饮用的饮品,如果储存得当,上好的白葡萄酒会陈酿得很漂亮。



Robert Parker wine Advocate的主编Joe Czerwinski说:“如果说人们对白葡萄酒有一个很大的误解,那就是它必须在未经陈酿的时候饮用。像优质红酒一样,上好的干白葡萄酒可以经过多年,甚至几十年的陈酿,从很直接的果味转变为更加丰富和复杂的口感。”在软木塞的封闭下,极少的空气交换带来了令人满意的杏干、烤杏仁、肉豆蔻的口味,与精心酿造的白葡萄酒中明亮的柑橘和果园水果味相得益彰。



Czerwinski建议可以拓宽选择,来自勃艮第、波尔多、阿尔萨斯、卢瓦尔河谷和Rhône河谷的白葡萄酒都是非常好的,来自西班牙Rioja、奥地利和德国Rieslings的白葡萄酒也是如此。



由于葡萄酒中含有橡木产生的单宁,橡木桶发酵或陈酿的白葡萄酒,比如来自Meursault、Puligny-Montrachet和corton-charlemagan的勃艮第,经过多年的发酵后会酿造得很好,而用钢铁发酵的Riesling由于其天然的高酸度也会陈酿得很好。酸度和残留糖都很高的葡萄酒,例如Sauternes、Tokaji和部分的Rieslings,如果储存得当,不仅能保存下来,还能酿造成非常好的酒品,而Premier Cru和Grand Cru Chablis可以酿造长达十年。虽然有些葡萄酒可以存放更长时间,但在大多数情况下,想让你的白葡萄酒发酵7~15年,便已足够考验你的耐心,但与陈酿时间最长的红葡萄酒相比,这一切都要快得多。



桃子和杏味口感

Three to Lay Down

Domaine Zind-Humbrecht 2019

Riesling Rangen

De Thann Clos Saint Urbain

Courtesy of Domaine Zind-Humbrecht


来自阿尔萨斯最南部的一流葡萄酒产区内一个有围墙的单一葡萄园,这款干白Riesling充满了鲜活的酸度。有着复杂的桃子和杏味的口感,包含强烈的矿物质和盐分,只有经过20年的陈酿才会有所改善。



限量6000瓶的陈酿

Oremus 2017 Petracs

Courtesy of Oremus


这款首届年份的干白葡萄酒仅生产了6000瓶。来自60年葡萄藤上的福尔明葡萄在橡木桶中陈酿8个月,在柠檬、菠萝和白花的味道中加入面包和浓缩咖啡的柔和味道,酿造出的一款可陈酿15年之久的白葡萄酒。



优雅的饱满口感

Bouchard Aîné & Fils 2019

Meursault Premier Cru Le Porusot

Courtesy of Bouchard Aîné & Fils


这款霞多丽白葡萄酒产自一个以岩石土壤命名的一流酒庄,经过桶式发酵,然后在橡木桶中陈酿18个月,进一步提升了Meursault饱满的口感。青苹果、柠檬和香草的味道在瓶子里多放8~10年会变得更加香醇。


事实上,许多声称只喜欢红葡萄酒的收藏家在被追问时,会承认自己收藏了几瓶勃艮第白葡萄酒或Grand Cru Alsace Riesling。所以,上好的白葡萄酒应该在你的酒窖中占有一席之地。





在刀叉的交错与唇齿的品味之间,离眼前的忙碌与喧嚣,享受这久违的定制仪式感吧。





撰文 / Alyson Sheppard、

Katie Kelly Bell、Mike DeSimone

翻译 / Nicole、Eleven

图 / 官网、部分网络

新媒体执行 / Eleven




0.063827s